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铭:中国社科学术期刊的困境与出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 次 更新时间:2021-01-21 17:16:18

进入专题: 中国社科学术期刊   困境   出路  

张耀铭 (进入专栏)  

   导出/参考文献 分享 创建引文跟踪 收藏 打印

   摘    要: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 不仅波及我国传媒业的广告收入和资本运营, 更直接影响正处于结构化和市场化转型过程中的中国期刊业。计划经济时代中国社科学术期刊的办刊体制几乎原封不动地延续了下来, 尽管市场经济的大潮对其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但许多结构性矛盾、实质性问题, 并不是社科学术期刊自身能够解决的。

   关键词: 中国社科学术期刊; 困境; 出路; 

   根据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2009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 全国共出版期刊9851种, 平均期印数16457万册, 总印数31.53亿册, 总印张166.24亿印张, 定价总金额202.35亿元。中国期刊业1985年的总印数就是25亿册, 期间徘徊了22年, 到2007年才突破30亿册, 可谓举步维艰。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 不仅波及我国传媒业的广告收入和资本运营, 更直接影响正处于结构化和市场化转型过程中的中国期刊业。

   一、中国期刊业的结构现状

   新闻出版总署把期刊分为七大类, 从2009年的中国期刊结构看, 期刊品种的比重是这样的:

   第一位, 自然科学、技术类4926种, 占期刊总品种50.01%。与上年相比, 种数增长2.75%, 平均期印数下降5.66%。

   第二位, 哲学、社会科学类2456种, 占期刊总品种24.93%。与上年相比, 种数增长5%, 平均期印数增长2.19%。

   第三位, 文化、教育类1204种, 占期刊总品种12.22%。与上年相比, 种数增长2.47%, 平均期印数下降1.77%。

   第四位, 文学、艺术类631种, 占期刊总品种6.41%。与上年相比, 种数增长2.94%, 平均期印数下降9.03%。

   第五位, 综合类4 8 5种, 占期刊总品种4.92%。与上年相比, 种数增长1.25%, 平均期印数下降2.19%。

   第六位, 少儿读物类98种, 占期刊总品种0.99%。与上年相比, 种数持平, 平均期印数下降1.71%。

   第七位, 画刊类51种, 占期刊总品种0.52%。与上年相比, 种数持平, 平均期印数持平。

   综合期刊发展现状并结合数据分析, 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第一, 2009年与上年相比, 期刊总印数增长1.53%, 总印张增长5.23%, 定价总金额增长7.96%。杂志在保持出版数量上升的同时, 其总印数、总印张数、定价总金额数的增长速度都比2008年下滑。

   第二, 2006~2007年中国期刊品种数量基本稳定, 但2008年品种增长了0.86%, 2009年品种更增长了3.16%。中国期刊的平均期印数, 2006年增长0.91%, 2007年增长1.59%, 2008年增长0.86%, 可到了2009年却下降了1.85%。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 中国的大多数期刊的发行量下降。

   第三, 第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 2009年, 18~70周岁的国民中, 图书阅读率为50.1%, 报纸阅读率为58.3%, 而期刊阅读率为45.6%。期刊的阅读率最低。

   第四, 据《2010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统计显示, 2009年中国传媒广告收入:电视广告经营额536.2亿元, 同比增长7%;报纸广告经营额为370.46亿元, 同比增长8%;广播广告经营额71.87亿元, 同比增长5%;期刊广告经营额30.37亿元, 同比增长﹣2%。期刊广告相对于上年度, 经营额降低了两个百分点。

   第五, 我国目前9851种期刊, 科技期刊占一半, 4900多种, 大学学报占1500多种, 行业期刊有1000多种, 也就是说有80%以上的期刊基本上不面向市场, 真正在市场上打拼的消费类期刊不到1000种。而在美国, 完全走市场的消费类期刊就有6800多种。因此, 调整我国期刊业的结构势在必行。

   第六, 目前全国9851种期刊分散在5000多个单位, 一个单位平均经营1.6~1.7种期刊, 而发达国家80%以上的期刊市场份额控制在不超过20%的传媒集团手中。体制上的“小、散、弱”问题, 以往“跑马圈地”式的粗放型经营, 严重制约了我国期刊业的集约化发展。

   第七, 忧中带喜, 在满足不同层次读者不同需求的同时, 一批优秀期刊成为全国知名品牌。比如《科学通报》《中国国家地理》《物理学报》《舰船知识》《中草药》《中国社会科学》《新华文摘》《读者》《当代》《收获》《考古》《文史哲》《三联生活周刊》等。

   第八, 市场意识增强, 一批新锐期刊在竞争中迅速做强做大。比如国家旅游局主管、中国旅游协会主办的《时尚》杂志, 自1993年创刊以来, 坚持“国际视野、本土意识”的办刊方针, 并以其高雅的品位、独特的风格、风趣的文字、新颖的设计引导着潮流。主办《时尚》《时尚先生》《时尚家居》《时尚旅游》等16本刊物, 已经成为时尚传媒集团, 业务涵盖期刊编辑、图书策划、网络传媒、广告、印刷、发行等, 并在上海、广州设立了分公司, 年销售收入已达10亿元。再比如中国轻工业出版社主办的《瑞丽》, 1995年创办了第一份期刊《瑞丽服饰美容》, 其中70%的内容来自版权合作方日本Ray期刊, 经过多年的经营, 通过自营媒体和合作媒体, 把内容资源转换成适合期刊、网站、图书、手机、广播、电视、报纸、音像等媒介形式的时尚资讯产品, 实现了“一次内容, 八次销售”, 成为期刊多元化发展的典范。

   总而言之, 经过近30多年的改革开放, 今天的中国期刊业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面临着艰难选择和重新洗牌, 需要从战略高度做深层次的思考。

   二、中国社科学术期刊当前面临的困境

   毫无疑问, 计划经济时代中国社科学术期刊的办刊体制几乎原封不动地延续了下来, 尽管市场经济的大潮对其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但许多结构性矛盾、实质性问题, 并不是社科学术期刊自身能够解决的。社科学术期刊, 在新的历史时期面临诸多的困境, 概括起来可归纳为以下四点:

   1. 经费短缺, 发行量小

   社科学术期刊, 无论社科院、社联还是大学主办, 存在的一个普遍问题是经费短缺, 投入严重不足。一般来说, 办好一份比较有分量的社科学术期刊, 双月刊每年至少需要20万元的投入, 月刊至少需要40万元。而现状呢?不管双月刊, 还是月刊, 一期投入平均达到2万元的凤毛麟角, 大多数期刊还得主编去求爷爷告奶奶化缘。就这点钱, 得解决特聘栏目主持、作者稿酬、编辑差旅费用、办公费用、期刊的印制成本等, 时常捉襟见肘。2003年11月教育部正式启动了“名刊工程”, 到现在评了三届, 共26家入选, 对评上的期刊由部里和学校投入专项资金重点扶持, 解决了部分学报的问题。但大多数期刊并没有得到实惠。

   与投入不足相伴的是发行量小。目前单纯靠发行量能维持杂志成本运作的社科学术期刊, 屈指可数。社科学术期刊, 发行量比较大的是文摘类刊物, 高者每期达到十二三万, 低者也有五六千册。我国有1500多家社科学报, 发行达到1000册的不足50%, 差的200~300本。不少期刊, 变成了自言自语、自娱自乐、自产自销, 它只是发表的平台, 而失去了传播和交流的功能, 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影响力了。

   2. 结构不合理, “同质化”现象严重

   中国期刊结构不合理人所共知, 这是计划经济造成的严重弊端。比如医学类期刊数量就达1100多种, 占科技期刊的四分之一。社科学术期刊, 尤其是综合性期刊, “同质化”现象也非常严重。中国高等院校文科学报大约有1500家, 综合类的期刊就占了相当比例。编辑方针的趋同, 编辑模式的趋同, 栏目设置的趋同, 甚至探讨的社会热点问题也趋同。大家一味走“泛综合化的路子”, 文学、史学、哲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教育学面面俱到, 重复出版造成恶性竞争, 资源浪费, 严重影响社科学术期刊整体质量的提高, 也使读者失去了新鲜感和阅读兴趣。

   3. 数字化和杂志书的前后夹击

   数字化出版已经进入快速发展期, 正在悄悄地改变着中国期刊的格局。2008年国内期刊网站达到580家, 电子期刊总量已经达到9000种, 年产值达到7.6亿元。 (1) 目前中国有三大期刊数据库:中国知网、万方数据、龙源期刊网。中国知网目前服务的读者超过4000万, 在海外机构用户已遍布美国、德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包括哈佛大学、剑桥大学、美国国会图书馆等500多家。CNKI旗下的中国期刊网, 收录约8000种期刊全文, 是我国最大的期刊数据库。万方期刊集纳了理、工、农、医、人文五大类约6000种学术类期刊全文。这三大数字期刊数据库, 占据了全国电子期刊市场90%以上的份额。在这些数据库中, 期刊正在扔掉纸张这沉重的外衣, 而独立以数字化形式存在;文章则试图挣脱结构性的目录, 而独立以数字化特征被检索。我国传统的学术期刊“走出去”的不多, 但学术期刊数据库远销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 而且需求量越来越大。

   面对网络“期刊矩阵”的“圈效应” (即借助互联网技术平台, 打破刊与刊、期与期界限, 以规模化存在形成联动和辐射, 提高接触率和阅读量) , 期刊社很不满意的是交给数据库的内容是完整的, 但进去之后却被割裂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南京大学学报》主编朱剑就说:“任何一家期刊, 在这些库中都不再以独立的形式存在, 封面、目录已与正文割裂而基本消失, 剩下的就是一篇篇论文, 而这些论文也已被拆散而分置于各个专题库中, 以最常见的方式检索, 如题名、作者名、关键词, 所得到的是来自各种期刊的一篇篇论文。因此, 这样的数据库对读者阅读方式的改变, 已不仅仅是介质上的——纸本的还是电子的, 而且, 更是实质上的——期刊不见了, 因期刊而存在的刊物特色、编辑思想、编排风格、专栏结构、各专栏间的呼应对话统统不见了。社科期刊这一独立存在的个体已迷失在网络的海洋之中。”学术期刊沦为初级资源提供者的角色, 编辑与主编的创造性劳动被彻底消解。

对于社科学术期刊来说, 不仅前有堵截, 而且后有追兵, 这就是杂志书的威胁。杂志书又称mook, 是杂志 (Magazine) 和图书 (Book) 的结合体。“杂志书”这个概念, 上世纪90年代从日本被引入中国台湾, 随后进入大陆。近两年, 青春文学、人文系列、心理和悬疑类作品的渗透, 成为最新趋势。有专家认为, 杂志书正在成长为与图书、杂志并列的第三大出版类型。1996年底山东画报出版社的系列丛刊《老照片》的出版, 应该是国内杂志书出版的发端。《老照片》首印1万册, 很快加印, 最多达到30万册。到今天, 这个有14年历史的杂志书已经出版70多辑, 并且开始出珍藏本, 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竞争力。2000年山东人民出版社推出的《经济学家茶座》, 是国内第一本经济学杂志书, 发行2万册, 受到了广泛关注。此后, 当《批评家茶座》《法学家茶座》《社会学家茶座》《艺术家茶座》《历史学家茶座》全面铺开时, “学者茶座”系列杂志书的品牌也牢牢竖立起来, 而延续性的出版特性为这个品牌培养了一批长年忠实追随的读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耀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社科学术期刊   困境   出路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531.html
文章来源: 现代出版. 2011,(05)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