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鹏:朝鲜的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53 次 更新时间:2006-07-25 00:55:23

进入专题: 朝鲜  

袁鹏 (进入专栏)  

  

   初到朝鲜,仿佛突然置身30年前的中国,有时光倒流之感。田间地头,处处红旗招展,歌声嘹亮,来自政府机关、学校、工厂的支农群众正忙于春耕插秧。而在平壤市内各主要大型广场上,万人集会排练大型团体操,场面也蔚为壮观。一边是世界上最雄伟的纪念碑、纪念铜像和艺术造诣极高的纪念堂,一边则是相对破旧的道路、建筑质量欠佳的民居和色彩暗淡的人流。国营商场货品相对稀少且价格昂贵,因而显得不甚景气,集贸市场则物品应有尽有,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显得人气很旺。地上的朝鲜是一种景象,地下的朝鲜则另有一番天地。

   很难用简单的语言描述朝鲜的现状,更难把握的,则是朝鲜人的心态。朝鲜人对自己的处境、美国对朝政策乃至整个国际局势了解之深入和准确,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外。而他们坦率地承认朝鲜正面临巨大的经济困难,同时又无比坚定地表示终将克服这些“暂时的困难”并期待“朝鲜的明天更美好”,其中透出的那种在今天中国稀缺的“革命气概”又着实让人有一丝莫名的感动。

   感动之余,衷心期待的则是朝鲜尽快走向和平稳定繁荣富强。实际上,从一个经历过改革开放全过程的中国学者的视角看,朝鲜走出今天的困境并非完全没有出路。根本出路无外乎两条:对外,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进而改善国际环境;对内,实行全面改革开放,进而改善国计民生。然而,这是中国人的逻辑。美国人的逻辑似乎更简单明了,那就是政权更迭,似乎舍此别无他途。那么,朝鲜的逻辑是怎样的呢?

   先说朝美关系正常化。朝鲜认为这首先不取决于朝鲜,而是取决于美国。美国同利比亚复交后,国际社会也曾议论过朝鲜是否会追随利比亚模式,以弃核换正常化。但在朝鲜看来,这无异妥协投降,根本不是朝鲜人应该思考的选项。国际上一位知名的朝鲜问题专家曾有过一个形象的比喻:朝鲜民族是“豺”族,美国是“狮子”族,两者一直在死拼。“豺”族在数量上和物力上一直处于劣势,其中一部分投降,下山做了美国的“狗”,于是衣食住行都有了保障,而且还可以当明星,真可谓再美不过了。而留在山上继续抵抗的“豺”族则面临重重困难和考验,常常不得不忍饥挨饿,还时常遭到狂风暴雪的吹打,只好在大风雪中互相挤作一团忍受。“豺”族继续抵抗的好处就是有自由。虽然挨饿,但可以随心所欲地过日子,不受任何人的束缚。这段比喻被称为所谓“豺的美学”,也就是朝鲜人的价值观和国家意志。朝鲜这种在任何逆境中都能坚持生存的“豺”的本性,对欧洲人和美国人来说,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因此,期待以朝鲜的妥协让步来换取朝美关系正常化,难度很大。

   再看改革开放。国际上时常有人说,为什么朝鲜不效法中国走改革开放的路?其实,金正日先后四次访华表明,朝鲜领导人也在探索改革之途。然而,奉行“主体哲学”的朝鲜似乎不会轻易追随别国的模式。何况,同中国20世纪70年代末相比,今日朝鲜至少有三点不同或者说缺乏三大条件。第一,中国改革开放是在实现中美、中日关系正常化前提下全面铺开的,而今天的朝鲜,则尚未实现同美、日的关系正常化,因此朝、中的国际环境是大不一样的。更不用说美国视朝鲜为“邪恶轴心”和“暴政前哨”了。其结果,朝鲜无法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而不得不集中相当精力搞国防建设,搞“先军政治”。第二,中国改革开放是在国民经济接近崩溃边缘、中国共产党内部以邓小平为核心的改革派自主推动的结果,而在朝鲜,至今尚看不出体制内有一群“大力改革”的力量。其经济状况虽然不好,却也始终没有崩溃。第三,中国与朝鲜都面临国家统一的问题。但中国始终掌握着统一的主动权,是相对主动的一方,朝鲜则一直担心被韩国“吞并式统一”,处于相对被动地位。由此观之,朝鲜要像中国那样进行全面改革开放,难度很大。

   各国有各国的逻辑。有人说,朝鲜就好比顽强地跟风车斗的唐·吉诃德,空有斗志和勇气,却无法获得胜利。也有人说,朝鲜值得同情,却无法理解。其实,解决朝核问题也好,帮助朝鲜摆脱目前的经济困境也好,关键在于了解朝鲜人的逻辑,而不是根据自己的逻辑去推己及人,主观办好事客观办坏事;更不应该将自己的逻辑强加于人,动辄武力相逼。以渐进、耐心、善意的姿态加强沟通,增进了解,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看世界》授权天益发布)

进入 袁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5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