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二 礼仪(附:都城建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5 次 更新时间:2015-12-23 11:43:52

进入专题: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陈寅恪 (进入专栏)  

二 礼仪(附:都城建筑)

  

旧籍于礼仪特重,记述甚繁,由今日观之,其制度大抵仅为纸上之空文,或其影响所届,止限于少数特殊阶级,似可不必讨论,此意昔贤亦有论及者矣。如《新唐书》壹壹《礼乐志》云:

   由三代而上,治出于一,而礼乐达于天下;由三代而下,治出于二,而礼乐为虚名。及三代已亡,遭秦变古,后之有天下者,自天子百官、名号位序、国家制度、宫车服器,一切用秦。至于三代礼乐具其名物,而藏于有司,时出而用之郊庙朝廷。曰:“此为礼也,所以教民。”此所谓治出于二,而礼乐为虚名。故自汉以来史官所记事物名数、降登揖让、拜俛伏兴之节,皆有司之事尔,所谓礼之末节也。然用之郊庙朝廷,自搢绅大夫从事其间者皆莫能晓习,而天下之人至于老死未尝见也。

   又《欧阳文忠公集》附《欧阳发等所述事迹》云:

   其于唐书礼乐志发明礼乐之本,言前世治出于一,而后世礼乐为空名;五行志不书事应,悉坏汉儒灾异附会之说,皆出前人之所未至。

   寅恪案:自汉以来史官所记礼制止用于郊庙朝廷,皆有司之事,欧阳永叔谓之为空名,诚是也。

   沈壵落《颿楼文集》捌《与张渊甫书》云:

   六朝人礼学极精,唐以前士大夫重门阀,虽异于古之宗法,然与古不相远,史传中所载多礼家精粹之言。至明士大夫皆出草野,与古绝不相似矣。古人于亲亲中寓贵贵之意,宗法与封建相维。诸侯世国,则有封建;大夫世家,则有宗法。

   寅恪案:礼制本与封建阶级相维系,子敦之说是也。唐以前士大夫舆礼制之关系既如是之密切,而士大夫阶级又居当日极重要地位,故治史者自不应以其仅为空名,影响不及于平民,遂忽视之而不加以论究也。

   《通鉴》壹柒陆《陈纪》至德三年条云:

   隋主命礼部尚书牛弘修五礼,勒成百卷,(正月)戊辰诏行新礼。

   《隋书》壹《高祖纪上》(《北史》壹壹《隋本纪上》同)云:

   开皇五年春正月戊辰诏行新礼。

   同书贰《高祖纪下》(《北史》壹壹《隋本纪上》略同)云:

   仁寿二年闰(十)月己丑诏曰:“尚书左仆射越国公杨素、尚书右仆射邳国公苏威、吏部尚书奇章公牛弘、内史侍郎薛道衡、秘书丞许善心、内史舍人虞世基、著作郎王劭或任居端揆,博达古今,或器推令望,学综经史,委以裁缉,实允令议,可并修定五礼。”

   同书陆《礼志总序》略云:

   高堂生所传士礼亦谓之仪,洎西京以降,用相裁准。黄初之详定朝仪,则宋书言之备矣。梁武始命羣儒裁成大典,陈武克平建业,多准梁旧。(隋)高祖命牛弘、辛彦之等采梁及北齐仪注,以为五礼云。

   《通典》肆壹《礼典》序(参《南齐书》玖《礼志》序及《魏书》壹百捌《礼志》序)略云:

   魏以王粲、卫觊集创朝仪,而鱼豢、王沈、陈寿、孙盛虽缀时礼,不足相变。晋初以荀觊、郑冲典礼,参考今古,更其节文。羊祜、任恺、庾峻、应贞并加删集,成百六十五篇。后挚虞、傅咸缵续未成,属中原覆没,今虞之决疑注是其遗文也。江左刁协、荀崧补缉旧文,蔡谟又踵修缀。宋初因循,前史并不重述。齐武帝永明二年诏尚书令王俭制定五礼。至梁武帝命羣儒又裁成焉。陈武帝受禅,多准梁旧。后魏道武帝举其大体,事多阙遗;孝文帝率由旧章,择其令典,朝仪国范焕乎复振。隋文帝(命)牛弘、幸彦之等采梁及北齐仪注,以为五礼。

   《隋书》叁叁《经籍志》史部仪注类《梁宾礼仪注》九卷贺璋撰注云:

   案梁明山宾撰《吉仪礼注》二百六卷,《录》六卷;严植之撰《凶仪注》四百七十

   九卷,《录》四十五卷;陆琏撰《车仪注》一百九十卷,《录》二卷;司马褧撰《嘉仪注》一百一十二卷,《录》三卷;并亡。存者唯士吉及宾合十九卷。

   《后齐仪注》二百九十卷。

   《隋朝仪礼》一百卷,牛弘撰。

   《魏书》伍玖《刘昶传》(《北史》贰玖《刘昶传》同)略云:

   刘昶,义隆第九子也,义隆时封义阳王,和平六年间行来降。于时[太和初]改革朝仪,诏昶与蒋少游专主其事。昶条上旧式,略不遗亡。

   同书玖壹《术艺传•蒋少游傅》(《北史》玖拾《艺术传•蒋少游传》同)略云:

   蒋少游,乐安博昌人也。慕容白曜之平东阳,见俘入于平城,充平齐户,后配云中为兵。及诏尚书李冲与冯诞、游明根、高闾等议定衣冠于禁中,少游巧思,令主其事,亦访于刘昶,二意相乖,时致诤竞,积六年乃成。始班赐百官,冠服之成,少游有效焉。后于平城将营太庙太极殿,遣少游乘传诣洛,量准魏晋基址。后为散骑侍郎,副李彪使江南。高祖修船乘,以其多有思力,除都水使者,迁前将军,兼将作大匠,仍领水池湖泛戏舟械之具。及华林殿沼修旧增新,改作金墉门楼,皆所措意,号为妍美。又兼太常少卿,都水如故,景明二年卒。少游又为太极立规模,与董尔、王遇参建之,皆未成而卒。

   同书柒《高祖纪下》(《北史》叁《魏本纪》同)云:

   (太和)十年八月乙亥给尚书五等品爵已上朱衣玉佩大小组绶。

   寅恪案:刘昶、蒋少游俱非深习当日南朝典制最近发展之人,故致互相乖诤。其事在太和十年以前,即《北史》肆贰《王肃傅》所谓“其间朴略,未能淳”者。至太和十七年王肃北奔,孝文帝虚襟相待,盖肃之入北实应当日魏朝之需要故也。

   《魏书》肆叁《房法寿传附族子景伯景先传》(《北史》叁玖《房法寿传附景伯景先传》同)略云:

   法寿族子景伯,高祖谌避地渡河,居于齐州之东清河绎幕焉。显祖时三齐平,随例内徙为平齐民。景伯性淳和,涉猎经史。

   景先幼孤贫,无资从师,其母自授毛诗曲礼。昼则樵苏,夜诵经史,自是精勤,遂大通赡。太和中例得还乡,郡辟功曹,州举秀才,值州将卒,不得对策,解褐太学博士。时太常刘芳、侍中崔光当世儒宗,叹其精博,光遂奏兼著作佐郎,修国史,寻除司徒祭酒员外郎。侍中穆绍又启景先撰世宗起居注,累迁步兵校尉,领尚书郎齐州中正,所历皆有当官之称。景先作五经疑问百余篇,其言该典,今行于时。

   《北史》贰肆《崔逞传附休传》(《魏书》陆玖《崔休传》同)略云:

   休曾祖諲仕宋,位青冀二州刺史,祖灵和宋员外散骑侍郎,父宗伯始还魏。孝文纳休妹为嫔,兼给事黄门侍郎,参定礼仪。

   《魏书》伍伍《刘芳传》(《北史》肆贰《刘芳传》同)略云:

   刘芳,彭城人也。六世祖讷晋司隶校尉,祖该刘义隆征虏将军青徐二州刺史,父邕刘骏衮州长史。芳出后伯父逊之。邕同刘义宣之事,身死彭城,芳随伯母房逃窜青州,会赦免。舅元庆为刘子业青州刺史沈文秀建威府司马,为文秀所杀,母子入梁邹城。慕容白曜南讨青齐,梁邹降,芳北徙为平齐民,时年十六。南部尚书李敷妻司徒崔浩之弟女,芳祖母浩之姑也。芳至京师,诣敷门,崔耻芳流播,拒不见之。[中略]芳才思深敏,特精经义,博闻强记,兼览苍雅,尤长音训,辨析无疑,于是礼遇日隆。王肃之来奔也,高祖雅相器重,朝野属目,高祖宴羣臣于华林,肃语次云:“古者唯妇人有笄,男子则无。”芳曰:“推礼经正文,古者男子妇人俱有笄。”高祖称善者久之,肃亦以芳言为然。酒阑,芳与肃俱出,肃执芳手曰:“吾少来留意三礼,在南诸儒咸共讨论,皆谓此义如吾向言,今闻往释,顿祛平生之惑。”芳义理精通,类皆如是。高祖崩于行宫,及世宗即位,芳手加衮冕,高祖自袭敛暨于启祖、山陵、练除始末丧事皆芳撰定。出除安东将军青州刺史,还朝议定律令。芳斟酌古今,为大议之主,其中损益多芳意也。世宗以朝仪多阙,其一切诸议悉委芳修正,于是朝廷吉凶大事皆就咨访焉。

   同书陆柒《崔光传》(《北史》肆肆《崔光传》同)略云:

   崔光,东清河鄃人也。祖旷从慕容德南渡河,居青州之时水,慕容氏灭,仕刘义隆为乐陵太守。父灵延刘骏龙骧将军长广太守,与刘彧冀州刺史崔道固共拒国军。慕容白曜之平三齐,光年十七,随父徙代。(后)迁中书侍郎、给事黄门恃郎,甚为高祖所知待。高祖每对羣臣曰:“以崔光之高才大量,若无意外谴咎,二十年后当作司空。”其见重若是。

   寅恪案:刘芳、崔光皆南朝俘虏,其所以见知于魏孝文及其嗣主者,乃以北朝正欲慕仿南朝之典章文物,而二人适值其会,故能拔起俘囚,致身通显也。

   《北齐书》贰玖《李浑传附绘传》(《北史》叁叁《李灵传附绘传》同)略云:

   司徒高邕辟为从事中郎,征至洛时勅侍中西河王秘书监常景选儒学十人缉撰五礼,惟绘与太原王父掌军礼。

   寅恪案:《隋志》不载常景撰修之五礼,惟《旧唐书》肆陆《经籍志》史部仪注类有《后魏仪注》三(疑五之误)十二卷,常景撰;《新唐书》伍捌《艺文志》史部仪注类有常景《后魏仪注》五十卷。常景之书撰于元魏都洛之末年,可谓王肃之所遗传,魏收之所祖述,在二者之间承上启下之产物也。

   又史志所谓《后齐仪注》者,即南朝前期文物变相之结集,故不可不先略述北齐修五礼之始末,以明《隋志》之渊源也。

   《北齐书》贰柒《魏收传》(《北史》伍陆《魏收传》同)略云:

   除尚书右仆射监,总议五礼事,多引文士令执笔,儒才马敬德、熊安生、权会实主之。

   《隋书》伍柒《薛道衡传》(《北史》叁陆《薛辩传附道衡传》同)略云:

   武平初,诏与诸儒修定五礼。

   寅恪案:北齐后主时所修之五礼当即《隋志》之《后齐仪注》二百九十卷,邺都典章悉出洛阳,故武平所修亦不过太和遗绪而已,所可注意者,则薛道衡先预修齐礼,后又参定以齐礼为根据之隋制,两朝礼制因袭之证此其一也。

   据上所引旧籍综合论之,隋文帝继承宇文氏之遗业,其制定礼仪则不依北周之制,别采梁礼及后齐仪注。所谓梁礼并可概括陈代,以陈礼几全袭梁旧之故,亦即梁陈以降南朝后期之典章文物也。所谓后齐仪注即北魏孝文帝摹拟采用南朝前期之文物制度,易言之,则为自东晋迄南齐,其所继承汉、魏、西晋之遗产,而在江左发展演变者也。陈因梁旧,史志所载甚明,当于后文论之,于此先不涉及。惟北齐仪注即南朝前期文物之蜕嬗,其关键实在王肃之北奔,其事应更考释,以礼阐明隋制渊源之所从出。前已略述北齐制礼始末,故兹专论王肃北奔舆北朝文物制度之关系焉。

   《北史》肆贰《王肃传》略云:

   王肃,琅邪临沂人也。父奂及兄弟并为(南)齐武帝所杀,太和十七年肃自建业来奔。自晋氏丧乱,礼乐崩亡,孝文虽厘革制度,变更风俗,其间朴略,未能淳也。肃明练故事,虚心受委,朝仪国典咸自肃出。

   《魏书》陆叁《王肃传》略云:

   肃自谓礼易为长,亦未能通其大义也。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寅恪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47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