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大国关系及美国大选对全球局势的影响:俄罗斯智库与媒体看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2 次 更新时间:2021-04-14 07:15:06

进入专题: 大国关系   美国大选   全球局势  

李燕  

   内容摘要:俄罗斯智库与媒体肯定当前世界秩序处于重大变革时期,特朗普外交政策以及新冠肺炎疫情都给世界带来了巨大改变,同时俄罗斯自身还面临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周边国家关系等问题,需要以“新思维”来看待和解决。不过,俄罗斯官方不完全认可“新冷战”说法。俄罗斯智库与媒体看到,至少在中短期内,中美矛盾将是世界主要矛盾,俄罗斯可以利用中美竞争谋求发展。如果面临两极格局必须做出选择,对俄罗斯而言更优选择是与中国结盟。从美国民主党对俄罗斯的传统政策以及拜登对普京及俄罗斯的态度看,美国大选结果对俄罗斯不是很有利,但无论特朗普当选还是拜登当选,美国外交政策的总体方向都不会有原则性改变。对于世界格局,俄罗斯智库判断有多种发展趋向,俄力主多极世界,并将努力推动这一局面的形成。

   关键词:大国关系;世界格局;美国大选

   作者简介:李燕,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基金项目: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基础学者研究项目《“一带一盟”对接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项目编号:XJ2020004)阶段性成果。

  

   受多种因素影响,2020年大国关系、美国大选及其后续影响与世界格局都呈现出不确定性。俄罗斯主要智库如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和远东研究所、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等纷纷在官网和媒体上发声,围绕大国关系和美国大选等问题展开讨论。总体认识是,自由主义秩序已结束,人类历史发展到新的十字路口,美国力保霸权地位,打压中俄等国,“新冷战”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话题。不过,无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美国对外战略总基调不会有大的改变,当然,在对外政策手段上还会有所调整,且拜登执政后,美国内外政策的可预测性将增强。世界格局未来走向有单极、多极、两极、“无极混乱”等多种可能,对俄罗斯最有利的方向是多极,但应是全球治理下有秩序的多边主义,以利于保持全球战略稳定。在此方向上中俄两国目标基本一致。

   一、俄智库对国际格局与大国关系未来发展的总体看法

   在习近平2018年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前,俄罗斯官方并未有该说法,不过,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俄罗斯智库开始肯定当前大国关系和世界格局处于重大变革时期,并看到,美国以“一对二”形式打压中俄,主要目的是维护霸权地位。不过,美国“霸权衰落”不可避免,国际格局未来走向应是多极世界。

   (一)当前国际格局与全球秩序处于重大变革时期

   2018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当前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论断,这是对世界局势发展敏锐的前瞻性认识。随着国际局势变化,尤其受美国外交政策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该判断在俄罗斯引发越来越多的共鸣。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原所长邓金院士认为,特朗普政府放弃自由主义,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奉行“美国第一”,变更全球化规则,导致内政外交混乱。美国退出一系列区域或全球组织,推行丛林法则,致使全球治理失序。由于美中贸易战、英国脱欧、伊核问题、美欧冲突等,加之疫情对经济的重大打击,很可能出现新一轮全球经济危机且伴随很大不确定性。他断定特朗普政府政策及疫情发展可能将美国引向混乱,世界正走向危机。一年一度的瓦尔代论坛是讨论全球和俄罗斯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重要平台,2018年瓦尔代俱乐部年度报告开始触及全球性“制度瓦解”问题,2019年报告着重讨论全球治理及一些新问题的解决办法。2020年因疫情、经济、全球治理等重大问题交织,报告认为世界经济体系正摇摇欲坠,多边协同机制弱化,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兴起,世界亟须建立透明有效的机制以解决全球性问题。报告肯定,随着世界经济不可避免陷入衰退,世界政局必将恶化,疫情可能引发全球巨变。普京在2020年10月22日瓦尔代论坛演讲中也肯定,新冠疫情深刻改变了世界,需要加强国家间协作以解决全球性问题,“大流行应成为新思维的起点”。可见,俄高层已认识到,无论从各国自身发展角度还是从全球治理角度看,人类社会都面临新选择,国际组织和国际秩序也面临调整。不过,在俄罗斯,由于经济发展、劳动就业、养老金等内部矛盾突出,外部形势因白俄罗斯抗议、阿亚冲突(一般指第二次纳卡冲突)、吉尔吉斯斯坦抗议等突发事件变得更复杂,围绕“大变局”的讨论更多聚焦于具体问题的解决。

   (二)中美对抗不会导致“新冷战”

   还在苏联解体前,就出现了“新冷战”提法,进入21世纪后,在美中、美俄冲突中,“冷战2.0”“新型冷战”等不断被提及。关于当今世界,尤其是中美之间是否处于“新冷战”,俄罗斯学界有不同评判。俄知名国际政治学者、汉学家亚历山大·卢金认为,眼下中美正进入一个类似“冷战”的漫长地缘政治对抗期,该对抗始于奥巴马时代,特朗普正式开启,可以把当下中美冲突称为“新冷战”,它与美苏“旧冷战”的区别在于,这是美国单方面挑起的,中国没有主动进攻,可称之“新型单边冷战”。在卢金看来,中美对抗可能会持续很久,直到一方根本改变,或像苏联那样解体。由于双方拥核,中美发生军事冲突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擦枪走火”的可能。不过,这并非俄智库主流观点。邓金院士强调,今日中美对抗与当年美苏冷战有原则性不同:美苏冷战时期各自有经济、政治、军事集团,两个集团交流极少,当今中美对抗并未形成各自固定的集团,两国间经济、人文交流已难分开,因此,这是“胶着状态的对抗”,难分胜负。2020年瓦尔代俱乐部年度报告也肯定:“中美对抗并非20世纪下半叶美苏冷战稳定模式的产物,而是在完全不同的国际条件下不同类型玩家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可见,中美冲突是不是“新冷战”,俄学界并无共识。不过,总体是不认可的。2018年普京在赫尔辛基讲话中也明确:“冷战已经过时,国家间突出的意识形态对抗时代已过去,国际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

   (三)未来世界应是一个多极世界

   基于“大变局”判断以及疫情蔓延、经济下滑等情况,俄罗斯智库和媒体对未来世界格局构想普遍比较消极。总体观点是,当前全球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还是美国,中、俄、欧盟、印度等也是主要力量,未来世界格局取决于主要大国实力的演变,且不确定性因素很多。一般来说,国家实力主要从人口、经济(多以国内生产总值为参照)、军力加以比较。俄罗斯学者看到:在地缘政治上,美国力保全球霸主地位,阻止任何国家超越,首要打压中俄;在经济上,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对美构成威胁,故美利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等加以打压;在军事上,俄罗斯核力量全球第一,眼下该领域还是俄美“双霸主”,但两者都无意进行核大战。基于此,俄罗斯智库和媒体对未来世界走向提出下列看法:

   第一,战争与经济发展是“后疫情时期”的主要问题。

   俄民调显示,2021年全球十大主要威胁排在前三位的,一是“世界大战”,包括美国大选后可能出现内战,二是因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滞,2021年有可能出现全球经济危机(世界经济连锁性崩溃),三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用人工智能制造病毒进行恐怖活动”,此类活动还可能导致“混合战争”演变为传统战争。其他威胁还包括“对基础设施、军事和能源设施的网络(黑客)攻击”,像福岛核泄漏那样的生态灾难以及各种抗议、骚乱、大规模疾病、核冲突等。当然,核冲突是人类最后、没有胜利者的战争,发生的可能性不大,但全球经济停滞可能性非常大。

   第二,国际制度将走向崩塌。

   2020年俄罗斯智库就中美“G2”格局讨论较多,并从俄罗斯大国地位角度提出应对策略。瓦尔代俱乐部2020年度报告中就写道:“我们多次提及很有可能出现的新两极化。不过,……更可能的趋势是‘无极世界……,不会出现新的权力均势,而是机制、权力、生产工具和国际关系完全重组’。”报告认为,由于国际制度“摇摇欲坠”,未来的选择主要有两个:要么维护原有重要组织,如联合国,或构建新组织;要么出现美中“两巨头”新对立,但不会呈现20世纪下半叶美苏对抗稳定模式,而会出现“不是由理性而是由本能主导的激烈斗争”。报告呼吁“巩固联合国安理会在和平与战争方面的‘世界政府’角色”。可见,俄罗斯不愿看到中美冷战局面出现,因为那意味着中美两国的全球角逐,俄罗斯只能处于从属地位,而它并不想追随任何一方。

   第三,未来世界走向的“四个方案”。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一份报告指出:“很明显,在中短期(1—4年或1—5年),国际格局变迁可能受到以下主要因素影响:美国国内政局及外交政策;中美关系走向,两国军力变化,经济增速与经济矛盾,双方捍卫其根本政治立场的决心;俄美关系及俄罗斯与‘整个西方’政治斗争、军事冲突及矛盾上升的程度;现有联盟(首先是北约)的稳定性和前景,新联盟(俄-中)能否成型;其他主要国家(如欧、日、印)内政外交走向。”在此基础上,该报告十分清晰地勾勒出世界格局未来四种可能趋势:

   一是“单极世界”——以美国霸权为代表的自由秩序重建。特朗普在处理与盟国和伙伴的关系上强硬务实,强调本国利益而不是全球责任。他不能连任,其反对者必将加倍抛弃其政治遗产,恢复之前的全球领导原则,重建美国霸权。这意味着美国可能加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及与亚洲盟国的防务联系;恢复美国在亚欧及大西洋地区的自贸区项目;对华态度谨慎,力求与北京暂时妥协,着眼于与俄政治对抗;压制俄经济和军力上升;有选择地加强在中东的存在,保持或加大对伊朗施压;增加对乌克兰的经济、军事支持;保持经济单极性。对俄罗斯而言,这个趋势不很有利,可能遭受孤立并降低影响力。

   二是“多极世界”。美国霸权难以为继,俄中独立性增强,欧盟因对美国单边主义不满而更独立,印度民族性更突出。这意味着:美国承认欧盟独立性,维持北约,遏制俄罗斯;原有国际机构和组织被削弱;以美国为中心的区域贸易和经济体制难以构建,区域活动自由化增强;中国力量不断提升,中美有限对抗,中俄伙伴关系更受关注,但不会发展成军事政治联盟;伊朗已适应美国制裁,俄积极发挥作用,中国谨慎加强中东存在。显然,对俄罗斯而言,这个发展趋势是有利的。

   三是两极再现(或两极主导下的多极世界)。中美冲突加剧,美国不断对中国施压,中美对抗不可逆转。两国贸易战演变成双向经济制裁,亚洲军备竞赛加剧,且两国矛盾突出可能刺激新同盟的建立。这意味着:美国将加强与亚洲盟国的关系,除了与日、韩的安全合作外,加紧与印、越“软结盟”;中俄军事政治加紧整合,受美国压力,中俄走向全面结盟;欧盟因对美战略依存,丧失保持独立地位的能力;中国在俄支持下,在中东、非洲、拉美政策更主动,推广自己的发展模式。对俄罗斯而言,该趋势利弊兼具:优势是可避免孤立并增强安全性;弊端是可能丧失机动性,过度依赖中国。

   四是“无极世界”,即两个或两个以上大国间发生重大国际冲突,影响其他国家,可能出现全球混乱。该趋势的促成因素包括:在叙利亚、黑海、波罗的海地区或其他地区出现俄美军事冲突;针对军事或重要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并升级为军事冲突;中美南海冲突,并升级为严重冲突;因对他方误解(如因重大演习),试图先发制人进行攻击且冲突迅速升级。该趋势无论对俄还是对其他国家都不利。

   第四,俄将为构建多极世界而努力。

   苏联解体使俄罗斯丧失了超级大国地位,“面临沦为二三流国家的危险”。近年来俄罗斯努力恢复大国地位,构建新的区域一体化经济,重构能源、金融和国防体系,并“为捍卫苏联遗产而斗争”,包括与格鲁吉亚开战、收回克里米亚、与乌克兰冲突等。在美国眼中,俄罗斯已然成为西方地缘政治的挑衅者。

2018年赫尔辛基“普特会”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大国关系   美国大选   全球局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027.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学刊》2021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