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盛璋:南海诸岛历来是中国领土的历史证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 次 更新时间:2022-09-30 15:23:38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黄盛璋  

  

   南海诸岛是南海中中国大小二百多个岛屿、沙洲、暗沙、礁滩的总称 , 按其自然群体组合和地理位置分布 , 分为东沙、西沙、南沙和 中沙四个群岛。它们都是由珊瑚礁构成 ,原来都在水下 , 经千千万万年珊瑚虫体堆积造礁作用 ,才逐渐露出水面 ,但造礁过程是继续不断的 ,所以至今还有不少礁滩、暗沙处于水下或时隐时露于水中 , 不能住人 ,至于那些露出水面的岛屿、沙洲。当初自然也无人居住 , 没有名称 , 更谈不到开发、利用。由于中国人民长期在南海中的航行和生产生活的实践 ,才逐渐发现它们 ,加以命名。不断经营、开发 , 随之成为它们的主人。日久年长 ,很自然地就成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这就是南海诸岛作为中国领土的完全有历史根据的全部经过。

   南海诸岛 ,从其有文字记载开始 , 就处于中国疆域之内 , 各王朝都视为当然的管辖地域 ,这有大量历史记载可以为证。这些岛屿从最早发现到开辟都是和中国人血汗劳动分不开的。岛屿或其周围附近至今还遗留有中国是由中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经营开发 , 由中国政府最早行使行政管辖权的 , 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一、最早发现和最早命名

   (一)南海航路的最早开辟

   南海沿海交通很古就已开辟 , 到了汉武帝置交趾九郡以后 ,随着疆域的发展 ,政治与经济联系上的需要 , 南海交通已发展成为重要的对外国际航路。最早记载这条对外航路是《汉书 · 地理志下》, 出航点有日南障塞、徐闻、合浦三处 , 绕过印支半岛。第一个国家是马来半岛东岸的都元国 ,而后经缅甸沿岸的邑卢没、湛离、夫甘都卢等国 , 最后到达印度东海岸的黄支国及其南的已程不国。“汉之译使 , 自此还矣”, 回程仅记“到日南象林界”而止。日南郡是当时最南之郡 , 象林县又是日南郡最南之县 , 到了 日南象林界 ,就进到中国之境 , 而《汉志》的对外航路乃是记载所经外国之地 ,所以在国境内的都不记录 , 到象林界即结束。

   汉代开辟这条对外航路 ,历代沿用 ,大体相同 ,只是在各段具体航程上 ,后代有发展改变。就后代的航路考察 , 一般都要经过七洲洋 即西沙群岛的洋面 , 和昆仑洋即南沙群岛相连的洋面 ,所谓“上怕七洲 , 下怕昆仑”, 已 成为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名言。穿过七洲洋面时 , 也可以到西沙群岛的岛屿周围停留 ,郑和七次下西洋的船队就不止一次从西沙群岛某 些岛屿附近经过或停留。1920年 日本渔民在 西沙群岛珊瑚礁上发现很多的古钱 ,其中最多最新的是“永乐通宝”, 多未经手磨 , 只能是 郑和船队所遗留 。1974年又在西沙群岛北礁礁盘上发现体积很大的沉船 ,装载大量全新的“永乐通宝”钱 ,这只沉船只能判断是郑 和船队中的一只 。 尽管《郑和航海图》上也 标绘着“石塘”、“万生 (里 )石塘屿”,即西沙群岛南沙群岛 ,而地下实物也证明船队确是经 过这里 ,但是为什么参加航行的郑和的随员马欢、费信、巩珍等人的著作中都未记载南海诸岛呢?   因为他们也仿照《汉书地理志》的体例 , 只记外国。 而代表西沙与南沙群岛的“石塘”与“万里石塘屿”属中国疆域 ,所以未予记录。

   (二 )南海诸岛的最早发现

   中国人民最早开辟南海航路。并多次穿经南海诸岛之中 , 没有这些航海的实践 ,发现南海诸岛就只能是妄想、空谈。南海诸岛最早发现只能属于中国人民 ,而不能属于他国。首 先 , 南海对外航路的开辟 ,必然就导致发现这 些岛屿。《汉书 · 地理志》对外航路仅记国外 , 国境内皆未予以记录 ,但不能认为汉代还没有发现。记载总是落后、晚于认识的 , 现在所见记载 , 最早为三国 ,吴大帝孙权于黄武年间(公元 225~  230年 )派朱应、康泰 ,通海南诸国 ,所经及传闻则“百有数十国”。康泰等人回 来后都写有著作 , 后来散失 ,仅存《扶南传》留有片断:“涨海中到珊瑚洲 , 洲底有盘石 ,珊瑚生其上也”。涨海是南海另一 叫法 ,涨海中的珊瑚洲就是南海诸岛 ,“洲底有盘石”就是 指各岛屿下面的礁盘 , 由珊瑚礁构成的南海诸岛正是珊瑚虫体长期在礁盘上堆积而造成的 , 符合诸岛的形成实际过程。 和朱应、康泰同时的吴国万震在《南州异物志》中记载 , 从马来半岛的句稚国往中国的航程 中 ,“东北行 , 极大崎头 , 出涨海、中浅而多磁石”。磁石就是指当时南海航路上隐没在水中的礁滩等 ,船舶遇之 , 常常搁浅拔不出来 , 就好象被磁石吸住一样。康泰所讲是当时南海已露出水面的岛屿、沙洲 ,而万震所讲的则是潜在水下的礁滩、暗沙。这是关于南海诸岛的最早记 载 ,尽管非专指哪一岛屿 ,但完全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综合两书 , 则岛屿、沙洲、暗沙、礁滩都全有了 ,这必然是多次航海实践和实地考察经历的结果。

   隋大业三年 (公元 607年 )屯田主事常骏、虞部主事王君政等 ,使请赤土 (在马来半 岛 西岸 ) ,其航程只见《隋书 · 赤土传》:“ (其 年十月 )骏等自南海部乘舟 ,昼夜二旬 ,每值便风 ,至焦石山 ,而过东南 , 泊陵伽钵拔多洲 , 西与林邑相对 , 上有神祠焉。又南行至师子石 , 自是岛屿连接 , 又行二、三日西望见狼牙须国之山 ,于是南达鸡笼岛 , 至于赤土之界。” 焦石山距南海郡即广州值顺风还有二十日程 , 陵伽钵拔多洲系梵名 Lingapurvata 译 音 , 即贾耽“广州通海夷道”与北宋《武经总要》中巡海水师航路的陵山 (今越南归仁北燕 子岬湾内之 Lang - Son 港 ) , 比照后两书航程 , 必为占不劳山 (广东群岛 )以南南海诸岛 , 两书中的占不劳山距屯门分别为七日 和十日 ,距广州约为十一 日和十四日。所以 日人藤 田丰八考订焦石山为 占不劳山是不可信的。焦石当即礁石 ,至少宋代航海中就常用此词 , 如《梦粱录》就提到南海中有鱼所聚 , 必多礁石。葡萄牙人最早称西沙群岛为Pracel ,义为石礁 ,焦石山应为西沙群岛中一 岛 ,大约就是 《明清针路》中的万里石塘中的红石屿 , 明《顺风相送》说:“船若近外罗 ,对开 ,贪东七更船 , 便是万里石塘 , 内有红石屿 , 不高。”清初《指南正法》也有相同的记载。由此可见除沿印支半岛海岸航行外 ,还有向东出万里石塘 , 经诸岛正是珊瑚虫体长期在礁盘上堆积而造成    红石屿的一道。此处之万里石塘指西沙群岛 ,红石屿当指其中当航路之尖石岛 , 后来仍为船舶所经。

   (三 )南海诸岛的最早命名

   (1)宋代统称南海诸岛为石塘、石床 , 分称则有长沙、石塘、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和七洲洋 , 以后就一直为中外所沿用。《宋会要辑稿》记天禧二年 (公元 1018年 ) 占城人去广 东 ,遇风漂到石堂 (《宋史》作“ 石塘”) , 周去非 《岭外代答》说:“东大洋海则有长沙、石塘数万里”。十三世纪初的《琼管志》说:“东则有千 里长沙 , 万里石塘”。闽南方言称礁为塘 ,石塘是指南海诸岛珊瑚岛 ,长沙则指由珊瑚碎屑 在岛的周围构成的浅滩 , 露出水面就称沙洲 ,隐在水下的称为暗沙 ,千里、万里则形容岛、 洲之多 , 绵延之长。至于《梦粱录》说:“去怕七 洲 , 回怕昆仑 ”,七洲洋则专指西沙群岛附近的海面。

   (2)明初《郑和航海图》进一步分出“石星石塘”、“万生 (里 )石塘屿”、“石塘”。根据图上相互位置和针路记录 ,“石塘”是指西沙群 岛 ,“万生 (里 )石塘屿”是指南沙群岛 ,“石星 石塘”是指中沙和东沙群岛 , 当时还没有细分两个岛群 ,合在一起。

   (3)清初陈伦炯《海国闻见录》及其附图 明确将南海诸岛分为四个岛群 , 南澳气“在南沃之东南”,图绘最东 , 指东沙群岛;千里石塘图绘最南 ,指南沙群岛;七洲洋在琼岛万州之 东南 , 图绘最西 , 指西沙群岛;万里长沙图绘 于南澳气与千里石塘之间 , 指中沙群岛。至此东、西、南、中四个岛群已完全分开。

   (4)中国对南海诸岛的命名 , 历史上也一 直被外国人航行南海时遵用。  上引天禧二年 占城人来广东所说“石堂”(石塘 ) , 又嘉定九 年 (公元 1216年 )真里富 (可能为泰国的他武里 ) 使臣来中国 ,述其所经航程 , 也有“石塘 ,名 曰 万里”, 都是用的中国名称。  早期 日本人的 朱印船贸易广东至印支与马来半岛一带也多用 中国针路和地名 , 这里须提出的就是朱印 船贸易航程中也有“万里石塘”。  葡萄牙人图全把南海诸岛绘成长带状或长三角形长沙 列岛 , 实为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的示意 ,其来源必出于中国商船和商人。葡萄牙语最早称西沙群岛为Pracel , 就是石礁一类的意思。显然也就是我国石塘的意译 ,《郑和航海图》 正是称西沙群岛为“石塘”。

   二、长期不断的经营开发与定居利用

   南海古来就是中国人民生产和活动的海域 ,特别是和南方沿海居住的人民生活息息相关 ,他们很早就在南海中从事采集各种海产的活动 , 并不断来到岛上和其周围开发利用。  他们一般都利用信风于冬季乘东南信风 南下到西沙群岛、南沙群岛 , 到第二年台风季节来到之前利用西南信风北返 ,他们需要在岛上生活一段较长时期 , 从事生产和劳动 ,挖井汲水 ,盖造茅屋 ,修造庙宇 ,种植果树 ,开辟园地 ,畜养家禽等等 ,正是由于中国人民长期 不断地辛勤劳动 ,才使南海诸岛由无人住 (逐 渐 )变为有人住 , 由原始状态到逐步开发 , 自 然面貌不断得到改造和改变。  他们通过自己 的双手劳动 , 用汗水浇灌岛上的土地 , 成为南 海诸岛屿的主人。

   在海产捕捞活动中 ,他们首先从事的是 捕鱼。  从远古开始 , 至今不断。最先来到岛上进行开发利用的毫无疑问是中国沿海的渔民 , 文献上也早有记载 , 如晋 · 裴渊《广州记》 云:“珊瑚洲。在东莞县南五百里 , 昔人于海中捕鱼 ,得珊瑚”。  各岛上发现、出土的历代 遗物、遗址更是有力的佐证。

   解放前 , 南海诸岛上就陆续发现古代遗 物 ,包括大量中国历代古钱 ,报刊早有报导。 近年来西沙群岛更是发现和发掘出土了大批 遗物和遗址。这些都无可争辩地证明: 中国人 民很早就是南海诸岛的主人。

   (1)广东考古工作者在甘泉岛上发现和 发掘唐宋居住遗址 , 出土遗物有铁刀、铁凿、 铁锅残体和吃剩下来鸟骨、各种螺蚌壳以及 燃煮食物的炭粒灰烬 ,  107件唐代和宋代的 青釉陶瓷器 ,包括罐、壶、碗、钵、瓶、盒等多种于公元 1514年最早来中国 , 早期他们所绘地生活用器 , 从器形、釉色、花纹和制法都证明是唐宋时期广东窑场的产品 , 从而确定其主 人一定来自广东沿海。

(2)晋卿岛、广金岛、永兴岛、金银岛发掘出土和珊瑚岛等十一处岛屿、沙洲、礁盘上调 查发现的大量瓷器 , 时代远比甘泉岛唐宋遗址为早 ,来源、范围也更加广泛。就时间考察 , 从南朝 , 历隋、唐、宋、元、明、清直到近代都 有。绵延不断 ,其中北礁上发现的两件青釉六 耳罐残体和一件完整的青釉小杯。  具有鲜明 的南朝瓷器时代特征 ,这三件还不能说是我国在西沙群岛上的最早文物 ,但可以说明至迟到南朝时 , 我国人民已来到这里生活。从  (各岛上发现的 )瓷器来源考察 , 大都是我国 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广东、广西等省的窑场产品。  充分证明中国人民至迟从南朝历 唐、宋、元、明、清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869.html
文章来源:《东南文化》 1996年第 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