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彬:陶洙与抄本《石头记》之流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 次 更新时间:2022-09-29 08:48:56

进入专题: 红楼梦  

胡文彬  

   2001年年初,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部收藏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简称师大本),被该校中文系博士生曹立波同志“在查找《红楼梦》版本资料时偶然看到,开始引起红学界的广泛关注”,媒体做了广泛的报道。[1]《北京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年第4期上,发表了张俊、曹立波、杨健三位先生合写的专文《北师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概述》(简称《概述》),介绍了“师大本”收藏经过和初步鉴定的结论。其结论云:

  

   北师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具备北大庚辰本的特征,与北大本有密切关系,当是以北大庚辰本为底本,参照己卯本、甲戌本、戚序本、程甲本或甲辰本等版本,加以校补、整理而成的。种种迹象表明,其整理者关涉己卯本、庚辰本的主要收藏者及与收藏者关系密切的一些人士。

  

   根据我亲自目验“师大本”的印象和红学界看过此本的一些朋友的见解,可以认为北师大三位作者的考察结论是基本符合事实的,是可信的。

  

   《概述》中指出:“种种迹象表明,其整理者关涉己卯本、庚辰本的主要收藏者及与收藏者关系密切的一些人士。”作者在这里没有确指“主要收藏者及与收藏者关系密切的一些人士”究竟是谁,但是每一位对《石头记》抄本流传较为熟悉的人都会想到一个重要人物,他就是多次为版本学家提到的陶洙心如。然而,由于某种社会的或政治的原因,尽管现当代红学史上的一些重要人物都与陶洙有过往来,某些著述也偶尔提及此人,但大都淡淡一笔带过。[2]陶洙这个名字,不仅在红学工具书上难有详细了解,就是近代的人物工具书(例如《民国人物大辞典》《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中国近现代人名大辞典》等),也没有任何著录。多年来,我在阅读清代及民国间的“笔记”过程中略有所得,现公之于世,聊供版本研究同仁参考。

  

   一、陶洙家世及生平事略

  

   陶洙,字心如,号忆园,江苏武进(今常州市)人。陶家为武进望族,书香门第。其兄陶湘(1871—1940),字兰泉,号涉园,早年纳捐累保至道员,历任京汉铁路行车副监督、上海三新纱厂总办等。民国后历任招商局、汉冶萍煤矿董事,天津中国银行经理,北京交通银行经理等职。他一生极喜藏书、刻书,所藏多稀见,珍籍30万卷,新印者250种,成为近代著名的藏书家(《中国藏书家辞典》著录)。辑著有《毛氏汲古阁刻书目录》《涉园所藏宋版书影》《故宫殿本书库现存目》《清代殿版书始末记》《明内府经厂书目》《涉园鉴藏明版书目》《清代殿本书目》《武英殿聚珍板书目》《武英殿袖珍板书目》等。[3]

  

   或许受其家兄影响,陶洙也极善访书、藏书、刻书。周肇祥《琉璃厂杂记》中记云:

  

   陶心如洙,曾许以藏石拓本见赠,久未践也。昨相遇于澹翁处,出三种赠我,曰於纂、曰飞骑田君夫人桑氏、曰李信,余皆有拓本,惟心如自拓纸墨较精耳。於纂在魏碑中自是佳品,与德州出土之李璧可称双美。[4]

  

   1929年,徐世昌主持的《清诗汇》(共200卷)刻成后,意欲仿黄梨洲、全谢山之《宋元学案》《明儒学案》例,编纂《清儒学案》。1931年,徐世昌邀聘朋友数人参与其事。据夏纬明(慧远)在《〈清儒学案〉编纂经过记略》一文中记述,陶洙也在徐氏的“邀聘”之列,并负责采书、刻书。《记略》中云:

  

   当日参与编纂之役者,为先父夏孙桐闰枝,及王式通书衡、金兆蕃篯孙、朱彭寿小汀、闵尔昌葆之、沈兆奎羹梅、傅增湘沅叔、曹秉章理斋、陶洙心如诸人。夏、王、金、朱、闵、沈分任编纂,傅任提调,曹任总务,陶任采书、刻书……至民国廿七年(1938)戊寅春粗毕,一面清稿,一面付刻,经陶心如交法源寺内文楷斋刻成。[5]

  

   由以上两则记载可以看出陶心如自1929年至1938年间在京的行事及其对图书采刻的浓厚兴趣。关于这一时期陶心如的行迹,还可以从《董康东游日记》一书中得到一些信息。[6]

  

   1927年年初至1933年11月,董康赴日,旅次日记中三次提及陶心如,可见董康与陶心如之间关系密切的程度。

  

   (1)1月3日:“是日,寄北京陶心如、东京田中庆函。”(卷一上,第5页)

  

   (2)3月11日:“寄陶心如、孙逸斋、梁云山信。”(卷三,第86页)

  

   (3)11月18日:“(孙)伯醇为陶心如亲家之内侄,寿州相国文正公侄曾孙。”(卷五,第216页)

  

   1935年4月,董康二次赴日访书,邀陶心如同行。董康在旅次日记中又多次提到陶心如,例如:

  

   (1)4月23日:“余以校务孔亟,函托心如向清水婉转。”“未几,心如南来,怂劝。不得已,遂定是日乘长崎丸东航,并约心如权知秘书。”“是日,清晨,陶(心如)、高(锡昌)二人来舍,料简行装启程。”“余所居室为105,陶、高二君居107。”

  

   (2)4月26日:“途中风物如昨,而心如则孕无穷之感慨。”“余居松之间六番,陶、高二君居五番,为上年杨无恙之室。”

  

   (3)4月28日:“九时,田中来,偕赶东京会馆儒道大会。心如因事未往。”

  

   (4)4月29日:“十时,田中夫妇及乾郎来,偕余及心如至榛原服部三越购物。”“余嘱乾郎伴心如代表前往。”

  

   这样的日记一直到5月18日。1936年9月,董康三赴日本。此次,陶心如没有随行,董康日记中也有记载文字。

  

   (1)9月3日:“……赴内阁文库为(陶)心如校对宋本《淮海词》一页。”

  

   (2)9月12日:“上年曾偕(陶)心如来此,室中奉佛像,旁置木鱼……”

  

   我在搜集和研判陶洙生平过程中,感到最大的困难是有关他的生卒时间问题。世间诸多事大都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日,我偶读《清代史料笔记丛刊》中的朱彭寿1939年撰的《安乐康平室随笔》时,偶于其卷六第69则中发现有关陶心如生日的记载。其文云:

  

   辛未岁,余应东海府主之聘,分纂《清儒学案》,每遇星期五日,群集曹君理斋寓中,讨论其事。时理斋处有生日会之举,除学社诸友外,并约故都同志,共合人数为十二,得以逐月举行……今记诸人生日如左,援《清尊集》例也……武进陶心如洙,光绪乙亥三月二十二日。[7]

  

   “光绪乙亥”,即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洙小其兄湘五岁。《董康东游日记》中也有关于陶洙生日的记载,见于1935年4月24日日记中,“是日为余与心如诞辰”。1935年为乙亥年,查万年历知道4月24日即农历三月二十二日。董氏日记所记“诞辰”时间与朱彭寿所记相符,可以确认陶心如生于1875年。至于陶心如的卒年时间,目前尚未查到确切日子。但是有一条材料可以证明陶心如于1954年仍然在世。吴恩裕《考稗小记——曹雪芹红楼梦琐记》第27页有《陶心如谈甲辰本〈红楼梦〉》一文,其云:

  

   1954年陶心如先生为余抄寄1784年乾隆抄本《红楼梦》(即所谓“甲辰本”)序……[8]

  

   由是记可知,陶心如本年为79岁(虚岁当为80岁),已是高龄老人。我推测,陶氏当在此年后不久即逝世。

  

   二、陶洙与抄本《石头记》关系之记载

  

   陶洙与抄本《石头记》关系之记载,初见于一粟《红楼梦书录》。己卯本条下记云: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脂砚斋评。残抄本,存第一至二十、三十一至四十、六十一至七十回,共四十回;第一回首缺约三分之一回。内第六十四、六十七两回系抄配,第六十七回后题云:“《石头记》第六十七回终,按乾隆间抄本,武裕庵补抄。”

  

   第五回前笺条:“春困葳蕤拥绣衾,恍随仙子别红尘;问谁幻入华胥境,千古风流造业人”,同戚本。有“己卯(1759)冬月”“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字样,简记“己卯”本。正文每面十行或十一行,行三十字或二十五字。有双行夹评、行间评、眉批及回前后总评。

  

   此本董康旧藏,后归陶洙,现归文化部。

  

   回目同“庚辰”本,第六十四、六十七回同程甲。[9]

  

   一粟《书录》中没有提供“董康旧藏”的根据,也没有说明何时归陶洙之手。丙子(1936)两次己卯本题记与“庚辰本校讫”,署“廿五年丙子三月”。后丁亥(1947)年春和己丑(1949),陶洙又三次在己卯本上写下有关此本残缺情况,但仍未述及他收藏己卯本的时间及经过。据《董康东游日记》记载,陶洙早在1935年5月之前就读过“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的抄本《石头记》。董康在5月13日日记中有如下记载:

  

   三时许,诣文化研究会访狩野,并晤仓石、吉川。会中所储丛书全部皆由兰泉让渡,以故与心如相契尤深。导心如至二阶,逐一摩沙。陶氏以聚丛书鸣于一时,各部精选初印及足本,于藏宋元旧椠外特树一帜。

  

   归途至佐佐木书店,购紫式部《源氏物语》一部。此书纪宫闱琐事,俨然吾国之《红楼梦》。惜文笔为当日方言,非深于和学者无从味其真神境也。心如耽于红学,曾见脂砚斋第四次改本,著《脂砚余闻》一篇。始知是书为曹雪芹写家门之荣菀,通行本评语乃隔靴搔痒耳。

  

这则日记对于我们了解陶洙“耽于红学”很有帮助。日记中提到陶心如见过的“脂砚斋第四次改本”虽不敢遽定就是“己卯本”,但可能性极大。但陶“曾见”的这个本子是董氏所藏,还是他人所藏,抑或陶氏自藏,皆语焉不详,难以作出明确结论。从陶心如根据所见写出《脂砚余闻》一文的情节看,这部“脂砚斋第四次改本”在陶氏手中的时间不会很短。倘是“借阅”,陶与藏主的关系也当是较为亲密,否则不大可能让抄本在他人处太久。从1936年到1947年春天陶洙在己卯本上写下第一条题记,时隔12年。可以猜测,如己卯本确曾为“董康旧藏”,那么归于陶洙的时间当在这12年之间。即早不过1936年,迟也不会晚于1947年春。因为董康于1947年逝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82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