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企业家何以与众不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6 次 更新时间:2022-09-03 23:49

进入专题: 企业家  

张维迎 (进入专栏)  

图片题记:2022年8月26日,北大国发院2022级EMBA开学典礼在北大国发院承泽园举行。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国发院教授、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维迎为新同学带来专题分享。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


欢迎大家加入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我敢肯定,你们做了一个好的选择。今年是EMBA教育在中国大陆发展的第20年。1999年,北大率先创办了国内的EMBA项目,并经过3年努力于2002年正式获得批准,之后才有了全国更多的EMBA项目出现。


我最近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重新思考企业家精神》,今天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书中的一些内容。


企业家何以与众不同?先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假如你在马路上看见一张50元的钞票,你是把它捡起来还是不捡?经济学的标准答案是“不捡”,因为这钱肯定是假的,否则它应该早就被捡走了。如果你按经济学的标准答案去做,那你就不是企业家。这钱可能是假的,但也可能是真的,而更有能力判断出一个市场机会(钱)真假的人就是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


第二个例子,设想你在经营一家企业,你想开发一款新产品或者去比如南美开拓新市场,于是让财务、技术、市场等人员做一份可行性报告给你。如果最后他们根据大量数据和信息全盘否定了你的想法,你应该听他们的意见还是不听?我认为,你可以听他们的意见,但如果你只是听他们的意见行事,你可能也不具有企业家精神。


我将近40年的时间一直在研究和思考“企业家”这一问题。我的一个基本结论是,按照传统的经济学理论,你没有办法理解企业家决策。什么使得企业家与众不同?他们的追求和决策的心智模式!企业家决策与一般决策的不同之处在于:


第一,企业家决策不是科学决策;


第二,企业家决策不是给定约束条件下求解,而是要改变约束条件;


第三,企业家的目标不仅仅是赚钱,甚至主要不是赚钱。企业家还有超越赚钱的其它目标,这些目标甚至对人类发展都非常重要。


企业家决策不是纯粹的科学决策


我们经常认为科学决策是最了不起的决策,因此所有决策都应追求科学化。但我要说的是,真正了不起的决策是“企业家决策”。这里我们首先要把“企业家做的决策”和“企业家决策”区分开来。现实中的企业家要做出好多决策,而其中大部分决策并不是“企业家决策”而是“管理决策”。真正称得上是“企业家决策”的少之又少,可能仅占企业家所有决策的5%,甚至更低。


企业一般的决策可以被叫做“管理决策”。不同于企业家决策,管理决策是基于数据和计算寻找唯一正确的答案,就像我们考试有标准答案一样,且多数人的答案就是正确答案。而企业家决策并不是纯粹的科学决策,它不是基于数据和计算,而是基于人的想象力和判断能力。人类所有的创造性活动都源自想象,想象是一个人对未知事物所做出的主观性判断,是人试图改变未来、塑造未来的意愿。未来的世界不是给定的,而是可以改变的。想象和判断基于人的心智,不同人所想象的内容可能完全不一样,所以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并且可以这么说,多数人的答案都是错的。换言之,多数人不看好的事,恰恰是企业家要做的事。


我在书中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我以前的一名学生,原本有份稳定的工作且已经做到了不错的位置。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说他准备去下海,创办自己的企业,还告诉了我他的企业将生产什么产品,问我意见如何。我坦率地告诉他我没做过企业,所以真的不懂。我问他爸妈是什么意见,他说他爸妈坚决反对。我就说:那你可以试一下。凡是你爸你妈一致同意的事,不大可能是企业家要做的事。你爸你妈是按一般人的思路来想问题。但如果他们觉得是不可行的事,那才是企业家要做的事,你就可以试一下。


第二个例子,我有一次参加一个培养企业家的活动。这个活动让想成为企业家的年轻人拿着商业计划书来竞赛,并找了一些资深企业家和投资人来做评委。我去的时候,奇虎360的周鸿祎正在评价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商业计划,觉得他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评议结束后,该我讲课了。我上去讲的第一句话就是:“小伙子,周鸿祎说你不行,不等于你真不行。周鸿祎当初干啥别人都说他不行,而且说他不行的那些人的地位比他现在还高。所以,不要迷信任何成功人士,这才是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要用到的主要知识不是从书本上学来的那些“硬知识”,而是从书本之外的“软知识”。只是很可惜,很多人不把“软知识”当知识,觉得只有书本上的“硬知识”才重要。


为什么企业家决策不是科学决策?因为企业家面临的是未来,未来不仅是不确定性,而且是可以改变的。不确定性意味着要做的事没有统计样本、平均值和方差做参考,不能用过去的经验来预测。而凡是能用过去预测到的未来,都不是企业家需要做的事。因此,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企业家的想象力和判断能力就变得非常重要。记住:未来的世界与你的想象有关!


企业家决策不是给定约束条件下求解


一般的经济学理论、管理学理论决策模型都是给定约束条件下求解。这样一来,决策就变成了一个计算问题。现在的计算机、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得很强大,甚至可以替代人类做这样的决策。


但这不是企业家决策。企业家是要把一般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相较于普通人,企业家更像是“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中的那个分子,他们做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甚至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人认为是胡闹的事。


在企业家眼里,经济学家讲的那些给定条件都不是给定的。消费者的偏好不是给定的,市场需求不是给定的,而是企业家创造出来的,最重要的不是怎么样去满足原有市场的需要,而是要创造出新的市场;生产技术不是给定的,不是怎么样去使用现有的技术生产现在的产品,而是要创造出新的技术,生产不同的产品;资源也不是给定的,而是可以变化的,过去几百年人类的进步正是源自不断地改变对资源的定义。160年前,石油并不是资源,而是自然垃圾,甚至从石油中提炼出可以照明的煤油后,剩余的汽油也被认为是有害的废物。当人类有了内燃机和汽车后,汽油才变成资源。


我们常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这就不是企业家的思维。企业家如果觉得有人要吃饭,米可以卖钱,那么即便他手上暂时没有米,他也可以先把订单发出去再去找米,并且他相信米一定可以找到。如果找不到现成的米,他能够让农民去种稻子;如果没有种稻子的农民,他可以把炼钢的工人雇来种稻子。


因此,企业家基本都是一群过度自信的人。企业家的过度自信,这是已经被统计结果所证实的。根据风险投资家的估计,平均而言,投资10个项目大概有1-2个成功。但如果你事前问企业家对成功的预期是多少,他们几乎都会信心满满地说至少80%以上,甚至100%会成功。


由此,企业家也会面临“成王败寇”的结局。成功了,大家觉得你了不起;失败后,大家怎么看你都像骗子——米还没有你就接受订单,信誓旦旦,这不是欺骗是什么?事实上,企业家并不是骗子,他真的相信自己能成功,只是暂时还没有成功。他要改变的约束条件有很多,不是完全由他控制。


如果从这个角度,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那些失败的企业家。这个观点,我建议法官们也听一下。在处理企业案件时,法官要去理解企业家本身的决策过程,因为好多优秀的企业家都被当成过骗子,包括马斯克这样的人,也包括我在书里讲到的非常有名的铺设大西洋海底电缆的企业家菲尔德。菲尔德先是经历了三次失败,被所有人认为是骗子,连朋友都不再跟他来往,但七八年后他终于成功了,最后他又成了大家眼中的英雄。


因此,企业家不会认输。我们北大的校友俞敏洪,他做出了非常有名的企业新东方,但是他的业务突然就受到政策的极大影响,股价掉去90%,但他一定还想爬起来再次证明自己的价值。这也意味着,我们不能把企业的失败等同于企业家的失败。几乎每个企业家都失败过,有些企业家失败过不止一次。企业家就是那些能够熬过失败,最后取得成功的人!


企业家决策不以利润为唯一目标


经济学假定做企业就是为了赚钱,因此所有的计算模型都是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我很早就对此产生了疑问。根据经济学中的“边际效应递减”原理,当你拥有的钱越多,钱对你的意义就越小,当你拥有的钱多到一定程度时,你对钱的需求就接近于零。


好多企业家赚的钱可能已经几辈子都花不完了,那他们还在忙活什么?他们干嘛还要来北大继续学习?实际上,企业家是一群雄心勃勃的人,赚钱只是他们的一个手段,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或全部目的。


熊彼特讲,企业家在赚钱之外,还有三个“非金钱”的动机:


1. 建立一个商业帝国。人有一种目的是希望活在别人之上,不管这种想法正当不正当。过去的领袖靠武力征服别人,比如成吉思汗,而现在只能靠征服消费者。买你东西的人越多,你的帝国就越大。如果到处都在卖你的企业生产的产品,那你的成就感就会像国王一样。所以摩根讲,“我的生活就像国王一样”。


2. 证明自己比别人强。这是一种竞争心理,就像王石讲的:“我行,你不行”。当你做地产跟我一样好了,那我就去爬山,而你不敢爬,那就是“我行,你不行”。好多企业之间的竞争就是企业家之间在斗气。而有上进心的人总会想办法比别人做得更好,这在任何组织、任何社会里都如此。


3. 享受创造的过程。这些人不喜欢循规蹈矩,不喜欢做重复的事情,而每当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时就会让他感觉特别快乐,这就是对创造过程本身的享受。


此外,我再加上一个“非金钱”动机——改变世界或者改变环境。比如我们的姚洋院长想改变这个学院,我当时创办EMBA是为了改变中国的商学教育。有一些人相信,这个世界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变得不一样。他们不一定是为了财富或者名气,只是觉得既然到了这个世界,就要为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我想,这也是很多企业家的重要目标之一。


理解了企业家的这些“非金钱”目标,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现实中的企业家会做那么多事,且很多事情可能是在经济学家眼里不会做的。乔布斯曾对想做企业的年轻人说,如果你想赚钱就别做企业。他认为做企业的目的是,当你有了一个想法,你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的这个想法,你可以让你的想法变成产品,让人们喜欢它,通过这样你可以改变世界,而不是为了赚钱。所以,今天在座的各位,也许你的目标是赚钱,但你还应该有更高的目标。


这里我完全没有贬低“赚钱”的意思。正如刚才姚洋老师讲的,我在1983年就写过一篇文章《为钱正名》。对企业家来说,利润就像一根抽打你的鞭子!你办企业占用了社会资源,投入了许多成本,而赚到钱证明你对社会做出了贡献,因为销售收入是消费者支付给的东西,说明你为消费者创造了价值。只有当你为消费者创造的价值大于你付出的社会资源的机会成本之后,你才能赚钱,才证明你履行了社会责任,你的宏伟目标才能实现,否则你只是为了当“国王”或者出人头地而浪费社会资源。


上面讲了企业家决策的三点内容,如果大家理解了这些内容,就可以对很多经济政策做出评价。我个人认为,好多经济学家提出的政策建议是有害的,因为他们基于相对错误的理论假设。比如好多经济学家支持反垄断法,但我说它是错的,因为它假定技术、产品、资源都是给定的,一家企业太大了,别人就没法活。


但技术和产品都是企业家创造出来的,而且不断被别的企业家的创新所替代。我在书里写到,企业家精神才是最好的反垄断法。企业家天生爱折腾,他绝对不愿意服从别人,他一定要把现在领先的企业家拉下来。你做得再好,也总有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你,而且不一定是你能看到的竞争对手。2008年《反垄断法》出台时,苏宁、国美都是国内最大的反垄断对象,当时它们垄断了国内的家电行业,但没过几年就活不下去。根据我们国发院黄益平教授数字经济研究团队的研究结果,2013年阿里电子商务所占的市场份额为92%,而2020年降到42%,因此即便是这些风头无二的企业,仍然不可能高枕无忧。只要让企业家精神自由发挥,就不用担心垄断的影响。企业家精神对垄断的摧毁,远比政府的反垄断部门厉害。


又比如产业政策。关于什么是未来的主导产业,制定产业政策就需要先达成一个基本共识,然后按照这个共识去实施,而构成这个共识的群体可能就是少数专家或者当前的成功企业家。根据我刚才讲的,企业家决策不是科学决策,100个企业家可能有100个不同观点。如果99个企业家认同一个观点,那这个观点可能就是错误的。我在书里举了一个例子,2011年在深圳召开的一个论坛讨论云计算,当时在台上的三位企业家中,有两人不看好云计算,只有一人表示支持。持否定意见的两人是李彦宏和马化腾,表示支持的是马云。这三人都是杰出的企业家,但他们意见并不完全一致。如果投票的话,2比1的结果肯定是马云输。如果让他们来制定产业政策,那云计算就会因为没有达成共识而不被纳入产业政策。因此,企业家靠的是自己的判断,不是专家或政府官员的判断。成功的企业家告诉你的结论,经常不能代表未来,企业家要坚持自己的判断。如果成功的企业家的判断总是对的,那未来就不会再有新的企业家了!


再比如对企业家“社会责任”的认识。很多人认为企业家要肩负社会责任,就应该贬低追求利润的行为,否则就不够高尚,甚至损害社会利益。这个理解本身是错的。企业家的目的不仅仅是赚钱,甚至主要目的不是赚钱,不然很多企业家最后就不会把钱都捐出去。比如洛克菲勒和卡耐基,二人在前半生是比赛谁赚的钱多,后半生则是比赛谁捐的钱多。你办所大学,我也要办所大学,你办家医院,我就办个图书馆。当然洛克菲勒活得长,捐的钱也更多。


总之,如果大家理解了我讲的什么是企业家决策以及企业家精神,就能理解当下好多的政策设计有问题。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相关内容,那你就可以看看我的书——《重新理解企业家精神》,这本书浓缩了我近40年的思考,近期刚刚上市。


最后我想说,大家能来到国发院学习是件非常好的事情。企业家精神能不能培养?我认为,不能,因为如果你天生不是做企业的料,你来学了也没用。但是,即便你天生是个音乐家,你也还是要去学校学习,这对培养任何才能都适用。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对你们是会有帮助的。我们没有办法教你们怎么去具体做生意或是项目,但我们可以帮助你们提高想象力和判断能力。尽管不同的教授可能会持有完全不同的观点,比如最典型的就是我和林毅夫老师,我觉得他不懂市场,他觉得我不懂发展,但我们每个人所表达的意见都可能对你们有用。北大国发院是开放、多元的,我们会告诉你们我们在想什么,你们能学习到的是思维方法。企业家的一个技能是整合资源,包括整合知识。你不创造知识,但可以使用别人创造的知识。有些知识在我手里赚不了钱,你拿去就可以赚钱。所以来国发院还是要好好学习!


再次祝贺大家!希望大家在北大国发院过得愉快,收获满满!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企业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634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北大国发院,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