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垚峰:“魏则西事件”揭开莆田系生存法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 次 更新时间:2016-05-04 23:59:54

进入专题: 魏则西事件   莆田系  

于垚峰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于垚峰“五一”小长假期间,一篇文章刷爆微信朋友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在两年前体检出滑膜肉瘤晚期,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下简称北京武警二院),在花费将近20万医药费后,不治身亡。

   魏则西的经历可谓戳到了众多患者的痛点,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通过百度推广的医院,其合作方多是由民营医院阵营中最活跃的莆田人投资成立。另外,据《中国企业家》近日报道,在中国11000家民营医院中,莆田系民营医院占到了80%。魏则西之死,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集到了这个宠大的群体上。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下简称国家网信办)发言人姜军昨日(5月2日)发表谈话指出,根据网民举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计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魏则西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联合调查组将适时公布调查和处理结果。

   而在昨日,百度相关负责人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对魏则西事件进行了全面回应。

  

现象:莆田系医院遍全国

   虽然目前已经无法通过百度搜到北京武警二院的推广链接,但通过热心网友截图可以看到,排在第二推荐位的就是该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该院网页域名注册信息,发现注册公司名为康信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信公司)。此外,该院肿瘤生物中心技术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莱逊)。而3月3日晚间,中源协和[0.00% 资金 研报](600645,股吧)(600645,SH)发布预案称,公司拟以11亿元收购柯莱逊10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柯莱逊官网将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列为合作伙伴,但斯坦福方面称并不了解该公司。

   与此同时,康信公司与柯莱逊似乎关系匪浅。截至记者发稿,虽然柯莱逊官方网站已无法不开,但从网友保存的载图可以看到,柯莱逊董事长为陈新贤,而康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新喜。另据某莆田系医疗公司知情人士介绍,这兄弟二人都是莆田系医疗企业中的大老板。

   记者梳理陈新贤参股医院发现,其先后出现在成都圣贝牙科医院有限公司、国科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圣贝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康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上海圣贝口腔门诊部有限公司、北京普京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中;而陈新喜同样身为多家医疗机构的股东或法人,包括但不限于:上海康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杭州真爱妇科医院有限公司、上海百投生物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等。

   值得一提的是,“魏则西事件”之后,网上传出了一份莆田系医院名单,这些医院遍布全国。不仅有冠以“华夏、仁爱、玛丽亚”等字样的医院,还有一些以某某市第几医院、某某市人民医院等命名,极易误导患者。

  

手段:大部分利润投广告

   据一位在江西经营民营医院十多年的莆田人陈先生介绍,莆田系最早是从江湖游医开始,在电线杆上贴小广告,主要治疗风湿、性病、鼻炎等。“那时候比较低端,基本上是以行骗为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陈先生指出,“莆田系真正开始走上正规,是从上世纪90年代,莆田人承包医院科室开始的。那时候国家放开了公立医院科室承包,有部分莆田人便捕捉到了这里面的商机。”

   待到科室形成规模和气候后,这部分莆田人又趁机成立了专科医院。并且,莆田系涉足领域也更广泛了,凡是医保没有覆盖的领域几乎都囊括进来了。一般来说,医保覆盖不到的疾病其实都是一些不致命,对健康危害次一级的疾病,比如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美容整形。

   陈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在江西一个小县城开了一家男科医院。最初的时候,他和同行交流时,大家一致的心得就是投钱砸广告。“差不多有80%的利润,都要投入到广告中去。”陈先生表示,这基本上是江西的民营医院,或者说是全国民营医院通用的手段,只不过,现在广告的投放渠道变了,原来主要是地方报纸、电视、电台,现在则转向了网络,比如百度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莆田市前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记者注意到,从百度2015年财报看,其前三季度营收共476亿元,粗略估算,其全年营收约在600亿上下。因此,保守估算,莆田系医院对百度营收的贡献度大概在五分之一左右。

  

法则:羊毛出在羊身上

   砸巨资投入到百度推广中的这些医疗机构,自然是要穷尽一切办法,把这些投入收回来,并且还要有盈利。魏则西事件之后,南昌一位曹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讲述了他在南昌某泌尿专科医院治疗的经历。

   曹先生表示,他患有尖锐湿疣,妻子也被传染了,由于患病处比较私密,所以不敢轻易告诉亲朋好友,于是两口子就到前述专科医院治疗。

   “一进去,一位主任就告诉我,这种病很严重,要立刻治,能治好,但是要用贵一点的药。”曹先生陈述道,医生开的药是400多元一针,他夫妇二人每天都要打一针,再开了一些其他的口服药,住院治疗了半个月,都没有好。

   曹先生回忆称,医生每次开药的时候,都问他还有多少钱。他带去的28000多元钱很快就花光了,最后找一位同学借钱的时候,才忍不住告诉了同学实情。同学告诉他,肯定被骗了,让他直接去江西省人民医院。“在公立医院,只花了2000多,就治好了。”曹先生告诉记者,事情过去了许久,本来一直没有打算对外说。看了魏则西的遭遇后,他深有感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了解到,曹先生口中的泌尿专科医院幕后老板也是莆田人。

   大医博爱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陈向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魏则西事件”,带给莆田系民营医院既有正面的影响,也有负面的影响。“正面的影响是,莆田系得去思考,未来我们怎么去发展;对莆田系的从业者来说,需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进入专题: 魏则西事件   莆田系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310.html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