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骥:乱世天堂(二十六)

——天堂路与还魂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7 次 更新时间:2016-03-15 01:28

老骥  


为了改善日益严重的营养状况, 工程局党委遵照党中央及四川省委的统一布署, 指令各工区大力培殖小球藻。据说这东西富含高蛋白, 不仅可以充分满足未患水肿“病”者的营养需要, 而且还可很快治愈重度水肿“病号”,其主要原料则是取之不尽的, 就是每个活人(当然不包括死人)每天撒的尿水,要求十分严格,一是不含粪便;二是撒尿方式需适当改变, 必须撒进专备专用的搪瓷盆子里。待沉淀之后再倒进专备专用的水池里,且由专人精心培殖,直到水面泛起一层新绿之后即告初步成功, 等到完全变成了墨绿色,就可捞起熬汤了,是为当年华夏一绝。


据说,在天堂路上发明的这项科研成果还具有划时代意义,因为它将改变人类传统食物链中的多元线性矢量的循环法则了, 只需个体生命自身的新陈代谢即可完成得很好很好了。一句话,这项原创性的科研成果含有说不完的伟大意义。所以,当成片沃野放出“高产卫星” 之后,田地就可任其丢荒了, 毛泽东也犯不着为粮仓兴建不及而发愁了, 不识相的彭大将军也活该自认倒霉了。让小小寰球发呆去吧, 你个“美帝” 国的阿波罗飞上月球有啥了不起,咱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人可在自已的尿水中造出足够多的高蛋白来养活自己了,农民根本不必耕田了……


请补发一张奖状吧, 诺贝尔生物奖的评委们。若你们不愿补发, 至少得另有国际组织补发一张国际玩笑奖吧, 否则, 你们就实在对不起我们这个东方古国的水肿患者了,尤其是早就成批成批饿死的水肿患者了。君等须知:中国四千万以上的(含成都平原三十六万以上的)生灵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亦即在人类世界相对安宁的和平时期,沐浴着“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升入天堂的……


鉴于小球藻含有浩荡之皇恩在,所以,为了使毛的天恩落到实处, 各级党政领导还特别要求发扬共产主义风格, 希望党团员带头, 让患者们,尤其是肿得发亮的重度患者们优先喝汤。我自然属于首批喝汤之列, 但我却在尽量往后挪, 这到不是想挣个风格什么的, 而是乍一看见那墨绿色的还魂汤就害怕, 恶心得要命, 与数月前在茅亭抬尸队遭遇的嗅腐感觉相差无几。若不是彭班长死死地抓住我的衣袖不放, 我绝然会带上“一点雪”溜之大吉的。没办法, 别人都在喝,而喝者似乎都不在乎这汤是咱们共同拉的尿水酿制的, 瞧瞧,有的还喝得挺香呢,还当真把咱们自己的尿液当作了救命汤呢,喝了一碗又一碗, 我揣测这类饮者的兴致也许同某种心理暗示有关吧,同习以为常的盲从和求生本能也是不无关系的吧,或许,这也正是咱中国芸芸众生的特别可爱之处吧……没辨法,迫于此般情势, 我也只好争当一名可爱的中国人了。我首先将眼睛一闭, 心中念叨着完蛋就完蛋, 亁脆来他妈的个碗底朝天, 学一回壮士豪饮……由于我只用一口气就把一大碗“液化高蛋白”直接倾入了喉管,以致根本没有品出它的味儿来, 直至完全入肚之后,才开始觉得有股异味反冲, 类似笞藓的腥味儿, 但却没有尿臭,更无腐臭,还行,可说很不错!不过,当彭班长劝我再喝一碗时,却被我坚决拒絶了,尽管他还在我耳畔唠叨着 “我要为你妈妈负责哦” 。


这真是一次难得的求生体验,而且还是沾了别人共产主义风格的光。


我后来常常想,如果你不知道此汤的原料来源, 而且又用瓷都景德镇最精美的汤盆盛上豪宴(例如借用为毛泽东特制的那套器皿尤其是那个半透明的红梅汤钵), 取个好听的名字,诸如“泽东长寿汤”或“绿色延年汤”之类, 附加一点舆论炒作, 我敢向毛主席保证, 这绝对是一道争相入口的传世名汤,且会挣到大钱,但是,当你们捞得财源滚滚的时候,还望不要对我昧了良心,别忘了应该付给我的信息酬金,更确切地讲,你们应当付给亲历者用心灵记住的“毛时代原创专利”之一的“记忆酬金” ,尽管它同红光 “高产卫星”中的篾席道具,同紫坪铺导流明渠中的肥田粉,同都江堰鱼嘴的“导流发电”及“弹簧坝”等等,都属 “精神变物貭” 及 “以虚代实”等等哲理范畴之中,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此汤却有它的十分(不是九分)的独特之处,具有不可取代的历史怪异性:人类的个体生命皆可在自身的排泄物中去提取高蛋白来养活自已了,这比秦皇寻求的长生不老药更有价值。有鉴于此,兹特别建议毛家湾的毛家饭店无妨首先试点,然后推广,估计还会招来洋人尝鲜,乃至传遍五洲四海……建议遵循毛的舆论先行,把握好无中生有、捕风捉影、弄假成真等等绝招,赶紧吹吹。


所以, 总的来看, 毛泽东时代还是一个饶有趣的时代,如果闭上一只眼睛回望的话。假若莎士比亚或果戈里等转世再生,肯定都会找到不少很好的喜剧素材而再铸经典的。当代中国之所以出不来这样的大师和经典, 主要还是缺了那个金发男孩敢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勇气,以及“翻身老乞丐” 的临终喟叹及其叹岀的悖论, 例如, 定了四人就不敢说五人。这种自欺欺人或指驴为马的民族气质也是特别可爱的——阿门。


这里的死亡静悄悄


实践证明,用人类尿水生成的小球藻,继由小球藻提炼出来的高蛋白,尚不及道家圣水和佛门香灰对患者有效, 所以, 水肿已把偌大一个中国继续推向绝境了, 如果一九六一年还无一只力挽狂澜的臂膀(而不是靠某人带头两年不吃红烧肉) 的话, 我敢说, 整个华夏民族就要死绝了——除了毛的“各级干部”之外。


这期间, 我们食堂的采购人员立了一大功, 不知到何处搞到了几卡车米糠、麦麸和葫豆壳回来, 再经众人仰慕的炊二哥揉进馒头之后, 一两粮票可以买四两大馒头。这可太好了, 二两粮票就足可塞满肠胃了。不过, 好事多有二重性, 许多死吃憨胀者的排泄系统可遇上麻烦了, 当然包括我, 甚至泻药也不起作用了, 那滋味, 可比饥饿还难受, 觉得肛门已被塞死了,腹部在胀痛和灼热之中就要爆炸似的, 难受极了,甚至难受得只想死!


谁知就在这个难以启口的节骨眼上, 彭班长又叫我一道去为食堂拉大米了,这本来是美差, 可吃上一顿不要粮票的饱饭。而结果呢, 十分不妙,归途中,我竟卷缩在大板车垒起的口袋上叫得死去活来,甚至不想活命了, 我真的跳车寻死了, 只怨成都平原没有足够毙命的陡坡, 更无悬岩,仅仅伤了一点头皮而已。情急之下, 彭班长决定绕道找个卫生院, 他和师傅们打起了小跑, 一路上不停地哄着我,尽管他们也是水肿病号,仅仅不如我厉害而已。


彭班长终于找到了崇庆县怀远镇附近的一处“水肿医院”,这类“医院”多半是用破庙改作的,更确切地讲,那时节,凡是一切庙宇和农村中小学皆已改成了“水肿医院”。这处“医院”门外的一排古柏早被公共食堂的老虎灶吞噬精精光光的, 只剩下了一棵十分苍老的黄桷树, 它婆娑的枝柯仍然覆盖着古刹正殿, 但神灵们的泥塑金身早就不见了, 只有肿得发黄发亮的男女老少挤挤麻密地横躺着, 目估约有两百人,他们没有呻吟, 也没有动弹, 要不是偶有眼皮翻动, 你已看不出他们还是活人了。如果说, 喝小球藻的人们还只是靠近地狱门槛的话, 那么, 眼前的这些乡下人已经完全进入地狱了, 尽管他们每天还可领到一小包米糠吊命,但绝然也没有几天好活的了。不过,这也符合当前死亡形势的迫切需要, 如果他们老是赖着不死的话, 新来的患者就没地方可躺了, 何况米糠的库存量也是十分有限的。


就这样, 自从举国上下取得了“反右倾”的辉煌胜利后,不少成批成批的乡下人就是在这样的“水肿医院”里轮换等死的,比较而言,他们还算幸运,有人收尸,比成批成批倒毙在旷野上的饿殍好得多。对于这些生命的消失, 公社一级的统计报表皆按中央的统一布署,增加了一个新的栏目, 通称“非正常下降人口”。此栏资料汇总到国家统计局后, 就属国之重大机密了, 至今都还被尘封在保险柜里, 很难预测还要捱至哪个世纪才会公诸于世。如今,有关研究部门(如中国社科院国情研究小组)推算出的四千万左右乃是大体符合实际情况的, 但也有略偏保守之嫌。从后来红卫兵查抄出的统计资料看, 单是肥得流油的成都平原就活活饿死了三十六万人以上——由此及彼颇有想象空间——笔者对此将另行作文探讨。


在破庙“医院”服用了止痛药和泻药并包扎了头皮之后, 对我多少还是产生了一点精神疗效的, 所以,在离开这处阴气逼人、臭气熏人的古刹之前,我才有了一点心思向这些静静等死的父老乡亲投去了从容的目光。面对拥挤在庙堂和阶沿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在业已到来的死亡中表现出来的高度平静,尤其在平静中表现出来的高度驯顺与麻木,可着实把我惊呆了。我始终读不懂中国农民的心思, 看不透他们的蒙昧,摸不透这些时而凶残野蛮,时而怯懦卑鄙,时而憨实善良,时而仗义崇高的灵魂。我既同情他们也鄙视他们,尤其诅咒他们的麻木。隔这座古庙不远的地方就是青城山, 山中明明留下了历代农民造反领袖的遗迹和抗争, 尽管他们最高的人文理想只是为了填饱肚子……然而,时至今日, 他们的后代竟连这么一点理想和勇气也没有了, 甚至连求生的本能也丧失殆尽了, 尽管离古庙不远的场口上就有一座粮仓, 但他们却没有胆子去争当一名饱死鬼, 更没想到那白花花的大米本来就是他们自已的……


你们就安心等死吧, 可怜的中国农民啊, 驯顺而愚昧的亿万苍生啊,你们就好生在毛泽东为你们祭起的贫下中农的政治牌位上安息吧。他夸你们勤劳勇敢是为啥?他究竟给了你们啥?你们又究竟得到啥?除了“工农联盟”的“剪刀差”,和眼前的批量死亡之外。然而,仅在四、五年后,这个阶级又为何助纣为虐到如此地步呢?在湖南农村和广西农村,不仅以“贫下中农最高法庭”的名义制造了人类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大屠杀,而且还要争食“地富反坏右”的人肉呢?


啊,我的父老乡亲,可怜的中国农民啊,你们可悄然饿死几千万,但你们又可帮人滥杀无辜成千上万呀!后世该如何评说朱元璋——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毛泽东这条一以贯之的血脉及其难以置信的凶残呢?古国数千年的优秀文化血脉是否就该断送在“农民起义” 和改朝换代的野蛮杀戮之中呢?


不错,拯救中国就必须首先拯救亿万苍生的灵魂。这是静悄悄的古刹,和静悄悄的死亡,留给我的一点启迪,刻骨铭心。换言之,只要阿Q的子孙仍在繁衍并兴旺,阴谋家就仍可轻易打出民粹主义这块牌子,令中国断无民主共和可言了。


别了,古刹——但愿中国的命运同你永别。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783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