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振环:交流与互鉴:《清宫海错图》与中西海洋动物的知识及画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2 次 更新时间:2020-11-17 08:54:39

进入专题: 清宫海错图   聂璜   西方答问   西洋怪鱼图   海怪图记   人鱼  

邹振环  

   摘    要:

   《清宫海错图》是清宫所藏五部表现海洋生物、飞禽、走兽等动物题材的画谱里,唯一出自民间画师之手的画谱,也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关于海洋生物博物学的“复合图文”。该书具有博物学知识和博物画艺术的双重性。书中的“麻鱼”“井鱼”与明清汉文西书《西方答问》《西洋怪鱼图》《海怪图记》有着中西海洋动物知识的交流;其中的“人鱼”描绘,更是从想象动物的视角,表达了大航海时代之后中西海洋动物方面的若干知识互动。作为博物画图册,它在绘制手法上不受当时官方主流画风所限,既表现了中国传统鱼类绘画的特点,又吸收了西洋博物画的表现手法,为中西鱼类博物知识和画艺的比较与互鉴,提供了出类拔萃的历史文本。

   关键词:《清宫海错图》; 聂璜; 《西方答问》; 《西洋怪鱼图》; 《海怪图记》; “人鱼”;

  

   “海错”一词,是中国古代对于水族之中种类繁多的海洋生物、海产品的总称,出典于《尚书·禹贡》的“厥贡盐絺,海物惟错”,孔安国传称:“错,杂,非一种。”1最新出版的“故宫经典”系列丛书的最新一部作品为《清宫海错图》(原书题签“海错图”,为避免歧义,下凡正文述及该书,均简称《海错图》),书名之“错”,即多样杂陈之意。该书作者聂璜将自己在东南海滨所见、所闻、所想象的鱼、虾、贝、蟹等海物绘成图册,取名为《海错画谱》,作者自序中这样写道:“以错称海物也”,“夫错者,杂也,乱也,纷纭混淆难以品目,所谓不可测也。”2

   根据《石渠宝笈续编》3的记载,《海错图》一书共有四册,前三册藏于故宫博物院,第一册有作者自题《海错图序》《图海错序》,两首《观海赞》及跋文,其中有画35开,主要描述鱼虎、河豚、飞鱼、带鱼、海蛇、鳄鱼、人鱼等海洋鱼类。第二册37开,主要是鲨鱼类,如青头鲨、剑鲨、锯鲨、梅花鲨、潜龙鲨、黄昏鲨、犁头鲨、云头鲨、双髻鲨、方头鲨、白鲨、猫鲨、鼠鲨、虎鲨,其他还有海豹、海驴、海獭、海马、海蚕、海蜈蚣、海蜘蛛等。第三册39开,主要描述海鹅、海鸡、海鹄、火鸠、燕窝、金丝燕、海市蜃楼、珠蚌、马蹄蛏、剑蛏、巨蚶、紫菜、吸毒石、海盐、珊瑚树、石珊瑚、三尾八足神龟等。第四册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主要描述一些蚕茧螺、红螺、扁螺、巨螺、棕螺、白蛳、短蛳螺、铁蛳、手卷螺、鹦鹉螺、刺螺、黄螺、针孔螺、苏合螺、桃红螺、空心螺、白贝、圆底贝、云纹贝、织纹贝、金线贝、纯紫贝等。与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康熙朝《鹁鸽谱》、乾隆朝《仿蒋廷锡鸟谱》《兽谱》和道光朝《鸽谱》不同,《海错图》是清宫所藏五部表现海洋生物、飞禽、走兽等动物题材的画谱里,唯一出自民间画师之手的画谱,也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关于海洋生物的博物学画谱。

   该书目前除张世义、商秀清的《“清宫海错图”中的4种鱼类》(载《生物学通报》2012年第47卷第7期)一文外,其他专文有邹振环《〈海错图〉与中西知识之交流》(《紫禁城》2017年3月号)以及上海师范大学科学技术哲学专业王嫣的硕士论文《博物学视域下的〈清宫海错图〉研究》(2017年5月)。邹振环一文主要考察了聂璜作为民间画师创作《海错图》的特点,以及图中奇异海洋动物的欧洲知识来源;王嫣一文则从“海错”一词的范畴、写作背景、图像分析和命名方式等多个方面,讨论了聂璜绘制《海错图》的原因、化生说的影响,以及作者身份对写作动机和写作方式的影响等。其他还有一些通俗性的著述述及《海错图》,如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1月和10月先后出版了张辰亮的《海错图笔记》初集和二集,以现代科普和美食料理方式,引经据典论证纠错,是接地气通俗易懂的博物百科。

   由于图文并茂的《海错图》具有博物学和博物画的双重性,故研究亦需从知识和画艺两个主题入手。本文首先拟在之前《〈海错图〉与中西知识之交流》一文的基础上,从博物学知识来源出发,讨论《海错图》及其作者聂璜,“麻鱼”“井鱼”与《西方答问》《西洋怪鱼图》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海怪图记》的关系,并从神话动物和想象动物的角度,分析《海错图》中的“人鱼”案例,旨在说明《海错图》究竟吸收了哪些西方的海洋动物知识,回应了哪些西方博物学著述的记述,以及与中国传统动物知识有着怎样的交流和互动;其次是通过《海错图》的图绘手法,从中西绘画对于鱼类不同艺术表现的角度,尝试讨论中西鱼类画艺的互鉴问题。

  

   一深藏清宫中的《海错图》及其作者聂璜

   《海错图》图文并茂,图画错落排布,笔触细腻艳丽,独具匠心。画页中内容异常丰富,收录的有海洋生物中威风凛凛的远洋深海鱼类,如该书第二册所收入的鲛鲨,称“此鲨首与身全似犁头鲨状,惟此锯为独异。其锯较身尾约长三分之一,渔人网得必先断其锯,悬于神堂以为厌胜之物。及鬻城市,仅与诸鲨等,人多不及见其锯也”。并称“渔人云:此鲨状虽恶而性善,肉亦可食。又有一种剑鲨,鼻之长与锯等……其剑背丰而傍薄,最能触舟,甚恶”4。亦有憨态可掬小鱼小蟹,如第一册收入的“七里香,闽海小鱼,言其轻而美也。其鱼狭长似鳝,身有方楞,白色。海人盘而以油炸之,以为晏客佳品。或以为大则海蟮,然海蟮尾尖似鞭鞘,此则尾如扇,而背有翅,其状非也。《七里香赞》:鱼不在大,有香则名。香不在多,有美则珍”4。

   图谱中有真实存在、可供作为食物的海洋生物,如第一册收入中国主产于黄海、渤海至东海北部的马鲛鱼:“《汇苑》云:马鲛形似鳙,其肤似鲳而黑斑,最腥,鱼品之下。一曰‘社交鱼',以其交社而生。按:此鱼尾如燕翅,身后小翅,上八下六,尾末肉上又起三翅。闽中谓先时产者曰‘马鲛',后时产者曰‘白腹',腹下多白也。琉球国善制此鱼,先长剖而破其脊骨,稍加盐而晒干,以灸之,其味至佳。番舶每贩至省城,以售台湾。有泥托鱼,形如马鲛,节骨三十六节,圆正可为象棋。《马鲛赞》:鱼交社生,夏入网罟。鲜食未佳,差可为脯。”5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学者张世义、商秀清等,曾撰文对马鲛进行过剖析:马鲛是硬骨鱼纲鲈形目鲅科蓝点马鲛Scomberomorusniphonius的古名。鱼体长,侧扁,尾柄上有3隆起脊,中央脊长,其余2脊短小。有2背鳍,稍分离,第2背鳍与臀鳍同形,前部鳍条稍长,其后各有8~9个小鳍。体背部蓝褐色,体侧散布有不规则黑点。为海洋上层经济鱼类,游泳迅速,我国主产于黄渤海至东海北部。6

   亦有光怪陆离的各类口耳相传的神秘动物:如头生双角的潜牛,称“南海有潜牛,牛头而鱼尾,背有翅。常入西江,上岸与牛斗,角软,入水即坚,复出”5。有凶猛巨大的的海蜘蛛:“海蜘蛛,产海山深僻处,大者不知其几千百年。舶人樵汲或有见之,惧不敢进。或云年久有珠,龙常取之。《汇苑》载:海蜘蛛巨者若丈二车轮,文具五色,非大山深谷不伏。游丝隘中,牵若縆缆,虎豹麋鹿间触其网,蛛益吐丝纠缠,卒不可脱,俟其毙腐乃就食之。舶人欲樵苏者,率百十人束炬往,遇丝则燃,或得皮为履,不航而涉。愚按:天地之物,小常制大。蛟龙至神,见畏于蜈蚣;虎豹至猛,受困于蜘蛛;象至高巍,目无牛马,而怯于鼠之入耳;鼋至难死,支解犹生,而常毙于蚊之一喙。物性守制,可谓奇矣。《海蜘蛛赞》:海山蜘蛛,大如车轮。虎豹触网,如系蝇蚊。”5这些或存在于海中的神话动物,或存在于想象中的海洋生物,通过聂璜的生花妙笔而跃然纸上,令人有置身神妙深海世界之感。

   全书不仅有栩栩如生的海物图画,也有聂璜对其中各种生物、物产所作的细致入微的观察、考证与描述。书中文字除对生物产地、习性、外貌特征、烹饪方式的记述外,还有很多东南沿海一带的坊间传说与民间故事。每篇文字长短不一,并均以一首朗朗上口的赞诗作为小结。这些来自作者的亲身感受,并与其渊博的学识,娴熟的画技结合在一起,创作出了这一兼具知识性和艺术性双重价值的作品。《海错图》深受对博物学有着浓厚兴趣的乾隆皇帝的赏识,他命人在《海错图》首页上钤“乾隆御览之宝”“重华宫鉴藏宝”等玺印,以示对该书的珍重。

   中国古代的文人画家多乐以兰梅竹菊、人物花鸟获取艺术上的成就,而将人生最有活力的生涯和自己的全部创作精力,都投入到表达海洋动物的创作并有所成的画家,可谓少之又少,而这套《海错图》的作者聂璜,却属于这样一位民间画师。浩瀚的历史文献中,能够找到的关于聂璜的生平记载寥寥,仅知其字存庵,号闽客,浙江钱塘人,生卒年不详,大概生于17世纪40年代,是位生物学爱好者,也是擅长工笔重彩博物画的高手。据《图海错序》所言,他大约在1667年前后起,“客台瓯几二十载”,即在浙江台州和温州生活了二十多年后,于康熙丁卯年(1687)完成《蟹谱三十种》一书。7他曾云游贵州、湖北、河北、天津、云南等地,在中国南部海滨地区停留了很久,自号“闽客”,以客居福建福宁、福清、泉州等地时间为久。比较有意思的是,聂璜热衷于四处云游,长期详细考察不同生态环境下水生物的种类、物种特征、迁徙、繁殖和习性等,去过交通不发达的云南和贵州,但未到过广东和海南,似乎不好理解。康熙三十七年(1698),聂璜将其游历东南海滨所见鱼、虾、贝、蟹等现实和传说中的水族绘图成册,即《海错图》。

   聂璜一生大量阅读过中外各种有关动植物的文献,在《图海错序》中写道:历史上不乏描述海洋动物的著作,“旁及海错”的有《南越志》《异物志》《虞衡志》《侯鲭志》《南州志》《鱼介考》《海物记》《岭表录》《海中经》《海槎录》《海语》《江海》等文献,虽所载“海物尤详”,但这些古今载籍多缺乏图绘。绘图本的《本草纲目》则“肖像未真”;《山海经》“所志者山海之神怪也,非志海错也,且多详于山而略于海”。计划完成一部图文并茂的海洋动物画谱,是促发聂璜著述图文版《海错图》的动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一生花了二十多年时间考察东南海滨,于康熙丁卯年(1687)在山阴道上遇到“三至日本”的舶贾杨某,并与之“偕行三日,尽得其说,笔记其事为十八则”。他还非常重视实地访问,注意口碑文献,如曾访问苏杭的舶客,“斟酌是非,集为《日本新话》,附入《闻见录》”8。己卯年(1699)之夏,聂璜苦于客闽年久,决定返还钱塘,考虑到沿途有重山叠阻,先以行李和书籍以海船寄达四明。不巧沿途行李衣饰均为海盗所抢,及八月还杭州,使人赴宁波取原书,发现已为某人盗取一空。他发了“识字之小人甚于操刀之大盗”的感慨,于是对所剩未全的《见闻存录》(即《闻见录》)加以订辑,改称《幸存录》。9

   《海错图》第三册“吸毒石”一幅中,聂璜称自己寓居福宁时曾接触过天主教传教士:“吸毒石,云产南海。大如棋子而黑绿色。凡有患痈疽对口,钉疮发背诸毒,初起,以其石贴于患处,则热痛昏眩者逾一二时后,不觉清凉轻快,乃揭而拔之入乳中,有顷则石中迸出黑沫,皆浮于乳面,盖所吸之毒也。”他说吸毒石“难购不易得”。“余寓福宁,承天主堂教师万多默惠以二枚,黑而柔嫩。以其一赠马游戎,其一未试,不知其真与伪也。”8文中提及赠送聂璜二枚吸毒石的万多默(Thomas Croquer, 1657—1729),系多明我会的传教士,1700年因为颜珰主教与康熙皇帝发生冲突,而在福州遭到当地耶稣会士的排斥,之后被同时驱逐。10

《海错图》第一册“鳄鱼”一幅的文字注记中,作者详细记述了闽人俞伯康熙三十年(1691)趁其为船主的表兄刘子兆往安南贸易之便,随船前往,三月二十五日自福州出发,开船遇顺风七日抵达安南境内,二十四日进港登岸,正逢安南番王为王考作周年庆典,其中有占城国将鳄鱼作为贡品呈献安南王,安南王将鳄鱼作为焚祭的礼物,当时集聚观众达数万人,大概俞伯也无法近观,将关于鳄鱼的实地观察加上想象,为聂璜绘制了燃烧中的鳄鱼形象。聂璜以为鳄鱼颇似“神物”龙,“故绘龙者,每增火焰”,并称“鳄体有生成赤光,俨类龙种”,并得意地认为“鳄身光焰,群书不载,不经目击者,取证何由详悉如此?”《鳄鱼赞》写道:“鳄以文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清宫海错图   聂璜   西方答问   西洋怪鱼图   海怪图记   人鱼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65.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0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