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祎茗:政府公报的转型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 次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1:48

进入专题: 政府公报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公开   电子政务  

王祎茗  

  

   摘要:政府公报自古有之,近现代则演变为对外发布官方消息的权威渠道。我国现行法律确定了政府公报在公开政府规章等政府文件方面的权威性地位。但随着政务公开的推进和政务信息化的发展,政府公报因其发行周期长、信息容量小、信息传递效率低而面临被边缘化的问题。应当结合地方实践,明确政府公报的法定地位,加快政府公报电子化进程,实现政府网站与政府公报的有机融合。

   关键词:政府公报;政府信息公开;政务公开;电子政务

  

   政府公报是政府官方出版物,古今中外均有政府公报的制度机制,现代政府更是重视其地位和作用。随着我国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实施和政府信息化水平的提升,政府公报正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如何因应需求做好转型,是摆在政府公报管理以及现代法治政府建设面前的重要课题。

   一、我国政府公报的历史嬗变

   政府公报是集权威性、公开性、公益性等特征于一身的政府出版物,[1]是政府机关出版发行的以刊载法令、方针、政策、宣言、申明、人事任免等各类政府文件为主要内容的连续出版物。[2]一般认为,近现代法治意义上的政府公报肇始于英国皇室1665年出版的《牛津公报》,并以美国于20世纪30年代颁布实施的《联邦公报法》(Federal Register Act,FRA)为标志,逐步确立了其在发布官方信息中的权威地位。[3]目前,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均将政府公报确定为发布政府文件的权威渠道。其目的在于确保官方信息发布的权威性、准确性,也是为了提供权威的公开渠道以保障公民知情权。自商周以来,中国的政府公报已从古代官府内部行文的一种载体逐步演进为对公众披露官方信息的重要方式,并成为当代信息公开的权威渠道。

   (一)中国古代的邸报、官报

   对公报历史渊源的考证多见于新闻传播学对于“报纸”概念的研究中。自商周时出现的太史、内史、小史等史官以“史”的形式记录并公布的君王起居、朝廷政事被看作是“报”和“公报”最早的萌芽,《春秋》为其最典型的代表。但新闻学家戈公振先生则认为:“世之尊报纸者,常以之比附《春秋》,盖根据王安石‘断烂朝报’之一语也。……,自狭义言之,《春秋》纪已往之事,仅为一种良史,似不能即谓之报。故本书之言官报,仍自邸报始。”[4]“邸”字之称、之制可上溯至汉代。《汉·文帝纪》记载:“代王至渭桥,太尉勃上天子玺,代王谢曰:‘至邸而议之。’闰月己酉,入代邸,群臣议请即天子位。代王西向让者三,南向让者再,遂即位。群臣奉天子法驾,迎代邸。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注:师古日:郡国朝宿之舍在京师者,率名邸。”[5]邸是地方郡国在京的办事机构,邸中设邸吏。通过邸传递中央政事的载体称为邸报。“《西汉会要》:‘大鸿胪属官有郡邸长丞。’注:‘主诸郡之邸在京师者也。按郡国皆有邸。所以通奏报.持朝宿也。’通奏报云者,传达君臣间消息之谓,即邸报之所由起也。”[6]邸报的产生时间为汉代,这一点较为明确,但“邸报”二字却并未出现在汉代典籍之中。汉有“录报”之制,为修史的手段之一,与“邸报”含义关联不大。

   “‘邸报’一字之见于集部者,自唐始。《全唐诗话》:‘韩·久家居。一曰,夜将半,客叩门急,贺曰:员外除驾部郎中知制诰。愕然曰:误矣!客曰:邸报,制诰阙人,中书两进君名;不从,又请之。’按此为唐德宗初年事,民国前一千一百三十年也。唐之藩镇皆置邸京师,以大将丰之,谓之‘上都邸务留后使’,后改为‘上都知进奏院官’,以传达文报。……此均《邸报》之所自出也。”[7]但《全唐诗话》这段文字中的“邸报”并非一个名词,而是“邸”这个官署“报告”之义。唐人孙樵著有《读<开元杂报>》一文,其中记述:“此皆开元政事,盖当时条布于外者。樵后得《开元录》验之,条条可复。”[8]《开元杂报》被视为第一部有确切记载的邸报。

   邸报发展至宋代成为专有名词,在史书中有了明确记载,彼时邸报还有“朝报”“邸状”“边报”“进奏院状”等叫法。“邸报这一名称最早出现于宋代,但并非出现在公元1042年范仲淹和韩琦的一次通信中,而是出现在田锡《成平集》卷二十五《贺杀下王均表》中,时间是公元1000年。”[9]“《宋史·刘奉世传》:‘先是进奏院每五日具定本报状,上枢密院,然后传之四方。而邸吏辄先期报下,或矫为家书,以人邮置。奉世乞革定本去实封,但以通函腾报,从之。’《曹辅传》:‘政和后,帝多微行。始民间犹未知,及蔡京谢表有轻车小辇,七赐临幸,自是邸报闻四方。’邸报字见于史书盖始于此时。”[10]由此可见,宋代名称确定下来的邸报制度发展已近完善,邸报发布有完整的流程与固定的程式,进奏院审查后的“定本”官报具有不可擅自改动的权威性。邸报内容为朝廷政事,传播对象为各级地方官署官吏(而非社会大众),与其说是报纸的初始状态,不如定性为奏本诏令之外的一种公文程式或国家政务信息的传播方式更为贴切。

   在邸报之外,宋代还出现了从国家正式公文传输系统中泄露而出的“小报”。宋人周麟之《论禁小报》一文称:“方陛下颁诏旨,布命令,雷厉风飞之时,不无小人诪张之说,眩惑众听。如前日所谓召用旧臣,浮言胥动,莫知从来。臣尝究其然矣,此皆私得之小报。小报者,出于进奏院,盖邸吏辈为之也。比年事有疑似,中外不知,邸吏必竞以小纸书之,飞报远近,谓之小报。”[11]

   元明清三朝沿用官报制度,有所改变的是,明代设提塘官职,管理公文书和官报的传递。“提塘报房发行的官报,只面向各级官员,通常被读者称为邸报,有时也被称为邸抄、阁抄、科抄、京抄、朝报、京报等。其中,京报这一称呼在清代中叶以后逐渐流行。”[12]因官报由提塘传递,因而也称为“提塘报”或“塘报”。明清仍有与官报并行的因信息外泄而生的“提塘小报”之患存在。而这点也从反面说明古代官报仅作为公文在官僚体制内部的流转方式存在,与近代以来“公之于众”的官报有本质区别。

   (二)中国近代的官报制度

   清末维新运动中,官书局发行《官书局报》和《官书局汇报》。同时,《时务报》改为官办,为《上海官报》之续。官书局两种报纸与《时务报》除谕折外还刊登同文馆所译国外之事,以求达到开民智教化民众的目的,发行对象扩大至社会公众。这几种报纸均随戊戌变法失败而被裁撤,但政务要闻需公之于众的观念已深入人心。

   不断有官员进言公开奏折和政治要闻,在预备立宪过程中,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成为清廷无力抗拒的要求,“御史赵炳麟请创办官报,俾人民明悉国政。翌年,由考察政治馆议复,定名《政治官报》。宣统三年,新官制之内阁成立,又改《政治官报》为《内阁官报》。一切新法令,以报到之日起发生效力。至是,官报始成为公布法律命令之机关,其用益宏伟矣”。[13]清政府还出台《内阁官报条例》,对官报发行流程以及公文法令生效时间都予以明确规定,地方官报也随之发展,如紧随其后的《北洋官报》。至此,官报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发行形式上始成为近代意义上的“公报”。

   辛亥革命中的湖北军政府和随后成立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推翻旧制之后,最为紧要的任务是马上“立新”,建立新制度以巩固新政权。公报成为其公布新政令法令的有效渠道,《中华民国公报》《临时政府公报》帮助新政权树立起权威,在舆论战场争取了革命群众的支持,进一步压制封建制度的生存空间。其后虽有复辟等政权变动状况,但公报制度受到短暂影响之后仍成为定制。民国时期的公报内容包括法律、命令、布告、公文、批示、公电、通告、判词、外报、附录等。“民国以来,事务日繁,部有部公报,省有省公报,一省之内,厅局又各有公报。其他如参议院、众议院,亦莫不有公报。其名不胜枚举,亦时势所要求也。”[14]

   民国时的公报正式成为公开政务活动的形式。民国时期公报本质上是打破封建专制、推动近代民主政治兴起的标志之一,是社会政治结构深刻变革的一个侧面。政务公之于众无论是在制度层面还是观念层面都成为应然之事,任何逆其道而行之欲求恢复秘密统治的行动都必将失败。公报内容并不包含对时政的评议,与封建社会显著不同的是,除公报以外的民间报刊在民国时期显著兴盛起来,成为公众褒贬时事的渠道,有效弥补了公报无议论之不足,公报、民报各司其职、互为补充,成为公众参政议政的渠道。

   虽然旧中国并无当代政务公开制度,但自民国以来,受近代民主法治思想影响,将政务公之于众的理念借助公报等形式已经有所萌芽。

   (三)新中国的公报制度

   近代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政权也注重使用类似公报的形式宣传革命主张,公布边区通令等事项。如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创刊的《边区政报》就具有公报的特性。除此之外,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发布的公报等都具有公报的性质。

   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政权的机关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15]人民有权知晓国家的一切事务。新中国成立伊始,有关内政外交方面的重大事项均通过公报面向全国人民公开。重要的国家公权力机关也逐步设立本机关公报,以公开本机关职权事务,并接受人民监督。

   最先刊发的中央国家机关公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以下简称《国务院公报》)。其于1955年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创办,由国务院办公厅编辑出版,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国务院公报》集中、准确地刊载下列文件:国务院公布的行政法规和决定、命令等文件;国务院批准的有关机构调整、行政区划变动和人事任免的决定;国务院各部门公布的重要规章和文件;国务院领导同志批准登载的其他重要文件。此外,部分国务院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也刊行公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首次明确了政府公报的法律地位。其第71条、第86条均规定,在国务院公报、部门公报、地方政府公报上刊登的法规、规章文本为标准文本。《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进一步明确,行政机关应通过政府公报、政府网站等方式公开各类应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也提出,中国政府应设立或者制定官方刊物,用于公布有关法律、法规及其他措施。2008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市县政府依法行政的决定》要求,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规范性文件,要通过政府公报、政府网站、新闻媒体等向社会公布。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和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还要求,行政规范性文件应及时通过政府公报等公开向社会发布。在当代中国,政府公报成为各级政府向公众公开法规文件等重要信息的主渠道。

   (四)现行政府公报的功能定位

   自古以来,政府公报的功能逐步发展演进。近代乃至古代的信息传播手段有限,政府传播具有一元化的特点,政府公报以公权力作为后盾,具有巨大的权威,其在古代是令行禁止的工具,在近代是革命政权发号施令和宣传革命主张的渠道,“自古以来,公文便是国家权力的触须”。[17]而在当代,信息传播的多元化已彻底改变了传统上政府信息传播一元化的状况,新兴的信息传播手段便利了公众获取信息,也给政府管理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官方信息公开不到位、不及时都可能令政府管理陷入被动,影响公信力。[18]因此,政府公报应成为保障公众知情权的重要平台。

首先,落实政府保障公众知情权的责任。狭义的知情权指知悉官方有关信息的权利。[19]诞生于20世纪40年代的知情权(Right to Know)概念是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逻辑起点,也推动了美国《信息自由法》的出台。[20]在现代社会,将政府公报作为官方、正式渠道向公众提供法规、政策等重要公文的规范文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政府公报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公开   电子政务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70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