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何以成为哈佛大学唯一一门必修课程

——南希·萨默斯与赫明珠、于海琴的对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73 次 更新时间:2022-01-26 16:02:10

进入专题: 写作方法  

南希·萨默斯   赫明珠   于海琴  

  

   摘要:写作是一种用文字和隐喻标记世界的方式,是一个引领学生批判地、深度地阅读和有效地、清晰地书写的过程,是一个让学生发现自己真正关心所在和写出自己所思所想的路径。写作课在美国高校通常是必修课,旨在培养学生的书面沟通能力和批判性思维。哈佛大学说理文写作课程创建于1872年,如今是本科生的唯一一门必修课。对话从南希·萨默斯完成的著作以及她对中国的关注开始,依次展开缘何倾情于写作教育、为何关注修订和反馈研究领域、如何创立哈佛本科生写作工程、因何设立研究生写作工作坊等话题。在对话过程中,萨默斯将所获成功归结为喜爱阅读、喜欢写作,指出学习写作是本科生学习科目的一种方式,认为写作是帮助学生确定人生方向的力量,强调写作是本科教育的核心、修订是写作的核心。另外,萨默斯还对学生写作者的修订策略、对学生写作者的反馈、工作坊中的写作伙伴、一万个小时定律、说与写的关系、写作时内心的恐惧、避免抄袭或剽窃等话题进行了阐述。

   关键词:写作教育 ; 修订 ; 反馈 ; 哈佛学院说理文写作项目 ; 哈佛本科生写作研究 ; 哈佛写作工程 ; 写作工作坊

  

   南希·萨默斯(Nancy Sommers),教育学博士,国际公认的写作研究领域领导者和获奖作家,现任哈佛教育研究生院教育学教师,研究方向为大学生写作发展。曾任“哈佛大学本科生写作研究”项目首席研究员,哈佛大学“说理文写作项目”主任(1987—2008),索斯兰德说理文写作主席、教授;建立并指导“哈佛写作工程”。

   于海琴,通信作者,理学博士,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访问学者,《济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编审。

  

   编者按:南希·萨默斯(Nancy Sommers),波士顿大学教育学博士(1978),国际公认的写作研究领域领导者和获奖作家,现任哈佛教育研究生院(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HGSE)教育学教师,研究方向为大学生写作发展。曾任“哈佛大学本科生写作研究”项目首席研究员,哈佛大学“说理文写作项目”主任(1987—2008),索斯兰德说理文写作主席、教授;建立并指导“哈佛写作工程”;在两位哈佛校长的支持下,开展系列研究来探讨哈佛本科生的写作文化。萨默斯所撰论文,被广为阅读和收录;所制影片,因对学生写作者的颂扬而获得国际认可;所著大学生写作手册,深受美国学生欢迎。近年来,萨默斯在哈佛教育研究生院开设写作工作坊,作为哈佛大学唯一一门为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开设的写作课,旨在为研究生提供机会来钻研各自写作的艺术和技巧,从而帮助研究生写出更强有力的、更引人注目的、更有思想的文章。于海琴编审在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访学期间,旁听了萨默斯的“写作工作坊”课程,并在她的导师海伦·海斯特(Helen Haste)教授的指导下,与在赫明珠一起进行了访谈。相信萨默斯对本科生写作教育的深刻理解与精髓思想,能为我国大学生写作和沟通能力的提升,逻辑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培养,“写作与沟通”类课程的建设,开阔视野,拓展思路,助力我国一流本科教育和新文科建设。

  

   一、乐做写作桥梁:希望对中国学生有帮助,期待与中国同行沟通合作

   赫明珠,于海琴(以下简称“赫&于”):非常感谢,您能给予我们这个宝贵的访谈机会。

   南希?萨默斯(以下简称“萨默斯”):我很抱歉,没有带书和DVD来。我编写了很多教科书,如《写作参考》(A Writer’s Reference)、《写作规则》(Rules for Writers)、《写作指导手册》(A Pocket Style Manual)、《贝德福德手册》(The Bedford Handbook),这儿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在使用。这些书对中国学生也会非常有用。在我看来,如果学生想学习写作,最重要的不是他们想写作的这种想法,而是要学会选择一本正确的写作手册来帮助自己。这些教科书有两位作者,第一作者是戴安娜?海科(Diana Hacker),第二作者是我。今年许多美国学生都在使用一本叫《写作参考》的书,我想你们肯定也看见过。

   赫&于:是不是一本银色封皮的薄书?

   萨默斯:对,曾经是银色的,最新版已经是第八版了,在亚马逊就能买到。还有一本叫《写作指导手册》,已经是第七版了。这些书都属于同一类书,今天我可能只谈谈这两本。这就是我这些天在做的主要事情。也许我现在可以开始讲话了,你们有疑问的时候尽管打断我,让我解释清楚即可。你们在编辑这篇访谈时,可以把我最后面说的话放在开头。

   另外,我很想知道中国大学生的写作教育情况。八年前还是五年前,北京的一所中学联系过我们,希望能让一些老师在暑期的时候,来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学习,可是最后因为某些原因就作罢了,但是当时我由衷地期待他们的到来。你们知道,真正有趣的事情就是开设一门课程,就像你们这学期参加的、我开的这门课程一样,专门针对老师开设两三天;去给他们建立一个写作工作坊,在这儿要求他们必须写作。因为在美国,人们思考写作的一种方式是,通过写作来学习教授写作(learn to teach writing through writing)。如果你想要学习如何来教授写作,那么你自己首先就得学会认识到“写作意味着什么”,然后你才可以实际地去教别人如何去写。如果你从来没有真正地写过某种类型的文章,但你却让你的学生去写,那么你就很难教好这样的写作。

   二、自小热爱写作:写作是标记世界的方式,写作关乎人生方向确定

   赫&于:您是国际公认的写作研究领域的领导者和获奖作家(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2021)。您能跟我们谈谈,是什么驱使您潜心于教写作吗?

   萨默斯:我从小就一直热爱阅读,也热爱写作。在我还是个孩子、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我就非常清楚地意识到:写作是一种用文字字面和隐喻(both literally and metaphorically)标记世界的方式——一种让人们知道你所思考、你所相信的一种方式。写作并不只是寻求读者——那些可能因我所说而被说服的人,进而影响他们——对我而言,写作也是学习我所思考的方式。我一直尽力教给学生我早就明白的一件事情是:你不会真正知道你在想什么,直到你努力把它写出来。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对自己说,“这就是我的所思所想”,然后你把它写在纸上,但是你看了又会觉得它看起来很肤浅(very superficial)。所以说,写作是一个真正推动你自己的思考,并发现你所思所想的过程。

   我的第一次教学经历是在我作为一名研究生的时候。这在美国是很寻常的事——作为一名研究生,开始去传授写作以及学习如何授课。但对我们研究生来说,给本科生上课并不总是那么美妙,因为我们尚处于尝试和学习中。但我马上就清晰地看到,我热爱这份工作。我喜欢在教室里,我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我喜欢帮助学生们用写作来表达自己的整个过程。在那时,我觉得我有了乐观和年轻一点的感觉,就是我可以改变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你意识到也许你不会改变世界,但你可以教一个学生如何写出一个清晰的句子,而且能够写出清晰的句子,这的确会改变世界。我一直不想用“使命”(mission)这个词,也不想让它听起来像宗教,然而,“一种真正的激情”(a real passion)是一个用来表达的更好的词。我对写作教学的这种激情,是因为我认识到,在很多很多层面上,学习写作都是如此重要。

   赫&于:您专注本科生写作教育20多年(Pelsue,2013),是《赫芬顿邮报》的博客作者,更是4本大学生写作手册的作者。您为什么情有独钟大学生写作教育?

   萨默斯:在大学学习写作是重要的,因为学习写作是你学习科目的方式。所以,在我的研究中,也就是后面要谈的纵向研究(longitudinal study)中,有一位学生曾对我说,当她在课堂上不写作的时候,就像一名游客一样,仿佛只是从一辆旅游大巴上观察材料(just viewing the material from a tourist bus)。但是当你实际上在写一个主题时,你不仅会发现你关心的这个主题对你来说为什么是重要的,而且你也会明白你有什么要说的,你能对这个主题作出什么贡献。所以我认为,如果当学生们进入大学后,在课堂上从来都没有机会去写作,那么他们就要被动得多。他们只是参加考试,然后只是通过考试。然而,我在对哈佛本科生的写作状况研究中得知,只有当你就某些主题写作时,你才能开始感觉这些主题与你密切相关。我感觉,当学生运用“自己的”(own)这样的词时,就表明他们开始感觉到所学到的内容在某种意义上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他们整个的教育过程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他们也发现了自己为什么会关心这些内容/知识。我想至少在我们研究中的这些学生,让我确实感受到,写作是他们大学教育的中心。所以,我认为写作是重要的。

   另外,如果你和美国政府公务人员交谈时,他们会说,自己之所以能担当这样的职位,正是因为他们是一个清晰的写作者和清晰的思考者。如果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写作者,你也许不能在政府谋到职位,因为这就是如何用你的想法与人交流、如何影响人们的能力。所以我觉得,当你教这样一门在世界范围有这么大影响力的科目时,是令人兴奋的。我的意思是,所有的科目都对世界有影响力,但是写作有能量去实际地帮助学生领会到,对他们来说“什么要紧”“为什么要紧”,而且写作通常帮助他们确定人生方向(set a course)。

   三、研究两个领域:修订是写作的核心,反馈是写作的过程

   赫&于:您的一篇代表性文章《学生写作者和有经验的成人写作者的修订策略》(Sommers,2003),强调了修订(revision)的重要性。关于“什么是写作上的修订”,您提供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观点,您对“修订”的定义也让人印象深刻。特别是,您提到学生更倾向于词汇重复而不是概念重复(lexical repetition rather than conceptual repetition)。您如何在课堂上指导学生实施修订策略?

   萨默斯:作为一名教师,我很早就开始关注学生写作的问题。我最早提出的问题之一是关于“学生们如何修订(revise)”的问题。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因为我们知道,更有经验的写作者会把写作的核心放在实实在在的修订上——在开始之前,你并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这是好事。这的确是件好事,因为如果在你写之前就知道想写什么,那也就没有写作的缘由了。所以,你会在逐字逐句(word on word and word after word) 写的过程中发现,什么正是你想说的。我们从对有经验的写作者或职业写作者的研究中得知,他们会说类似这样的事情:“嗯,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写作者,但我是一个很棒的修订者” ,或者说,“写作的核心是真正的修订”。我所注意到的是,我的学生不去修订,或者当我把草稿和评论一起返给他们时,他们交回的论文要么和初稿一样,要么有时甚至更糟,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所以,我开展的第一个研究就是“学生写作者和有经验的成人写作者的修订策略”。我之所以做这一研究,是想弄明白学生怎样修订文章。我做过的很多研究工作,都是试图从学生的视角来看写作(Sommers, 1992)。我对关于学生写作研究的评述进行了一些分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写作方法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202.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