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旅宁: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性质探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5 次 更新时间:2020-11-13 12:59:26

进入专题: 廷行事   法律答问   法律实务题集   法律实务教本  

曹旅宁  

   摘    要:

   文章认为秦简《法律答问》并非具有法律效力的官方法律解释, 而是一部法律实务题集。《法律答问》中的“廷行事”也并非成例或判例, 而是官府惯例。《法律答问》中的比也并非决事比, 而是类推之意。《法律答问》的内涵并非只限于所谓《法经》六篇, 而是具有与出土秦汉律篇相一致的内容。《法律答问》是学吏制度的产物, 是法律实务教本。

   关键词:“廷行事”; 《法律答问》; 法律实务题集; 法律实务教本;

  

   一、问题所在

   睡虎地秦简中有一种被整理者命名为《法律答问》。其整理说明曰:

   《法律答问》位于墓主颈右, 计简二百一十支, 内容共一百八十七条, 多采用问答形式, 对秦律某些条文、术语以及律文的意图作出明确的解释。

   《法律答问》所引用的某些律文的形成年代是很早的。例如律文说“公祠”, 解释的部分则说“王室祠”。看来律文应形成于秦称王以前, 很可能是商鞅时期制定的原文。

   《法律答问》中很多地方以“廷行事”, 即判案成例作为依据, 反映出执法者据以往判处的成例审理案件, 当时已成为一种制度。

   秦自商鞅变法, 实行“权制独断于君”, 主张由国君制定统一政令和设置官吏统一解释法令。本篇绝不会是私人对法律的任意解释, 在当时具有法律效力。本篇对于了解秦的法律制度以及社会政治经济状况, 具有很重要的史料价值1。

   这段话有两个要点:一是定性为法律解释;二是定性为官方制定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法律解释。有学者指出:由于睡虎地秦简与敦煌、居延发现的公文简牍不同, 属于书籍简牍。因此, 一经释读编排, 形成铅字, 这宛然就是复原的书籍, 以后的利用者往往会优先地利用释读成文的东西, 而忘却了简牍编排中存在的各种问题[1]。同样原理, 对于秦简整理小组的解释及翻译如“廷行事”等, 也不免会有此现象及心理出现。这种解说便成为广为流行的通说, 影响日益广泛。

   《法律答问》命名缺乏理据。睡虎地秦简整理小组承担定稿任务的李学勤先生1994年12月由台湾时报出版公司出版的《简帛佚书籍与学术史》对此已有修订, 如未使用《秦律十八种》、《秦律杂抄》、《法律答问》等篇名, 而笼统地称为秦律三种, 并将《法律答问》定性为“这种法律书籍类似汉世的‘律说’, 或可称之为‘秦律说’。” 有学者进一步解说, 认为《法律答问》是司法解释中的私家解释。2001年张家山《二年律令》法律竹简的公布, 更为我们重新探讨《法律答问》的性质提供了契机。

   我们注意到, 现在被命名为《法律答问》的二百一十支竹简本无篇题。《睡虎地秦墓竹简》凡例二:“竹简在墓中原已散乱。在整理过程中, 尽可能将已折断的简缀合复原, 并根据文句衔接情况和出土位置编排。不能这样确定编排次序的, 按内容性质式排。”《睡虎地秦墓竹简》凡例三:“收入本书的简书, 《语书》和《封诊式》原有标题, 《效律》原有‘效’字标题, 其他各书的标题都是整理小组拟定的。”整理小组按所谓《法经》六篇排序也许并不符合原编排, 但由于缺乏出土原序位的可靠资料, 无法复原。因此称谓部分、行政管理部分与刑律问答部分是否原系同一简册, 尚有疑义。称谓部分似乎时代最为古老, 要以此来判断全部简文的年代, 未免过于笼统。此外, 答问作为著述体裁, 战国秦汉时期周秦诸子中常见, 张家山汉简《算数书》、岳麓秦简《术》、睡虎地77号汉墓《算术》都是“一部数学问题集”, 都是数学应用题一类的教本, 其主体应成书于战国时代的秦人之手, 《算数书》及《术》也以答问体裁成书。如果这一类题集无篇题的话, 也大可命名为《算术答问》。因此, 以答问体裁编成法律教程供初学法律者使用, 在当时应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 而非官方系统的司法解释大全。受此启发, 今后可能还会有《法律答问》、《封诊式》类似的文献出土。既属教材一类, 流传必多复本。如岳麓书院所藏秦简中新发现有题名《为吏治官及黔首》的吏德教材, 便是睡虎地秦简《为吏之道》的又一版本。

  

   二、“廷行事”既非判例, 也非自由裁量权

   我们注意到, 《法律答问》整理小组说明中, “廷行事”的解释至关重要, 因为“廷行事”是将《法律答问》定性为具有法律效力的官方法律解释的主要理据。张铭新先生注意到“廷行事”解释存在的问题:“廷行事, 现在通行的解释是‘秦朝的判例’, 恐怕值得商榷。”他进一步指出:“查阅云梦秦简, 凡是讲到‘廷行事’者, 没有一处涉及某一具体的案件事实, 而是指某一类法无明文的犯罪在以前的审判中是如何处理的。所以说秦的‘廷行事’是‘司法惯例’似乎更为准确。”[2] 刘笃才、杨一凡先生指出:就他们视界所见, 国内学者唯张铭新对此提出过不同看法, 并在此基础上辨析认定:“廷行事其实就是官府行事, 或称官府的实际做法。这种实际做法和法律规定不一致, 则是自由裁量权存在的结果。”[3]当然, 是否自由裁量权还可商榷。但以上怀疑精神及探讨解释为我们进一步探讨《法律答问》的性质提供了重要的启发。

   我们注意到, 国内学者连劭名早就有张铭新类似的解释。他在比较“廷行事”与“决事比”异同时指出:“廷行事者, 虽律文无所定, 然事属多见, 已无须引证旧案, 法庭处理时自有之定则惯例也。而决事比多奇情怪事, 世所罕见, 论处时颇感棘手, 一经判定, 后世可据引比附, 更有无旧例可寻, 处理时比照他例以取决者, 亦可称为决事比。” [4]因此, 多位学者认为《法律答问》应为司法惯例这一认识绝非偶然。秦汉的惯例即故事包括如下种类:

   (一) 有关官吏选举、迁除、设置、监察等方面的故事。

   (二) 礼仪故事。

   (三) 律令故事。

   (四) 百官有司常行之故事及其他。

   (五) 秦朝也以故事决疑断狱, 有所谓“廷行事”[5]。

   既然《法律答问》大都是对此定则惯例的阐发, 供初学法律者参考。是否有无法律效力?我们知道, 秦汉司法判决须征引所据律令条文, 至于这些定则惯例只要与法律出入不大, 官方也予以认可。

   我们现在对《法律答问》有关“廷行事”的解说进行覆按:

   告人盗百一十, 问盗百, 告者可 (何) 论?当赀二甲。盗百, 即端盗驾 (加) 十钱, 问告者可 (何) 论?当赀一盾。赀一盾应律, 虽然, 廷行事以不审论, 赀二甲。

   整理小组注释:廷行事, 法廷成例。《汉书·翟方进传》:“时庆有章劾, 自道:行事以赎论。”注引刘敝云:“汉时人言‘行事’、‘成事’, 皆已行、已成之事也。”王念孙《读书杂志》四之十二《行事》:“行事者, 言已行之事, 旧例成法也。汉世人作文言‘行事’、‘成事’者, 意皆同。”2汉律常称之为故事。

   《法律答问》中出现“廷行事”的有第30、33、46、48、49、55、123、129、130、131、132、133、143号简等13处。审其他答问, 亦有可能省却“廷行事”的。

   我们以下列举《法律答问》“廷行事”数例, 探讨其性质。

   可 (何) 如为犯令、法 (废) 令?律所谓者, 令曰勿为, 而为之, 是谓犯令;令曰为之, 弗为, 是谓法 (废) 令也。廷行事皆以犯令论。

   仓鼠穴几可 (何) 而当论及谇?廷行事鼠穴三以上赀一盾, 二一下谇。鼷穴三当一鼠穴。

   “毋敢履锦履”? “锦履”之状可 (何) 如?律所谓者, 以丝杂织履, 履有文, 以为“锦履”, 以锦缦履不为, 然而行事比焉。

   例一规定了官吏作为与不作为的标准;例二粮仓有一定数量的老鼠洞则对管理人员进行处罚, 显属定则惯例。例三意思是律文所说, 用不同色彩丝织成的鞋子, 鞋上有花纹, 才算锦履;用锦做鞋帮, 不算锦履, 然而惯例同样论处。这与连劭名先生“廷行事者, 虽律文无所定, 然事属多见, 已无须引证旧案, 法庭处理时自有之定则惯例也”之谓也。由此可知, “廷行事”既非判例, 也非自由裁量权, 而是“法庭处理时自有之定则惯例也” 。张家山247号墓竹简《奏谳书》案例十八《南郡卒史盖庐、挚、朔、叚 (假) 卒史瞗复攸㢑等狱簿》中的攸县令㢑便是未按令严惩败北者获罪, 也说明当时定罪量刑的自由裁量权相当有限。至于《法律答问》中又有“比”一词, 亦非“决事比”之意, 而是类推之意, 即按惯例类推如此处罚的。

  

   三、《法律答问》是一部法律实务题集

   《法律答问》中的题目大都依据相关律条设计题目、做出解答, 个别题目征引了律条原文便是明证;我们将其与《二年律令》对读也提供了具体的例证。至于为何《法律答问》大都未征引律文, 可能是由于编著者律条诵读纯熟, 故答案中没有必要征引律文;有些地方则根据需要征引律文大义。

   《法律答问》从重、从严、扩大化的倾向明显, 绝非自由裁量权之谓。其可能来源自以吏为师、法吏经验之总结。《法律答问》涉及盗事者四十二条。盗罪条文之所以最多, 是由于盗罪在社会上发案率最高, 处理的数量多, 容易出现判决歧义, 故要反复设问, 加以回答, 以免审理时出错。《法律答问》一百八十七条, 涉及盗事者四十二条, 如首条求盗等犯盗罪须加重处罚, 引《盗律》中对五人盗的惩处条文, 得出求盗等须按此比照赃值判罪定刑。求盗捕捉罪犯及其嫌疑人时, 发生格斗, 则根据《捕律》定性为贼杀, 贼杀则有《贼律》中明确的律文惩处。据我们统计, 除涉及盗事者即有四十二条之多以外, 涉及杀人、伤害共二十六条;诉讼二十一条;捕亡十一条;名词称谓二十五条;其他多为关涉行政管理的条文。因此, 定性为法律实务题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伤害罪也是社会上发案最高的案件之一, 《法律答问》这方面的习题不少, 仅次于盗罪。显然是为了熟悉法律实际运作而制定的题目, 如斗夬唇, 啮人鼻、唇、指, 斗以箴 (针) 、鉥条实际上是《贼律》的条文, 初学法律者为熟悉法条所设问。狱吏掌握法律须要熟悉到一接触具体案情, 头脑中便有相应的处罚结果的程度才能敷衍应用。这更说明所谓《法律答问》非官方系统的法律解释, 而是狱吏学习法律实务的题集。

   《法律答问》中解释存在或然的结论。如174号简“或曰完, 完之当也”;29号简”议不为过羊”;8号简“或曰”;存在异说。这也打破了《法律答问》通说为官方法律解释的可能, 官方法律解释不可能存在二元或然的结论。这样是为了避免司法官判案时出现引据难题;而只有在法律实务题集中解决问题的思路及办法可能存在异说。

   《法律答问》中有许多关于诉讼的解答, 这显然与当时的《告律》有关;而且诉讼答问都集中在案件的受理标准上, 什么情况下应受理, 这是法律程序的开端, 也是狱吏学习法律首先要掌握的重要标准。此外, 熟悉行政管理如粮仓、监狱、考绩、徭役的条文更是令史为吏所要直接掌握的内容。

《法律答问》中往往以某甲、某乙拟题, 与秦简《封诊式》中的爰书相似, 其作为法律教本的性质昭然若揭。根据已发表的张家山247号汉墓《津关令》以及岳麓书院秦简简报, 律令制度在秦代时已相当完备。我们知道, 令的重要功能之一便在于对律文的补充解释说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廷行事   法律答问   法律实务题集   法律实务教本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23.html
文章来源:西安财经学院学报. 2013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