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对中国经济的建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61 次 更新时间:2016-03-23 10:46:44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十一项建议  

张五常 (进入专栏)  

   各位同学:

   2016年1月16日,我以《中国的经济困难要怎样处理才对》为题,在广州中山大学博学同学会讲话。当日天大寒,讲得不称意。3月19日作补充,综合为十一项建议。

  

引言:朱镕基时期前车可鉴

   大家记得,1992年的春天,邓小平先生南下,跟着中国的经济开放转到长三角那边去。长三角的大事改革起于1993年初,比珠三角迟起步十多年。然而,约七年后的2000年,在所有重要的经济数字上,长三角超越了也发展得快的珠三角。这是不容易相信的经济奇迹,但确实是发生了。

   当时掌管经济的朱镕基先生,每年都说增长率保八。他错,我的估计是每年的增长率远高于八。证据有三。其一,珠三角的增长率当时是明显地高于八,但在七八年间竟然被长三角超越。其二,劳工的人均收入,从1993年起十四年上升了约八倍。其三,庞大的流动人口出现,几年间四个工作年龄的农民有三个转到工商业去。这些流动人口的收入大部分没有算进国民收入。当年中国的国民收入是低估,今天却变为高估。后者的主要原因,是大跃进期间采用的指标制度,这里那里今天还存在。不达标没有奖金,地方干部要怎么办呢?

   1993年的春天,中国的通胀率达百分之二十五。该年五月人民币兑港元的黑市汇率是1.50:1.00。1993年5月21日,我发表一篇题为《权力引起的通货膨胀》的重要文章,指出众说纷纭的、要约束人民币的货币量没有用处,因为当时的通胀是高干子弟凭他们的借贷权力搞起来的。贪污远比今天严重。我那篇文章力陈权力借贷一定要铲除。我也建议当时的人民银行改为中央银行,不从事任何借贷或商业活动。

   朱镕基先生1993年7月1日接管人民银行,两年后改为央行。他当时的言论跟我的《权力》一文说的大有雷同之处,但他的处理方法让我学得很多。不到四年,人民币的通胀率从百分之二十五下降为零,跟着是百分之四左右的通缩。1997年7月亚洲金融风暴出现,一个月后几位北京朋友约我在深圳会面。他们对国家当时的情况非常悲观,但在研讨中我突然间乐观起来。灵机一触,我解通了亚洲金融风暴的密码。为恐增加市场的波动,没有说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1993年朱镕基把人民币勾着美元,人民币量的增长与外资的进口量挂勾。不到四年,那奇高的通胀率下降为零,然后转向通缩。当时其他的亚洲小国也把他们的货币勾着美元。美元与人民币可以看为是两艘巨舰,互相勾着。其他亚洲小国的货币是小艇,也勾着美元这艘巨舰。一下子中国这艘人民币巨舰从很高的通胀转为通缩,其他小艇不能不纷纷断缆。大约十年前,我把这个简单的亚洲金融风暴的解释跟一位央行朋友说了。他拍案叫绝,说他们当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因由。事实上,所有西方的专家对该风暴的分析一律胡说。

   跟我这次讲话有重要关系的,是九十年代中国的经济困难甚于今日,但经济增长率却冠于人类历史。当时因为通缩的出现,上海楼价跌了一半,深圳跌了七成。朱镕基大事肃贪,也是约束吃喝和打高尔夫球。为什么当年中国的经济飙升,今天我们却遇上困境呢?

   应该是几个原因的合并吧。其一是朱镕基这个人。要管的他管得紧,其他可放则放。劳工合约的自由难得一见。不仅没有谁管什么最低工资,雇主解雇一个月通知,员工辞职立刻可以;产品市场的自由是我平生仅见。其二是当年的利益团体远没有今天那么多。其三,当时可以开放的空间远比今天为大,其中最重要的是让人口自由流动。几年间工作年龄的农民四个有三个转到工商业去。其四是2001年中国打进了世贸——这点美国的克林顿总统帮了一个忙。其五是2000年中国的地价开始上升,容许地方政府把国企连土地卖出,利用卖地的钱遣散国家职工,改制为民营。

   最重要是第六点:1994年起中国的县际竞争制度(即地方保护主义下的招商引资)开始形成。十年前,在七十生日的宴会中,我说中国的经济制度是人类历史最好的制度。这句话被人批评是狂言。做学问我是个非常认真的人,怎会胡说呢?1997年,我为父亲研发出来的抛光蜡到昆山一带找工厂用地,是小额投资,遇到不同地区干部抢生意,其激烈使我大开眼界。我要到2003年才知道土地的使用权力落在县的手上,于是咬定县是地区激烈竞争的主角。到四年后的2007,我才解通这竞争制度的密码。详细的解释可见二〇〇八年发表的《中国的经济制度》。

   今天中国遇到的经济困难没有九十年代那么严重,但上述的六点弹性调整我们今天是没有了,是以为难!下面的十一项建议要是能一起推行,应可拆解。

  

十一项建议

   今天我要提出的十一项建议如下:

    (一)新劳动合同法一定要取缔或替代。

   此法是中国经济发展从极盛转向疲弱的导火线。因为此法,2008年我说清楚,中国的成功改革只有二十九年,不到三十年。我发表过十一篇文章,大声疾呼,力陈该法会是中国经济发展从强变弱的转折点,皆如石沉大海。不久前楼继伟先生说该法要修改。这不对,该法要撤销,或以私订合约替代,不要改。

   我研究经济超过半个世纪,被西方誉为合约经济学的创始人。该洋洋九十八条的劳动合同法是从西方抄袭过来的,百鸟归巢,乱抄一通,合同或合约的用途何在他们没有考虑过,是悲剧。我们要知道劳动力或生产要素合约是一种产品市场合约的替代,用以协助谋取分工合作可以带来的巨利。该合同法大幅提升了分工合作的交易费用,使工厂纷纷拆细,也使外资见而生畏。虽然不少地方干部招商时说不执行该法,但打起官司法庭要判案。恐吓或勒索的行为无数,受益的是一些小律师及专于搞事的人。一般不会推到法庭那么高,以小款和解常见。当然,该劳动法对从事高档产品的大机构为祸较少,但高档的发展不能没有低档次的在下面支持。

   我的建议,是采用合约退出的方法来逐步替代政府的劳动合同法。这是说,劳、资双方可以选用私订的合约,你情我愿,条件如何政府不要管。凡有私订合约的,政府的合同法无效;没有私订合约的,该法依然有效。

   (二)不要让社保毁灭中国的文化。

   社保也是从西方抄过来的。在美国,他们的社保有两次近于破产。我们要知道他们的文化跟中国的不同。在美国,子女读大学往往要向父母借钱,而父母老年衣食无着时,子女往往不救。社保因而有其需要。中国呢?我们论孝,而子女不在亲朋戚友会照顾也是我们的文化传统。我认为这些是中国文化的美德。“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西方没有听过。

   中国的孝道文化可见于三千多年前的甲骨文。我的阐释,是论孝可以减低社会的交易费用,所以历久犹新。听说有一位海归的经济学家反对中国论孝。此君读得太多番书尚属难怪,连交易费用也没有听过却奇哉怪也。

   还有一事。在西方,社保投资的平均回报率一般远低于市场投资的平均回报率。原因何在不好说。撤销社保工资会增加,让受雇者自己储蓄与投资是正着。

   我最担心的,是连文化大革命也革不掉的中国孝道文化,有朝一日会灰飞烟灭,被从西方引进的社保不革而掉!社会的交易费用因而提升,天伦之乐变为陈迹。这是严重问题。文化这回事,不可以招之即来,如果中国的孝道因为引进西方的社保而消失——持续下去一定会消失——在今天的世界,会一去不返。那是谁的责任?我在这里勒碑志之!

   (三)要让内地市场保护文物。

   这几年我为见到中国的出土文物在国外的拍卖市场大量涌现而感到心痛。不是不喜欢见到老外欣赏中国的文化,而是知道文物的大量外流是因为北京不容许这些文物在自己的市场成交。

   我当然不赞同盗墓的行为,但公有的土地是无从禁止的。据说文物出口不难,因为海关人员分不开孰真孰假——事实上假货不少。容许出土文物在内地市场成交会鼓励这些文物留在中国。这也会鼓励盗墓。但土地公有是一个大麻烦,无从拆解。

   这些年北京重视——非常重视——中国的文化与文物,是好事。源于地下市场,今天内地有很多民营博物馆展出不少出土文物。想来爱国之心,人皆有之。要鼓励这些文物多留在国内,我想不到有什么方法能比得上放开内地的文物市场,让市价挽留。再者,喜欢研究或欣赏中国文化的人,拿着一些实物在手观摩是远胜到博物馆隔着玻璃看。

   (四)灰色地带目前不要管。

   说起中国的文化,宴客与送礼都是我们的文化传统,远比西方来得夸张。想想吧,跟美国的朋友一起到餐馆进膳,结账不仅各自付钱,就是小账也分得一清二楚。中国呢?我见过互争付账而打起架来!过年过节的红包与送礼的慷慨不仅老外闻所未闻,就是香港人也没有那样夸张。

   目前的问题是因为肃贪,北京大事约束送礼与宴客的行为。我曾经提出在县际竞争的制度下,地方干部与投资者是合伙人,送礼与饮食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起了一个重要的作用。

   这里我们不能排除一些宴客与送礼(尤其是后者)属贪污行为,而在贪与非贪之间有好一片灰色地带。我的建议,是在目前的经济困境中,这灰色地带北京最好不管。我们要等经济回复到十年前的活力,才考虑这灰色地带要怎样划分得清楚一点。

   还有一事。我们知道有些非常能干而对国家作出过大贡献的干部被关了起来。但中国的文化传统有将功赎罪的说法与典故,在经济环境雾霭沉沉的今天,我希望习近平先生考虑一下“将功赎罪”这个中国文化传统。

   (五)县际竞争的奖金要补充。

   中国的县际竞争制度的优越性曾经冠于人类历史,我曾经花了四年研究,写过一本小书解释了。目前的一个重要麻烦,是作为奖金最重要的源头——空置的土地——今天是愈来愈少了。给干部们大幅加薪是走新加坡与香港的路,中国目前办不到,就是办得到也不会有奖金制那样有活力。北京应该不难想出其他增发奖金的方法。

   这里我也建议北京考虑索性把近于一个商业机构的县改为源于英国的公司制。今天在美国,无数的城市皆以有限公司的规格与法律处理。这不是浅学问,源于英国,为的是要划分清楚城市与上头之间的权利与任务。但西方的城市公司只限于处理公务,不做生意,虽然在法人与法律的规格上跟做生意的有限公司相同。我们知道作为一个重要的经济单位,中国的县有很悠久的历史。在这里我建议试行中西合璧,让县受到一家有限公司的规格与保护,说不定他们可以各自想出自己的奖金制。只要他们管理得宜,市与省上头有合理的税收,就放他们一马。

   (六)让医生挂牌会牵一发动全身。

   尽管不少朋友向我们投诉,但比起西方,我认为目前中国的医疗制度不是那么差。然而,明显地,那常见的、动不动要露宿街头或请黄牛轮取挂号的现象绝不可取。何况大多数的求医者只是感冒等小病,用不着跑到医院那么夸张。

我建议容许私营(内地称民营)的医生在医院之外挂牌行医,也容许私营(民营)的化验或检查室商业化。这些会大幅减少医院的挤迫。原则上,理论说,一般的小病,私营的收费是医院的收费加轮取挂号的麻烦所值。这样一来,同样的政府资助,公立医院的医生与护士会因为人手减少了而加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五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十一项建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028.html

2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