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正:日韩贸易摩擦对日韩两国经济影响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6 次 更新时间:2021-01-29 22:59

进入专题: 日韩关系   贸易摩擦   经贸关系   半导体产业  

田正  


摘要:2019年G20大阪峰会结束后,日本随即宣布对韩加强半导体原材料出口管制,并将韩国从出口对象国“白名单”中剔除。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既有劳工索赔引发的近因,也有深层次历史导致的远因。日韩贸易摩擦走过了从突发到激化再到缓和的过程,对日韩两国的经济、经贸关系、经贸合作等方面均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日韩两国的贸易摩擦或不会持续扩大,中国应从中汲取经验与教训。

关键词:日韩关系; 贸易摩擦; 经贸关系; 半导体产业


作者简介:田正,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东北亚学刊》2021年第1期


2019年7月日本对出口韩国的3种半导体原材料出口实施管制措施,引发新一轮的日韩贸易摩擦,导致发源于历史问题的政治对立矛盾扩大到经济贸易领域。1965年日韩两国实现邦交正常化,此后日韩两国致力于发展经济,日韩两国经济结构互补性强、产业链高度融合,逐渐形成了紧密的经济贸易关系。但是日韩双方在强征劳工、慰安妇、领土争端等问题上长期龃龉不断,成为日韩关系进一步发展的隐患。2017年以来,日韩两国在强制征用劳工以及慰安妇问题上再次发生冲突。本文在梳理日韩贸易摩擦的原因和进程的基础上,集中分析日韩贸易摩擦对日韩两国经济、经贸关系影响,探究日韩贸易摩擦的未来走向。


一、日韩贸易摩擦原因分析

日韩两国在劳工、慰安妇、领土等诸多历史问题的认识上,始终存在争端和分歧。韩国法院对劳工索赔案的判决结果是引发此次日韩贸易摩擦的导火索,而日美韩三国间的国际关系变化也成为此次摩擦的诱因之一。

(一)近因:劳工索赔问题引发两国矛盾

日韩贸易摩擦发生的近因在于,2018年末韩国最高法院对劳工索赔问题给出的判决结果及其相关措施。早在2005时,4名韩国强征劳工受害者在首尔地方法院起诉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要求补偿强制劳役所造成的损失,但遭到了法院驳回。在2012年,劳工索赔问题发生了重要转折。韩国最高法院认定,劳工的个人索赔权并没有因《日韩请求权协定》的存在而消失。2017年文在寅总统上台以来,对日本态度更加强硬,日韩关系变得愈发紧张。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支持4名二战时期遭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的索赔权,判决涉事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韩元(约8.8万美元)。参照这一判例,韩国最高法院也对日本三菱重工株式会社给出了同样判决。日本企业拒绝执行韩国法院的判决结果,为此韩国法院在2019年扣押了日本企业在韩国资产,并执行拍卖。

韩国法院针对劳工问题的判决结果及其后续措施引发日本政府的强烈不满,日本政府坚决反对判决结果。首先,日本政府认为,根据1965年日本与韩国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原劳工征用的赔偿问题已经通过该协议得到全部解决,韩国法院的判决结果违反国际法。其次,日本政府还认为这一判决结果相当于否定了《日韩请求权协定》,从而颠覆了日韩邦交正常化以来建立友好合作关系的法律基础。最后,日本政府指出,韩国法院扣押和接收日本企业在韩资产的行为损害了日本企业的经济利益,要求开展双边协商和国际仲裁,同时表示考虑对韩国实施报复手段。由此可见,2018年末韩国法院的判决结果是引发日韩贸易摩擦的最直接原因。

(二)远因:慰安妇问题等深层次历史问题

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还有其深层次的历史问题影响。首先,日韩两国之间就“慰安妇问题”存在长期争议。20世纪90年代以来,“慰安妇问题”开始浮出水面,日韩两国在处理“慰安妇”问题上争执不休。朴槿惠政府上台后,在美国的斡旋下,日韩两国就慰安妇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日韩两国政府签署了《日韩慰安妇协议》,双方同意“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慰安妇问题。1这份协议虽然在政治和外交层面充分考虑了日美韩三国的利益,但是却缺乏韩国民众的民意支持基础,为日后的争端再起埋下了隐患。协议签署后,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罪行公开致歉,并拨款帮助韩国成立支援慰安妇的基金会,即“和解与治愈基金会”。日本政府为该基金会拨款10亿日元(约合887万美元),并由该基金会提供给“慰安妇”受害者。2017年文在寅出任韩国总统后,韩国政府多次就该协议表达不满,认为协议没有被多数韩国民众接受,并成立专门的《日韩慰安妇协议》调查组,认为该协议不符合韩国宪法,不具有效力。2018年韩国政府宣布将解散“和解与治愈基金会”,这相当于在事实上否定了该协议,引发日本政府的强烈反对。

其次,日韩两国还存在领土争端的矛盾。日韩两国围绕竹岛(韩方称“独岛”)的领土主权存在长期纠纷,其深刻程度近乎无解,成为日韩关系的“死结”。岛屿争端涉及自然资源、海洋主权、军事地位等现实利益问题,而实际被韩国政府所控制的竹岛(韩方称“独岛”)对日本政府而言如鲠在喉。日韩两国在领土问题上的分歧和对立进一步激化了两国矛盾。总之,日韩两国间的慰安妇问题、领土争端等深层次历史问题迟迟无法化解,成为日韩贸易摩擦发生的重要因素。


二、日韩贸易摩擦进程探析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突然宣布对韩国出口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实施限制,日韩贸易摩擦就此发生。日韩贸易摩擦的进程走过了突起、激化和缓和三个阶段,体现出从强到弱的变化。

(一)日韩贸易摩擦从发生走向激化

第一,2019年7月日本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原材料加强管制,标志着日韩贸易摩擦的突起。2019年6月份的二十国集团(G20)大阪峰会刚刚结束,日本随即宣布加强对韩国半导体原材料出口管制,即将“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氟聚酰亚胺”等三种半导体原材料对韩国的出口方式从原来的“一揽子许可”调整为“个别许可”。2日本实施上述措施的原因在于:一是日韩两国间的信赖关系严重受损;二是这些材料具有军民两用性质,由于韩国管理不力可能被出口至第三国,同时日本政府还公布了总计156项“韩国违法出口半导体原材料”案例。日本是“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氟聚酰亚胺”等三种半导体原材料主要生产国,这三种原材料对于韩国的半导体企业而言均为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对其生产经营活动有重要影响。韩国政府对日本政府的举措表示强烈不满,指责日本此举是对韩国最高法院判处日本企业赔偿强征劳工案的“经济报复”。韩国政府认为日本政府违反了自由贸易和国际法原则,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起诉日本加强对韩管制,日韩贸易摩擦急剧升级。

第二,2019年8月日本将韩国从享受最惠国待遇的“白色清单国家”中移除,标志着日韩贸易摩擦全面激化,两国关系陷入历史低点。在对出口韩国半导体原材料加强管制一个月后,日本政府又将将韩国从适用于较为宽松管制的“白色清单国家”中删除。这意味着韩国此后从日本进口受到清单管理的商品和技术时,将不再享受宽松待遇,每项进口产品均需要受到日本政府的审查。受此影响,日本对韩国的出口的工业品中或有更多品类的产品面临需要接受日本政府审查的可能性。日本政府的这一项措施引发了韩国政府一系列激烈反应。首先,韩国也宣布计划将日本从韩国的贸易白名单中除名。其次,日韩贸易摩擦的争端扩大到国际安全战略领域,韩国在2019年8月单方面宣布决定废止《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日韩贸易摩擦进入全面激化阶段,日韩两国关系走到了历史低点。

(二)日韩贸易摩擦从激化走向缓和

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韩国半导体企业损失惨重,韩国内部出现了要求改善日韩两国关系的声音。半导体产业是韩国支柱产业,但韩国的半导体企业对日本的原材料存在深度依赖,需要依靠从日本进口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从事生产。此次日本对韩实施出口管制的三种原材料均具有难以长期保存的特性,韩国企业的库存不足以维持长期生产所需,韩国的半导体产业供应链出现“断链”危机。为此,韩国国内的企业呼吁韩国政府改善对日关系,韩国政府面临着来自韩国内部的压力。另一方面,如果放任日韩关系持续恶化,将会对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利益造成负面影响,为此美国政府从中斡旋,促进日韩关系改善。虽然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奉行“美国优先”策略,缺乏积极调解、斡旋的动力,但是日韩贸易摩擦持续升级激化,甚至扩大到了国际安全战略领域。韩国政府要求退出《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行为,更是直接影响了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利益,影响了美日韩三国安全合作,美国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基于此,美国努力协调日韩关系,以确保日韩关系不至完全破裂。

在上述内外因素的作用下,近期日韩贸易摩擦逐渐走向缓和。首先,韩国政府推迟发布将日本移出贸易“白名单”的具体方案和日程,放缓了对日采取贸易管制措施。其次,在美国的压力之下,韩国政府在距离《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失效前的最后关头,决定推迟终止该协议,继续留在该协议内。由此可见,韩国在内部和外部压力之下,对日政策的强硬态度有所改观,出现“雷声大雨点小”的现象。韩国总统文在寅于2020年的新年演说中称,如果日本重新审视对韩的出口管制措施,将会成为两国关系向好的起点。与此同时,日本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措施也有所缓解。2019年末,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简化“光刻胶”这一半导体原材料的对韩出口手续,日本的出口商不必再实施个别申报,而是修改为一次性申请,时效为3年。由此可见,近期日韩贸易摩擦出现了趋缓的态势。


三、日韩贸易摩擦影响探析

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不仅使得两国关系日趋紧张,而且也对两国的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并且对日韩两国的经贸关系、中日韩经贸合作等产生不利影响。

(一)对韩国经济的影响

首先,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对韩国半导体企业经营业绩带来负面影响。三星、SK海力士、LG等半导体企业在韩国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韩国半导体企业的营业利润迅速下滑。2019年第三季度,SK海力士的营业利润同比下降88%,三星公司的营业利润则同比下降56%。此外,韩国半导体企业的设备投资也受到负面影响。例如,三星公司推迟了增设平泽第二工厂的计划。

其次,日韩贸易摩擦影响了韩国半导体产业供应链的稳定性。日韩两国的半导体产业链高度融合,日本在半导体产业的产业链中处于上游,而韩国则处于中下游。韩国半导体产品的生产离不开从日本进口的半导体原材料以及半导体制造设备。日本对韩国采取的两项管制措施,直接针对的是韩国对日依赖程度较高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产品。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统计数据,2019年1-5月,韩国半导体企业从日本进口上述三种材料的金额达1.4亿美元,韩国半导体企业对日本“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氟聚酰亚胺”等三种原材料依赖度分别达到91.9%、46.3%和93.7%。3这三种原材料在半导体生产过程中均发挥了重要作用,“光刻胶”用于形成集成电路,“高纯度氟化氢”应用于芯片清洗,“氟聚酰亚胺”用于生产有机发光显示屏(OLED)。与此同时,这些原材料产品还具有不能长期保存的特性,韩国企业的库存量仅能维持1个月左右的使用。日本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措施引起了韩国半导体企业供应链的短期波动,波动涉及其在东南亚地区的多家手机和家电工厂,影响了韩国半导体企业经营的稳定性。由此可见,日本政府的管制措施可谓是对韩国半导体企业实施了精准打击,对韩国半导体产业链的稳定性造成了巨大影响。

第三,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对韩国宏观经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在韩国的出口贸易中,半导体产品的出口占据了重要组成部分。例如,2018年10月韩国的出口总额为505亿美元,其中半导体产品的出口额达到123亿美元,占据韩国出口总额的24%。日本对韩的管制措施在短时间内冲击了韩国半导体企业的产业链,影响了企业出口和设备投资,从而对韩国的宏观经济发展造成了负面影响。2019年韩国的实际GDP增速为2.0%,与2018年的2.7%相比下降了0.7%,为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以来的最低值。企业设备投资和出口的下滑是韩国经济增速下滑的最主要原因。其中,出口下降0.6%,设备投资下降8.1%。4

第四,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韩国企业在积极寻找日本原材料的替代品,但短时间内这一目标很难实现。日本对韩国半导体原材料出口限制后,韩国企业积极寻找替代进口原料,修复受到冲击的供应链。由此,韩国从日本的半导体原材料进口出现下降。如表1所示,2019年韩国从日本进口金额为475.7亿美元,同比下降7.3%。特别是韩国从日本进口的3种原材料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其中“光刻胶”2019年从日本进口金额为2.68亿美元,同比下降10.2%;“高纯度氟化氢”从日本进口金额为3600万美元,同比下降45.7%;而“氟聚酰亚胺”从日本的进口金额为3100万美元,同比上涨59.5%。5这说明韩国在积极寻找半导体原材料的可替代供货商,并在两种产品上实现了对日进口下降。但是,氟聚酰亚胺”从日进口上升说明仍有一些日本半导体原材料产品很难被替代。这是因为,这些半导体原材料的研发,经过了日本的企业家与研究者付出了长时间的努力和试错,虽然韩国企业在推动这些材料的国产化进程,但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摆脱依赖日本的现状。

(二)对日本经济的影响

第一,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引发韩国国内民众的抵制日货行动,对日本的对韩贸易出口造成影响。自日本宣布对韩的出口管制措施后,韩国国内兴起了抵制日货的风潮,不仅许多民众呼吁不购买日货,韩国的许多超市也自主停止销售日本货物。韩国曾是日本最大的啤酒出口对象国,但是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日本对韩啤酒出口锐减,同比下降90%。日本对韩汽车出口下降69.8%,日系车在韩份额从13.1%下降至7.5%。根据韩国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1月韩国从日本进口消费品金额较上年同期下降35.9%。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日本对韩的消费品出口受到负面影响。

第二,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韩国访日人数减少,对日本的观光业产生负面影响。近年来,随着日韩两国经济关系的不断加深,韩国访日人数不断增加,根据日本政府观光局的数据,2003年访日韩国人数仅有145万人,到2007年时增加到260万人,2018年为753万人,成为访日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如图1所示)。访日韩国人数的不断增加,促进了日本国内的观光旅游、餐饮住宿、百货零售等相关产业,带动了日本国内旅游产业的发展,提振了日本的地方经济,日本九州、北海道等地区受到访日韩国人数激增影响,其旅游产业也获得较快发展。

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访日韩国人数快速下降,为日本旅游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冲击。韩国访日人数的减少导致游客在食品、住宿方面的消费减少,从而影响日本旅游业。另一方面,韩国访日人数减少也影响了日本的地方经济。日本政府观光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8月韩国访日人数同比下降48%,2019年9月则同比下降58%。2019全年到访日本的韩国旅客人数为558万人,相对于2018年的753万人,下降了195万人,下降幅度达到25.8%。62018年韩国访日旅客的消费额为5880亿日元,占据外国访日游客总消费的13%,韩国访日人数的下降将影响日本旅游业收入。日本大和综研的一项研究显示,受到韩国访日人数减少的影响,日本国内消费将直接减少2500亿日元,叠加对其他产业的波及效应后,韩国访日人数的减少对日本经济的负面影响将达到3700亿日元。

第三,日韩贸易摩擦对日本半导体原材料及半导体设备制造企业产生负面影响。主要生产半导体原材料的三井金属公司大幅度下调2020年度的经营预期;主要生产半导体制造设备的东京威力科创公司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益同比下降41%。根据日本财务省的数据显示,自日韩贸易摩擦发生以来,日本对韩国出口的半导体设备出现明显下滑,出口金额从2019年7月的244.2亿日元下降至2019年12月的199.6亿日元,下降幅度达到18.2%。7可见,日韩贸易摩擦对日本半导体原材料和半导体设备制造企业对韩出口造成负面影响。

虽然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后,对日本的对韩消费品、半导体原材料及半导体制造设备、日本的观光业造成负面影响,但受到影响的企业产值在日本整体的商品、服务贸易出口中所占的比率均较小,日本经济受到此项因素的影响较为有限。当前,日本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消费税增税后,日本的消费和设备投资的迅速下滑。

(三)对日韩贸易关系影响

第一,日本和韩国具有紧密的经济关系。目前,日本是韩国的第五大出口对象国,位于中国、美国、越南、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之后。韩国对日本而言则是第三大出口对象国。近年日韩经济关系具有以下几个特征。其一,日韩贸易总额持续增加。日韩贸易总额从2000年的3.3万亿日元增加到了2007年的6.3万亿日元,在2018年达到5.8万亿日元。其二,韩国对日本贸易逆差不断扩大。韩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从2012年的1.6万亿日元扩大至2017年的2.8万亿日元,截至2018年日韩两国间的贸易赤字为2.2万亿日元。其三,韩国与日本间贸易结构出现显著变化,半导体产品等高附加价值产品取代服装等低附加价值产品,成为日韩之间的主要交易商品。1988年,韩国对日本出口产品主要为服装、钢板等,2016年则调整为石油制品、钢铁、半导体等;韩国从日本进口产品在1988年主要为半导体、钢铁、电脑等,2016年则调整为半导体、半导体设备、塑料制品等。

第二,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对日韩两国间的贸易产生负面影响。首先,从日韩贸易总额的角度看,从2019年7月日韩贸易摩擦发生以来,日韩贸易总额出现了下降趋势。日韩贸易总额从2019年7月的7120亿日元下降至2019年12月的6842亿日元,下降了3.9%。日韩贸易总额下降的原因主要在于日本对韩出口的下降。自2019年7月至2019年12月,日本对韩国出口从4360亿日元下降至4023亿日元,下降7.7%。其次,日本对韩贸易顺差因为受到日本对韩货物出口下降影响而出现下滑。日本对韩贸易顺差从2019年7月的1602亿日元下降至2019年12月的1204亿日元,下降幅度为24.8%。由此可见,日韩贸易摩擦发生以来,日韩贸易受其影响,日本对韩出口下降表现明显,导致日韩贸易总额下降,进一步导致日本对韩顺差的下滑。

第三,日韩贸易摩擦发生对日韩双边的直接投资产生负面影响。首先,日本对韩直接投资下滑。近年来随着韩国电子、汽车厂商的生产经营规模不断扩大,导致日本企业为方便在韩零部件以及原材料销售,不断扩大对韩直接投资。日本对韩国的直接投资从2010年的10.8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48亿美元。8但是在日韩贸易摩擦的影响下,日本对韩直接投资出现迅速下滑。根据日本财务省《国际收支》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日本对韩国累计直接投资金额为3773亿日元,而2018年1-11月的累计数额为6350亿日元,同比下降幅度达到40.5%。9其次,韩国对日本的直接投资下降。韩国的电子、汽车等制造业为扩大在日销售,持续扩大对日投资。此外,随着日韩两国人员交往的日益密切,韩国的旅游、住宿等非制造业也在积极开展对日投资。但是,在日韩贸易摩擦的影响下,韩国对日投资出现了很大程度下滑。日本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韩国对日投资数额为2909亿日元,而2019年第三季度韩国对日投资数额则迅速下降至853亿日元,下降2056亿日元。10


四、日韩贸易摩擦展望

(一)日韩贸易摩擦总结分析

总的来看,引发日韩贸易摩擦的原因既有劳工问题引发的近因,也有慰安妇、领土争端等深层次历史问题。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放松了对日韩关系的调解作用,使日本政府有了对韩实施贸易制裁的空间。另一方面,日本主动挑起日韩贸易摩擦还有其政治层面的考虑。由于韩国推翻了“慰安妇协议”、扣押日本企业在韩资产用于赔偿劳工,引发了日本国内对韩国的不满情绪,安倍政府借此机会通过经济手段的方式,对韩国政府施加压力,以此对韩显示强硬路线可以转移选民视线,迎合日本民众的“厌韩”情绪,从而提高参议院选举中的胜算。

日韩两国由于其在经济上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因而形成了紧密的日韩经济关系。在日韩关系恶化的冲击下,对日韩两国经济均产生负面影响。从整体上看,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对韩国的半导体产业产生不利影响,而韩国访日人数的减少则冲击了日本的旅游业,使得日韩经贸关系受到严重挑战,不利于日韩两国开展经济贸易合作。

(二)日韩贸易摩擦的未来发展趋势

第一,由于日韩两国间存在紧密的经济关系,日韩贸易摩擦在未来发展中会趋于缓和。日韩两国间由于其经济的互补性,均有加强合作的需求。一方面,韩国虽然在推进半导体原材料国产化,但是日本生产的原材料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很难在较短时间内被取代,因而韩国半导体产业依靠日本的半导体原材料、半导体制造设备这一贸易模式仍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延续下去,而这就产生了对日韩关系趋于缓和的迫切需求。另一方,虽然韩国旅客引致的旅游和住宿服务需求在日本的服务贸易中的比重并不高,但是韩国游客对于日本地方经济的提振作用仍然不可小觑,韩国游客的减少对日本的地方经济发展形成压力,日本也出现了改善对韩关系的动因。此外,美国基于其在东北亚地区的政治经济利益考量,也不会纵容日韩贸易摩擦的升级和扩大。由此可见,由于日韩之间紧密的经济联系,未来日韩贸易摩擦或呈现缓和趋势。

第二,鉴于中日韩三国在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上具有共同利益,可预期未来中日韩三国仍将会致力于推动和构建紧密的经济合作关系。虽然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对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形成了负面影响,但是中日韩三国的经济结构不同、互补性很强,中日韩三国的产业链高度融合,三国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财政金融、信息科技等方面存在着广阔的合作空间,中日韩三国的经济贸易合作存在内生动力。2019年末,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我国顺利召开,三国就提升合作水平达成一致共识。为此,在日韩贸易摩擦发生、日韩关系出现恶化趋势的背景下,中国可以发挥引领和推动作用,与日韩两国携手,共同推进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谈判进程,力争早日促成协议签署,从而实现东北亚地区的区域经济一体化。


全文注释从略

    进入专题: 日韩关系   贸易摩擦   经贸关系   半导体产业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组织与合作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24824.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