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国栋:张学良与锦州弃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7 次 更新时间:2022-06-27 21:00:55

进入专题: 张学良   九一八事变  

常国栋  

  

   【内容提要】作为东北军最高长官,张学良在锦州危机中处于重要地位。锦州危机期间,中方在该地区的兵力始终不足以与日军抗衡。日本早有驱逐东北军进入关内的意图,这与顾维钧提议的锦州中立案有着本质区别。日方以保存锦州地区中国政权为诱饵向张学良释放和谈的虚假信号,张虽很感兴趣,但撤守的前提条件在关东军的进攻之下已不复存在。最终日方的劝诱只是为张学良撤守锦州提供了借口,以蒋介石下台为标志的宁粤政争则在此间产生了重要影响。

   【关键词】张学良 锦州 九一八事变 宁粤政潮

  

   锦州又称锦县,是辽宁省西南要地,为民国时期北宁路出关后的第一大站,是沟通内地与关外的要冲,所谓“凭山阻海,内屏平津,外控三省,关东有事,此为通衢”。九一八事变后,为收拾时局,张学良于锦州暂设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行署与辽宁省政府行署。日本于1931年10月对锦州实施无差别轰炸,意图逐东北军入关。因锦州防守力量有限,顾维钧曾于1931年11月24日与英、法、美三国外使商谈,讨论第三国军队进驻锦州隔断中日军队接触的可能性。但国联及列强均不愿承担责任,仅同意派遣观察员协助维持锦州局势。日本则坚决反对国联干预,并积极开展对张学良的劝诱工作。1931年12月15日,以蒋介石下野为标志的宁粤政潮引起各方波动,日本则积极向锦州进攻。孙科政府无力援助锦州战事,一味要求张学良死守锦州,张对此极为反感,最终在日军发起总攻前从锦州撤守。

   通过梳理相关研究可以发现:首先,日军轰炸锦州所引起的国际反响及中方的因应,学界已有较为充分的研究。其次,锦州中立区计划是学界关注的重点,学者们主要从国民政府的对日交涉、军政要员的处置方针等视角对该计划的前因后果进行剖析,多将日本提出的锦州中立区提案视为中方相关提案交涉的延续,认为国民政府的此番提议“意外为日方作了一个球”,从而导致日方要求不已,且为日方寻求张学良直接交涉提供了借口。此外,对于张学良弃守锦州的原因,学者们从“不抵抗主义”的研究视角出发,揭示了张学良为保存实力从锦州撤守的史实,但对蒋介石下野前后张学良守锦州态度变化较少关心。也有学者认为张学良因日方劝诱“受骗撤兵”,但对于具体交涉过程则简略带过。

   根据已有的研究成果,该问题在以下四个方面有进一步探究的余地:其一,在锦州地区中国军队是否有优势?防守是否存在难题?其二,锦州中立计划是否为日方“助攻”?张学良对该计划持何种态度?其三,日方对张学良如何劝诱,是否促成张学良从锦州撤守?张学良对此有何应对?其四,宁粤政潮对张学良防守锦州产生怎样的影响?本文拟利用包括国联档案在内的多方史料,深入考察张学良弃守锦州前后的各关键节点,以期回答上述问题。

   一、 锦州防守的困境

   辽宁省政府行署在锦县设立之后,张学良计划以锦州为根基,为东北问题善后做准备,因此十分注意日军对锦州方面的动向。日本最早对锦州地区的进犯,始于1931年9月28日,日本以飞机至“锦县、沟帮子各处抛掷炸弹,并用机关枪扫射火车,伤毙数人”。10月8日,日本12架飞机飞至锦县,投掷“炸弹约1小时,天日为昏”。日本关东军方面在轰炸锦州当天,就炮制了对外宣传的借口,即张学良所属官兵“到南满沿线进行扰乱治安的活动”,日本在锦州侦察东北军“阴谋活动”时,被中国攻击因而正当防卫。对此,国民政府及张学良多次向国际社会驳斥日方“正当防卫”的说法,揭露日本侵略真相。彼时,东北局势不容乐观,英国人判断“满洲的局势陷入僵局,日本军事当局在当地拥有完全控制权,日本军队把目前的形势视为战争状态,中方没有恢复东北秩序的可能”。关于锦州的情况,英国驻北平公使认为,“只要中国军队在日军阵地附近集结,日军就会将其视为威胁,并坚持将其驱散”。

   锦州的局势虽因江桥抗战的发展和各国对日本轰炸锦州的谴责而有所缓和,但在11月份,由于黑龙江省战局的变化,锦州地区再次紧张起来。11月18日,黑龙江省战事尚未彻底结束,日本已经开始谋划在辽西地区用兵,并向国联指责“锦州地区的中国政权利用北方发生的事件,正在给‘兵匪’的活动注以新的活力,目的是在南满铁路地区制造混乱”。11月20日,蒋作宾向蒋介石报告,日本“决心扫除东北军队,建设独立政府,至少限度亦须警察不设武备,在此计划未成之前决不停止军事动作”。对于国联方面,日本采取“不即不离态度,支吾其词,延宕时日”,且积极准备“进袭克山并将攻击满洲里、热河等处”。

   那么就军事方面来说,锦州地区集中了多少军队?能否完成防守锦州的军事任务?是否与日军有着明显差距?有学者认为:“当时在锦州之东北军计有步兵4旅、骑兵2旅及炮兵1旅,系原驻锦州及自辽宁其他地区撤退至锦州者,均为该军之精锐部队……总数约在6万人左右。”再加上中原大战期间“入关的东北军两军,约8万人”。该学者认为还有中央许诺的援军,种种加在一起“张学良实有与日军一战的力量,但其对抵抗一事并无决心”。锦州地区东北军的防守力量有没有6万人之多呢?该学者统计“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撤锦州,再撤关内部队”有:“陆军独立第七旅旅长王以哲、陆军独立第十二旅旅长张廷枢、陆军独立第十九旅旅长孙德荃、陆军独立第二十旅旅长常经武、陆军骑兵第三旅旅长张树森、陆军骑兵第四旅旅长郭希鹏、陆军独立炮兵第八旅旅长刘翰东。”

   细查其中的兵力情况,首先,不论是顾维钧提交国联的说帖,还是张学良在北平与李顿调查团的谈话中,均没有郭希鹏部骑兵第四旅驻通辽的说法。根据中国提交国联的说帖,驻通辽的乃是骑兵第三旅,旅长张树森。因此,郭希鹏部不应算入东北军撤锦州再撤关内的部队序列。其次,陆军独立第十二旅和炮兵第八旅一直驻扎在锦县,不存在撤至锦县的问题。王以哲的第七旅也没有参与锦州防守,只是路过锦州“经打虎山转北宁路直开北平”。结合中国代表团提交国联的说帖中关于东北军各部兵力数据看,实际参与锦州防守的部队如下:独立第十二旅9894人、独立第十九旅9487人、独立第二十旅11087人、骑兵第三旅3778人、炮兵第八旅2372人,总计不过36618人。考虑到除独立第十二旅和炮兵第八旅原驻锦州,其他部队均是关外各地陆续撤至锦州的,中途颇有损失,锦州地区中国军队的兵力,难以达到6万人。

   中日双方的现存史料也能说明这一点。中国政府提交国联的说帖称:“大通线上通辽、彰武、新立屯为骑三旅各团防区。北宁干线及营沟支线上双羊甸、沟帮子、大虎山、盘山等处,为十九旅防区。甲车队主力驻沟帮子,梭巡由白旗堡以西之北宁干线,其一部分分巡营沟及大通两支线。第十二旅及第二十旅驻防大凌河车站及锦县东南北一带地区。辎重、教导队及警务处之保安队,则担任锦县及附近治安,并各县之剿匪事宜。”关宽治等人认为中国于1931年“10月上旬,集结于锦州及大虎山附近的兵力(中间从略)约2万,炮约70门”。另有日方说法称,12月中旬东北军兵力包括义勇军在内有“35000人,炮60门”,其中“独立第十二、第十九、第二十旅及炮兵十三团(野炮)、炮兵第八团(重炮)等的主力,布置在大凌河右岸地区坚固阵地”。另外还有“骑兵第三旅主力配置在镇安、彰武附近负责警戒”。义勇军的数量为在“白旗堡附近,有七八千人,盘山及其东侧一带有两三千人。除此以外,沿郑家屯以南辽河地区,合计盘踞有一万数千人”。

   综上所述,锦州地区的防守力量主要为步兵第十二、第十九、第二十旅及骑兵第三旅等正规部队,加之保安队和警察武装构成。负责防守锦州城的部队不包括第十九旅的话,约2万人。加上外围的第十九旅及其他警察等队伍,防守兵力在3万人到4万人之间,后经张学良在12月初抽调,锦州的正规军数量更少。及至12月底,日军即将对锦州发起总攻时,东北军第二十旅在小凌河南侧的“女儿河附近”,实际上已经撤到锦州城外。第十九旅已经移动到与锦州直线距离130公里外的“绥中附近”。第十二旅“调驻滦州”,与锦州直线距离200多公里。原先负责锦州地区防守的3个步兵旅,没有一个在锦州城内。负责锦州城防守的骑兵第三旅加上警备队和公安队,不过15000人左右。可见,自始至终,锦州地区防守力量从来都没有6万人之众。

   与此同时,日本在锦州方面配置的兵力却逐次增加。先是派遣了第二师团及第二十师团的第三十九旅团;1931年12月增加了第十师团部分兵力编成的第八混成旅团,第二十师团司令部及第十九师团部分兵力编成的混成第三十八旅团;1932年1月2日第二十师团加入对锦州方面作战,并占领锦州。日军先后有两个师团(第二、第二十师团)和两个混成旅团(第八、第三十八混成旅团)参与作战,再加上中途额外配属各部队的飞行大队、野炮兵大队、骑兵中队等。按照日军常设四单位制挽马师团的编制计算,日本先后投入锦州战场的兵力远超中方在锦州地区的防守兵力,且拥有火炮和飞机支援的优势。

   因此,当时锦州地区中方的军事力量始终处于劣势地位,一旦日军对锦州地区发动进攻,中方难以坚守。1931年12月8日,朱培德即在特外委会上说明:锦州地区“据军事专家推测,前方一经接触,至多恐不过维持一星期左右。而关内队伍无论从何方面计划,皆无出关援助之可能”。远在南京的国民政府尚有如此判断,身处一线的张学良不可能不清楚。因此,虽然张屡屡向中央保证坚守锦州并要求提供支援,但对于日方直接谈判的诱惑并不加以拒绝,希望能够通过中日直接谈判化解锦州危机。顾维钧关于锦州中立的提议,则代表了部分国府要员的想法,希望通过折冲樽俎,制止日本进攻锦州。

   二、 张学良对锦州中立计划的态度

   11月24日,张群向蒋报告,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拟向中国提出两照会:“1.要求将关外军队撤退至山海关以西。2.要求取缔排日运动。”得知日本意图后,蒋介石等人与顾维钧紧急商议对策,当晚(24日)顾在美国使领馆见到了英、美、法三国人员,并告知各国“日本军队正在向锦州进发”,向他们探询“是否可以采取措施防止中国和日本军队即将发生的冲突”。

   经过讨论,顾维钧向英、美、法三国提出如下建议:“中国政府准备从锦州撤军,以防止冲突发生。1.当地的中国政府应继续管理该领土;2.中国警察也将保留;3.三国政府明确保证中国军队撤离后,日军不会趁机进入。”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建议仅仅是中方“作为全面解决东北问题之前的一项临时措施”。顾维钧提议三国人员,若“他们的政府准备给中国政府这样的保证,中国政府会通过国联提出这样的建议”。至于事情的发展,顾维钧称,“两天之内,其中一个国家称不可能提供担保,而另外两个国家也无法做出承诺。所以,这件事就不提了”。这就是不久后日本向国联声称中国提议东北军撤回关内的真相,实际上是中方获悉日本侵略步骤后的一次紧急行动,并没有达成实质效果。11月25日,中方向国联正式提出锦州中立化的应急方案,但该方案并未被国联采纳,各成员国仅同意以派遣中立观察员的折中办法来缓解锦州局势。

   11月25日上午,特外委会开会讨论了锦州局势,议决处置办法如下:“1.向日政府提出抗议;2.通告国联;3.通告非战公约签字各国;4.电知施代表日本进攻锦州的目的在完成整个满洲之占领并为进占热河之步骤;5.请示主席;6.说明本会议决定要点及利害,电询张副司令。”据此,顾维钧致电张学良说明锦州紧急之状态,“日本所云无意进攻,恐不足信”,并告知张学良锦州如能“获各国援助,以和平方法保存,固属万幸,万一无效,只能运用自国实力以图保守”。所谓以自国实力保守,即要求张学良做好锦州防守的准备。

对于日军向锦州压迫之事,张学良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国联制止日本侵略能力有限,目前中方应该“一面急应力图自卫,一面仍应通告国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张学良   九一八事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94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