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雅君:试论南朝的太子师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5 次 更新时间:2020-07-21 22:35:09

进入专题: 南朝   东宫   太子师傅  

刘雅君  

   摘    要:

   南朝太子师傅的设职与选任之制, 渊源于东晋孝武帝太元旧制。与北朝三师三少并立不同, 南朝仅设太子二傅, 并形成以处宰辅之位的皇弟兼领太子太傅, 身负民望与朝望的士族名士兼领太子少傅的常例。南齐在礼仪上区别二傅, 降低太子少傅的地位, 萧梁进一步从官品上区隔二傅, 均与伸张皇权、抑制门阀的时代趋向有关。一方面, 刘宋中期以后, 南朝太子二傅的选任程式化, 因而虚职化明显。另一方面, 萧梁提高太子二傅的品秩, 使其更趋荣衔化。太子师傅在南朝走过了一个地位越来越高, 却越来越虚职化的轨迹。

   关键词:南朝; 东宫; 太子师傅;

  

   晋宋之际, 门阀政治趋于衰微, 皇权政治复兴。围绕着这一重大历史转变, 学界对南朝皇权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皇位继承问题作为此项研究的题中应有之义, 也被学界广泛关注, 积累了丰硕的学术成果。1然而, 现有的研究多从政治史的角度着手, 而对用以保障皇权顺利传承的东宫职官制度尚留有较大的研究空间。在东宫职官序列中, 太子师傅处于最顶端, 正如《后汉书·百官四》刘昭注所言, 太子太傅“职掌辅导太子”;太子少傅“亦以辅导为职”。教喻、护佑太子为太子师傅的主要职责, 在不设太子詹事时, 太子少傅还须承担领太子官属的管理职责。因而对南朝太子师傅的研究, 不能不说具有较为重要的研究意义。有鉴于此, 本文拟对南朝太子师傅的制度渊源、设官授职、选任常例、太子师傅的相互关系及其发展轨迹, 作一通观、系统的考察, 以期有所裨益。

  

   一 东晋太元旧制与南朝太子师傅的设职、选任之制的形成

  

   《通典》卷30《职官十二》对先秦迄于隋唐的太子师傅类职官作如下记述:

   “太子师、保、二傅, 殷周已有。逮乎列国, 秦亦有之。汉高帝以叔孙通为太子太傅, 位次太常后, 亦有少傅。后汉太傅师如礼, 不领官属, 而少傅主太子官属。汉魏故事, 太子于二傅执弟子礼, 皆为书不曰令。少傅称臣, 而太傅不臣。晋泰始三年, 武帝始建置东宫, 各置一人。……皇太子先拜, 诸傅然后答之, 如弟子事师之礼。二傅不得上疏曲敬。……及杨珧为卫将军, 领少傅, 复省詹事, 遂崇广傅训, 命太尉贾充领太保, 司空齐王攸领太傅, ……其后, 太尉汝南王亮、车骑将军杨骏、司空卫瓘、石鉴皆领傅、保。……及愍怀建宫, 乃置六傅, 三太三少。……自元康之后, 诸傅或二或三, 或四或六。渡江之后, 有太傅少傅, 不立师保。宋有太傅、少傅, 各兼丞一人。其保傅并银章青绶。齐与宋同。武帝时以王俭为少傅。旧太子敬二傅同, 至是, 朝议接少傅以宾友之礼。梁太傅位视尚书令, 少傅视左仆射。陈因之。自宋以下, 唯有傅而无师、保。后魏有太师、太傅、太保, 谓之东宫三师;少师、少傅、少保, 谓之东宫三少。北齐皆有之, 出则三师在前, 三少在后。后周不置。隋与北齐同。大唐六傅不必备, 唯其人。”

   从设官授职的角度来看, 《通典》所述太子师傅类职官的沿革可划分为如下几个阶段:殷周列国 (师、保、二傅) 、两汉 (二傅) 、两晋 (或二或三或四或六) 、南朝 (二傅) 、北朝 (三太三少) 。殷周列国为后世职官的渊源所在, 真正奠定帝制时代东宫官制的是两汉, 仅设太子二傅。2西晋太子师傅职官设置一直处于变动中:晋武帝初设太子二傅, 后增设太子太保;晋惠帝永熙年间扩增至三太 (太师、太保、太傅) 、三少 (少师、少保、少傅) , 达到史无前例地六傅并立, 元康之后, 晋室已乱, 诸傅或二或三, 或四或六。《通典》说“渡江之后, 有太傅少傅, 不立师保”, 实际上, 晋元帝时荀组、陈略、晋明帝时华恒都做过太子太保, 真正仅设太子二傅的是东晋后期的孝武帝朝。3从北朝设三太三少、南朝只设太子二傅的差异来看, 双方虽然均是源自晋制, 但北朝继承的是西晋旧制, 而南朝所承接的却是东晋孝武帝的传统。

   东晋孝武帝立储是在太元十二年, 以琅邪王司马道子、王雅分任太子太傅、太子少傅。4司马道子为孝武帝同母弟, 孝武帝倚之抑制门阀, 太元十年谢安死后, 司马道子以司徒领扬州刺史、录尚书、假节、都督中外诸军事, 独掌相权。④王雅出身东海王氏, 为曹魏经学家王肃后裔, “孝武帝甚信而重之, 王珣、王恭特以地望见礼, 至于亲信, 莫及雅者”。5孝武帝朝正是东晋皇权伸张、门阀政治行将结束的关键时刻, 6孝武帝一反两晋以高门士族出任太子师傅的惯例, 7改以宗室宰相、皇帝亲信出任太子二傅, 表现出孝武帝对皇权继承问题的高度重视。据《晋书·王雅传》记载:

   “会稽王道子领太子太傅, 以雅为太子少傅。时王珣儿婚, 宾客车骑甚众, 会闻雅拜少傅, 回诣雅者过半。时风俗颓弊, 无复廉耻。然少傅之任, 朝望属珣, 珣亦颇以自幸。及中诏用雅, 众遂赴雅焉。将拜, 遇雨, 请以伞入。王珣不许之, 因冒雨而拜。”

   王珣为王导之孙, 出身第一流高门琅邪王氏, 又时任吏部尚书, 在太子少傅任命出台之前, “朝望属 (王) 珣, 珣亦颇以自幸”。可见当日太子师傅之任是朝野关注的显赫任命。故而当任命诏书公布后, 原本参加王珣儿婚宴的宾客竟然置婚礼于不顾, 大半跑到王雅家贺其出任太子少傅。其后, 拜少傅仪式举行时遇到下雨, 时任吏部尚书的王珣坚持让王雅“冒雨而拜”, 这完全是出于当不上太子少傅从而因妒成恨的心理。

   宋武帝即位的永初元年便立有太子, 8但太子师傅不详。刘宋首见史籍的太子二傅为宋文帝元嘉十二年任命的太子太傅彭城王刘义康与太子少傅王敬弘。⑨据《宋书·二凶传》, “ (刘劭) 年六岁, 拜为皇太子, ……年十二, 出居东宫。” 刘劭十二岁“出居东宫”的那一年正是元嘉十二年。可知太子二傅的设置是应对太子离开皇宫、独居东宫的情况。刘义康自元嘉六年入辅, “内外众务, 一断之义康”, 为实质上的宰相。元嘉十二年以持节、都督扬、南徐、兗三州诸军事、司徒、录尚书事, 领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的身份领太子太傅后, 又加侍中、班剑。8若非由皇帝亲领, 实在再没有身份更贵、权势更高者来出任太子太傅了。太子少傅人选王敬弘出身琅邪王氏, 元嘉三年为尚书仆射, 元嘉六年迁尚书令不拜后, 转为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 顺帝升明二年诏书称其“高挹荣冕”, 实为当日高门士族之首席代表。②

   宋文帝以执政的皇弟为太傅, 以士族为少傅, 与东晋孝武帝太子二傅的人事安排近似, 是对东晋孝武帝旧制的继承。这一点同样表现在时论对太子少傅任命之事的重视上。王敬弘本在元嘉六年离开建康, 被征召为太子少傅后专程诣京师上表:“伏见诏书, 以臣为太子少傅, 承命震惶, 喜惧交悸。臣抱疾东荒, 志绝荣观, 不悟圣恩, 猥复加宠。东宫之重, 四海瞻望, 非臣薄德, 所可居之。今内外英秀, 应选者多, 且板筑之下, 岂无高逸, 而近私愚朽, 污辱清朝。呜呼微臣, 永非复大之一物矣。所以牵曳阙下者, 实瞻望圣颜, 贪《系》表之旨。臣如此而归, 夕死无恨。”从王敬弘“东宫之重, 四海瞻望”等言可见, 此次太子师傅的任命是当日广泛关注的重要人事变动, 这与东晋孝武帝时太子少傅任命为朝野所瞩目、进而引发王珣、王雅之争的情况相同。

   晋宋之际正处于东晋门阀政治与南朝皇权政治的过渡期, 皇权复兴以抑制门阀为前提, 9这种历史处境与东晋孝武帝时类似, 故而宋文帝与东晋孝武帝一样, 以皇弟为宰相、太子太傅, 拱卫皇帝及其继承人的权力。与东晋孝武帝略微不同的是, 宋文帝选取的是“高挹荣冕”为太子少傅, 这是因为东晋孝武帝时高门势强, 故须用皇帝亲信士族, 宋文帝时高门士族转求“淡退”, 10以之为太子少傅, 带有安抚、以示合作之意。宋文帝对太子少傅的人选安排, 成为南朝常例。与元嘉六年同出琅邪王氏的王弘求退、引刘义康入相一样, 王敬弘也最终没有接受太子少傅的任职。

  

   二 南朝太子太傅的选任常例

  

   元嘉十七年刘义康被废黜后, 宋文帝的另一弟刘义恭取代执政之位, 太子太傅之职也随其他职务一并转让给了刘义恭。刘义恭任职直至元嘉三十年太子刘劭发动政变杀死宋文帝篡位。11孝武帝孝建二年, 将太子太傅之职亦是委任于皇弟竟陵王刘诞。在孝武帝反对刘劭的政治斗争中, 刘诞“同举兵”, 与孝武帝东西夹击刘劭, “有奔牛之捷”, 又平定刘义宣之乱, 为孝武帝初年极为重要之权臣。虽然孝建二年时, 孝武帝已经开始“疑惮”刘诞, 12但在翻脸之前仍以之为太子太傅, 实是以示安抚, 这说明太子太傅由权臣皇弟兼任已成授官常例。宋明帝称帝之初, 军事上极为依赖皇弟始安王刘休仁, 以之为使持节、侍中、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司徒、尚书令、扬州刺史, 后又都督征讨诸军事, 领太子太傅。13这与宋文帝、孝武帝一样, 也是以位极人臣的皇弟为太子太傅。

   刘宋唯一的非宗室太子太傅王景文出现在宋明帝末年。王景文出身琅邪王氏, 是宋明帝王皇后之兄, 领太子太傅时为中书监、散骑常侍、扬州刺史, 14属于外戚重臣领太子太傅。由于明帝末年诸皇弟“并以见杀”, 以外戚 (太子元舅) 重臣领太子太傅似是遵循相同原则下的替代方案。

   南齐仅见太子太傅一例。齐武帝永明元年至永明十年, 齐武帝同胞弟豫章王萧嶷长期担任太子太傅之职。15萧嶷永明元年领太子太傅时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太尉、扬州刺史、持节, 以后又在永明五年进位大司马, 后来又加中书监。其属吏乐蔼在与竟陵王子良、与太子右卫率沈约的来往信件中, 都将萧嶷称为“丞相”。16可见南齐在太子太傅上延续了东晋孝武帝以至刘宋以来以最为显贵的皇弟出任太子太傅的传统。

   萧梁的太子太傅有三例可见, 分别是梁武帝第六弟临川王萧宏、梁武帝第八弟南平王萧伟和王僧辩。萧宏担任太子太傅的时间是天监六年。天监初期, 梁朝刚刚建立, 梁武帝对萧宏倚赖尚多, 天监四年北伐中, 萧宏都督南北兗、北、徐、青、冀、豫、司、霍八州北讨诸军事, 《梁书》本传云其“以帝之介弟, 所领皆器械精新, 军容甚盛, 北人以为百数十年所未之有”。天监六年, “迁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侍中如故, 其年, 迁司徒, 领太子太傅”。司徒已为官品中的最高品了。可见, 萧宏是在最受梁武帝重用时期、官品开始达到最高品的时期出任太子太傅的。

   关于南平王萧伟的任职, 《梁书》的记载有矛盾之处。《武帝纪下》称中大通元年十一月, “加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平王伟太子少傅”。而《梁书》萧伟的本传则称, 萧伟中大通元年“以本官领太子太傅”, 此时萧伟的全部官职为侍中、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镇卫大将军、领太子太傅。萧伟不可能在同一年即为太子太傅, 又为太子少傅。根据太子太傅由皇帝弟弟出任的旧例, 笔者倾向于认为萧伟在中大通元年出任的是太子太傅。

至于王僧辩为太子太傅已经是梁末乱世之时的事情了, 属于非常之例。自江陵倾覆后, 王僧辩与陈霸先以梁元帝之子梁敬帝为号召、在建康重建朝廷。随后王僧辩又迫于北齐的压力, 迎贞阳侯为帝, 他便是在此时以大司马、骠骑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中书监、录尚书、扬州牧等职来兼领太子太傅。17王僧辩之所以能出任太子太傅, 一方面是因为王僧辩仍然是左右建康政局的重要力量, 另一方面, 此时的皇太子便是先前为王僧辩所拥护的梁敬帝。贞阳侯以王僧辩为太子太傅是忌惮于王僧辩的实力而对梁敬帝的法统表示尊重。所以王僧辩的太子太傅不像训导之职, 而是监护人的角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南朝   东宫   太子师傅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206.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1年0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