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梅:日本与欧盟经贸关系:现状与趋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5 次 更新时间:2021-03-25 16:14:01

进入专题: 日欧   贸易  

徐梅  

   摘要:日本与欧盟均为发达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二战后,日欧之间一直保持密切的经贸关系,在贸易投资等领域的相互依存度较高。英国因处于主要国际金融中心和欧盟“桥头堡”的地位,吸引了大量日本企业。随着英国公投决定脱欧、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国优先”和贸易保护政策、新冠疫情突发和蔓延,全球经贸体系重构加快。日本积极扩展对外经贸关系,2018年3月推动达成CPTPP,同年7月与欧盟签署日欧EPA。日本此举的目的除了获取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利益之外,更为看重的是塑造和引领新时期的国际经贸规则。展望日欧经贸关系,在不发生意外的情况下,今后日本对欧盟贸易将呈扩大之势,与英国经贸关系会显著增强,在欧洲的投资及产业链供应链布局将出现调整,而“一带一路”建设客观上将助力日欧经贸合作。

  

   关键词:日欧; 贸易; 直接投资; EPA; 英脱欧; 产业链供应链

  

   作者简介:徐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来源:《现代日本经济》2021年第2期

  

   二战后,日本与欧洲地区一直保持密切的经贸往来,继“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之后,2018年7月日本与欧盟(EU)签署了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进入2020年,英国脱离欧盟,新冠疫情突如其来并席卷世界,对各国和地区产业链供应链造成严重冲击,全球政治经济秩序调整进一步加快。在复杂严峻的形势下,日本与欧盟经贸关系出现一些新的变化和趋势。

  

   一、日欧经贸关系现状

   (一)日欧间贸易现状

   欧盟一直是日本重要的贸易伙伴。2015年以来,日本对欧盟贸易总体呈现增长态势。2019年,在日本出口中,欧盟占11.6%,仅次于美国和中国;在日本进口中,欧盟占12.4%,仅次于中国,其中英国分别占2.0%和1.1%[1]。从欧盟的角度来看,其对日出口和进口在其出口和进口中分别占2.9%和3.3%,均列居第七位。英国对日出口和进口在其出口和进口中各占1.9%,日本是英国第七大出口对象和第五大进口对象[2]。

   从商品结构来看,日本对欧盟主要出口机械机器、化工制品、原料制品等,其中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占比超过1/5。日本自欧盟进口的商品以机械机器、化工制品、食品、原料制品等为主,其中医药品、汽车产品占比较大[2]。英国对日出口中约一半是机械机器、化学制品、杂品等,自日本进口中约65%为机械机器产品[3],产业内贸易在日欧、日英贸易中所占比重较大。

   从贸易收支来看,日本对欧盟货物贸易在2012年出现逆差并有所扩大,2019年日本对欧盟贸易逆差额为70.3亿美元。日本对英国贸易基本处于顺差,2016年以后显现出顺差收窄的态势[1]。近两年,日本对欧盟贸易逆差增加的原因主要与欧洲经济持续低迷、市场需求不振、汇率波动、贸易结构等因素有关。2020年,在疫情肆虐下,日本对欧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对英国顺差继续收窄。

   (二)日欧相互直接投资现状

   2015年以来,欧盟在日本对外直接投资中所占比重有所上升。2019年,日本对欧盟直接投资余额为55.2万亿日元,在其对外投资总余额中占27.2%,4年间提高了4.1个百分点,仅低于日本对美投资。在日本对欧盟的直接投资余额中,英国占比最大,2019年为34.0%,但与2018年相比下降3.9个百分点,比2017年则下降了4.3个百分点[2]。

   由于英国具有良好的文化语言环境、便利的通信和交通设施以及处于欧盟“桥头堡”的地位,长期以来吸引了众多日本企业在英投资和设立办事处。在英国的日资企业中,批发销售业约占35%、制造业约占24%、金融保险业约占12%[4],丰田、日产、日立等日本大型制造商在英国都设有据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2016年6月英国公投决定脱欧期间,欧洲出现债务危机,日本对英国投资项目有所增加,如三井不动产公司投资3.5亿英镑收购英国广播协会的大量开发用地;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公司出资34亿英镑收购英国一家公司,以扩大海外经营[5]。英国决定脱欧后,日本对英投资减少,也反映了英国决定脱欧对其引进外资造成了一定影响。

   据日本方面统计,2019年欧盟对日直接投资余额为13.1万亿日元,在外国对日直接投资总余额中占38.6%,欧盟是日本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其中,英国对日直接投资余额在欧盟对日直接投资余额中占19.1%,同比上升0.4个百分点,比2017年则提高了5.5个百分点[2],表明英国决定脱欧后对日扩大投资。

   与日本对欧盟直接投资相比,欧盟对日投资规模仅相当于前者的1/4,但其所占比重较高,主要是由于战后日本对引进外资一直持有审慎态度,引资规模不大,而欧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来源。可见,日本与欧盟之间在投资领域的关系比贸易领域更加密切,投资的相互依存度较高,这与双方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营商环境等因素有关。

   英国金融业发达,伦敦是进行欧元融资交易的重镇,日本主要金融机构在伦敦大都设有据点,由此带动了日本企业进入英国和欧盟。企业对金融服务需求的增加,反过来也推动了日本金融机构对欧扩大业务。在英国及欧盟地区的日资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长期以来为日资企业提供资金交易、国际贷款、发行债券等服务。

   二、日欧EPA的经济效果和战略意义

   日本与欧盟之间在2013年4月启动了EPA谈判,原计划于2016年完成,但由于双方在各自敏感领域的分歧较大,一直难以达成协议。

   随着2016年英国公投决定脱欧、2017年年初特朗普就任总统开始奉行“美国优先”政策,给欧盟、日本等很多国家和地区经济造成下行压力。在此背景下,日欧EPA谈判提速。2018年7月,日本与欧盟签署EPA,并自2019年2月起生效。日欧EPA是安倍政府经济增长战略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迄今发达经济体之间达成的最大自贸协定,它涵盖了削减关税、非关税壁垒、原产地规则、电子商务、政府采购、国有企业、知识产权、农业合作、中小企业、争端解决机制等内容。

   根据日欧EPA,欧盟对日本进一步降低或取消关税,减少进口限制,会促进日本对欧扩大工业品出口。据日本官方测算,日欧EPA将拉动日本实际GDP增长1.0%,其中民间消费提升0.6%,拉动投资提升0.2%,对进出口贸易则存在正反效应。相比而言,日欧EPA给日本带来的经济效果大于日美贸易协定(0.8%),但低于CPTPP(1.5%)[6],促使日本就业人数增长0.5%(约29万人)[7]。由于日欧EPA生效时间仅两年,又赶上2020年突发的新冠疫情扰乱了国家和地区之间正常的经贸往来,其实际效果还有待于观察。从长期来看,日欧EPA有利于日本对外贸易及国内经济增长,更多欧盟农产品的进入也会促进日本农业领域竞争,从而提高农产品生产效率及市场化水平。

   不仅如此,在地缘政治错综复杂、全球贸易体系调整加快、大型FTA不断发展的形势下,FTA的签署往往存在经济利益之外的动因。2018年以来,除了日欧EPA之外,CPTPP、升级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即USMCA、日美贸易协定等相继签署和生效,这些协定均由欧美日发达经济体主导,并且具有覆盖经济活跃区域、标准高、跨地区、排他性等特点。日欧EPA对日本而言,其更为重要的意义并非关税减让、贸易投资便利化等传统意义上的经济收益,而是在知识产权保护、竞争政策、数字贸易、政府采购、环境标准、劳工标准等议题上,提升自身对规则标准制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近几年,日本参与签署的多边贸易协定均涉及数字贸易内容。譬如,CPTPP中包含保护网络消费者权益、减少数据流动壁垒、推进数字贸易便利化、加强国际协作等内容。在2019年10月日本与美国签署的日美贸易协定中,在货物贸易领域外增加了数字贸易领域,反映出日本有意在新一轮国际经贸体系转型中塑造和引领规则标准的战略意向。在未来国际经贸体系的重构中,大型FTA将产生深远影响,后疫情时代国际经贸主导权的竞争将会持续并且更加激烈。

   三、日本与欧盟经贸关系动向及发展趋势

   2020年1月31日,英国开始脱离欧盟,欧盟从此失去一个重要成员,意味着欧盟整体的政治经济影响力会下降,历经60多年的欧洲一体化有所倒退,而英国收回了预算、贸易、法律、移民等控制权,获得与美国、日本等国家独立签署贸易协定的权利,也预示着欧盟和英国将重新调整相互关系以及各自的对外经贸关系。

   如前所述,日本与欧盟、英国有着密切的经贸往来。英国脱欧及各自对外经贸关系的调整,给日本海外贸易投资及产业链供应链布局带来影响,日本对欧经贸关系也出现了一些变化和趋势。

   (一)正常情况下日本对欧盟贸易将呈扩大之势

   英国经济学家彼得·罗布森(Peter Robson)在1980年出版的著作《国际一体化经济学》中系统地阐述了自由贸易区理论,他认为,签署FTA和建立自由贸易区会给协定缔约方带来“贸易创造”效应。在正常情况下,日欧EPA会给双方带来“贸易创造”“市场扩张”“促进竞争”等效应,使各自具有竞争力的产品获得更大的贸易空间,更便于吸引产业转移和投资,促进区内资源优化配置以及产业升级,从而拉动经济增长。据欧洲委员会测算,日欧EPA会拉动日本GDP提升0.61%,拉动欧盟GDP提升0.14%;日本对欧盟出口将增长23.5%,欧盟对日本出口将增长13.2%;日本汽车等运输机械、化学品的生产会明显增加[8]。可见,日欧EPA对日本经济、贸易的拉动效果大于欧盟,这主要是由于欧盟在日本对外贸易中的占比较高,对日本产生的影响会更明显。

   在加快推进EPA战略的同时,日本也越来越重视提高其利用率和效率。从日欧EPA生效后的实际情况来看,2019年2—10月,日本利用优惠关税措施对欧盟的货物出口额约为1万亿日元,在总体利用优惠关税措施的贸易额中占23%,这一比率高于对日本-东盟EPA、CPTPP等贸易协定的利用率[9],表明日欧EPA给日本带来更明显的“贸易创造”效果,协定生效当年日欧间红酒、汽车等产品的贸易显著增长。

   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特殊情况下,2020年的日欧贸易也受到较大冲击。疫情过后,被压抑的需求势必得到释放,双方贸易在未来一段时期将呈增长态势。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自由贸易区的实践证明,其对缔约方经济贸易的拉动效果并不持久。随着区内自由化政策的逐步消化和吸收,加之各国和地区越来越注重对外经贸关系的多元化发展,日欧EPA的经济效果将会递减,逐渐进入一种新的常态。因此,要想保持本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只有不断推进改革和创新。

   (二)日本与英国经贸关系将显著增强

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也是主要国际金融中心之一。自20世纪70年代加入欧盟,英国在欧盟中一直处于重要地位,其经济、贸易规模仅次于德国,人口数量仅少于德国和法国。英国出口贸易的40%多面向欧盟国家,尤其矿物燃料、纤维制品、汽车零部件等产品出口的一半以上是在欧盟内部[3]。英国脱离欧盟,意味着不再享有欧盟成员待遇,对欧盟国家的贸易成本会上升,产品和服务竞争力下降。为减少这种不利影响、维持经济社会稳定,英国政府扩大财政支出,投向科技创新、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欧   贸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国际贸易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70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