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范式变更:碳中和的长潮和大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7 次 更新时间:2022-02-06 21:34:02

进入专题: 碳中和  

朱民  

  

   本文为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IMF前副总裁朱民于1月8日清华五道口未来已来系列讲座中的发言。

  

   今天能聊的东西还是挺多的,从我的专业角度来说,全球金融形势一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国内经济的稳增长,数字化的进一步深化都是值得特别关注的问题。但我觉得今年最大的趋势潮流,是碳中和。

   碳中和是天下大势,是一个巨大的潮流,它既深刻深远影响着未来,也剧烈的冲击着当下,而且它是全方面的,从能源到生产、消费各个方面,加上体制价格,这是一个大题目。所以我今天就这个题目以及我的一些观察和大家做一个沟通和交流。

   我今天的题目是《范式变更:中国碳中和的长潮和大浪》。

   碳中和是一个根本的生产消费、社会环境的变化,是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最大的发展方式的变化,所以我们称之为范式变化。这个过程是一个长潮,一定也会有巨大的大浪,技术突破、科技突破和全球竞争,这会是一段极其精彩和壮烈的人类历史发展阶段。

   1、碳中和是当代世界大势

   总书记在2020年9月份在联合国大会上郑重承诺中国2060年实现碳中和,2030年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以上。这既是一个明确的目标,也是一个很有挑战、很重要的目标。

   碳中和确实是全球大势,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么重要的承诺呢?

   左边的图是1840年工业革命以来全球的气侯变化,100年以后,气侯排放是急剧上升,在碳中和上升的时候,全球的气侯变化也在不断的波动中,也在上升,如果按照现在的趋势要走,到2050、2060年,全球温度会上升两度以上,对全球的影响会很大,陆地会被水掩埋,恶劣的气侯会不断的发生,对人类的健康和生存会有明确的影响。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这个事情,碳中和的共识:欧传统工业时代落幕,一个新发展时代的开始。这次在格拉斯哥开会的时候,已经有超过132个国家地区承诺碳中和,这是一个了不得的事情,占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70%,其中占全球碳排放的75%,人口的65%,占全球经济总量的75%,当年我参加比例会议的时候,五年前我们讨论,当时很难想象五年后全球会形成一个如此大的共识和大浪,130多个国家承诺,影响很大,大家的共识越来越明确。

   碳中和是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根本的颠覆,理解这点很重要,不只是一个能源转换,不只是一个生产方式的变化,它是从追求物资形态的生产和消费方式到追求人类福祉,是人和社会和自然的和谐健康发展。

   我们以前把气侯变化问题看成一个生产方式外部成本问题,怎么样把外部成本拿进来,它是一个负效用。从碳中和角度,要把外升的负效应内升化有一个成本,但是它也改变了人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效用偏好发生了变化,人类的价值取向发生变化,在整个的生产方式里面有传统的资本,100多年以后加入了人力资本,现在有社会资本和自然资本,在大的格局变化下一个增长的动力,而不是一个外部的负资本,这是一个经济学原理上特别重要的变化和理解,对整个人类的福祉的定义也发生了变化,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物质想法,理解这个,是一个全面的范式变化,不只是一个生产的问题,不只是一个成本的问题,不只是一个污染的问题,会根本改变社会,改变人和社会自然的关系。

   碳中和已经变成全球竞争新的制高点,为什么?因为它是工业革命以来人类面临最大的一次整个的生产方式和规则的变化,而且它用一种无限的投资机会和技术变化的机会。现在全球竞争碳中和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规则制定的竞争,我们在开启一个未来新的世界的经济生产社会发展的规则和规律。

   工业革命以来,以亚当思密斯起手的古典经济学的一系列规则,在今天已经不适用了。欧洲在这方面走的特别前面,欧洲意识到工业革命1640年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一个周期,工业革命在欧洲发起,欧洲由此在工业革命发生后200年都是走在前面,现在这个时候欧洲也意识到要在碳中和方面退出,所以欧洲很早就推出了绿色新政,从方方面面布局,而且在全球的规则制定方面走在很前面。

   拜登执政以后立即返回《巴黎协议》,把碳中和提升为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要让美国再一次领导世界,他堪称是美国队世界领导力的问题,所以现在全世界很多的国家都看到了碳中和下的能源经济低碳转型将重新塑造世界的竞争格局,碳中和已经变成了大国竞争博弈和合作的重要领域,从我的观察来看,我们国际上的竞争已经是非常激烈。

   全球竞争,欧盟希望主导碳中和的规则制定,因为竞争最高的层次是规则制定,包括能源体系、生产体系、交通体系、建筑体系等等,欧洲现在推行的边界调节税就是用碳排放概念来改变整个市场的竞争格局。

   我刚才提到了美国拜登提出的绿色国家安全战略,特别是提出储能、电动汽车、碳捕捉、下一代核能、可再生能源制氢,投资2万亿美元构筑绿色和零碳的经济。

   中国当然不能置身事外,中国碳排放的总量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一,我们的人均碳排放现在也已经超过了欧盟,当然比美国还是差很多。中国是世界的一个大的碳排放国家,但是从我们自己来看,我们碳排放的整个和GDP相比,我们的单位GDP的碳排放量还是很高的,大家可以看到,单位GDP一个美元中国的排放是0.69公斤的碳,全球的平均水平是0.40公斤,中国大概是全球水平的1.5倍,全球的平均水平GDP是11000美元左右,中国也是11000美元,我们的碳排放相当于效率方面还是很高的,我们是日本的三倍,美国的两倍,我们是有很大的空间在技术上效率上得以提高和改进,这也会推进中国的经济和发展。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是不可能置身于潮流之外,而且中国作为世界碳排放最大的国家,中国不参加的话全球减排也不可能实现,国际上业要求中国在气侯变化过程中起到领导的作用,这也是我们实践总书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非常重要的实践,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对于中国来说碳排放这张图是比较直观看到,我们的碳的排放可以看到,2030年是峰值,峰值以后就开始下降,如果我们现有政策不变的话碳排放下降是非常慢。按照2度的标准是这样,如果到1.5度的话到2050年可以走到10亿吨左右,逐渐到2060年实现零碳。大家可以看到下降的曲线是特别陡,在碳排放的减少,30年的时间这个任务是很艰巨的。

   如果我们放在一个更广阔的图上来看,如果我们来看这个图,我们可以看到更大的挑战是在于,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还要发展,我们预测到2050年左右,中国的经济比今天要增长4倍,按照我们增长的动力来看。但是经济还在增长,而我们的一次能源消耗基本上要持平,与此同时我们的排放要几乎下降到零,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也是我们和发达国家很不一样。比如说欧洲从九十年代就碳峰值,它是一个自然下降的过程,从欧洲来看它的服务业很高,工业比重比较少,能源消耗也比较低,我们的服务业是54%,而且我们还在继续有一个中高速强劲的增长,欧洲的增长都是很低。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制造业、工业为核心的经济体,又要增长,又要减少能源的消耗,又要减少排放净零,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缺口就是科技的力量、金融的力量、制度安排的力量,三个力量逐渐要实现,我们必须要实现的是,既保持增长,同时要保持低碳。

   今天全球的形势下高碳高增长这条路走不通了,按照欧洲的模式低碳、低增长我们也不能走,因为我们GDP只有1万美金,我们还在增长,我们只有第三条道路,低碳和零碳较高的增长,在双重制约下,选择采取低碳和零碳的绿色技术和产业体系,实现减碳和增长双赢,这个是我们现在开始40年长征途的根本目标和挑战。

   挑战中也蕴含着很大的机遇。我们提早转型就有利于降低转型的重置成本,沉没成本。发达国家重置成本很高,比如说中国的汽车保有量人均是173辆,美国已经是845辆,日本是575辆,我们要达到欧洲和日本的水平,1000个人车的保有量得是现在的三倍,这个差距是巨大的,这个空间将来就是绿色汽车,就是新能源汽车,这就是为什么新能源汽车在我们中国的市场如此的火爆,不用走石油汽车、汽油汽车到新能源汽车的转换。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比较高,可以为绿色产品创新推广提供更多的市场需求、市场规模,增长快,走得快有利于创新推广和降低成本。我们在第三次绿色技术和产业已经有一定的积累,有一些地方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光伏电在国际走的还是前列,特别是我们的数字技术是优势,能够助力研究发展,碳中和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数字经济的发展过程,这两者是叠加在一起的。最后是我们有制度和政策优势,生态文明建设和新发展理念结合起来,统一形成好的预期引导形成社会共识的话,我们这样的推动和落实就会或,利用好这些优势就能够提升我国的技术和产业优势,推动技术产业和发展方式的朝着低碳根本的转变。

   站在今天2022年起点上,我们看到我们面临又一个辉煌40年,改革开放40年我们看到了中国的成功,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从来没有这样发生过。1978年我们人民币是3645亿元到2020年100万亿,2060年逐渐到400万亿,前一个40年是传统工业化的模式,我们在追赶,下一个40年我们可以走绿色发展的模式,我们可以引领世界,让全球共享绿色繁荣。在今天时点上看到过去40年令我们极其骄傲的辉煌,我们看到未来,我觉得我们有更辉煌的未来,就是碳中和。我对未来充满期许和希望,也有相信,我想中国经济崛起的速度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这是过去40年,碳中和下中国再40年的奇迹也会超过很多人的预期,变化会非常迅猛,非常深刻,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上不仅是大,而且是强,而且是引领,在技术模式等方面引领世界,让世界共享繁荣的经济体,这是一个了不得的事情。

   这个是我想和大家讨论第一个世界大势,也是中国的发展模式的根本改变,我还听到各种的讨论,对于碳中和的意义,未来能不能实施成本效应都有很多的讨论和顾虑,我就第一阶段把这个问题和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沟通。

   2、碳中和的抓手一:能源革命

   接下来落实第一个就是能源革命,这是最根本的,碳中和的两个抓手,第一是能源革命,第二个是金融先行。

   我们的碳排放占全球的28.9%,其中电力占40%,工业30%,建筑15%,交通15%,能源结构里面化石结构占84%,煤占了57.7%,油占18%,天然气占8.2%,所以我们今天非化石能源占了15.3左右,这个比重要继续扩大,能源的路线图,第一个是两个替代,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两个脱钩,电力和排碳脱钩,经济发展与排碳脱钩,电力可以在2025年达峰,能源在2028年达峰,全社会按照现在走在2028年就可以在排放上达峰,中和我们在2055年到2060年之前,那个时候我们整个碳排放量是14亿吨,碳汇是10亿吨,捕获是4.5亿吨。

   第一个是能源的电气化,一次能源到二次能源,第二个路径是终端的使用全部电气化,不是烧煤,第三个节能提高效率,这个特别重要,这就是科技,第四个是碳汇,增加植被绿化抵消我们的计算,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可以看到这就是我们新能源车,随着碳排放的直接下降,新能源车占比会直接的上升,新能源车的上升的速度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

有了这个路径以后,减煤去煤,去年的煤波动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关注,中国煤的资源、产能都是有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碳中和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37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