林毅夫 付才辉:中国式现代化:蓝图、内涵与首要任务——新结构经济学视角的阐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8 次 更新时间:2022-11-25 19:28:06

进入专题: 中国式现代化   新结构经济学  

林毅夫 (进入专栏)   付才辉  

  

   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迈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大会的主题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全面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弘扬伟大建党精神,自信自强、守正创新,踔厉奋发、勇毅前行,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团结奋斗。

   习近平总书记在大会上宣布:从现在起,中国共产党的中心任务就是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的二十大报告是伟大复兴的行动纲领,其主旨可以概括为: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理论创新指导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心任务和以高质量发展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我们将基于新结构经济学视角和世界现代化历史经验教训,批判西方式现代化及其理论,从中国式现代化蓝图、中国式现代化内涵、中国式现代化首要任务三个方面阐释党的二十大报告。

  

   世界走出西方中心主义现代化的时代已经来临

  

   在人类发展长河中现代化还是非常短暂和局部的现象,在过去两百多年以来仅少数国家实现了现代化。从新结构经济学基于禀赋结构的社会形态理论来看,人类文明的多样性根源于世界各地禀赋结构的差异性,而现代化的本质是改变自身支配社会变迁的禀赋结构决定的生产结构从而引发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安排,而不是本末倒置地照搬照抄西方现代化之后的与之相适应的西方上层建筑安排。

   西方发达国家虽然率先完成工业革命走出了马尔萨斯陷阱,建立了一套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引领了世界的现代化,但最初采取的主要手段却是对外发动外战争殖民掠夺和对内采取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是非文明型现代化道路。我国历经百余年浴血奋战取得了民族独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仅仅用了七十余年通过对内采取社会主义制度和对外采取和平公平经贸交往就在超过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国家开创了人类文明新形态。

   毋庸讳言,流行的现代化理论甚至更大众化的现代化观念其实都是西方中心主义主导的,即便是那些声称竭力避免西方中心主义的全球史家也把世界的现代化等同于欧洲三大革命(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政治革命)向全球的传播,并把西方实现现代化之后的上层建筑作为现代化的标志和实现现代化的手段。西方中心主义现代化世界观的产生和全球性的流行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工业革命之后西方长期拥有支配全世界的经济与军事实力、西方有意打造的极具欺骗性和安抚性的讲述“西方故事”的流行史观、发展中国家(非西方世界)知识分子和社会大众报着西天取经的心态亦步亦趋。

   例如,欧美在世界制造业总产量中的份额从1750年的不足四分之一飙升到1900年的超过五分之四,但是西方世界在历史叙事和理论构建中却有意掩盖了自身崛起的真实历史,并傲慢地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在许多场合下这种信念进一步强化了他们早就怀有的基督教优越性的观点,而非西方世界对西方崛起的西方叙事却信以为真,并且亦步亦趋,但邯郸学步的效果甚微。

   尽管20世纪以汤恩比和斯塔夫里阿诺斯等为代表的全球史家为打破西方中心主义史观并为梳理人类历史上的文明多样性做出了努力,但由于缺乏非西方文明的重新崛起,方家和大众都难逃西方文明优越性的陋见,也无力客观地审视人类文明多样性的根源,当然也就无法跳出以西方发达国家作为参照系的现代化框架。具有中华文明根基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所创造的人类文明新形态将彻底打破西方中心主义世界观,这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论断的理论意义所在。

   例如,20世纪刚开始,八国联军攻打北京,这八国是当时世界上的列强,是当时世界上先进的工业化国家,它们的GDP按照购买力平价来计算占到全世界的50.4%。那么到2000年的时候,对应地有一个八国集团。它们的GDP占到全世界的47%,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工业化的国家。但是到了2018年的时候,八国集团的经济总量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降到只有全世界的34.7%。按照市场汇率计算,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只有全世界的3.6%,只有美国的11.8%。

   中国现在的经济总量占到全世界的18.5%,超过美国经济总量的比重超过70%。如果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在2014年的时候中国已经超过美国变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使得自从新文化运动以来国人有自信心重新审视现代化的参照系首次成为可能。

   事实上,在人类历史长河中,西方国家的崛起也只不过是过去两百年来的短暂现象。现代化的概念不应该以西方化范畴来定义,这种反思虽然日益深入人心,但是究竟该如何定义现代化却众说纷纭。传统的发展经济学与转型经济学、发展社会学与转型社会学、发展政治学与转型政治学等不同学科背景的学者都从不同侧面与层面予以了探讨。

   基于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新结构经济学理论范式,我们主张不以发达国家作为参照系而从一个国家自身的经济基础(禀赋结构与生产结构(产业与技术))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金融、教育、政治、文化等)的结构转型来界定自身的现代化,并以相对于前现代社会的性质来识别现代社会的性质,即从人类发展史来看其本质是走出前现代化社会的马尔萨斯陷阱。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起源于旧石器时代中期,即大约25万年前到5万年前之间的某个时间,那时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主要是为了生存从环境中收集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即采集活动。其后,人类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区发明了农业,这种由食物采集者到食物生产者的转变,是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巨变。由于各个大陆自然环境的不同,也就是禀赋结构不同,物种的起源不同,对动植物的驯化难易程度不同,就导致了世界各地定居的农业产业结构变迁不同,从而塑造了多样的古典文明。

   然而,由于支配农业的禀赋结构主要是存在上限的自然资源,前现代社会人们所有的努力——努力寻找新的土地资源、努力开发新的农耕技术、努力掌握自然世界的新规律等等,虽然能够养活更多的人口,但是却无法同时改善生活水平,这一支配前现代社会变迁的机制便是著名的“马尔萨斯循环”。英国在工业革命之后率先走出了马尔萨斯陷阱,开启了人类现代化之先河。

  

   西方侵略式现代化及其理论批判

  

   西方老牌资本主义现代化国家通过血腥的殖民运动,积累原始资本并催化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实现持续不断的产业升级与技术进步,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上层建筑的各种“现代化”,社会、政治、文化也随之不断演进,不仅摆脱了马尔萨斯陷阱,而且,国家实力不断增强,拉开了和亚非拉国家的差距,并将其置于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控制、掠夺之下。例如,1800年欧洲人就占领和控制了世界陆地面积的35%,到1878年这一数字上升到67%,1914年超过84%。1800年早期美国人就通过在土耳其种植鸦片参与鸦片贸易为其东海岸的著名大学和贝尔研制电话提供资金。

   虽然大量经济史研究也表明工业革命之前西方并不领先于东方,甚至落后于东方。例如,在1750年时世界上的大多数制造业产品还是由中国(占全世界总量的33%)和印度次大陆(占全世界总量的25%)制造。然而,正如文一所揭露的,西方经过上百年打造形成了一套极具欺骗性的讲述“西方故事”的流行历史观:“正是古希腊独有的民主制度与理性思维传统,以及古罗马和日耳曼部落遗留的独特法律制度,一同奠定了近代西方科学与工业文明赖以产生的制度基础,从而在文艺复兴以后演变成一种不同于‘东方专制主义’的民主议会制度和法治社会。

   这种包容性议会政治制度和法治社会,决定了包容性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产生——比如契约精神、人性解放、对私有产权的保护和对专制王权的限制,因而有效降低了各种市场交易成本(包括思想市场和商品市场的交易成本),激励了国民财富的积累和科学技术的创新发明,导致‘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这两场革命的爆发”。

   中国在极具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实现的超常经济增长使全世界吃惊和迷惑不解,以至于很多人至今仍然认为如果不尽快移植西方政治制度,这一增长奇迹不可持续。事实上,正如张夏准所考证的,当今发达国家的“先进制度”,比如民主制度、官僚和司法制度、知识产权制度、公司治理制度、金融制度、福利与劳工制度等等,其实都是工业革命的直接产物或者说是现代化的表面产物而非根本原因。

   然而,讲述“西方故事”的西方理论,比如新制度经济学虽然在颠倒因果,但并不妨碍其日益成为主流理论叙事。与之相反,符合人类历史发展事实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叙事反而在各种理论特别是经济学主流理论中日渐式微。因此,迫切需要从中国式现代化实践中加强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的马克思主义化,来实现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的中国化,从而更有效地指导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建设以及供其他发展中国家现代化借鉴。

   1826年1月23日,西班牙国旗在秘鲁的卡亚俄港黯然下降,结束了300多年的殖民统治,拉美整体上取得独立。1922年12月30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成立,成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占全世界六分之一的面积。1944-1985年共有96个国家赢得独立,约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然而,到目前为止,在原来的近两百个发展中经济体里,只有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从低收入进入到中等收入再进一步发展成为高收入经济体,中国大陆很快将成为第三个,而且是唯一的大国。

   即便在1960年的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87%的经济体在其后将近半个世纪里,无法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到高收入阶段,跨越过中等收入的13个经济体,其中8个是原本差距就不大的西欧周边国家或石油生产国,另外5个是日本和亚洲四小龙。

   苏联在苏共“二十四大”宣称建成发达社会主义之后于1991年解体。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到2017年仍有占世界总人口9.3 %的6.99亿人生活在一天1.9美元的国际贫困线之下,其中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贫困线下的人口高达4.33亿。后发国家充满挫折的现代化历程表明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过去涌现的各种现代化理论大都无功而返,这说明迄今为止非洲南亚贫困陷阱、拉美中等收入陷阱和东欧转型陷阱中的国家还没有成功找到实现现代化的道路。

   我国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过程中需要坚持四个自信,需要总结出适合自身的现代化理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所指出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勇于进行理论探索和创新,以全新的视野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取得重大理论创新成果,集中体现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总书记也强调,实践没有止境,理论创新也没有止境。继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首先要把握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坚持好、运用好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必须坚持人民至上,坚持自信自立,坚持守正创新,坚持问题导向,坚持系统观念,坚持胸怀天下,站稳人民立场、把握人民愿望、尊重人民创造、集中人民智慧,坚持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不断提出真正解决问题的新理念新思路新办法,为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谋划、整体性推进党和国家各项事业提供科学思想方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毅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式现代化   新结构经济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387.html
文章来源:《经济评论》2022年第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