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文:研究《周易》应当掌握哪些主要方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 次 更新时间:2022-11-03 00:07:42

进入专题: 易学  

张善文  

  

   研究《周易》,必须把握一定的方法。尤其是今天,我们要运用科学理论品评这部书在学术史上的各方面价值,更必须掌握正确的研究方法。

   《周易》研究的方法论问题,曾经引起学术界热烈讨论。讨论的中心集结于两点:一是,研究《周易》是否应当以“传”解“经”;二是,在研究中如何划分现代观念与古人思想的界限。但此类讨论仅涉及局部范围,尚未深入展开,所以也未能作出全面的结论。

   事实上,易学史中的不同流派,往往都采用过各具特色的研究方法。如《左传》、《国语》所载《易》说重在“本卦”、“之卦”的爻变,汉儒解《易》常用“互体”、“卦变”、“卦气”、“纳甲”、“爻辰”、“升降”、“消息”、“之正”等法,王弼《易注》参以老庄哲理,程颐《易传》贯注着儒家思想,李光、杨万里援史证《易》,等等,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前人对易学研究方法的不同理解及运用。

   那么,今天我们必须采用怎样的方法研究《周易》呢?笔者认为,应当把握以下几个要点。

   一、从源溯流

   这是要求在明确易学发展史的基础上,推溯历史上最有影响的易学流派,归趋本源,然后博览群书。这点可按四个步骤展开:

   1.易学研究的根本对象是《周易》经传,所以研究者首先必须熟读经传本文,明其大义,并结合考明《左传》、《国语》所记载的古筮例,以了解先秦易学的大体轮廓。

   2.研读汉魏易家的古注。李鼎祚《周易集解》所存最多。

   3.观览六朝、隋、唐各家义疏。孔颖达《周易正义》多本于六朝易家的义疏。

   4.参考宋、元以来各家的经说。宋人易说以朱熹的《周易本义》最为重要,其他宋、元人经说多存于《通志堂经解》,清儒经说以《皇清经解》、《续皇清经解》中所收为最多。

   以上几个步骤,强调研读古注;不从古注入手的人,必将“迷不知本源”。但古代《易》注书籍十分繁多,初学者可能有无所适从的疑难。这里可以注意分清主次,即最重要的三部书,应当先读通。一是唐代李鼎祚的《周易集解》,此书辑存了汉魏至隋唐三十多家易说,主于以“象数”解《易》,是今天研究象数易学的必读之书。清代李道平《周易集解纂疏》,对此书作了较详细的疏解,是研读此书的辅助参考读物。二是《周易正义》,此书是魏王弼、晋韩康伯注,唐孔颖达疏,代表了王弼扫象数、标玄学的一大重要易学流派的观点。此书收入《十三经注疏》中。三是南宋朱熹的《周易本义》,这是《周易》义理学的重要代表作,注解简明通俗,最适合于初学者研习。这三部书读通了,事实上便把握了历代易学旧注的精要,而研究《周易》也就走上了正轨。

   二、强干弱枝

   《周易》源本象数,发为义理。所以研究易学必须以象数、义理为主干,此外所旁及的领域,如涉及天文、地理、乐律、兵法、韵学、算术及至现代科学的说法,都属于枝附。当然,把“枝附”砍光,只注意“主干”,也不是正确的方法。但我们应当抓住最根本的“主干”,才能明辨“枝附”的可取与不可取的分别,以决定去取。如果不由主干而寻枝附,必将“浑不辨主客”。

   三、以传解经

   在明确《周易》经传既相区别又相联系的基础上,应当以《易传》(即《十翼》)为解经的首要依据。经传的创作时代不同,所以两者反映的思想也互有差异。但《易传》的宗旨在于阐发经义,又属现存最早的先秦时期有系统的论《易》专著,则不可不视为今天探讨《周易》六十四卦经义的最重要的参考资料。马其昶《重定周易费氏学》引秦蕙田说:“以经解画,以传解经;合则是,而离则非。”就是强调用卦爻辞解析卦形符号,用《易传》解析卦爻辞。这一说法是颇为可取的。

   四、抓住“象征”特色

   应当掌握六十四卦表现哲理的特殊方式——象征。《周易》的最初应用虽是占筮,但它的本质内蕴则为哲学。前人讲象数不离义理,叙义理不废象数,可知两者本不能截然割裂;而“象”与“理”的结合,正是《周易》卦形、卦爻辞“象征”特色的体现。朱熹说:“《易》难看,不比他书。《易》说一个物,非真是一个物,如说龙非真龙。”(《朱子语类》)这里讲的“龙”,就是《乾》卦六爻爻辞所拟取的象征形象,其内在意义是用来象征事物的“刚健”气质。掌握了“象征”规律,有利于熔“象数”、“义理”于一炉而治之,可以较完整地挖掘《周易》的本质思想。

   五、掌握前代《易》例

   《周易》研究中,含有许多特定的,与其他学科或领域的研究不同的义例。所以,必须尽可能掌握前人总结出来的切实可用的易学条例。比如我们在第四章专门分析过的六爻居位特征、承乘比应关系及卦时、卦主、中正等规律,都是最基本的《易》例。明确了这些义例,有利于阐发卦形符号象征中所包含的“时间”、“空间”观念以及导致事物变化、发展的特点。

   六、注意有关考古资料

   《周易》自产生之后,其学说的流传经历了数千年。这期间有不少资料散佚、流失,而在后代考古中又偶或有所发现。所以,我们应当注意结合考古学界发现的有关《周易》资料,细密辨析《周易》经传的本来面目及易学史研究中的各方面问题。如近年出土的《帛书周易》,即是值得注意的材料。

   七、重视多学科比较研究

   《周易》的基本性质虽然是侧重于哲学,但其内容包罗广泛,有不少学科可以与之旁通,或直接、间接地受到影响。因此,应当重视《周易》与其他各学科、各课题相互贯通的比较研究。如《周易》经传的文学价值、史学价值、美学价值、文字音韵学价值以及在古代科技史研究中的价值或对现当代科技的启示等,都有认真发掘的必要。至于《周易》与西方古代哲学的比较,也是颇有意义的一个研究方向。

   八、吸收国外易学研究成果

   《周易》在中国是一部重要古籍文献,而它在国外的流传也是很早就开始了,并引起不少国外学者的研究兴趣。所以,我们还应当注意国外汉学者研究《周易》的成果,吸收其可取的因素,以增进中外文化学术的交流。二十世纪以来,国外研究《周易》较有影响的汉学家不乏其人,如日本学者铃木由次郎、户田丰三郎、高田真治,德国学者卫礼贤(RichardWilhelm)、卫德明(HellmutWilhelm)父子,俄国学者舒茨基(Ю.К.Шуцкий)等人,治《易》成就显著,在国外汉学界享有盛名,他们的成果都值得我们取资参考。

   以上所述,只是笔者对《周易》研究方法中具体问题的大略认识。有不少是从本师六庵教授的治《易》思想中汲取来的,如认为读《易》当“从源溯流,强干弱枝”,“不从古注入手者,是为迷不知本源”,“不由主干而寻枝附者,是为浑不辨主客”之类的观点,正是先生之精辟见解(见《论易学之门庭》,载《福建师范大学学报》1980年第3期,又载《周易研究论文集》第一辑,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年出版)。至于各学科研究中必须普遍遵循的原则性方法,如以严谨科学、实事求是、知人论世、公允持正的观点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等,则无疑也是研究《周易》不可或缺的指导思想。

   历史在前进,科学在发展。随着人们认识的不断提高,思维方式的不断更新,《周易》研究必将能够出现崭新的面貌。

   同时,我们还应当看到,《周易》一书不但是中国古代文化的珍贵遗产,也是全人类文化宝库中的一颗奇异明珠——它的各方面价值,需要今天的学术界作出新的、科学的认识,以评定其在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诸领域中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我们相信,经过人们的深入研究、努力阐扬,《周易》丰富的思想内容必将在世界学术之林焕发出更加绚丽夺目的光彩。

  

   原载《周易入门》上海古籍出版社2021年版

  

    进入专题: 易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65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