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利杰 行龙:解放太原战役期间中国共产党与阎锡山集团民众动员之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2 次 更新时间:2021-05-06 08:06:37

进入专题: 解放战争   政治动员   阎锡山   太原战役  

张利杰   行龙  

   摘?要:

   解放太原战役期间战争双方均需在当地动用大量民力、物资,民众动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共产党与阎锡山集团往复争斗近十五年,彼此已相当熟悉,二者的动员模式、技术极其相似,但实践效果却判若两途。通过比较双方在政治宣传、民众保障、组织发动、思想教育等方面的动员活动,可见中国共产党的民众动员更贴合人们的需求,能够获得民众的自觉支持;反观阎锡山方面却是官民区隔、上下离心,浩大的动员声势常流于表面。二者迥异的组织能力和政党文化影响了实际动员效果。太原战役期间双方在动员中呈现的差异不啻是当时国共之别的重要缩影,也折射出左右两党最终胜败的内在原因。

   关键词:解放战争;政治动员;阎锡山;太原战役;

  

   太原战役在解放战争史上有着独特的地位,这场战役持续6个多月之久,双方总投入兵力达45万余人,是解放战争中历时最长、战斗最激烈的城市攻坚战。1要在长时间、高消耗的战役中获胜,民力、物力的供应至关重要。问题是,盘踞山西38年之久、守山河要塞之险的阎锡山集团,为何在占尽天时地利的情况下失去人心?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在陷入胶着的战役期间获得了当地民众的信任和支持?我们有必要对双方的民众动员进行更为深入细致的讨论。笔者发现,目前有关解放战争时期动员的研究多限于对单一政治力量的讨论,缺少比较的视野,掩盖了多种势力争夺民众的复杂场景。2具体到解放战争时期,研究者们过于重视“土改—参军”关系问题的探讨,3相对忽视了实际动员活动中的其他面向。部分研究过于强调动员技巧和模式的作用,反而对动员主体的差异性以及被动员者的个体感受等方面关照不足。动员研究亟须进一步拓宽视野。基于以上反思,笔者以解放太原战役为例,利用国民党和共产党双方的史料,综合比较战争双方在政治宣传、民众保障、组织发动、思想教育等多方面的动员活动,剖析影响动员有效性的多重因素,进而揭示国共两党各自走向成败的深层原因,彰显中国共产党的民心所向。

   一、战时动员与民众百态

   1948年秋,解放战争进入第三个年头,国共双方实力对比发生变化。西北、华北、东北各解放区连成一片,解放军主力挥师南进,国民党部队则被钳制在战略要点城市和交通线附近,形势颇为被动。在山西,徐向前受中央委托指挥作战,沿汾河自南向北先后打赢运城、临汾攻坚战和晋中战役,阎锡山部望风披靡,最终只能蜷缩在太原城周一带。4

   人民解放军赶走了阎锡山部队,面对这群佩戴红袖标的陌生来客,晋中民众的态度千差万别。商人们信息最为灵通,他们早听说共产党在临汾、曲沃等地有保护和发展工商业的政策,大多欢迎解放军进城。5一般百姓普遍持观望态度,有人看到县城解放后城门大开,就认为共产党“看着就不像占的样子”,“不一定哪一会儿就走了”;有人见部队频繁调动,便猜测“临汾运城有战事吧,八路军撤后了”。6政权交替,流言四起,人们心中疑虑难消。随着战争形势急速推进,嘈嘈切切的议论喧哗都骤然淹没在革命浪潮的波涛声中。

   1948年10月初,徐向前抓住阎锡山部队脱离防御工事抢收秋粮的机会,决定在己方亦未充分准备的情况下立即应战。7中旬,太原东山要塞争夺战打响,双方几乎投入了全部兵力,战场上“焦土三尺,土不能垒,弹痕累累,草木成灰”,可见战况之惨烈。此役阎锡山部损失一万余人,共产党方面伤亡达八千五百人,双方均无力展开下一步行动。徐向前决定休整部队补充兵员,8阎锡山也借此机会加紧发动军民增筑机场以获取外援。9

   仓促发动的战役使得太原城内民不安枕。随着军事上的节节败退,大批流亡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及家属涌进省城,一时间城内乱象丛生。商人囤积居奇买空卖空,物价居高不下,房屋不敷为用,不少居民被迫举家搬迁。10“太原生意十有八九停止营业,溃退的散兵到处都是,混乱不堪,医院的病号赶出院外没有人管”。11解放区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由于事出突然,外地的民工民兵不能及时赶来,晋中地区负担了太原前线作战的大部分支前任务,有些地方甚至是“接到电话,连夜出发”。据统计这一阶段中国共产党动用民力177872人,其中就有163523人来自晋中,畜力则全部是在该地抽调。12繁重紧急的军勤任务在民众当中引发了慌乱。榆次城关许多商店大门紧闭,门上贴起“全体支差,暂停营业”的字条。13有些群众“把碗筷盆等藏起,怕当向导……逃往山上或藏在窖下”。14倏然被卷入战争旋涡的人们本能地逃避、自保。但不久战事稍歇,战场环境悄然发生了改变,民心所向初现端倪。

   1948年11月至次年4月,太原战役转入军事对峙阶段,太原城内城外暗流涌动,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幅景象。阎锡山方面哀鸿遍野,人心动摇。缺粮是最严峻的问题,有情报称太原城内军民有50余万之多,存粮仅有数千担,即便全数纳入军粮也不敷三月之用。15由于城郊田地丢失殆尽,粮食只能靠空运接济。16可是各处机场均在解放军的火力监视当中,空运补给成功率并不高。17银元市价攀升,物价居高不下,“菜蔬等副食较京沪高数十倍”。18经济恐慌搅乱社会秩序,城内“抢劫案很多,一日竟有九起”。19太原城中“日有饿毙,群情愤慨”,20即便远在南京的徐永昌也耳闻“太原生活困顿到极点,有因饿而自杀者”。21逃亡情绪在工人、商人以至于前线部队中蔓延开来。据解放军俘获的阎军士兵讲,其所在部队12月时“每连足120人”,到1月时“普遍减在100人以下”。22自战事停止以来,阎军整排整连的投诚不在少数。据统计,仅1949年1月间就有3899人投诚,战役结束后经解放军收容登记的投诚人员达7625人。23

   中国共产党的后方建设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景象。晋中解放区各地党委抓住战事间歇稳步进行政权建设和土地改革。这期间政治动员的马达轰轰作响,教育群众、发展党员、培养干部等活动渐次展开。随着军勤组织的完善和后方源源不断的支援,民兵民工在物资方面陆续得到保障,甚至得以轮换回家休息。在此后的支前任务中“民工情绪始终高涨,不顾疲劳紧跟着部队前进……普遍地取得了部队的称赞”。事实证明,经过休整期的系统发动,民兵逃亡大大减少。据统计,晋中区在太原战役最初阶段作战时动用民工137684人,逃亡22588人,逃亡比达16.4%;到了相持阶段,动员民工52357人,逃亡1517人,逃亡比仅为2.89%。24两相对比,民心向背愈发清晰:中国共产党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而困守孤城的阎锡山已是日暮途穷。在历史长河中难以留下只言片语的普通民众默默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太原已是国民党在华北地区仅存的城市之一。4月初,解放军华北第十九、第二十集团军抵达太原与前线部队会合,兵力顿时超过敌人三倍有余。2520日,解放军向太原发起总攻,不出三日即破城。可见,悬殊的军事力量对比在最后阶段起着决定性作用,但若没有稳固的民力物力的保障是绝不能如此轻易毕其功于一役的。实际上,整个战役期间共产党和阎锡山集团都想方设法动员民众,民众也是在被动员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到双方的执政方式和能力。政治动员从混乱到有序,民众选择从杂乱到趋同,最终是中国共产党赢得了这场民心争夺战的胜利。究竟是什么因素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样的问题需要我们回到历史深处做更为细致的考察。

   二、政治宣传与民众认可

   政治宣传是动员活动的第一步,也是民众认识政党和政权的基础。如今,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政治宣传的形式、内容、方法等已熟为人知,但其他政治力量的类似活动却被有意无意地忽略。解放太原战役期间,共产党和阎锡山集团在宣传方面均不遗余力,二者既颉颃相抗又相连相通,如果不把双方的活动放在同一个历史场景中来整体把握,恐怕难以全面地了解这段历史。

   太原战役中,共产党和阎锡山的宣传有诸多相似之处。从宣传方式来看,阎锡山制定了文化战线上的“新闻战斗目标”,宣传“整体作战”思想。在报刊界,选派记者组成“文化战斗队”,报道战场内外新闻。在文艺界,鼓励话剧、戏曲、歌曲改编创作,派遣剧团战地巡回演出。太原大街小巷增设黑板报、壁报栏涂写宣传标语。26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在紧张的战时氛围中成为常态。而共产党的宣传方式也大同小异,印发小报、书册;改编革命歌曲;派遣文工团前线会演;张贴宣传画和标语等等,诸多宣传方式别无二致。27从宣传内容来看,新华社在给中国共产党晋中区负责人的信件中明确提出,有关太原战役的新闻报道应着重宣传支援前线的巨大成绩和群众踊跃支持的热情,摘选敌方“人民生活之惨状,各阶级的痛苦呼声”,民众自发的反抗斗争以及军队中“士兵生活痛苦、兵源枯竭、厌战反战与逃亡起义”的内容。28阎锡山方面在宣传内容上同样有所限定,设新闻处专门负责审查编发新闻,使新闻“能与戡乱决策紧密配合”。29既要凸显“太原的重要与国家的重视、全国及本省战事上的胜利消息等释放积极信号之信息”,也要揭露所谓“共占区的怀柔与残暴”等故意抹黑共产党的内容。30可见,双方均意在营造敌我形象的鲜明对比,宣传策略异曲同工。

   双方宣传技术并无显著差异,实际效果却是云泥之别,民众的迥异感受或许能解释这看似悖反的现象。中国共产党方面,官兵和干部亲民爱民的作风给人们留下了极佳印象,民众普遍反映部队纪律极好。百闻不如一见,此前阎锡山方面丑化宣传的共产党残酷形象不攻自破。有群众说:“想不到共产党是这个样子。”31甚至阎锡山的情报中也有关于共产党优良作风的记载:官兵在百姓家中是“地不打扫干净不走,水缸不担满水不走,门板不上好不走”。32与之相反,抗战结束后,阎锡山延续了之前的战时政策,让期待和平稳定的民众大失所望。民众普遍反映阎锡山的政策“搞得是一塌糊涂”。33太原被围城之后经济管制进一步收紧,民众大为不满。有人说:“他的政治搞得一般人不能活,不是兵农合一就是平民经济,越搞越坏。”34

   民众的好恶感受与政治信任紧密相关。潜伏在太原城内的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关正毅报告:“在过往的经验,凡从解放区受优待回去的干部,有形无形,到处宣传解放区及政府的好处,官兵的心理很快可以争取过来,最近太原东山阎锡山的军队有几个团自动起义,原因都是素为宣传的感动,自感收效很大。”35民众迁移往来的过程中,有关中国共产党宽厚待民的消息不胫而走。据中国共产党情报消息称:“整体来说各工厂工人多数还是倾向我们,因为大部分工人的家是在我们解放区内,一般工人最少也得回一次家,他们对我们的各种政策什么也知道,我常问回家的工人你们回去不怕八路军,他们说你不能听二战区的干部讲,实际上他们说的八路军对老百姓更好,不欺负老百姓。”36政治宣传与耳闻目见相去甚远,宣传效力被消解于无形。

   尽管战场形势犬牙交错,敌我双方泾渭分明,但以人为载体,以人情为纽带,政治宣传仍能穿越边界影响到另一侧。中国共产党没有忽视这样的利好因素,始终重视“政治攻势”,“使阎内部内讧再相机攻取太原”。37随军记者张鉴回忆起这样一件事情:“阎军九总队一团三营机炮连二排,大都是榆次鸣谦一带的人。大家一来是乡亲,他们天天听见我军喊话,同时看到不少人都跑到这边了,所以也都想跑过来……有一次,晋中解放战士施瑞在前沿上等机会喊话,他发现对方一个人口音非常熟悉,站起身来一问,原来那人是他妹夫,施瑞在这边说了他被解放后说不尽的好处;他妹夫在那边却诉不完阎军里所受的苦楚。他妹夫马上就跳过来了。施瑞接着就动员他妹夫回头继续喊话,没多大功夫,又有六七个士兵跑了过来。”38这样的叙述虽不免主观修饰的痕迹,但当时中国共产党能够利用士兵间的地缘、亲缘关系成功瓦解敌人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其实,阎锡山方面也有意在解放区开展类似的活动,但绝大多数百姓并不愿再回到之前的状态。追随阎锡山者仅剩少数胥吏和地主,这些人受阎氏恩惠最多,对共产党的到来最为不满。在阎方特务的纠集下组成还乡团在解放区进行破坏活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解放战争   政治动员   阎锡山   太原战役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346.html
文章来源:史学集刊. 2021,(02)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