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我们如何在台湾问题上更加有所作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9 次 更新时间:2022-08-04 00:54:33

进入专题: 台湾问题   中美关系  

郑永年 (进入专栏)  

  

   就在上一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时再次强调坚决反对所谓“台独”和外部势力干涉的立场,也声称绝不为任何形式的台独势力留下任何空间。而后脚,佩洛西就欲窜访台湾,此行目的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显然,佩洛西不是第一个访台的美国政要,也不会是最后一个。25年前,时任众议院议长的纽特· 金瑞契(Newt Gingrich)访台,造成台海危机。那次危机之后,中美双方经过各种较量和斗争,台海关系总体平稳发展。但自从特朗普政府以来,中美关系越发不稳定,尤其表现在台湾问题上。一方面,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越发没有底线,尽管“战略模糊”并没有正式被抛弃,但美国以“切香肠”的方式促成台湾的和平独立则是非常明了的;另一方面,中国所设置的“底线”对美国没有产生具有实质性的阻吓作用。无疑,在中美关系的新局面下,为实现国家统一的总体目标,我们迫切需要重新思考中美关系和国家统一问题。

   美国政治智慧衰落的现状

   政治智慧的衰落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失去底线的最主要因素。尼克松时代所谓的“出类拔萃”之辈已经远去,政治智慧的衰落深刻影响到政治人物、党派和国家。

   第一,政治人物的个体性越发张扬,为了个人政治利益,假公济私的不在少数。就访台的细节上,人们其实不必过度猜想这些政客主观上基于何种原因访台,而只需关注其行为的结果和影响。

   第二,个人与所在党之间的分歧。表面看,拜登对佩洛西的访台行为上表现出无奈,但也不能排除两人“唱双簧”的可能。尽管在公共事务上佩洛西代表着民主党的利益,但也不见得就一定与同为民主党人的拜登同声同气。再者,虽然今天美国两党的党派利益只有冲突而没有任何共识,但两党在对华问题上声称拥有高度共识。不过,这种共识只是意味着他们都想打台湾牌,而不是说他们在台湾问题上具有了等量的利益。至少从外界看来,即使同党的总统拜登和佩洛西就没有在访台一事协调一致。

   第三,个人、党派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分歧。人们看不到美国两党的党派利益在台湾问题上有顾及到所谓的美国“国家利益”。很多美国学者和政策分析者认为,这次访台并不明智。这个道理难道老道的政客不知道?这是因为在现存美国民粹民主的体制下,对个体政客来说,个人利益远较国家利益重要,甚至在他们眼中,国家利益太过于抽象,而个人利益是实实在在的。

   美国政治的衰落是从民主转型到民粹的必然产物。民粹主义不仅表现在社会层面,更是扩散到美国统治阶级的最高层。最明显表现在美国(和西方世界)一直感到自傲的“三权分立”制度。这一制度设置的初心是为了让各方利益达到政治平衡,避免极端权力的个人和团体带来的暴政。人们也可以认为,在精英民主阶段,这一制度的确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民主转变成为民粹,这一制度反而成为政治极化的制度根源,各权的把握者都在滥用权力,甚至造成暴政。国会两党已经演变成为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否决党。特朗普时代的民选专制已经让美国领教了 “民主”和“专制”仅一步之遥,而一直以公平和正义化身的最高法院也成为“专制”的来源。且看美国最高法院最近在做的事情,包括取消宪法对堕胎权的保护(拜登说,这使得美国政治倒退了150年)、允许个人在公共场合持枪以及允许教会给公立基础教育机构进行捐赠等议题。这些除了进一步凸显了美国政治之极化和社会之撕裂之外,很难再找到公平和正义的地方。

   没有了“国家利益”概念,民主党、共和党在台湾问题上便开始进行恶性竞争,只是在比谁做得更坏,快速有效地恶化着台湾问题。很显然,这样做在促成个人和党派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使得美国的“国家利益”最小化了。所以,无论从政治人物的个人因素、党派因素或者三权之间的关系来看,美国对台湾问题的处理只是其内部政治智慧衰落的外延。当尼克松时代所谓“出类拔萃”之辈(具备政治智慧和世界格局的政治人物)消失时,这也是一种必然了。而对中国来说,在考虑美国的台湾政策时,首先必须考虑到美国政治智慧衰落的现状,否则会被对方牵着走,在台湾问题上犯颠覆性错误。

   对中美关系应有的基本判断

   当内政无望的时候,美国各方政治势力都需要打“台湾牌”来积蓄自己的政治资本,但是对于拜登行政当局来说,并不想与中国发生直接的冲突。美国现在已经将部分注意力和资源投放在俄乌战争上,行政当局不希望西太平洋马上发生正面军事冲突而顾此失彼。冷战派和极端的反华力量当然希望中美发生冲突,这样可以使得亚洲版的“北约”正式化。但对于拜登政府来说,现在发生军事冲突并不是一件好事,但又怕在中期选举前被抓住“对华软弱”的证据,所以一方面要打台湾牌,另一方面又称要守住“护栏政策”。

   美国对台湾问题的态度总体上是其内部政治的反映,因此称不上是对台“政策”。佩洛西的窜访称不上是依据美国的对台政策而为,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政治人物的个人作为。党派层面上,民主、共和两党在对台政策上缺少一个所谓的“顶层设计”,而仅从个人政治利益的本能出发,促成美国的对台“政策”演变成为“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政治个体行为。

   我们如何应变这种局面?我们首先需要对中美关系有一个基本判断。中美两个大国竞争,谁都无法打败对方。美国只能自己打败自己,不会被中国所打败;中国也一样,不会被美国打败,而只能被自己打败。

   对美国来说,无论美国如何玩弄台湾问题,都挽救不了其内部政治衰落的趋势;实际上,美国越是把内部矛盾外化,越会加剧内部矛盾。前苏联的教训非常深刻,一味将自己的问题外化最终只会自取灭亡。苏联表面上是被美国打败的,但实际上是被自己打败的。美国是否也已经走上了一条自己打败自己的道路,人们还需要保持观察。但美国确实在很多方面出现了中国的“晚清现象”。第一个就是失去了反思能力。美国内部矛盾之多,但从未反思自己,当作问题不存在,或者是正常的。这与中国晚清一样,即使内部问题再多缺陷,仍然自傲地认为自己是“天朝上国”。第二是把责任推给其他国家。推卸责任一直是穷国和弱国的常态行为,也反映了穷国、弱国的现实。但现在美国也把内部责任推给他国,这本身便是美国政治的悲剧。第三是没有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案,整个社会,包括各个阶层、各个部门处于一个“自动驾驶”(auto pilot)的状态。美国高层统治阶层实际上已经处于一个无政府状态,各自根据自己的规则行事,没有共同的规则。国会有自己的规则,完全根据自己的意愿行事,没有考虑白宫和国会,而白宫也没有考虑国会的意愿,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最高法院,甚至整个社会。美国社会处在霍布斯所说的“自然政治状态”。一些西方观察者甚至担忧美国会发生内战或动乱。

   转“危”为“机”

   抓住统一台湾的机遇

   从中美关系来讲,中国无论做什么都改变不了美国的内政,我们只能根据美国的内政来改变我们的台湾政策。或者说,美国的内政有着其自身发展的规律,是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的。

   在台湾问题上,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国家统一,而不是与美国发生一场战争。一些人认为只有打败了美国、把美国赶出西太平洋之后,我们才能解决台湾问题。但正如前面所说过的,中美两国不可能被对方打败,美国只能自我打败。如果一个国家对外遇到强敌,反而会越发强大;没有外敌时,国家反而会衰落。这种以美国的中心视角来看台湾问题的思维需要更换。美国打台湾牌,制造台海危机,而我们则要把这些“危”转化成“机”,从而逐步实现国家的统一。这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方向。

   台湾问题对中国来说是核心利益中的核心,但对美国来说并不是,最多算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利益的重要一环。中国失去台湾与美国失去台湾的权重是极端不对称的。美国失去台湾改变不了美国政治的任何东西,如同美军撤出阿富汗一样无关痛痒;而中国失去台湾则意味重大,因为台湾涉及到整个民族意志和政治大局。

   从这个角度来看,台湾问题是中国14亿人民的民族意志问题。在台湾问题上,中国哪怕与美国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中国也不会被打败。台湾问题对美国人来说只是代表政客的利益,甚至很难说是美国人民的利益。如果美国要以“切香肠”的方式促成台湾的独立,那么我们更要以“切香肠”的方法促进国家统一。

   台湾问题是中国近代积贫积弱的产物,也必须通过继续的发展得到解决。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今天拥有很多有利条件。经济上,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且经济总量超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科技上,中国正在迅速追赶美国,军事现代化(航母建造及训练)、航天航空(建立空间站)等方面都取得了实质性的发展。中国的世界市场拓展非常可观,内部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即一个具有四亿中产的市场。对外,中国的企业通过“一带一路”等开放的平台仍然保持着“走出去”的势头,而且没有止于亚洲区域,而是扩散到整个世界。这种拓展海外商贸利益的路径其实和早期的英、美国家确立全球市场是相似的。

   从政治上来讲,台湾的民意调查显示,确有不少人不认同其作为“中国人”的身份,但很难否认台湾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他们的问题是政治认同问题,或者说所谓的民主问题。但对台湾来说,其民主热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已不如李登辉时期那样的狂热。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民主化的早期都会让民众感到疯狂,但慢慢地这种热情会退去。美国作为“民主灯塔”的时代已经过去,西方民主“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暴露出短板,民粹行为盛行。转而看中国,中国自己也找到了自己的政治现代化方式和适合自己文明、文化和国情的民主方式。

   就大趋势而言,中西方的政体都在不断变化,中国的混合政体既有集权也有分权,既有集中也有民主。这种混合政体呈现出古希腊哲人所期望的优势,不极端,重均衡。

   对台湾问题有所作为

   “胡萝卜加大棒”促统一

   对待台湾问题,中国面临着三种选择。一是等待,接受现状,被动回应。这种做法只会让美国突破“一个中国”原则,最终被以“切香肠”的方式实现台湾的独立。二是立刻的武力统一台湾。虽然我们有能力实现武统,但台湾不是阿富汗,也不是乌克兰,台湾本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的内部问题,因此要克制使用武力。

   “等待”与“武统”的方式代价都非常巨大,最理性的方式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用“切香肠”的方式把“危”转为“机”促成台湾和平统一。

   有人说,国家还没统一,内战还没有结束。我们一直追求以和平的方式来追求国家统一,但如果美国触发或者台湾当局利用美国的力量触发了内战,那么我们也只能接受进行武力的统一的选择。如果是这样,那么牺牲的则是台湾。

   但需要明确的是,我们的目标是祖国统一,而不是跟美国发生战争。如果从这一思维出发,以佩洛西访台这种具体的事件为例,拦截军机容易发生冲突,但我们可以用“护送”佩洛西的方式进入台湾。美国以自己的方式改变了台海现状,那么我们也要以自己的方式来改变台海现状。

   之前,我们已经宣布不存在“台海中线”,理论上说,这是对的。既然台湾是我国领土,就不存在所谓的“中线”,我们的军机便可以飞过台湾海峡。有人说,在毛泽东时代,我们曾经以“炮轰金门”的方式提醒台湾和世界,内战还未结束,我们今天是否找得到新的方式来做这种提醒呢?这一思路并非毫无道理。

   总之,我们要采取“有所作为”而不是“冒进主义”的思路。纵观历史,“胡萝卜加大棒”是实现国家统一最有效的方式。对台湾人民,我们要展示“胡萝卜够甜”,对美国的挑衅和台独力量则需要采取“大棒够硬”。我们一方面必须以足够的军事实力来“中立化”美国对台湾的军事干预,另一方面必须有足够的发展来消化国家统一的成本。

  

进入 郑永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台湾问题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746.html
文章来源:大湾区评论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