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和“中国式现代化道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8 次 更新时间:2022-10-31 00:21:09

进入专题: 中国式现代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王伟光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指出,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习近平,第13-14页)。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再次指出:“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文件汇编》,第93页)“人类文明新形态”和“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范畴,也是其重要观点。正确理解其含义,领会其精神,对保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走好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在新时代持续建设人类文明新形态,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世界历史意义。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

   “人类文明新形态”,不是什么别的“新形态”,而是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归宿,是科学社会主义所阐明的代替人类最后一个剥削阶级社会的社会主义社会形态和共产主义社会形态。一句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创造的“人类文明新形态”就是社会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和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社会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是共产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的前提准备和第一阶段。

   唯物史观告诉我们,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统一构成社会形态。人类历史就是不断由新的社会形态代替旧的社会形态的发展史,是一个不断由低级文明形态向高级文明形态、由旧文明形态向新文明形态发展的不断进步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第27页)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上加了一个注,对此作了更准确的说明:“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全部历史。在1847年,社会的史前史、成文史以前的社会组织,几乎还没有人知道。后来,哈克斯特豪森发现了俄国的土地公有制,毛勒证明了这种公有制是一切条顿族的历史起源的社会基础,而且人们逐渐发现,农村公社是或者曾经是从印度到爱尔兰的各地社会的原始状态。最后,摩尔根发现了氏族的真正本质及其对部落的关系,这一卓绝发现把这种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内部组织的典型形式揭示出来了。随着这种原始公社的解体,社会开始分裂为各个独特的、终于彼此对立的阶级。”(马克思、恩格斯,第27页)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明确指出:“人类的全部历史(从土地公有的原始氏族社会解体以来)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统治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这个阶级斗争的历史包括有一系列发展阶段,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一切剥削、压迫以及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进行剥削和统治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的奴役下解放出来。”(同上,第12-13页)根据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述,可以认为,人类历史大体可以分为史前社会和文明社会两大历史进程,其间必然经历一个漫长的过渡阶段。史前社会是指人类处于低级落后的原始生产力状况,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尚未开化、处于蒙昧状态,没有阶级分化、没有剥削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形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根据科学的考古证明,揭示了人类史前社会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人类社会进入新石器晚期,金属工具开始出现,金石工具并用,生产力提高了,人口显著增加,出现社会分工,有了文字,有了剩余产品,私有制产生,阶级分化,国家开始形成。迄今为止,人类文明已经经历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现在正处于资本主义社会占统治地位,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日益巩固,社会主义正在上升的文明社会历史时代。

   唯物史观告诉我们,人类必然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最后达到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原始社会为人类史前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乃至未来的社会为人类文明社会。根据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述,人类文明社会形态分旧文明形态和新文明形态,而代替旧文明形态的是消灭阶级对立、阶级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新的文明形态,而社会主义是代替旧的文明形态的过渡性的新的文明形态,也是不同于旧文明形态的文明新形态。对“五种社会形态”规律的概括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形态发展一般规律的理论,又称“五形态说”。唯物史观认为,“五种社会形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但这并不排除客观历史中发生的偶然和特例。历史事实是,有的民族和国家不一定都完整地经历所有的人类文明形态,这属于特殊历史现象,而特殊历史现象又隶属于普遍规律之中。无论是普遍现象,还是特殊现象,任何民族和国家最终都要发展到无阶级的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但这种代替必须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经过一个过渡阶段———社会主义社会这样一个新的文明形态,最后才能进入共产主义人类文明新形态。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历史观、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形态演变规律理论、马克思主义的人类文明历史观。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科学地论证了共产主义社会文明形态代替资本主义社会文明形态的历史必然性,论述了共产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的大体特征,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将首先在欧洲几个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的“数国胜利论”的具体结论。到了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初期,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堕落为帝国主义。列宁坚持、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针对新的实际,与时俱进,提出了社会主义可以在一国首先取得胜利的“一国胜利论”的具体结论,形成了列宁主义。列宁在1915年所写的《论欧洲联邦口号》一文中首次提出:“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由此就应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列宁选集》第2卷,第554页)1916年,他在《无产阶级革命的军事纲领》一文中对“一国胜利论”又作了进一步阐述。20世纪初,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帝国主义世界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国之间经济、军事力量对比发生了深刻变化。后起的帝国主义国家跃进式地发展,赶上或超过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必然引起重新瓜分世界的帝国主义战争。战争使帝国主义阵线分裂,力量削弱,从而造成帝国主义链条上的薄弱环节。在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如果该国无产阶级力量较强,觉悟程度较高,有坚持正确理论和路线的无产阶级政党的正确领导,那么无产阶级就可能在一国首先发动社会主义革命,并取得胜利。沙皇俄国就是当时的“薄弱环节”,具备了革命的主、客观条件,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发动了十月革命,取得了胜利,使俄国率先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开创了人类文明历史新纪元。

   列宁逝世后,在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共产党领导下,继承发展了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继承和创新了“一国胜利论”的观点,提出了“一国可以建成社会主义”的观点。苏联人民彻底粉碎了十月革命后资本主义国家的军事封锁和围剿,取得了国内战争的胜利,又彻底战胜了德国法西斯,取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苏联人民经历了两次战争考验,把苏联建设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工业强国。正如丘吉尔评价斯大林时所说的那样:“斯大林接受的是还在使用木犁的俄罗斯,而他留下的却是装备了原子武器的俄罗斯……”(卡尔波夫,第793页)这虽然是丘吉尔对斯大林的评价,但同样是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肯定。1925年,斯大林在《俄共(布)第十四次代表会议的工作总结》中阐述了苏联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问题,并指出:“谁否认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内建成的可能性,谁也就一定要否认十月革命的合理性。”(《斯大林选集》上,第341页)“列宁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内胜利的基本原理就是这样。”(同上,第339页)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成绩证明,社会主义是可以在一国或少数国家建成的,苏联进行了人类文明社会主义新形态的试验。当然,这场试验以苏联解体而失败,但它只是社会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苏联模式的失败,也只是一国或数国建设社会主义进程的暂时挫折,并不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文明新形态在世界范围的最终失败和终结。

   十月革命在苏俄的成功实践,给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态的苦难的中国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中国人民从辛亥革命的惨痛教训中认识到在中国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思想武器,选择社会主义,“走俄国人的路”,清醒地认识到只有社会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才能彻底改变中华民族贫穷落后挨打的悲惨命运。五四运动后的1921年诞生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经过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终于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中华民族实现了民族独立。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找到并实行了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正确的战略和策略,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新中国成立后,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进行了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艰苦卓绝的探索,开始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第二次结合,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和前提,作了必要的准备。在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果断结束“以阶级斗争为纲”,实现党和国家工作中心战略转移,开启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实现了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我们党明确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任务,制定了到21世纪中叶分三步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战略蓝图,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共产党成功地顶住了苏共亡党、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带来的压力,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和理论,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推进到21世纪,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继续向“强起来”迈进,踏上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的新征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社会文明新形态在中国的胜利,是十月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文明新形态试验的成功继承,创造了人类历史上令人信服的社会主义文明新形态的中国样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新形态是迈往共产主义文明全新形态的必要阶段和预热准备,当然这也是一个长期而充满曲折的过程。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中国式现代化道路”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不是什么别的道路,而是通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向现代化、实现现代化文明新形态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华民族根据自己国情所创造的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之路。

近代以来,资本主义社会文明创造了比以往任何社会文明都要先进的现代化文明成就,然而,资本主义几百年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这条现代化文明的实现道路又是极其痛苦的,带来了人类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两极分化、阶级对立、战争杀戮和流血死亡。自1825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第一次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以来,资本主义世界每隔十年左右就爆发一次经济危机,从未间断过,持续不断的周期性危机,导致资本主义世界矛盾激化,连续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二战后资本主义世界的危机、战争并未停止过,相继爆发了一系列局部战争,仍然充满了分化、对立、杀戮、流血、掠夺、压迫与强权,所有这一切充分说明资本主义道路虽然带来现代化文明,但是对于人类的大多数来说,并非真正的人道、民主、和谐、公平、正义、富裕和幸福的文明形态,并非人类所希望的社会文明成就之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式现代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560.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