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科技驱动经济发展的时代全面到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55 次 更新时间:2022-02-05 23:02:26

进入专题: 科技驱动  

朱嘉明 (进入专栏)  

  

   2021年12月31日,由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主办的“2021年第一届横琴数字经济论坛”成功举办。本次论坛主题为“未来决定现在:数字经济、科技革命和全球化的新起点”。会上,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进行了题为“科技驱动经济发展的时代全面到来”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朱嘉明。作为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负责人,我热烈欢迎各位参加和出席今天由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举办的“2021年横琴数字经济论坛”。

   我也想在这样的场合下就数字经济的现状和前途做一个主题发言与大家分享。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科技驱动经济发展的时代全面到来”,一共想讲六个问题:、

   一、传统经济和数字经济的强烈反差;

   二、数字经济的基础技术体系臻于完备;

   三、数字经济导致经济资源的大分化、大改组、大融合;

   四、元宇宙数字经济的新载体;

   五、数字经济正在解构和建构传统的全球化;

   六、结论。

   仅仅在一百年前,中国还处于北洋政府的统治之下,文化、经济、科技极端落后。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现代科技的光芒依然射入了中国。在1921年,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的基本原理系统被介绍到中国知识界,介绍给当时处于极端早期发展阶段的中国科学家。一本题为《狭义与广义相对论浅说》,后来确定的书名为《相对论浅议》出版。这是中国与现代物理学全面结合的历史起点。第二年的11月和12月,爱因斯坦两次短期造访中国。

   我们今天,站在一百年之后,在中国,在世界,我们同样感受到一场科技革命的叠加发展不仅影响了世界、影响了中国,而且我们还看到此时此刻这种影响正在全面地改变全世界的经济、政治、社会、生态。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转型不是一般意义的转型,是一个大转型,是一个Great Transformation。

   我现在讲第一个问题,传统经济和数字经济的强烈反差。

   在过去的一些年中,特别是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我们看到的是不论传统实体经济,还是传统金融经济,都面临着每况愈下的一种趋势。首先是经济增长处于严重的低水平波动状态。我们也看到传统的原材料、传统的能源价格处于非常不确定的状态。传统的国际贸易已经难以为继,通货膨胀成为长期不能够解决的一个现实威胁,利率在世界范围内也处于一种没有办法在一个基准水平下维持的状况。

   在此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是三个不均衡:一个是宏观经济与微观经济的严重的不均衡;第二是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之间的严重的不均衡;第三是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之间的严重的不平衡。三个不均衡最集中的表现是世界性的产能过剩和世界性的消费不足之间的日益严重的矛盾。这是反差的一个方面,也就是我所说的传统经济形态。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却看到数字经济在全方位地崛起。一方面是数字经济正在改造着传统的产业结构,产生着新的经济部门。同时我们也看到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大,数字经济占世界主要国家,甚至全球GDP的比重也在迅速和稳定地上升。这样的反差在进入21世纪以来变得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

   当然,你的立场、你观察的视角不同,你会对现在现实经济有不同看法。如果你站在传统经济的框架下,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传统经济领域,你对今天的经济会产生相当悲观的看法。反之,你如果站在数字经济的立场看到数字技术的发展,看到数字经济正在展现的潜力,你会持相当乐观的立场。另外,我们也同时看到,因为数字经济的发展,导致了全球范围内的数字不平等、数字鸿沟问题,导致了因为学习能力的差距所形成的学习贫困。这样的反差如前面所说不是面临着削弱,而是面临着强烈的增强,我们在2021年正在处于这样反差的强烈时刻。

   第二个问题,数字经济的基础技术体系臻于完备。

   数字经济天生的就是以技术为基因、为驱动力、为基础设施的经济。在过去的20余年间,甚至追溯到过去50多年间,半个世纪左右的时间,我们看到数字经济的技术体系一步一步,非常有节奏地形成了一个完备的体系,而现在对这个完备体系能够做全面概括,这是过去做不到的。

   以2021年的视角我们会看到,至少在过去的10余年间,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作为一个分水岭的话,我们看到以下的技术,按照几年的节奏逐渐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并且开始全面地应用。比如说区块链,区块链现在大概有13年左右的历史,今天没有人可以否认区块链技术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的基础。比如说云计算、大数据,比如说现在被大家逐渐认知的5G和正在开发或者迅速开发过程中的6G,比如说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混合现实(MR)和扩展现实(XR),比如说数字孪生,比如说AI,比如说量子技术。我们会清楚地看到,这些技术有的早已有之,有的是在过去10年中产生发展。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到现在为止所有这些技术完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完美的融合,支撑了今天数字经济的发展。

   我这里讲三个技术是尤其重要的。比如说我们讲数字孪生,数字孪生一共才有不足10年或者10年左右的历史,但是数字孪生包含着一个新的技术观念和强大的技术支持。我们知道今天的数字孪生不仅要解决虚拟映射,还要解决实时同步、共生演进,这些都是这些年发展出来的技术。没有数字孪生,我后面所说的元宇宙就成为不可能。

   比如说我们讲AI,AI的进展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内是前所未有的。今天我的一个同事提供了一个资料,以美国为例,在过去几年间,65%学习人工智能的博士都进入了产业界,它证明了人工智能正在进入全面应用的时代。

   特别要强调的是量子技术,量子网络、量子通讯。在今年11月16日,IBM宣布他们研发成功高达127个比特的量子计算机,他们认为在2023年可以实现1121 量子位处理器。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人类很快进入到经典计算机和量子计算机混合应用平台的时代。

   所有这些都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问题,数字经济的科学体系终于在2021年前后,在21世纪20年代开始完成了合拢、交叉、融合和互动。大家可以认为这是偶然的,也可以认为是必然的。但是我只是想强调,这一切是有节奏的、有秩序的实现和完成的。我们从来没有,或者说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清楚地看到数字经济背后的技术体系。或者说我们今天看到了由这些技术构成了数字经济的脚手架,如今当我们把这些脚手架拆掉之后,数字经济已经屹立在人类经济史上了。

   第三个问题,我想谈的是数字经济导致经济资源的大分化、大改组和大融合。

   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数字经济形成了两个脉络:一个脉络是数字技术对传统经济实行全面的改造;另一个方面是基于数字经济产生崭新的数字经济部门。我们看到后者具有非常大的潜力,例如我们看到所有的数字金融势不可挡地发展,智能合约对经济的支撑。我们看到NFT代表的数字ID,DeFi所支撑的数字金融服务,我们看到的DAO对数字经济组织方式和模式的改变。所有这一切都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动力,推动传统资本,包括对冲基金、养老基金和传统大型金融机构全面涌入到数字经济领域。

   我们可以非常客观地预测,数字经济将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爆发,会产生我们现在不能够精确估计的一个新的数量级。它是一个吸纳人才、吸纳资本、吸纳一切经济要素和经济资源的经济形态。在这个过程中,它势必产生我们今天也没有办法预期的溢出效应,包括对经济增长的溢出效应、对金融体系改造的溢出效应、对就业所产生的溢出效应等。今天已经到了我们要准备和适应经济时代到来的时刻。

   第四个问题,元宇宙:数字经济的载体。

   现在或者说自进入2021年下半年以来,特别是第四季度,元宇宙成为了最火爆的一个新的概念。在这个过程中,元宇宙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力,使无数人或者越来越多的人提出和思考什么是元宇宙。

   总的来讲,元宇宙现在还处于宣传和舆论阶段,在元宇宙的落地方面还有技术性、法律性和监管方面的一些限制。但是我们已经可以预见到,元宇宙未来发展的几个主要方向。一个方向是元宇宙继续向虚拟和观念领域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元宇宙会进一步地改造和创造艺术、文化和关键产品,元宇宙会使现在的游戏达到更加完美的阶段。另外一个方向是元宇宙的产业方向。我们看到元宇宙可以和工业,特别是加工工业的结合,元宇宙和教育事业的结合,元宇宙和零售经济的结合等,这些都在全面地显现出来。我本人正在花很大的精力组织尽可能大的资源来参与工业元宇宙的理论框架、技术体系和落地实践。第三个方面就是元宇宙和区域发展的结合。我们看到韩国的首尔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区域试验,在2022年—2026年,5年时间内,将创造出元宇宙的首尔。也就是说在2026年之后将有两个首尔:一个是物理和物理状态的首尔,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首尔,支撑着上千万人口的首尔;另外还有一个是元宇宙的首尔。

   为什么说元宇宙有这样大的冲击力?除了我们刚才所说的这些方向及推动力之外,我们还看到元宇宙正在和年轻一代紧密结合。我们看到年轻人会更加愿意参与对旧时代,对传统经济或者构造具有破坏性的创新的技术。他们正在把破坏性创新(熊彼特理论)的热情移向元宇宙。他们完成了第一代元宇宙移民。这样的情况在历史上没有发生过,这是第一次实现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互动的历史时刻。

   总的来讲,通过元宇宙,数字技术与数字经济在深度、广度和速度三个度方面能够达到互动和影响。

   第五个问题,数字经济正在加速解构和建构传统的全球化。

   以前的全球化是WTO创建之后的全球化,基本上是基于物质产品贸易的全球化,包括占比较小部分的服务贸易,也包括比较小部分的技术转让。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一方面传统形态的贸易在衰弱,传统贸易之间、传统贸易制造国之间有冲突,包括各种各样的贸易战。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数字经济贸易其实已经悄然开始,包括数字经济技术的国际贸易、数字经济产品的国际贸易。我们现在看到数字跨境贸易已经成了气候,只是说如何监管和规范这样的数字跨境贸易,全球仍在探索之中。

   未来的国际竞争将集中在数据技术、算力技术、算法技术。未来的国际贸易的组织形态很可能是DAO的形态。或者是说会有很多的DAC,即非中心化的大公司所构成的DAO的形式,来支撑数字经济时代以数字技术和数字产品为主要内容的未来国际化和未来的全球化。

   第六点,结论。

   1944年,匈牙利经济学家波兰尼写了一本著作,中文翻译成《大转型》,英文就是我在今天做主题发言开始所说的一个词,叫“Great Transformation”。波兰尼的观点和哈耶克是不同的,波兰尼反对经济是由自发市场所控制和左右的。他认为经济是镶嵌于社会和政治体系之中的。因此他主张所有社会的转型都是经济与社会和政治的互动所决定的,他把这个叫做“双向运动”(Double movement)。

   我今天想对波兰尼的观点有所延伸,今天这个世界,是由三部分所影响和组成的:一部分是经济;一部分是社会与政治;还有一部分是科技。以前我们可以认为经济主导科技,科技隶属经济,但在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科技正在成为越来越独立的,越来越具有生命力的一种社会变量。我们可以看到,经济、社会和政治、科技成为影响今天,也就是21世纪20年代转型的三个基本要素。它们形成了一个新的互动关系,我把它叫做“Triple movement”。

   今天我们展望20世纪20年代,我们会清楚地看到,科技将怎样影响经济、政治和社会。没有科技,我们已经没有能力解释和理解正在发生的和继续发生的大转型。

   谢谢大家!

   朱嘉明

   2021年12月31日

  

进入 朱嘉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技驱动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36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