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松弟:中国旧海关内部出版物的形成、结构与学术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 次 更新时间:2021-01-28 17:14:21

进入专题: 旧海关   内部出版物   形成   结构   学术价值  

吴松弟  

   摘    要:

   海关在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为了顺利完成各项业务,海关按照西方的做法,建立包括统计和出版在内的海关管理制度,贸易统计的格式逐渐形成。各种文献,又可分成未加印行出版的原始档案和已经印行出版的出版物两种。自1882年2月2日起,规定只有统计、特种、杂项三类出版物在海关内部赠送和造册处留存之外剩余部分才可以发售,其他仅供海关内部使用。本文详细介绍内部出版物的七大系列和“他类之书”,尤其是年报。最后,说明海关内部出版物除了卷帙浩繁之外,更具有系统、科学、内容无所不包、记载详实精细等四个近代中文文献多不具备的优点,可以说是研究中国近代经济史,乃至近代其他方面的最庞大、最科学、最系统、最详实的资料宝库。

   关键词: 旧海关; 内部出版物; 形成; 结构; 学术价值; 

  

   近二十年来,随着海关总署办公厅、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国旧海关史料1859—1948》170册,吴松弟整理《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283册,中国海关总署办公厅编《中国海关总税务司通令全编》46册,李克农主编、吴松弟执行副主编《海关总署档案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出版物》60册的问世,全部的旧海关内部出版物四大套计559册已经出版。全世界研究中国近代史的学者,从此不再为寻找、阅读这559册资料而四处奔波。然而,他们却需要掌握从这套内容海量、构造复杂的图书中,快速找到自己所要的图书的本领。如果缺少一位对旧海关资料全面了解者的整理,并用简明的文字,说明资料的分类、撰写方法和收藏单位,广大的读者要迅速利用是难以做到的。由于笔者整理了全部559册的61.4%,并较早带领研究生将这些图书用于近代经济地理和近代史研究,在2019年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旧海关内部出版物的整理与研究”之后,便着手将重大项目的部分内容整理成论文出版,试图满足读者的一些需求。

   中国近代的海关是由外国人创立的。1858年,清政府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战败,被迫与英、法、美等国签订《天津条约》,附约《通商章程善后条约》确立由总理各国事务大臣邀请英、法、美人帮办税务的做法。此后,海关的最高领导总税务司一职长期由外国人担任,总税务司署和各地海关的关员大多是外国人。到了清朝后期,由于官员的无能和低效,朝廷将大部分征收沿海国内贸易税收的常关也交由海关接管。

   近代海关除了承担管理对外贸易、征税、缉私等海关的基本职能外,还负责各地的航船停泊、引水、沿海灯塔和航标的设置与保养、疏浚航道、气象观测、各口岸的疾病检疫等工作。海关还负责办理中国最早的近代邮政通信业务和准领事业务、处理华工出国事宜、清偿对外赔款、主办各类在国外召开的世界博览会。同时,还参与各种外交与洋务活动,如改造同文馆、派遣留学生出国、协助处理使节出访、在中国设立外国使领馆、经办新式海军、购买外国军火、充当清政府官员出使外国的随员、参加通商贸易关税的谈判等等。可以说,在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中,海关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1859年1月英国人李泰国首任中国海关的领导人总税务司,为了顺利地完成各项业务,开始按照西方的做法,建立包括统计和出版在内的海关管理制度。1859年起陆续出版的各口岸《进出口贸易统计》(Returns of the Import and Export Trade)1,被看成是海关最早刊行的内部出版物,也被视为近代中国专业性年鉴(Year Book)的一个起源。为了顺利地完成各项业务,从1860年开始,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署按照西方的管理和统计理念,建立起一套严格的申报、汇总制度。总税务司署还设立造册处(后期改称统计处),印行各种供海关人员和地方官员阅读的出版物。1863年冬,英国人赫德接任李泰国的职务,开始担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并在这一位置长达近半个世纪。赫德努力扩大海关业务,逐步建立全面而系统的海关管理制度,贸易统计的格式也逐渐形成。这种制度一直维持到1949年。

   一 什么是“中国旧海关内部出版物”?

   学术界对保留下来的大量的旧海关文献,往往统称为“海关文献”“旧海关资料”“海关报告”或“海关贸易报告”。笔者以为学界所讲的“海关文献”“旧海关资料”,应指包括各种海关档案和海关出版物在内的全部海关文献;而“海关报告”应指海关处理内外事务形成的各种报告;“海关贸易报告”有时专指关于贸易状况的报告,因海关业务多与贸易有关,有时亦泛指海关的各种报告。

   中国旧海关形成的各种文献,以当时是否印行出版为标准,又可分成未加印行出版的原始档案和已经印行出版的出版物两种,“中国旧海关出版物”即指由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署的造册处(后期改称统计处)刊印,或由总税务司署请人撰写,在另外出版社出版的出版物。由于它是用铅字排印,以书本形式出版的出版物,因此不同于保持原始面貌的其他海关报告、文献、资料和源文件。撰写和出版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海关工作的需要,并非为了向公众发售,只有海关内部分发完毕以后仍有多余的出版物——尤其是年报——少量对外销售。2因此,它属于海关的内部出版物,自然不同于保持原始面貌的海关档案。

   1864年赫德颁发当年的第1号“总税务司署通令”,指出设在上海的江海关税务司已奉命承办全国海关的出版事务,要求各关税务司将1863年的贸易统计册送交江海关税务司出版。3在当年第8号“总税务司通令”中,赫德明确要求:“每个月末,各税务司应向总税务司呈送简短的月报,内容包括当月发生的主要事件、口岸贸易情况、税收摘要、办公支出以及罚没款数额。总税务司要求各位税务司对此项工作必须十分认真,使得贸易统计(尤其是汉文格式)各细节都必须准确无误,书写整洁并无涂改。”4按照第1号通令,月报以及其他的贸易报告实际上都送到江海关出版。

   1865年1月6日,赫德发出当年的第3号通令,重申各关须向江海关税务司递送本年度贸易统计年度报告以供出版的规定,并规定报告的日期应为1月31日,要求报告力求内容正确、生动。5自1867年起,赫德指定各口副税务司负责统计造册。

   1865年海关总税务司在上海设立了印书房(Printing Office)与表报处(Returns Department),专门印刷各关的贸易报告和统计。此后,由于海关统计与报告数量的逐渐增多,设在上海的印刷与表报部门工作量骤增,海关统计与出版工作的重要性愈见增强。1873年10月27日,根据赫德的第17号“总税务司通令”,将江海关的印书房与表报处合并,并从江海关独立出来,成立Statistical Department,中文名为造册处,归总税务司署管辖,仍设在上海。61932年Statistical Department的中文名改称统计科。

   造册处须向各海关提供统一表格和单据,编印海关季度、年度的贸易报告、统计以及其他正式或非正式出版的书籍,逐渐形成了一套规范、完整、有序的编印、发行的制度,一直高效运行到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前,抗战胜利后恢复工作到1949年。李度、丁贵堂组织编写的《海关制度概略丛刊》12种,署名为“总税务司统计科”,于1949年5月出版,这部丛刊或许是目前所知旧海关所出的最后一批图书。7

   海关总税务司署1882年2月2日第179号通令规定海关当时已出版的六个系列中,只有“统计、专著、杂项类出版物向公众发售”(相当于第一、第二和第三类三个系列)。而“关务类供全关使用,办公类供主管人员使用,总署类供总税务司使用”;统计、专著、杂项此三个系列的出售,都是在海关内部赠送和造册处留存之外的剩余部分才可以发售,8而且相当长的时间之内仅仅在上海、香港、伦敦、横滨等四个国内外著名商埠的各一家书店公开出售。

   1883年在上海和国外开始发行《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等少量出版物。按《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的第一卷出现于光绪元年(1875),是该年的统计系列第5号、英文版Returns of Trade at the Treaty Ports in China for the year1875的中文摘译本,但笔者在此报告及稍后几年的报告中并未找到向公众发售的迹象。光绪九年(1883)编制的第九卷的扉页上出现旁注:“设立上海通商海关造册处译印,交香港、上海以及日本横滨等三口于别发洋行发售”,可见总册是在光绪九年才开始在以上三口通过别发洋行发售的。

   据此可见,由于海关总税务司署1882年2月2日的第179号通令作出统计、专著、杂项类出版物向公众发售的决定,海关出版物才开始进入国内外少数城市的书店。但依据笔者的阅读,即使在1883年以后,似乎只有那些用中文刊行、或一书同用中英两种文字的海关出版物,才得以在书店发行。或许由于这样的原因,国内外绝大部分的图书馆都无法找到稍多的海关出版物,而由于它是出版物而非档案馆收藏的档案,在各地档案馆中寻找自然更难。直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些地方档案馆的部分海关档案才移入省市级的档案馆。

   二 旧海关内部出版物的结构:统计系列

   海关出版物系统复杂,种类众多,加上约九十年的漫长岁月中各种报告名称的一再改变,一共出了多少种书,很难回答清楚。海关出版物分为七大系列,按海关统计处1936年出版的中文版《海关出版图书目录》,分别是:

   第一类统计系列(Statistical Series);

   第二类特种系列(Special Series);

   第三类杂项系列(Miscellaneous Series);

   第四类关务系列(Service Series);

   第五类官署系列(Office Series);

   第六类总署系列(Inspectorate Series);

   第七类邮政系列(Postal Series)。

   此外,还有百本左右由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署编辑或出版,但未列入任何丛书之书,可称为“他类之书”。

   第一系列统计系列(Statistical Series)是海关最主要的出版物。本系列最重要的是贸易统计(Trade Returns)和贸易报告(Trade Reports),贸易统计基本上是数据,贸易报告则以文字论述为主,两者都于1860年代陆续形成,最初以各口岸为单位。从1882年起,贸易统计和贸易报告合并,以全国与各海关为单位,先有全国总述,再有各关的论述。原先只使用英文,后来同时用英文和中文,中文版即《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总税务司和各地的税务司通过贸易统计和贸易报告,分析各地的贸易和相关的政治、经济、交通、自然灾害等方面的状况,《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则提供给清朝的中央和口岸地区的官员阅读,供其了解贸易状况和影响贸易的各种因素。

   本系列中的各种贸易统计和贸易报告基本上定期发表,或月报,或季报,或年报,某些重要的海关如江海关、粤海关还有日报和旬报等。其中,年报是统计丛书的主体部分,学界用来研究近代中国进出口贸易的资料大部分来自于此。

1882年海关总税务司署又下令编撰《十年各埠海关报告》(Decennial Reports on the Trade, Navigation, Industries, etc.,of the Ports Open to Foreign Commerce in China and Corea, and on the Condi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Treaty Port Province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旧海关   内部出版物   形成   结构   学术价值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804.html
文章来源: 史林. 2020,(06)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