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涛:整体疆域观下中国边疆的意蕴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 次 更新时间:2022-05-21 23:13:21

进入专题: 整体疆域观   中国边疆  

刘清涛  

   摘要:从中国整体疆域来看,中国边疆—内地的分布格局从根本上是自然地理条件差异造成的人口及其经济社会文化活动的不均匀、不对称分布,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因素造成人口及其生产生活实践活动相对减少是边疆的本质属性。由于自然地理环境因素的稳定性,中国整体疆域内边疆—内地分布格局长时期保持相对稳定。今日边疆的景象与历史时期已不可同日而语,体现了自然地理环境限制与科技进步带来的发展之间的辩证关系。

  

   关键词:(历史)整体疆域观;中国边疆;本质属性;自然地理

  

   回顾近年来建构中国边疆学的讨论热潮,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学界对何为边疆或说边疆的本质进行了多学科多角度的深入探讨。一些视角和观点的分歧,使得边疆学建构呈现不同的发展方向,反映了中国学界对边疆问题和边疆学学科建设思考的方兴未艾之势,以及中国边疆研究的不断推进。因此,笔者不揣谫陋,尝试从整体疆域观的视角,对中国边疆的本质问题进行探讨,以期为观察中国边疆增添一个视角,一些看法难免粗疏,望方家批评指正。

  

   一、近年来学界有关边疆本质属性的讨论

  

   近年有关边疆本质、边疆概念及定义的探讨,大致可以归为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边疆“建构论”和“实在论”之争。近年有关边疆本质的探讨中,最为突出的就是边疆“建构论”和“实在论”的论争。建构论者强调政权对边疆的界定,包含了政权对某一边疆地带的认知、统治目的、所能使用的统治手段资源等主观因素。建构论者并非不承认边疆地区的客观条件,而是强调主客观结合。如周平教授认为:“国家是否把边缘性地带分为边疆,如何进行边疆建构,如何治理边疆,主要取决于国家治理的需要”,“边疆不是纯客观的产物,而是主客观的产物和结果。从主观方面来看,是否是边疆取决于统治者对疆域边缘的认知;从客观方面来看,这些边缘区域与核心统治区有着地缘、政治、经济、文化心理的差异,而当统治者把这些区域看作异质性区域时,就形成了国家的边疆”。吴楚克教授认为:“边疆的本质是指人们活动的特定区域,这个区域被组织起来的统一的机构认定为远离中心区域,并行使有效的管理。边疆的根本特征是变动,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边疆始终在变动当中,不变的是边疆始终指边缘区域。”总之,边疆建构论最基本的特征,是强调政权为治理的目的而对“边疆区域”的界定,多属于政治学的视角。如有学者进一步称,“新边疆观认为边疆就是国家治理中国家权力存在管控风险的边缘性区域或领域”。

  

   杨明洪教授针对建构说提出了边疆实在论,认为“在‘王朝国家’的国家形态下,边疆是建构起来的,而在民族国家这样的国家形态下,边疆是无法建构的,至少作为地理边疆是无法建构的”;在现代国家内一个地区为边疆地区乃是其相关属性和功能决定的。边疆建构论和实在论的“对立”引发了很多学者的探讨,一些学者在各方讨论基础上做折中或超越。

  

   二是“一般边疆学”的问题。另一个重要的探讨方向是以孙勇教授为代表提出的“一般边疆学”的问题。“一般边疆学”认为边疆是人类从部落到现代国家,在领地和疆域划分中一直存在的现象。边疆现象根植于人群的生存本能,从远古时期的部落领地划分,到今天的太空、网络空间的竞争,都反映了群体及其构成的国家间势力范围划分中的介入与反介入、认定与反认定、扩张与收缩、整固与分离等活动的“边疆”博弈。由此,探讨“边疆”博弈的具体内容,再应用于维护边疆的利益与加强边疆治理等。可以说,这是一种新的边疆研究思路。

  

   三是基于中国边疆历史和现状的中国边疆学构建的探讨。以中国边疆历史发展为基础,结合今天边疆治理、发展的需求,探讨中国边疆的内涵,强调中国边疆学不脱离中国国家这一特定背景,围绕中国多民族统一国家的边疆这一特定对象构建中国边疆学。这是有着历史学研究背景,同时关注中国边疆历史与现状问题的多数学者对中国边疆学学科建设的一般主张。

  

   四是从民族文化等角度探讨边疆的本质属性。一些学者从民族文化角度观察中国边疆,认为中国边疆本质特点在于民族等因素。这一观点与民国时期一些学人强调文化差异是决定一地构成边疆的重要因素相类似。

  

   上述探讨,也激发笔者尝试对中国边疆本质问题做些思考。而中国学界有关历史上的中国及其疆域范围问题的探讨观点,可为观察中国边疆的构成与分布以及探讨其本质问题带来启发。

  

   二、整体疆域观与整体边疆观

  

   20 世纪 50 年代到 60 年代初,中国史学界展开了一场关于历史上的中国及其疆域范围的大讨论。20世纪 70 年代末到 80 年代,该讨论又继续进行。从 20 世纪 90 年代到进入 21 世纪以后,相关探讨逐渐减少。参与讨论的学者包括白寿彝、范文澜、翦伯赞、刘大年、孙祚民、方国瑜、何兹全、翁独健、谭其骧、杨建新、周伟洲等,讨论的根本问题就是历史上的中国是仅指中原王朝政权及其范围,还是包含了中原王朝和周边各民族政权及其共同范围。由此形成两种确定历史上的中国范围的方式,一种是以今天或某一时期的国土范围为框架,以此上溯去框定整个历史时期中国的疆域范围,另一种则强调中国疆域有一个不断变化的历史发展过程,各历史时期的中国疆域只能以当时的皇朝统治范围来确定。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讨论中,多数学者都赞同历史上的中国不能以各个中原王朝范围来界定。如方国瑜先生指出,“王朝的疆域,并不等于中国的疆域”,如果以历代王朝疆域为国土范围,强调变更伸缩,“将至某些地区的历史,有时在中国历史之内,有时在中国历史之外,岂不把这些地区的历史斩断,如何能作系统的阐述呢”,“总之,中国历史,既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各族人民的历史,就应该包括他们的全体历史,不能‘变更伸缩’”。

  

   谭其骧先生的主张影响较大。他指出:“新中国的学者不能再学杨守敬的样儿,仅仅以中原王朝的版图作为历史上中国的范围。我们伟大的祖国是各族人民包括边区各族所共同缔造的,不能把历史上的中国同中原王朝等同起来”,“我们是拿清朝完成统一后 , 帝国主义侵入中国以前的清朝版图,具体说,就是从 18 世纪 50 年代到 19 世纪 40 年代鸦片战争以前这个时期的中国版图作为我们历史时期的中国的范围。所谓历史时期的中国,就以此为范围。不管是几百年也好,几千年也好,在这个范围之内活动的民族,我们都认为是中国史上的民族;在这个范围之内所建立的政权,我们都认为是中国史上的政权”。谭其骧先生认为,这样一个范围是历史上自然形成的,并能反映近代失去的领土。

  

   这场讨论虽然没有明确的结论,但笔者认为,讨论“声渐消”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今天的学者们,都不会狭隘地以历史上各个中原王朝及其范围为中国,而将某具体王朝范围之外的中国一些边疆地区视为当时的中国之外。方国瑜先生提出了“中国历史发展的整体性”,有学者进一步认为该“整体性”包含了“内地与边疆是一个整体,少数民族与汉族是一个整体,中国古代史与中国近代史是一个整体”。亦有学者指出,“中国的历史是中国境内各民族——无论文化高低,地域远近,是汉族抑或非汉民族——共同缔造的;中国的版图是由中原和边疆共同组成的;现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继承”。

  

   这样整体性看待历史中国疆域的原则,可称之为历史整体疆域观,或简称整体疆域观。这样一个整体疆域包括边疆与内地,这就可以给观察和研究边疆带来不一样的视角——即讨论中国边疆的时候,视野也不能再以具体王朝经略范围为局限,而是从整体疆域内边疆—内地分布格局中关照整体的边疆范围,并由此观察边疆与内地分野的本质问题。

  

   三、整体疆域内边疆—内地分野的形成、分布及其决定因素

  

   有了整体疆域观,就要看整体疆域内边疆—内地格局是如何形成与分布的,以及造成这种分布格局的根本因素。

  

   边疆是与内地同构的词语,边疆一词的使用语境常常是基于一个政治单元,指的是政治单元的边缘地区。先秦文献中就有“边疆”一词见于使用,指的是封国边界地区。秦汉一统后,“边疆”一词不见用,但“边徼”“边境”“边地”等词语见于使用,显然指的是所辖与中原相对的边缘地区。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原内地及其文化认同的形成和巩固,边疆一词溢出了单一政治单元的定义,逐渐指已经形成文化和国度认同的中原内地的周边地区。在分裂割据时期“边疆”一词的使用,有时仍然是基于一个政治单元的政权所辖边缘地区为指向;有时不再以一个政治单元为限,特别是割据性地方政权,因为互不承认正统性,其所谓的边疆不以己方所辖为限,而是指与中原内地相对的边疆区域而言。如《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言:“当此之时,亮之素志,进欲龙骧虎视,苞括四海,退欲跨陵边疆,震荡宇內。又自以为无身之日,则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国者,是以用兵不戢,屡耀其武”。这里“边疆”一词的所指,显然不是以政权辖境为限,而是与中原相对。到唐朝,边疆一词多见使用,所指地方不一,常指王朝需要戍守的边远地方。到宋代,几个王朝的对峙情形又出现,宋人使用“边疆”一词,不可避免地又会出现上述两种情形。从现实政治及行政层面而言,宋朝将控制的疆域边缘地区分为极边、次边;从国度和文化认同的角度而言,宋人并不局限于其统治地区来看边疆,而是基于长期的历史文化积淀,形成以中原内地为核心的宋人的“历史中国”范围,具体说是前朝历代有过经略或设置的地区为限,边疆当然就是这一区域的外缘了。如宋人范仲淹诗中“燕然未勒归无计”等表达的就是这样一个历史中国的边疆情怀。可以说,此时作为整体中国疆域核心的“中国”——中原内地,以及内地—边疆分野已有了稳固的形态和认知,只是边疆地区外围所包含的具体范围还有待于多民族共同参与整合与巩固。元朝由蒙古入主中原,建立起空前大一统的王朝,特别是将西藏地区纳入中央政府直接管辖,最终实现了整体疆域的巩固统一。明朝虽然立足中原,但对包括了东北、北方以及今天新疆、西藏在内的整体边疆都有经略。清朝由满族入主中原,到乾隆中期实现大一统,使得中国整体疆域范围巩固下来。因此,中国整体疆域是多民族共同参与构建的,也是一个历史自然发展演变的过程,并非受制于具体政权的建构。

  

当人们谈论边疆时,常常限制于一个政治单元内加以探讨和定义。如有学者言,“国家的存在是边疆存在的前提,国家的力量与自然的力量结合就形成‘领土’,原先的‘自然空间’就转化为‘政治空间’,有限的国家权力所及最远的空间边界,也就是国家权力的‘强弩之末’就是‘边疆’”;“由此可见,‘边疆’为国家建构的产物”。确实,如在一个政治单元内看边疆,在自然发展状态下,边疆就是该政权统治中心区外围需要控御的空间,此空间并非无限延展,也非围绕中心地区周围均匀分布,其范围受制于自然地理因素限制,同时又受制于政权自身力量投射能力和外来威胁的现实性及程度。然而,回到中国整体疆域的发展演变过程中看,在历史长河中,一个以中原内地为核心的中国国度与文化认同的形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整体疆域观   中国边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地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93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