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磊 秦波:醉驾案件定罪问题与出罪路径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6 次 更新时间:2018-10-23 01:01:46

进入专题: 醉驾   抽象危险犯  

周磊   秦波  

   【摘要】 针对当前司法实践中,司法人员对醉驾案件不能、不敢、不愿、不善出罪的现状,本文认为,应当从抽象危险犯的犯罪构成入手,分析醉驾案件的入罪标准,并通过对关键证据的审查,找到醉驾行为出罪的四种系统路径和方法。包括:构成要件符合性实质审查出罪、违法阻却事由出罪、责任阻却事由出罪、关键证据合法性的审查出罪。醉驾案件出罪后,当下可权且按照“再次饮酒后驾车”的处罚标准,适用行政处罚。从长远看,建议对《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1条予以完善,以实现对醉驾行为刑罚与行政罚的有效衔接。

   【中文关键词】 醉驾;抽象危险犯;犯罪构成;出罪

  

   醉驾行为是否一律人罪自从《刑法修正案(八)》实施以来,在学术界和实务界就一直争议不断。最高法院“不能一律人罪”的态度似乎是一以贯之。然而,最高人民法院的想法有几分“曲高和寡”。不仅是立法机构有反对之声,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也明确唱出了反调,甚至就连法院系统内部也没有引发共鸣。自醉驾入刑6年来,随着该类案件绝对数量逐年激增,部分地区司法实践中已经出现了醉驾一律人罪的现象。本文旗帜鲜明地站在最高人民法院的一边认为,醉驾不该一律人罪。一律人罪的做法既严重浪费了有限的司法资源,与刑法关于犯罪的规定不符,又曲解了从严惩治酒驾行为的立法初衷,使得刑事打击面过宽。本文认为,醉驾一律入罪的根本原因,不外是司法人员没能正确把握醉驾型危险驾驶罪的犯罪构成,往深推究是没能正确掌握抽象危险犯的认定标准和判定方法,对该类案件仅仅作形式上地认定,从而导致醉驾案件出罪口不畅。进而,本文从抽象危险犯的犯罪构成人手,分析醉驾案件的入罪标准,同时寻找该类案件出罪的方法与路径,希冀为司法人员在该类案件审理中准确认定犯罪提供参考与借鉴。

  

一、醉驾案件定罪问题之理论争鸣


   根据《刑法修正案(八)》修订的《刑法》133条之一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这就是我国危险驾驶罪的立法开端。该法颁布前,醉酒驾驶该不该入罪曾一度引发全民热议。该法施行之后,该不该人罪的问题被暂时搁置。但是在醉驾是否该一律人罪的问题上,又引发了学术界与实务界的严重争议,并且该争议一直持续至今而热度不减。

   (一)学术界之论辩交锋

   醉驾是否一律人罪在理论界争得不可开交。概括而言,支持“一律人罪论”的论据主要有:1.立法原意论。即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对《刑法修正案(八)(草案)》的第3次审议稿并没有对第22条危险驾驶罪再做任何修改,因为,如果再增加规定“情节严重”等限制性条件,具体执行中难以把握,也不利于预防和惩处这类犯罪行为。“显然,在立法者看来,类型化的醉驾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足以严重威胁道路交通安全的行为,并不需要再对情节加以更为严格的限制。”2抽象危险犯论。即从法教义学角度分析,有学者认为,“危险驾驶罪是抽象危险犯,只要实施特定的危险驾驶行为,即被立法推定为危险状态已经存在,即使在少数的个案上,特定的危险驾驶行为并未引起危险状态,也一概被认定危险已经出现。”根据此种观点,对于醉驾而言,只需要出现醉驾行为即可认定为犯罪。3.罪刑法定原则论。有学者指出,坚持“醉驾”必须“一律人罪”的见解,其理由源于《刑法修正案(八)》的直接规定,因为从现有《刑法》133条之一设置的“危险驾驶罪”来看,“追逐竞驶”非常明确地具有“情节恶劣”的人罪限制,而“醉酒驾驶”却没有“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等任何附加条件。因此,要求“醉驾”必须“一律入罪”实质上是对罪刑法定原则进行严格遵循的结果。4.“但书”无用论。有学者认为,《刑法》13条“但书”是宣示性条文,其具有宣示性作用并非能指导分则适用,因而本罪不受“但书”规制,对于醉驾行为应一律人罪。

   反之,“醉驾不必一律人罪”的理由主要有:1.“但书”适用论。(1)“情节犯”加“但书”论。持该观点的学者认为醉驾不必一律入罪,其理由在于:醉驾是刑法分则规定的情节犯,同样受到《刑法》13条“但书”的制约与指导,即“无论是将醉驾解释为没有任何情节规定的抽象危险犯,还是将其解释为有具体情节规定的抽象危险犯,从刑法教义学的角度看,均可以运用情节犯的基本理论并结合1997年《刑法》总则13条“但书”的规定限制其处罚范围。(2)“构成要件符合性”加“但书论”。持该观点的学者认为,即便发生了醉驾行为,仍然需要根据我国《刑法》13条“但书”来具体判断该醉驾行为危险性,应当将“情节显著轻微的”醉驾行为排除在犯罪之外。以在判断犯罪构成要件符合性之前还是之中适用但书之不同,具体又可以分为褚槐植、张永红所主张的“但书出罪标准说”和张明楷所主张的“人罪限制条件说”[1]。2.“违法阻却事由或责任阻却事由论”。如冯军教授所提的要从犯罪论体系中找出能够使醉酒驾驶行为出罪的标准,使醉酒驾驶行为的出罪化受到犯罪论体系的制约,从而能够从犯罪论体系上检验使醉酒驾驶行为出罪的判断过程。能够使醉酒驾驶行为出罪的根据,应该是存在违法性阻却事由或者责任阻却事由。[2]梁根林教授也持同样的观点。3.“构成要件关键要素弹性设置论”。例如,曲新久教授认为,在认定醉酒型危险驾驶罪的成立上没有适用《刑法》13条“但书”的空间,但是,醉驾不一律入罪,并不依赖于但书条款的适用。对于醉驾来说,相较于“道路”和“机动车”两个构成要素,“醉酒”这一规范构成要素必须释放出数量要素,可以通过给“醉酒”的临界值设定量的幅度,而不是一个点,比如通过立法解释将醉酒解释为血液中酒精含量每100毫升含80-110毫克,赋予司法人员自由裁量的权力,从而使醉酒驾驶不必一律人罪。[3]

   (二)实务界的观点分歧

   与学术界相呼应,醉驾是否一律人罪在实务界也同样是各吹各的号、各弹各的调。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醉驾行为当然不能一律人罪。早在《刑法修正案(八)》施行伊始,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张军就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各地法院对“醉驾”行为的处理时要慎重稳妥、区别对待,不能仅根据现有的刑法修正案(八)的机械条文就据此认为,只要达到“醉驾”程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而是要结合刑法总则的规定进行审慎判断,即如果“醉驾”行为符合刑法总则第13条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规定,不以犯罪论处。2017年5月1日开始实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中,对危险驾驶罪的定罪量刑又进一步做了如下表述:“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于刑事处罚。”在规定量刑的指导意见中,再一次重申可以适用但书条款来给醉酒驾驶出罪的立场,可谓意味深长。

   然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刑法室编著的刑法条文释义对危险驾驶罪的解读中所指出的“本款规定的两种行为构成犯罪的条件不同: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才构成犯罪;而醉酒驾车行为构成犯罪则无需具备任何其他要件”。对于立法机关的这种观点,公安和检察院是一致同意的,即认为醉酒驾驶一律立案侦查、一律起诉。公安部方面表示:“公安部门对经核实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一律刑事立案”;[4]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新闻发言人也表示:“只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检方就会一律起诉,而不会考虑情节的轻重”。[5]此外,社会舆论也发出请最高人民法院尊重醉驾入刑的立法本意,不要使关于醉驾人刑的刑法规定“虚化”成一纸空文的声音。

  

二、醉驾案件定罪问题研究之现实意义


   从常理推断,实务与学界的上述分歧应该会“在相当程度上妨碍了各地执法与司法机关对法条的统一适用”。[6]而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无疑应当是对法官们的司法判决有最直接影响的因素,也就是说醉驾不一律入罪应该在司法判决中会有着较强地直观体现。那么,现实情况又是怎样呢?我们通过对S省C市近5年来危险驾驶罪案件审判概况作调查,却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

   (一)S省C市近5年来醉驾案件审判概况

   自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施行以来,S省C市下辖各基层法院危险驾驶罪案件呈逐年递增趋势,且涨势迅猛,在2016年已跃居该市所有一审刑事案件第二位,仅次于盗窃罪。本文选取2012年至2016年连续5个自然年度中该市所辖基层法院审理的生效危险驾驶罪案件作为研究对象进行分析。选取如此大量样本进行分析研究有利于发现案件规律,也能有效避免因年度差异和偶然性因素造成的刑事案件统计数据的不均衡。经对所收集样本分析发现该类案件在5年内呈现以下变化。

   1.受案数逐年激增,近3年均成倍增长。该市各基层法院从2012年至2016年5年间共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6744件,逐年呈翻滚式递增,增量巨大。其中,2012年该市法院共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374件;2013年该市法院共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480件,同比上涨28.34%;2014年该市法院共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666件,同比上涨38.75%;2015年该市法院共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1683件,同比上涨152.7%;2016年该市法院共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3541件,同比上涨110.4%。

   2.在刑事案件中占比逐年上升,远超刑事案件同期增幅。刑法修正案八施行以来,随着打击查处力度的加大,危险驾驶罪案件作为新设罪名在该市刑事一审案件中占比逐年上升。其中,2012年该市法院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共计374件,占所有刑事一审案件数3.15%;2013年该市法院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共计480件,占所有刑事一审案件数4.31%,同比增幅28.34%,同期刑事一审案件同比下降6.18%;2014年该市法院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共计666件,占所有刑事一审案件数6.11%,同比增幅38.75%,同期刑事一审案件同比下降2.05%;2015年该市法院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共计1683件,占所有刑事一审案件数13.42%,同比增幅152.7%,同期刑事一审案件同比增幅15.09%;2016年该市法院审结危险驾驶罪案件共计3541件,占所有刑事一审案件数22.24%,同比增幅110.4%,同期刑事一审案件同比增幅26.92%。

3.人罪率达到百分之百,免处适用率极低,缓刑适用率逐年提升。危险驾驶罪入刑后,伴随着全国范围内严厉打击查处该类犯罪的浪潮,该市法院对该类犯罪一律判决定罪,且量刑均较为严苛。虽该市法院近两年在缓刑适用率方面有较大提升,但仍严格控制免于刑事处罚的适用,5年内仅2015年及2016年有5个基层法院对14人判处免于刑事处罚,适用比例仅占该类案件2.08‰,基本可忽略不计。涉及该类犯罪,2012年该市法院共计判决374人,适用缓刑10人,缓刑适用率2.67%;2013年该市法院共计判决481人,适用缓刑37人,缓刑适用率7.69%;2014年该市法院共计判决666人,适用缓刑82人,缓刑适用率12.31%;2015年该市法院共计判决1683人,适用缓刑423人,缓刑适用率25.13%;2016年该市法院共计判决3541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醉驾   抽象危险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96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