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中国崛起五大效应 深刻改变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24 次 更新时间:2006-06-12 03:02:55

进入专题: 崛起  

胡鞍钢 (进入专栏)  

  

  过去20多年中国经历人类历史上最快的经济发展和最迅速的经济崛起,早已超过当初人们的预期。例如1983年世界银行发表的第一份《社会主义中国》报告曾预测,在20世纪80年代上半期,中国经济增长率在每年4%左右,乐观的估计为每年5%。在20世纪80年代下半期,中国经济增长率在每年5%左右,乐观的估计为每年6%,等于20世纪70年代达到的水平。1985年世界银行发表的第二份《中国:长期的发展问题与选择》报告,预测在1981年至2000年期间,中国适中的增长率是每年5.4%,乐观前景是每年6.6%。实际上这一时期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为9.7%。中国崛起是出人意料的重大事件,诚如邹至庄教授所言,在改革初期,没有一个人预见到后来中国经济的迅速转型和增长,外部的观察家的判断都是错误的。

  中国崛起已经成为基本事实和重大的发展趋势。你无法忽视它,更无法回避它。在因特网上,关于“China Rising ”的信息浩如烟海,它也是世界上主要媒体重头文章的主题。2005年7月30日英国《经济学家》的封面文章是《中国如何管理世界经济》,副标题是《中国发生的事件越来越影响到全球工资、利润、物价和利率》。这在20年前甚至10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可以说,现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在深刻地影响中国而且在深远地影响整个世界,不仅在迅速地改变中国而且在广泛地改变世界。

  中国崛起,对全人类到底是机遇?还是威胁?这已经成为当前世界上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那么,中国崛起与其他国家崛起有什么不同?中国21世纪的崛起类似于美国在19-20世纪的崛起。中国的崛起与纳粋德国(基于种族仇恨)、前苏联(基于市场压制)、石油输出国(基于卡特尔)的崛起是完全不同的。中国的崛起不可避免地导致世界向多极化转变,在21世纪,无论美国,都不能统治世界,全球将共同享有一个在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繁荣。

  中国崛起对世界是机遇还是威胁?是机会还是挑战?这取决中国崛起对世界产生的影响是正外部性还是负外部性,是正外部性超过负外部性还是相反。

  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是:中国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变化是什么?中国影响世界经济的特殊性是什么?与美国、日本等国经济崛起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

  本文将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影响概况为的五大规模效应:巨大的人口规模效应,更大劳动力参与就业规模效应,迅速扩大的经济规模效应,开放市场和贸易规模效应,最大资源消耗规模效应。在上述五大规模效应中,前四项更多的是正外部性,最后一项是负外部性;总体上看,从中国崛起对世界影响的角度看,其正外部性大大高于负外部性。如果中国能够选择绿色发展战略,走绿色崛起之路,则最后一项负外部性将大为降低,还有可能产生正外部性。

  在行文中,我将中国崛起与1870-1913年美国崛起和1950-1973年日本崛起作比较,既分析了它们之间的相同点,也分析了它们之间的不同点。我认为,中国崛起与美国和日本崛起的最大的不同,中国的人口规模、劳动力规模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的十倍或几十倍;中国的经济规模和贸易规模迅速扩大,已经超过日本,正在追赶美国;中国的资源消耗规模开始超过美国,将成为世界资源消耗“超级大国”。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影响越来越显著,她是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超大规模的崛起。

  我的基本结论是,从世界现代经济发展历史看,对中国而言,她正处在战略机遇期,即迅速崛起期;对世界而言,她创造和展示一个新的巨大的发展机遇,而不是一个致命的威胁。总之,中国的崛起,不仅深刻改造中国,而且还将重新塑造世界。

  

  巨大的人口规模效应

  

  从美国、日本和中国经济起飞时期的人口规模比较看,他们的差异甚大。如果将印度等发展中大国包括在内,这是世界历史上人口规模最大的崛起,远比美国和日本崛起壮观得多、宏大得多,它将深刻地影响21世纪。

  1870年美国开始经济起飞时总人口为4024万,到1913年总人口为9761万;1950年日本开始进入经济起飞时总人口为8381万,是美国1870年总人口的两倍,1973年日本总人口达到10871万人。1978年中国开始经济起飞时总人口为96259万人,相当于1870年美国总人口的24倍,相当于日本1950年总人口的11.5倍,到2020年,中国总人口至少将达到14亿,相当于美国1913年总人口的14倍,相当于日本1973年总人口的13倍。1990年印度开始经济起飞时总人口为83900万人,相当于1870年美国总人口的20.8倍,相当于日本1950年总人口的10.0倍。

  除美国等少数国家之外,发达国家已进入老龄化阶段,占全世界总人口比重持续下降,从1960年的20.70%下降到2002年的14.7%,大大低于中国人口比重,也低于印度人口比重。

  2004年12月,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发表了对2020年的预测报告,题为《绘制全球未来》。在这张全球未来图景上,中国和印度被标明为“可能的新全球玩家”,它们将改变21世纪前期的地缘政治经济格局。

  中印两国相继崛起,就意味着两倍于发达国家人口的两大经济体迅速起飞,加速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和现代化。这无疑空前地扩大世界就业人口规模,迅速地提高了世界劳动生产率,增加使用各类新技术,特别是IT技术的人口规模,大幅度地减少绝对贫困人口,也会进一步提高全球的经济增长潜力、贸易增长潜力、技术进步潜力。

  

  更大劳动力参与就业规模效应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2005年7月30日《中国如何操纵世界经济》引述了中国古代的伟大思想: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该周刊提醒全世界注意,中国的劳动力大军进入全球经济如何会发生50年、甚或100年时间最为深刻的变化。中国有效地使全球劳动力翻了一番,大大提高了世界的潜在产出,因而未来前景更加光明。其原因在于:拥有廉价的劳动力大军;拥有异常开放的经济。中国的发展不仅仅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强大驱动力,而且对其他经济体的影响也广泛得多。

  中印两国不仅人口基数大,而且总人口就业参与率高(特别是中国)。发达国家不仅总人口占世界总量比重在下降,而且总劳动力占世界总量比重大幅度下降,从1960年的20%下降至2002年15%。尽管中国人口总量占世界为20.66%,但是劳动力占世界总量比重为25.40%,比发达国家劳动力占世界总量比重高出10个百分点。

  中国劳动力不仅数量大,而且在大规模的从低劳动生产率部门向高劳动生产率部门转移,特别是农业劳动力在向非农业劳动生产部门转移。1978年中国的非农业劳动力11834万人,到2002年达到36870万人,中国非农产业劳动力占全世界比重在过去20年间翻了一倍,从6.5%上升到12.2%。尽管目前中国非农业劳动力数还低于发达国家的劳动力总数45512万人,我们估计到2020年中国总就业人口在8.2亿人左右,非农产业就业比重达到65%,也就是5.33亿人,那时中国的非农业劳动力比发达国家的总劳动力还多1亿人。

  根据Maddison计算,1973年(石油危机)以后,西欧国家GDP增长率明显下降,由1950-1973年期间的4.8%降为1973-1998年期间的2.1%。他认为这种经济增长率的下降可以分解为三个因素:(1)出生率出现了明显和普遍的下降,致使人口增长速度从每年0.7%下降到0.3%;(2)失业人数大幅度地上升,同时还有其他导致劳动力市场僵化的因素;(3)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也出现了下降,年均增长率由黄金时期的4.8%降到了2.3%。

  中国与此相反,劳动年龄人口从1982年的61.5%上升到2003年的70.4%,总人口就业参与率从1978年的41.7%上升到2003年的57.6%。劳动生产率大幅度增长,1978-2003年期间平均增长率高达6.9%,是西欧国家的三倍。西欧的三大趋势会持续下去,而中国还会上升,形象地讲就是“西方的太阳徐徐下降,东方的太阳徐徐上升”。

  

  迅速扩大的经济规模效应

  

  从世界现代历史看,中国这一时期相当于美国经济崛起期(1870-1913年)的情形。首先,美国是南北内战结束后开始进入经济起飞,GDP年平均增长率为3.92%;而中国是在结束了“文化大革命”之后进入经济起飞,中国这一时期经济增长率为9.4%,大大高于美国当时的经济增长率。其次,美国花了43年时间(指1870-1913年),中国可能花42时间(指1978-2020年)。再有,1870年美国GDP占世界总量比重为8.8%,到1913年时这一比重提高至18.9%;1978年中国GDP占世界总量比重为4.9%,到2020年提高至18-20%。最后,美国经济高增长带动了世界经济增长,美国对这一时期世界新增GDP的贡献率在1/4(25.9%),而英国的贡献率仅为7.7%。 我们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库对世界大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率的贡献率作了排序,在80年代美国贡献率最大,它占世界新增GDP的21%,中国第二位占12%,第三位是日本,德国第四。1990年到2002年,第一位是中国,贡献率高达27.1%,美国变化不大,是21%,日本从原来的10%降到2%,它几乎是零增长,我们的增长率是世界经济增长率的3倍之多。根据英国《经济学家》(2005年7月30日)估计,从2000年以来中国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相当于印度、巴西、俄罗斯三大新兴经济体总和的两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程度远远超过这些新兴经济体。

  根据Maddison(2003)计算,从1975年以来,西欧29个国家GDP(指1990年国际美元价格)占世界总量比重是持续下降的,由1975年的25%下降至2001年的20%,下降了5个百分点;而中国和印度GDP占世界总量比重是持续上升的,中国由1975年的4.8%上升至2001年的12.3%,印度由1975年的3.3%上升至2001年的5.4%,中印合计比重由1975年的8%上升至2001年的18%,上升了近10个百分点。估计到2005年中印两国GDP占世界总量比重就会接近西欧29国的比重,然后很快超过西欧比重。

  从今后的发展趋势看,西欧和日本占世界GDP比重是呈下降趋势,中国和印度呈上升趋势,美国比重可能先是不变后是开始下降。到2020年中国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印度经济规模会超过日本,到那时,世界经济将形成五大经济体,按经济规模的排序是:中国、美国、西欧、印度和日本。他们占世界经济总量比重在60%左右。

  由于中国和印度参与世界经济,使得全球经济的劳动力或就业人数空前增加,就业参与率明显提高,从劳动力供给要素投入和劳动力转移两个角度看,不仅提高了中印两国潜在产出增长率,而且还提高了全球潜在产出增长率。

  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一起飞期或崛起期的中点。这就是我们的战略机遇期。只要我们能够保持过去20多年的政治稳定、社会稳定,我们就会取得以往的经济增长率,也会打破经济发展的历史记录。

  

  开放市场和贸易规模效应

  

  1950-1973年期间,中国贸易增长明显低于经济增长,贸易增长弹性只有0.54,属于封闭型或非开放经济类型,尽管这一时期全球的贸易增长高于经济增长。1970年中国商品出口额占世界总量比重为0.7%;1978年中国的贸易总额在世界上居第32位,几乎是一个贸易小国。70年代末,中国的进出口总额占GDP的12%,是世界上这一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被世界银行视为长期极端闭关自守类型。

  过去20多年中国迅速经历了从一个封闭经济到开放经济的过程,在更大范围内参与全球经济并日益影响全球经济与贸易。中国在多方面加快贸易自由化进程:第一、1992年中国的加权关税税率为41%,到2001年降至12%,加入WTO后2005年降至9.8%,2006年之后进一步下降至6.8%;第二、1996年中国非关税贸易壁垒占各类贸易的2/3,2000年降至1/3,加入WTO后中国将取消绝大部分贸易关税壁垒,根据WTO规则,国际贸易仅控制不到10%;第三、1994年中国废除双轨制汇率制度,实行单一汇率制度。

  1978年时中国贸易依存度(进出口额占GDP比重)不足10%,到2004年已达到7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胡鞍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崛起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37.html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