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春岭:美国对华政策之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3 次 更新时间:2022-06-04 23:41:51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董春岭  

  

   2022年5月2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发表了对华政策演讲。这一重要演讲从中国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定位、美国对华战略目标与原则、对华战略实施的路径等方面详细阐述了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和政策主张。它既标志着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定型,也标志着以中美战略竞争为主轴的中长期美国对华大战略的定型。

   从演讲的时间选择上来看,它对拜登政府的外交布局和大战略运筹发挥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

   一方面,这篇演讲可视为拜登“亚洲行”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在华盛顿召开美国-东盟特别峰会,到拜登访问韩国、日本,再到拜登出席“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峰会,5月美国围绕“印太战略”的布局和实施可谓打出了“组合拳”。拜登此次 “亚洲行”虽未到访中国,但布林肯的演讲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失”,他以隔空喊话的方式为美国的印太外交补上了“最后一块拼图”。

   另一方面,这篇演讲也可以看成是美国新版《国家安全战略》的“先声”。拜登政府已执政近一年半,虽有《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针》,然而,于每届美国政府而言都至关重要的大战略文件《国家安全报告》却迟迟未出台。目前美国国内各方争论的核心以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均集中在对华政策部分:对特朗普的对华战略是延续还是调整?对华政策的主轴是对抗、竞争还是合作?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美国是全力针对俄罗斯,还是全力应对中国?此次布林肯首次系统全面阐述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一系列关键问题,不仅是迄今最为清晰的对华政策宣示,也为即将出台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奠定了主基调。

   从演讲的主要内容来看,拜登政府沿袭了特朗普时期美国对华战略的三个主基调:第一,中国是美国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第二,必须调动全政府、全社会力量,运用所有的战略工具在全球范围内遏制中国。第三,中美战略博弈的胜败决定了国际秩序的未来,未来十年将是“决定性的十年”。

   拜登政府明确这一战略取向,影响可谓深远,它表明美国对华战略调整已经定型,它不仅不受包括政府换届、政治极化、社会撕裂等美国内部因素的影响,也不受全球性危机(如新冠疫情)、重大突发事件(如俄乌冲突)等美国外部因素的影响,而是类似于美国对苏遏制战略那样的被美国历届政府继承的一项大战略主张。

   这表明,中美战略博弈的基本态势将长期延续下去。虽然演讲明确指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冲突和新冷战”,然而,以特定国家为主要战略对手,以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划线搞集团政治、进行阵营化对抗,构筑经贸平行体系,借人权之名对他国内政进行指责和干涉,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影响力竞争……这些都是形成新冷战的基本要素,而这些要素均不同程度地体现在布林肯的对华政策演讲中。这也是该演讲自相矛盾、难以增信释疑的症结所在。

   在保持战略一致性的同时,相较于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在战术层面还是做出了不少调整,其对华政策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其一,政治上主动降低对抗调门,寻求“合作空间”。和特朗普时期蓬佩奥等人的言论、《美国对华战略方针》等战略文件基调明显不同的是,拜登政府有意调整了政治对抗的调门,释放出“不寻求与中国对抗或是新冷战”、“不寻求阻止中国作为大国发挥作用”、“两个伟大的国家没有理由不能够和平共处”等积极信号。此次演讲还将此前的“对抗、竞争、合作”替换为“投资、协同、竞争”,强调美国在经济上将集中于提升自身竞争力,进一步弱化了对抗色彩。同时演讲以较大篇幅探讨了中美潜在的合作领域,展示了寻求中美合作的积极姿态。

   其二,经济上不再寻求“硬脱钩”,改为“精准遏制”。与特朗普对全球化、中美经贸关系的看法不同,拜登政府认为“中国是全球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寻求中美全面脱钩并不符合美国自身利益。布林肯在演讲中着重渲染中美贸易的不公平性,炒作世界各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及由此带来的风险。目前,拜登政府正采用“小院高墙”策略应对中国,更加精准地“保护经济和科技的关键知识创新和核心竞争力”,同时通过垄断关键技术掌控核心产业链,阻止中国在价值链中的攀升势头。未来,美国仍把同中国的经济竞争作为中美战略竞争的关键,并将以扩大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转移供应链、提升规则门槛、组建高标准小圈子等方式加大对华施压。

   其三,军事上不再聚焦“硬实力”,而是“综合威慑”。与特朗普强调“以实力求和平”,确保自身常规军事优势、核优势不同,拜登政府更强调“综合威慑”,即综合运用自身能力和盟友伙伴体系,综合提升常规、核、太空、信息等多领域军事能力,综合利用经济、科技和外交优势。这种“综合威慑”已经在俄乌冲突中得以实践。从演讲中可以看出,在台海、东海、南海问题上,拜登政府将更加不遗余力地炒作中国威胁,一面借此加强盟友伙伴与美国的联合,一面将这种合作转化为“综合威慑”的一部分,更多借助外力以更低成本维持地区军事霸权。

   其四,文化上,对中美之间的人文交流重新持开放态度。和特朗普政府时期限制中美人文交流、限制中国留学生赴美等做法不同,布林肯在演讲中着重强调中美竞争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人才竞争,希望更多中国留学生赴美,“在开放的状态下维护国家安全”。同时,拜登政府也强调中美对话和建设性接触的重要性。这种变化为中美两国推动双边和多边层面上的合作提供了一个切口,也为两国重启重建一系列对话机制提供了一个契机。

  

   董春岭,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42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