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玮:美国外交形势分析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 次 更新时间:2021-04-15 11:38:25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大国竞争  

王玮  

  

  

2020年美国外交呈现出大选年的“双层博弈”特点。一方面,特朗普政府通过挑起国际争端来转移国内矛盾。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不断利用“外交胜利”压制国内政治对手。拜登政府上台后有限回归国际主义路线,注重与盟友和伙伴的协调,寻求发挥美国的主导作用。同时,美国坚持对华强硬,大搞集团对抗,给后疫情时期的全球治理蒙上了阴影。

   一、坚持“以实力谋和平”,关注大国主要威胁,凸显意识形态对抗

   特朗普政府把中俄两国定义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但其对华政策比对俄政策更强硬。在美国的公共讨论中,中国“被有意无意地曲解、排斥、边缘化和妖魔化”。对中国战略安全定位的转变,促使“特朗普政府谋求从根本上重构中美关系,重置对华政策的前提与目标、框架与内涵、手段与方式”。但是,特朗普政府采取的各种举措,“严重削弱了中美战略互信,破坏了两国关系的重要基础,使两国走向对抗与冲突的风险显著上升”。

   2020年6月份以来,美国不断挑起意识形态对抗,企图挑拨中国国内党群关系。7月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屡次在涉港、涉疆、涉藏等问题上发表错误言论,蓄意唆使部分舆论媒体抹黑中国政府。2020年底,即将结束任期的特朗普政府变本加厉,指责“中国共产党对美国盟友安全利益的威胁”,并鼓励加强跨大西洋合作。美国还限制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旅行,并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14名副委员长进行制裁。

   二、以单边金融制裁为手段,扰乱正常国际交往

   近年来,美国频繁运用制裁手段维护自身利益,使制裁手段在美国外交工具箱里的权重愈发突出。特朗普政府加强了对被制裁国领导人、政府精英和企业高管的制裁。就其本质来讲,美国的单边金融制裁在大部分情况下一种“经济强制行为”。随着中美政治经济摩擦不断加剧,美国在金融领域发起对华制裁的风险急剧上升。

   尤其是在中国高新技术企业相关议题上,美国试图建立起依据其国内法进行管制的“长臂管辖”。例如,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华为发起全球制裁,不仅限制华为产品进入美国,还要求欧洲盟友限制使用华为产品。这严重损害中国企业及与之合作的第三方企业利益。有鉴于此,受美国单边经贸制裁影响的中国实体或个体,亟需采取相应的法律应对方法。

   三、战略聚焦重点地区,推动区域经济倡议

   2020年美国在外交领域持续发力,推动巴尔干地区、大中东地区形成一些重要地区协议。2020年9月4日,特朗普在白宫主持了塞尔维亚和科索沃经济协议的签约仪式。两周之后的9月16日,美国、以色列和阿联酋发布了联合声明,宣告正式签署“历史性和平协议”。在促进这些“历史性协议”的同时,特朗普政府开始恢复因疫情受到影响的全球军事部署。之后,美国一直在波斯湾地区保持军事高压态势和战略机动性,配合其在外交领域的心理战和宣传战。

   此外,美国从2019年起加大了对亚非拉地区的经济外交力度。在亚太地区特别是在东南亚,美国的政策从强调安全转向政经并举,稳步推进同该地区的经济接触。在非洲,美国在推出“新非洲战略”之后,把反恐和经济合作作为美非关系重点,推动对非经济举措逐步落地,加大对非洲投入。在拉丁美洲,美国政府正式提出“美洲增长倡议”,矛头直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中拉经贸合作。

   四、践踏国际机构权威,肆意毁约退群

   美国长期奉行“例外论”观点,对国际规范体系持“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工具主义态度。美国自认为处在国际等级结构最顶端,把组织和调度国际力量视为装配“霸权之翼”。这样,各种各样的国际“群”,不管它们是不是由美国发起建立,只要能为它所用,就要加以控制、利用或者扩容;反之,如不能为它所用,则加以抵制、破坏甚至另起炉灶。美国中断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并在随后不久退出该组织,就是其霸道行径的最佳注脚。

   五、美国推进对华“新冷战”,中美关系持续紧张

   在美国疫情早期,特朗普政府无视来自各界警告,错失了抗疫“机会窗口”。民调数据不断下降后,特朗普政府急于为应对疫情不力找“替罪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分析报道指出,“美国政府对新冠疫情灾难性的应对,造成了总统特朗普在大选前的民调支持率较为低迷。白宫官员私下称,对中国采取的强硬策略是为了挽救特朗普的支持率,同时也是为了转移白宫疫情应对失败的责任”。美国开始全面攻击中国,严重冲击中美关系。

   此外,为了强化对华施压力度,美国还寻求提升“四国机制”的合作层次。2020年8月31日,美国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在美印战略伙伴关系论坛的线上研讨会上宣称,美国意图把印太防务关系正式化,将所谓“四国集团”整合成趋近于北约的组织。这意味着四国机制上升为外长对话机制之后,开始朝军事化的方向继续发展。

   六、美国在落实战略收缩的同时,推动阿以和解取得技术性突破

   2020年以来,美国持续调整中东政策。综合来看,美国的大中东政策延续了“遏制伊朗”和“扶植以色列”的并列主线。美国的战略目的是维持以色列的地区优势,全面遏制伊朗的地区影响。美国在大中东地区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从长远看只会埋下地缘竞争、民族矛盾和宗教仇恨的种子,而不可能带来真正可持续的和平。

   一方面坚持对伊朗强硬,执行极限施压政策。2020年1月3日,伊朗军方重要人物苏莱曼尼于伊拉克遭美军暗杀式空袭,被炸身亡。美国不顾形象搞暗杀,激起国际舆论强烈批评。另一方面提出“中东和平新计划”,大力推动阿以和解。2020年初,美国与塔利班武装在卡塔尔首都多哈正式签署和平协议。2020年秋,美国先后推动阿联酋、巴林和苏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七、拜登政府适度回归国际主义路线,寻求发挥美国主导作用

   2020年底,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发表了候任总统拜登的署名文章。该文描述了特朗普政府执政四年造成破坏性影响,分析了当前美国面临的主要问题,给出了新政府拟定的解决问题之道。文章指出,“若我成为总统,我将立即采取措施复兴美国的民主和联盟体系,保护美国的经济前途,并再次让美国领导世界。现在不是恐惧的时候,而是要发挥我们的力量和大无畏精神的时候。”

   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就试图重塑美国的“领导地位”,希望最大限度地打造美国巧实力,以较低成本方式维持美国霸权,进而延长美国“单极时代”。然而,奥巴马政府让自由国际主义走过了头,引起保守主义的政治反弹。在民粹主义风潮中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全面变更奥巴马的政策并收获了不少美国民众的支持。面对特朗普支持者的强大压力,拜登政府不会全面回到奥巴马时期。

   八、展望未来,中美关系仍待破冰

   近年来,在美国精英-媒体集团的恶意炒作下,中国(中共)被建构成“威胁美国生活方式的意识形态对手”。从近年来美国国会通过的“涉华”法案情况看,美国对华认知具有跨党派基础。这种对华不友好的政治氛围,还将持续影响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正如潘成鑫教授所言,“中国威胁论的话语作用不仅是开出遏制的药方,而且还强令它的执行”。

   当然,与四年前特朗普政府上台时相比,拜登政府面对的国内外形势要严峻的多。奥巴马政府留给继任者的是经济上的繁荣,而特朗普政府留给继任者的是经济上的大衰退。迄今为止,美国新冠致死的人数已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阵亡人数。预计拜登政府的百日计划会以疫情防控为要,这大概也是促使其在外交领域休兵止战的一个重要因素。

   总之,拜登政府上台后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应对新冠疫情,致力于让元气大伤的经济社会恢复活力。在一段时期内,对外事务不会成为拜登政府的首要关注。预计美国会“选择性参与”国际事务,而不会全方位参与。受外交资源的限制,美国会在看得到收益的领域进行投入。在疫情控制、经济刺激、金融稳定、气候变化等问题上,美国新政府会加大投入并寻求国际合作。(注释略)

  

   本文摘自谢伏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形势报告202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年3月版。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大国竞争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04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