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亚敏:高科技与文学创作的新变——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视域下的文学与科技关系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 次 更新时间:2021-04-17 23:33:09

进入专题: 文学与科技关系   文学批评  

胡亚敏  

   内容提要:关于文学与科技的关系,人们多看到高科技对文学的冲击和造成的威胁,关于高科技对文学创作的革命性影响涉及较少。从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这一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看,文学与科技的关系是一个“破坏和补偿”同时进行的过程,一方面高科技使传统文学的内容、结构和表达方式遭到瓦解,另一方面又为文学打开了新的窗口。高科技不仅刷新了人类对世界的认识,而且为文学创作带来了新的审美体验和想象,催生了新的文学样式和结构方式,并由此构成对文学观念的重构。同时,当代文学创作又需要保持对科技的反思与超越,提醒人们警惕科技的负面作用,并通过发挥文学的特性和优势,推进人类在高科技时代诗意地栖居。

   关 键 词:文学/高科技/革命性影响/反思/超越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中国形态研究”(11&ZD078)

   作者简介:胡亚敏,华中师范大学 文学院、湖北文学理论与批评研究中心

  

   文学与科技的关系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在高科技时代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同时又是一个需要在理论上加以审视和提炼的课题。西方马克思主义对文艺与科技的关系有过深入探讨,其成果为今天中国学者研究文学与科技的关系提供了有价值的参照。但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关于科技对文学创作的影响研究不多,即使论及也多关注高科技带来的问题,他们忧虑的是科技的高速发展会给文学创作活动乃至人的完整性带来伤害,而有关科技对文学创作的革命性影响认识不足①。中国作为一个工业化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较快的国家,与西方马克思主义所处的后工业化社会是有区别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对高科技给社会生活和文学活动带来的影响主要着眼于批判和反思,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则需要根据中国当代的文学和文化现象,更深入辩证地认识文学与科技的关系,重新思考已有定论或尚未探讨的问题,为解决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与科技的关系提供新的思路和智慧。

   从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这一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看,当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不仅深刻地改变着社会面貌,而且也在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行为习惯,包括塑造着新的文化和文学。高科技到底给文学属性和文学创作带来怎样的变化,在高科技时代如何促进文学的更新和发展,如何恰当地处理文学与高科技的关系,等等,这些需要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认真对待和研究。

   一、高科技与文学的“生存”

   这里的高科技主要指20世纪以来所产生的现代科学理论和技术,其中与文学关系最为密切的是数字技术。《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帝曾把世界分为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②,即“由原子构成的真实物理世界与基于数字技术基础上的数字媒体文化共同构建的社会”③。这也是工业时代与高科技时代的重大区别之一。

   (一)数字技术对文学的挑战

   随着数字技术的延伸,高科技与人们的生活乃至人的感觉联系更为紧密,包括人的心理“这一私人空间已被技术所侵占和削弱。大量生产和大量分配占据个人的全部身心”④。面对数字技术尤其是虚拟现实(VR)和人工智能(AI)的冲击,文学艺术的基本属性受到挑战,高科技时代文学的生存也成为一个问题。

   虚拟现实主要是指由计算机生成的沉浸的、交互的体验,它是综合利用计算机图形学、光电成像技术、传感技术等创建的一个具有视听触嗅味等多种感知的虚拟环境。人们借助各种设备沉浸其中,在交互中产生类似于真实环境下的体验和感受。例如人们带上VR眼镜,手持一个控制柄,就可以从不同的位置观看不同空间,并且仿佛身临其境,感受到不同的心境和节奏。多感官的感知也属于虚拟现实的范围,除计算机图形技术生成的三维立体图像带来的视觉感知外,虚拟现实还可以给人们带来听觉、触觉、力觉、运动乃至嗅觉和味觉等感官体验。流水潺潺,鸟语花香,巨兽出现,洪水滔天,这些人造的世界景观同样引起人们的惬意、兴奋和惊恐,等等。在虚拟现实中,物理世界是缺位的,由此,文学与现实的关系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将需要重新审视。

   人工智能则是通过符号运算对人的意识、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虽然人工智能这个词在20世纪中叶才出现,但其发展速度惊人,应用领域不断扩大,一些通常需要人类才能完成的复杂工作开始由机器担任,甚至一些重要的决策也依靠大数据做出。如今,人工智能已构成了对文学创作主体的挑战,用计算机写作成为现实⑤。2017年,机器人小冰学习了1920年以来519位诗人的现代诗,通过深度神经网络等技术手段模拟人的创作过程,花费100小时,训练10000次以后,就拥有了现代诗歌的创作能力。只要人们给一点提示,如一幅图片或几个关键词,它就可以从数以万计的诗歌中寻找合适的字词组成诗句,写出的诗几乎可以达到乱真的程度。

   也是在2017年,韩少功在《读书》杂志上发表《当机器人成立作家协会》一文,声称机器人写作已经不再是臆想了⑥。不过韩少功仍很自信,他认为只有人才拥有情感和思想。关于这一点,帕斯卡尔也说过,“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苇草”,其中“思想”成为人的高贵的本质特征。但是,当今人工智能的研究并没有止步,机器人已开始在大数据的基础上自行选择、学习和转换,从而具有某种富有创造力的行为,尤其是研究者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机器人如何同时具有IQ与EQ,就像美国影片《人工智能》和《机械姬》所展望的那样。当拥有了高级智慧的机器人出现时,它(她或他)不仅能够思考而且具有情感后,那么,“思想”“情感”就再不是人的专利了。而这样一来,在改写人的定义的同时也将带来对文学性质的改写,甚至构成对人类的威胁。

   (二)文学与科技相向而行

   高科技是否真的是文学的梦魇,人们经常引用美国学者J.希利斯·米勒教授的《电子媒介时代的到来文学将要终结》的发言及相关论文《全球化时代文学研究还会继续存在吗?》来证明文学的窘境。其实,这篇论文需要完整理解,米勒教授在开篇引用了德里达在《明信片》中主人公说的一段话:“在特定的电信技术王国中(从这个意义上说,政治影响倒在其次),整个的所谓文学的时代(即使不是全部)将不复存在。”⑦不过,与黑格尔所预言的艺术终结的观念不同,米勒本人在表达了这种担忧之后,又认为这是一种常态,“文学从来不是正当时”。文学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点,文学从来就不是一个幸运儿,她总是面临种种挑战。正如米勒所描述的那样:“文学是信息高速公路上的坑坑洼洼、因特网之星系上的黑洞——作为幸存者,仍然急需我们去‘研究’。”⑧

   文学作为高科技的“幸存者”,之所以能够顽强存在自有其存在的缘由。从人类的精神生活需求来看,文学不可能消失,因为人们的感情、感觉、想象需要寄托。美国一位学者曾说:“自从十八世纪小说问世以来,批评家们谈论某种形式即将死亡就已周期性地成了一种时尚。”⑨但无论是尼采宣称“上帝死了”,还是巴特宣告“作者死了”,或是加塞特所谓的“小说死了”,整个文学史的发展仍在不断的交替和创新中向前推进。我们深信,将来的文学也许会改头换面,但它的特质依然存在,文学始终是人类想象和激情的家园。

   詹姆逊在谈到阿多诺关于音乐的发展史时,对文学与科技的关系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观点:“科学和技术发明是与艺术建构同步的。”⑩他认为现代先进技术能够推动艺术不断更新与发展,两者的发展具有某种“同步性”。詹姆逊“同步说”的合理性在于,现代科技的确可以为审美活动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从历史长河中也可以依稀辨别出两条平行线。但就特定语境而言,詹姆逊的“同步说”需要修正。在有些情况下,艺术与科技的发展可能不完全一致,高科技时代艺术的精神内涵不一定随之丰富与发展,文学艺术甚至可能会出现彷徨、迷惘,并且也不排除文学的高峰出现在科技并不发达的时期。不过,尽管科技和文学有着不同的轨道,但两者时有交集,文学会在蜿蜒的道路上倔强地前行。因此,文学与科技两者相向而行应该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

   在文学与科技的关系中,还存在二律背反的问题。现代科技总是试图压抑人们发自生命本能的文艺想象与虚构,但是后者总是不甘屈服,竭力反抗、批判、反思、否定、超越前者。而这样一种抵抗又促进了文学的发展。这就是说,对科学技术的质疑、反感、批判可以促进新的文学艺术的产生。

   二、高科技对文学创作的革命性影响

   狄更斯在小说《双城记》的开端这样描述19世纪:“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当今的高科技同样为文学创作创造了这样一个最有破坏性也最具创造性的环境。在文学与科技的关系中,研究者多关注高科技带来的问题,而对高科技对文学创作的革命性影响认识不足。而创作实践表明,高科技对文学艺术的影响是双重的,它在使旧的文学萎缩的同时,也促使文学走向新变。

   就当今的创作实践来看,文学与科技的关系是“破坏和补偿”同时进行的过程。一方面高科技使传统文学文本的内容、结构和表达方式遭到瓦解,另一方面又为文学打开了新的窗口,使作家的感知方式和体验方式得到重组和重塑,促使文学改变原有的结构方式和表现手段,以新的面目呈现在人们面前。文学与科学的这种“破坏与补偿”的双重关系对于探讨高科技如何推动文学艺术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一)刷新对世界的认识

   19世纪末20世纪初,自然科学领域出现了重大突破,相对论的问世,量子论的提出,用基因解释遗传机制……这些对世界、对自然、对宇宙的探索和发现活动修正或否定了过去被认为是无可辩驳的科学结论和定理,不断更新人们对世界和自我的认识,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也包括文学与世界的关系。

   以往人们将时间视为线性的、不断伸展的、不可逆的,小说往往表现为一定时间序列中的人物或事件,即使叙述中有闪回和预叙,也可以通过梳理情节发展来勾勒出故事的时间轨迹。而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那里,时间与人的运动、人所处的位置有关,在不同的速度中有不同的时间。这一理论从根本上刷新了人们对时空的感觉,引发了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的革命。“相对论使绝对时间的观念寿终正寝”(11),人们发现了时间旅行的奥秘,表现在文学创作上,最为突出的就是时空处理上的恣肆。在20世纪的文学艺术作品中,时间不仅可以被凝固,而且可以自由穿梭,现实与非现实神奇地交织在一起。当我们看到西班牙画家达利所创作的各种扭曲的怪诞的时间雕塑时,就能更深切地体会到这一点。“这种对运动、空间和变化的回应,为艺术提供了新句法和跟传统形式的错位。”(12)与相对论一起构成现代物理学基础的量子力学则揭示了微观世界粒子的运动,它同样不同于经典物理学的定律。“物理学的历史是寻找物质的终极单位;但最终,它也许会证明根本没有这样的实体,只有随观察者位置不同而改变的一系列关联,或随粒子本身的衰减率(作为它们变化关系之函数)的不同而改变的一系列关联。我们则也许可以像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那样,最后终止于‘无限’,而不是有限。”(13)受这些科学发现的启发和刺激,作家、艺术家对现象世界和自我产生了怀疑和迷惘,并开始了一系列艺术探险活动。他们努力探寻前人未意识到、未涉足过的领域和世界,导致文学艺术的结构、表达方式乃至对世界的看法发生变化。荒诞派戏剧所表现的各种不可思议的场景就强烈地体现出对当下现象世界和人生的怀疑。

可以说,几乎所有具有真正创新意义的科学技术的发明创造,都包含着新的哲学思想、思维方式、研究方法等,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否定精神。波普在《猜想与反驳》一书中提出,科学的精神不是昭示无法反驳的真理,而是在坚持不懈的批判过程中寻找真理。科学的特征在于批判思维,不迷信、不盲从的批判和探索精神是科学的精髓(14)。(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文学与科技关系   文学批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086.html
文章来源:《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