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 董春岭:“9·11”十年反思及对中国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47 次 更新时间:2015-06-13 18:55:39

进入专题: 反恐战争   小布什   中美关系   中国崛起  

金灿荣 (进入专栏)   董春岭  

  

  

   内容提要:“9·11”是影响21世纪国际关系的重大事件。它凸显了非传统安全的重要性,改变了美国人的心态,影响了美国的国内政策及外交战略,进而改变了世界的面貌。“9·11”十周年之际,有必要对这一事件进行总结反思。小布什总统无疑是其中最关键的人物,而美国目前对他的评价有失公允。我们应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来反思这一事件的根源及影响,客观看待中美关系发展、中国崛起等一系列问题,从中汲取有益的经验。

  

   “9·11”无疑是21世纪影响国际关系的重大事件。2001年9月11日,以本·拉丹为代表的“基地”组织攻击了美国的心脏,以少数人力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袭击导致近3000人丧生,造成约1000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这是自1812年美英战争以来美国本土遭受的最严重的外来打击,美国社会和整个世界为之震惊,其影响力甚至超越了二战时期的珍珠港事件①。它凸显了非传统安全问题的严重性,使其在全球范围上升到几乎和传统安全议题对等的地位。它深刻影响了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心态和行为方式,也重新塑造了10年来的国际关系。2011年是“9·11”事件十周年,随着发动袭击的“元凶”本·拉丹被击毙,该事件也到了一个关键节点,对其在过去10年中产生的影响进行反思、总结是适时且有必要的。

  

   一、“9·11”对美国的影响

   美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9·11”通过改变美国改变了世界。在此后的10年里,它对美国国内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9·11”事件改变了美国人的心态。美国人自认为是“上帝的选民”,美国也确实受自然眷顾,资源条件优越,而且在诸大国中它的安全条件也是最好的——东西有两洋,南北无强邻。由于本土受到自然条件的良好保护,所以美国人在相当长的时间没有安全之虞。特别是冷战结束、海湾战争胜利使美国人民坚信他们拥有世界上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最强大的军队,似乎没有人敢向美国霸权发起挑战。但恐怖分子直接袭击了纽约,这无异于在美国本土的一次“战争行动”②,它打破了美国人的“安全梦”,给民众带来了非常深刻的心理冲击和精神震撼。恐慌心理迅速蔓延,集体不安全感导致美国的内外行为方式都发生了意义深远但很微妙的变化。例如,“9·11”事件之后,美国迅速通过了《爱国者法案》,该法案对公民自由而言是不利的,如允许警察在非经法院许可的情况下拘留公民48小时、允许执法当局对公民的通讯进行监听等,从而使美国人长期引以为傲的公民自由受到制约。美国开始将本土防卫作为“国家战略的核心”,在政府部门、机场、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加强安检,事实上提高了社会活动成本,缩小了公民自由度。而某些行政部门藉由反恐希望立法部门减少对部分法案或行动的审查监督,政府以爱国主义为旗号封锁新闻、压制反战意见等等,反映了美国民主制度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倒退③,但美国民众在集体不安全感和爱国情绪高涨的双重作用下,普遍接受了上述变化。

   第二,行政管理成本增加,情报、军费等开支增大,使美国经济负担加重。2002年布什政府宣布成立国土安全部,它整合了联邦8个部门的22个机构,人数编制17万,年预算达到375亿美元,成为仅次于国防部的第二大行政部门。此外,整顿情报系统、加强公共安全措施耗费很大,两场“反恐”战争也使美国军费支出大幅增加。克林顿政府努力消除的财政预算赤字,在布什总统采取减税和加强反恐支出等不利于开源节流措施的双重冲击下,又重新出现。加之金融危机影响,布什离任前,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已经高达1.3万亿美元④。奥巴马政府一开始就在高赤字状态下运行,受国内多重政治压力制约,在很多问题上都是“心有余而钱不足”,政府甚至一度因预算法案之争而面临被迫关门的窘境。

   第三,族群矛盾凸显,美国国内对穆斯林族群态度恶化。尽管美国政府和舆论一再劝诫民众,国际恐怖分子不代表国内外伊斯兰教徒,但全美依然发生了100多起针对中东裔居民的暴力事件,在一些城市的穆斯林社区甚至还发生了打砸店铺、焚毁清真寺的恶性冲突。居住在全美各地的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锡克教徒等已成为被敌视的对象,甚至长相、衣着和中东人相似的居民也成为暴力攻击的受害者。尽管政府尽力弥合这些矛盾,但这种集体阴影短期难以消除。对于一个移民国家而言,族群冲突将会给美国社会长期稳定带来不利影响。

   “9·11”给外部世界带来如下影响。一是美国将反恐确立为国际主要议题,各国(无论自愿或被迫)都卷入其中⑤。美国利用国际社会对美国空前的道义支持,迅速组织起国际反恐联盟,显示了强大的号召力。美国加强了与盟国之间的关系,同时推进了与其他大国的关系。⑥但另一方面,美国的“反恐外交”也暴露出一些隐患,因为国际社会有相当多的成员对反恐的关注程度不如美国。比如东南亚国家,这些国家更关注自身发展而不是反恐。政策不合拍导致双边关系受影响,在布什任期的8年里,它们与美国关系渐行渐远。奥巴马上台之后“回归亚太”,积极发展与这些国家关系,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弥补上述缺憾。

   二是“9·11”之后,美国迅速发动了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毫无疑问恶化了它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特别是第二场战争,美国获得的国际支持较少,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彰显,不仅引发了与欧洲盟国关系紧张,也引发了拉美左翼国家的反美主义浪潮。此外,美国还单方面中止了1972年美俄限制反弹道导弹条约,强行推进国家弹道导弹防御系统(NMD),退出《京都议定书》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不接受国际刑事法庭的制约等等,其咄咄逼人的战略进攻态势给世界秩序的稳定带来威胁和挑战。⑦不少学者认为,美国借“反恐”之名,加强在重点地区的军事存在,获取地缘政治收益。⑧而事实上,美国在关注非传统安全的同时,对传统安全的关注的确没有丝毫放松,对崛起国的战略警惕和防范也丝毫没有削弱。⑨大国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一方面,在反对恐怖主义、维持目前国际秩序方面,大国之间共识增强;但另一方面,其他大国对美国的警惕性上升,大国之间的博弈和竞争也随之加剧。

   三是美国的“先发制人”战略使一些国家感受到更多的威胁(如朝鲜和伊朗),客观上加快了它们发展核力量的速度,美国陷入两难困境。伊朗内贾德政府顶住美国、以色列的军事压力,要求保持铀浓缩权利;而朝鲜似乎“视强大的美国为无物”,进行了核试验并加速研发运载火箭。美国政府姿态强硬,但对两国似乎“束手无策”⑩,“进退两难”。世界没有因为“反恐”而变得更安全,防止核扩散问题又成为新的国际热点,给全球稳定增添了新的风险。整体而言,“9·11”后美国在国际上借“反恐”之名推行的一系列政策有得有失,但失大于得。今天的美国有70%的民众对这两场战争持批评态度,把入侵伊拉克称为美国外交史上最大的战略失误之一。此话不无道理。今天美国的诸多困境确实与其“9·11”之后推行一系列错误的对外政策有关系。

  

   二、“9·11”与小布什

   “9·11”十年后,我们需要提到小布什总统这个关键人物(11)。小布什从某种意义上讲可谓:成也“9·11”,败也“9·11”。

   2000年总统大选,小布什在争议中入主白宫,在很多民主党人眼里,他是一场司法政变的产物,其执政合法性存在问题。“9·11”事件将他的合法性问题一扫而光。事件发生之后,他也确实迅速表现出一个强势领导人的素质。其一,马上将袭击定义为一场战争,从政治上将人们的思想统一起来。其二,迅速采取行动:对内立即展开抢救工作,公布19名劫机犯名单,并对其他嫌疑人进行监控,加强机场和其他公共场所的安全措施,增加政府开支以帮助受到冲击的产业等等;对外迅速确定本·拉丹的“基地”组织对此负责,并且连带指责庇护该组织的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利用人们的同情心和以“反恐画线”的强迫办法建立了全球反恐联盟。其三,成立了“国土安全办公室”(后升级为“国土安全部”),并成立专门负责本土防卫的美军北方司令部,同时发起了对“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塔利班政府的战争。通过这一系列措施,危机得到了有效控制,美国的“一超”地位更加突出。作为危机之中的强势领袖,布什“维护国家安全的英雄形象”一度深得民心,支持率达到91%,获得了二战以后美国总统罕见的高支持率。袭击后的一段时期,《纽约时报》的报头每天都有一段布什语录,有时当天他没讲话,该报也会把第一夫人劳拉的语录搬上去,民众对他的推崇可见一斑。“9·11”不仅解决了小布什第一任期的合法性问题,也帮他赢得了第二任期。

   但布什第二任期快结束时,其在“9·11”事件中获得的政治好处已转化为负资产。高调反恐的美国似乎面临“越反越恐”的困境。2002年的巴厘岛爆炸案,2004年的马德里爆炸案,2005年的伦敦连环爆炸案等,一桩桩恐怖袭击案件令人触目惊心,而美国发动的两场战争也饱受诟病。战后伊拉克暴力冲突频发,阿富汗局势脆弱而动荡,塔利班势力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进一步发展。针对无辜平民、警察与政府官员的炸弹袭击事件更是层出不穷,这两个地区正成为世界上恐怖主义最猖獗的地区,战后恢复秩序及重建工作举步维艰,美国“骑虎难下”,似乎又一次陷入战争泥潭。特别是当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证明是谎言、后又发生了“虐囚”事件时,美国民意为之一变。在2006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遭遇惨败(12)。其后民意调查显示,小布什的支持率低至20%(通常情况下,共和党坚定的核心支持者就有33%)。今天,相当多的美国人对他的态度不是感激而是怨恨。在小布什任期临近结束时,他一度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之一,所以说小布什是“败也‘9·11’”。

   布什家族是非常幸运的,所谓“时势造英雄”。从小布什祖父开始,这一家族就崛起成为政治豪门。但“时势也毁英雄”,这个家族就有这样一种不幸。老布什总统在第一任期结束时碰上了经济危机,尽管海湾战争打得无可挑剔,但因遇到经济衰退周期,他输掉了连任的机会。小布什做满了8年,实现了父亲未完成的连任梦,但这8年确实充满了争议和事件,包括“9·11”、“卡特里娜”飓风和金融危机。结果他虽然8年中做了很多事情,国内外获得的政治评价却较低。(13)笔者判断,未来小布什获得的政治评价要比现在高。回顾小布什的总统生涯,其明显政治错误是应对飓风灾害不力,但在金融危机之后迅速推出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是应对得当的,这一举措在制止危机蔓延方面发挥了作用。把“9·11”后美国反应不当、金融危机发生的原因归结在小布什身上,这种反思比较肤浅,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本。笔者认为,“9·11”发生的原因不在于小布什政府的政策,而在于此前积累下来的矛盾。

  

   三、以历史视角理解“9·11”

美国作为冷战后唯一超级大国,在当今世界占据突出位置,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树大招风”,它自然成为国际矛盾的焦点,也很容易成为国际恐怖分子的头号攻击对象,这是天然形成的“超级大国困境”。“9·11”之后,美国突然发现,除了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之外,作为霸权国,它还不得不付出第二种成本——国土安全。如果美国能意识到这种后果,它会很怀念过去的“两极时代”。2006年初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一份民意调查显示:过半数的美国人不支持布什政府强硬的外交战略,甚至有42%的民众希望美国回到孤立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金灿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反恐战争   小布什   中美关系   中国崛起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29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