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晨 陈弘: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特点、影响与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4 次 更新时间:2022-06-24 09:30:31

进入专题: 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   印太战略   同盟关系  

陈晓晨   陈弘  

   〔提   要〕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既带有联盟性质,又有别于传统军事联盟,由美英澳各自的军事战略驱动,以军事合作项目为推进重点。该伙伴关系将巩固以美国为核心的同盟与伙伴关系体系,冲击东南亚、太平洋岛国地区等地区秩序,威胁到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特别是南太平洋无核区,模糊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可能发展成为“印太战略”所依托的机制网络中的核心,但其长期发展受到来自地区自主性、全球发展共识以及“小多边主义”自身的张力制约。

  

   〔关 键 词〕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印太战略、同盟关系、东盟中心地位、南太平洋无核区

  

   〔作者简介〕陈晓晨,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国别与区域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陈    弘,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国别与区域研究所所长、教授

   *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美印日澳四国机制的实体化与扩大化及其对华影响”(项目编号:21BGJ006)的阶段性成果。

  

   2021年9月,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领导人宣布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将其简称为“奥库斯”(AUKUS)。数月以来,美英澳在核潜艇项目和先进能力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到目前为止,国内学界对AUKUS的探讨主要针对美英澳三国领导人宣布的第一项行动——澳大利亚核潜艇项目,在该伙伴关系的性质、驱动力和推进重点等方面观点各异。因此,有必要对其特点进行综合审视,探讨其对美国同盟与伙伴关系体系、亚太地区秩序以及国际规范等方面的影响,研判其发展前景,从而更好地掌握地区乃至全球安全发展态势。

  

   一、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的特点

  

   AUKUS建立以来,在性质、驱动力和推进重点等方面显示出了独特之处。

  

   (一)带有联盟性质,又有别于传统军事联盟

  

   美英澳三国领导人对AUKUS的官方定性是“伙伴关系”。不过,也有不少学者和媒体将其称为“联盟”,认为它实质上是一个军事同盟。出现这种争议的部分原因在于对“联盟”的界定并未统一。一派对联盟作严格定义,认为联盟必须包含与他国一起对抗共同敌人的承诺,签订相互提供军事援助的协议,阿诺德·沃尔弗斯(Arnold Wolfers)是代表学者之一。另一派对联盟持宽泛认知,代表学者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 Walt)认为,联盟是两个或更多主权国家之间的正式或非正式的安全合作安排,并特别强调联盟不必签署正式条约。两派的共同之处在于:第一,联盟构成主体是数量有限的主权国家;第二,核心内容是在安全和军事领域的合作与承诺,成员国通常承担使用或考虑使用武力的义务;第三,通常针对其他某一或某些特定国家。

  

   以此观之,AUKUS性质存在两面性。一方面,它带有联盟性质,主要体现在:第一,构成主体是美英澳三个主权国家;第二,核心内容是包括核潜艇和先进能力在内的敏感性很高的军事安全合作與承诺,虽未宣示成员国负有使用武力的义务,但明确提升澳大利亚承担使用武力义务的能力,而且有走向深化和“实心化”的前景;第三,不言自明地针对中国,指向明确。另一方面,它与传统意义上的军事联盟存在明显差异,其中最重要的区别是尚无公开的、以条约形式规制使用武力的义务保证,也不属于美国外交话语体系中的“条约联盟”(treaty alliance)。《澳新美同盟条约》(ANZUS Treaty)是“条约联盟”在亚太地区的代表,其中第4条明文规定,“缔约每一方认识到对太平洋地区任何一方的武装进攻将是对它自己和平与安全的威胁,那么它将依据其宪法程序采取行动来对付共同危险。”相比之下,AUKUS在使用武力的义务上具有模糊性,这是其不同于传统军事联盟之处。

  

   概言之,AUKUS在性质上是一个旨在推进成员国深度安全合作、指向明确的军事集团,具有一定的联盟特征,但又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军事联盟。这种两面性和模糊性是该伙伴关系的一大突出特点。

  

   (二)由美英澳各自军事战略驱动

  

   在AUKUS中,美国的作用举足轻重,但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军事战略驱动同样不可或缺。

  

   对美国来说,深化“印太战略”的实施,需要一个具有多边形式的军事集团。而无论侧重政治外交的美日印澳“四国机制”(Quad),还是侧重情报合作的“五眼联盟”,都难以执行深度的军事安全合作。从近几年“印太战略”机制化的实践看,美日印澳“四国机制”到目前为止还是以政治外交为主的论坛,即使2021年被提升到峰会级别,其仍存在政治表态多、解决实质问题少的缺陷。而旨在将新西兰、韩国、越南等国纳入“四国机制+”的尝试并没有得到这些国家的充分响应。自冷战时期就建立起来的“五眼联盟”虽然拥有共同的“盎格鲁—萨克逊”血统,但合作主要限于情报领域。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五眼联盟”尝试向外交、经济等领域扩展。不过,新西兰一直对“五眼联盟”扩大合作领域持保留态度。2021年5月,新西兰外交部长马胡塔(Nanaia Mahuta)明确拒绝将外交权“外包”给“五眼联盟”,反对将“五眼联盟”打造成“反华联盟”,并得到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的支持。此外,七国集团、北约等机制均非推进上述领域合作的合适机制。在此情况下,建立一个能够在军事安全以及相关敏感领域合作的机制,成为拜登政府实施“印太战略”的优先需要。

  

   在军事层面,美国意在为“一体化威慑”(integrated deterrence)战略实施提供机制抓手。“一体化威慑”是美国与盟友“手挽手”,将军事威慑与高科技、产业基础和其他先进能力结合起来的综合威慑,包括美国与其盟友伙伴的整合、多个领域的整合、最好武器系统与最先进技术的整合以及以新的作战理念对各军种及其能力的协同整合。而此前已有的军事安排,如美军在澳大利亚达尔文港轮换驻训等,其规模与深度均难以支撑“一体化威慑”的目标,需要建立新的机制推行“一体化威慑”战略。首先,AUKUS的合作模式是美国提供技术,英国参与,由澳大利亚承担主要成本(包括军事开支、人员等硬性成本和违约等软性成本),这符合美国“一体化威慑”战略要求其盟友承担义务的原则;其次,AUKUS能够提升三国之间的互操作性,包括战略认知、武器系统、人员、军语、信息系统、军事会议与交流、联合军演与真实世界情境推演等多个维度的互操作性,这是“一体化威慑”战略强调的重点内容;最后,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及其军力投射范围尤其能提升美国在西太平洋和南太平洋地区的前沿部署,这是“一体化威慑”战略的重点区域。2022年2月发布的《美国印太战略》文件明确将AUKUS视作强化威慑特别是实施“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 PDI)的手段。

  

   对英国来说,通过“东进‘印太’”实施“全球英国”(Global Britain)战略实现《竞争时代的全球英国:安全、防务、发展与外交政策综合评估报告》和《竞争时代的国防》规划文件提出的目标,从而为脱欧时代的英国外交提供空间,是其参与AUKUS的重要驱动力。具体包括:第一,“全球英国”战略提出了扩大英国海军在“印太”地区存在的目标,但军力不足和盟友支持不足都构成制约因素,AUKUS有助于弥合战略目标与现实能力之间的差距。第二,英国希望借三边合作提升其先进科技能力,实现“成为科技超级大国”的目标。第三,创造与核潜艇和先进科技能力相关的就业是英国的现实驱动力。

  

   澳大利亚是最早提出希望开展核潜艇项目的国家,此后才演变为更为全面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澳大利亚的直接动力来自其《2020年防务战略更新》提出的“塑造—遏阻—反应”的战略目标,该战略目标仅凭澳大利亚自身实力难以实现,因而寻求与美英两国深度合作。根本动力是澳大利亚国内愈演愈烈的“中国威胁论”,以及对追随美国实施“印太战略”的责任认知。将具体的核潜艇项目升级为更为全面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符合澳大利亚的既定防务战略,使澳军得到更多资金、装备和技术支持。

  

   此外,提升澳大利亚对其“紧邻区”(immediate region)实施“太平洋升级”(Pacific Step-up)战略的能力,也是推动澳大利亚与美英深度安全合作的驱动力之一。“太平洋升级”战略旨在巩固澳大利亚在其“紧邻区”的影响力,防范所谓“中国威胁”。与澳大利亚传统战略观念中的“不稳定弧”(arc of instability)相比,“紧邻区”地理范围更广,不仅包含西南太平洋,还包含东南亚以及印度洋地区,对军事力量的要求更高。而AUKUS能够加强澳大利亚的进攻性军事实力,为澳大利亚在“紧邻区”推行“太平洋升级”战略提供支持。

  

   (三)以军事合作项目为推进重点

  

   一些观察认为,AUKUS更具象征性,缺乏实质性。但经过几个月的发展,AUKUS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实心化”特点,尤其以军事合作项目为推进重点。

  

   AUKUS建立后的第一个行动就是美英支持澳大利亚获得核潜艇。2021年11月,美英澳三国签订《海军核动力信息交换协议》,这是该伙伴关系建立后的首个实质性协议,初步落实了由美英两国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以及相关技术、材料和专家的具体执行问题,还建立了培训机制,让澳大利亚相关人员学习如何安全有效地操作、维护乃至建造核潜艇。同年12月,AUKUS在执行层面的指导机构——三边联合指导组成立。在先进能力联合指导组会议上,与会者确认深化能力合作和提升互操作性是两个关键问题,聚焦网络空间、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水下能力四大优先问题。在核潜艇项目联合指导组会议上,与会者同意下一步将用18个月的时间开展磋商与前期研究,为澳大利亚获得核潜艇铺平道路。

  

   在联合指导组建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AUKUS的实质进展将主要围绕核潜艇和先进能力建设两大方面展开。在核潜艇方面,美英澳三国将围绕如何落实澳大利亚核潜艇交付而进行磋商,涉及产业基础、劳工、建设、维护、安全性、设计、运行、废料处理、监管、人员培训、环境保护和基础设施等一系列具体问题。在先进能力建设方面,网络空间、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水下能力等关键领域的能力合作与互操作性是此后一段时间的实质问题,英澳两国有望在这些领域获得美国的技术和资金等方面的支持。

  

   此外,美英澳三方共同及各自还陆续向外透露了如下合作计划,包括:美澳积极支持英方增加与核潜艇项目和国防工业相关就业;美英支持澳方在维护“印太”地区稳定上发挥作用,与北约加强协调,加强澳大利亚本土国防工业;英方邀请澳方参与其海军建造项目和军演等。AUKUS还将加强三方在产业、供应链、高科技和新兴领域的深度合作关系。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   印太战略   同盟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组织与合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883.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 2022年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