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荣坚:法律人的第一堂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7 次 更新时间:2015-11-21 22:25:18

进入专题: 法律人  

黄荣坚  

  

  

   作者系台湾大学法律学院教授

   (本文是应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邀请,于2015年09月15日对法律系新生作演讲的演讲稿)

  

   当我一开始进入法律系念书的时候,我觉得法律是神圣的东西,因此念法律的人也跟着会有一点了不起。到了今天,我已经彻底认为法律这东西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念法律的人也没有当然会了不起。不是我故意要轻视法律这东西,而是一来,要说了不起,了不起的是人,而不是法律本身。二来,唯有轻松面对法律,人才能理解法律、应用法律,摆脱法律对人的束缚。我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所谓的对或不对。我只不过认为,法律人的基本前提是人,人的基本理念是追寻快乐,所以要用可以让自己快乐起来的方法去看待法律和解读法律。在此一原则下,对法律新人重要的是自我对世界(以及法律)的想像力,对法律熟人重要的是内心清晰的道德感. . .

  

   壹、为什么需要法律?

  

   法律是社会生活的必要基础,因为它提供人们行为的规则。最简单的情况就是纯粹技术性的规定,例如行车靠右(或靠左)的交通规则,如果不是有一个约定,大家开车在路上都麻烦。比较复杂的情况是有价值判断思考在里面的问题,例如父母亲离婚时的子女监护权归属争议,可能爸爸经济情况比较好,妈妈对小孩比较有耐心,那么是经济重要还是耐心重要?你就可以知道,对于生活大大小小的事情,如果法律提供一个遵循的依据,生活才容易有所安排。当然反过来说,法律也是生活经验的产物,例如正因为十字路口容易有车祸,所以我们规定在十字路口必须依照红绿灯指示来通行。事实上关于上面所说行车靠右边的例子,可能有人会想到一个问题,有些国家,像日本的车子并不是靠右边走,那又是为什么?对此,我曾经看过一个说法是,美国西部牛仔配枪,枪是配在右边腰际,所以人在路上必须靠右,彼此的枪才不会相撞而发生冲突。相同的道理,日本武士带武士刀是带在左边腰际,所以人在路上必须靠左,彼此的武士刀才不会相撞。至于亚洲若干国家的人民,古时候是把剑背在背上,所以人在路上,不管靠左边靠右边,你的剑和我的剑都不会相撞,所以这几个国家的人民在路上都随心所欲,不太管交通规则的问题。这可能也是一个笑话,不过不管怎么样,所要传达的意思也就是法律和生活的密切关联性。

  

   我们上面说,法律可以提供人们生活中的行为准则,可是我们所??说的道德律或伦理规范等等,例如不偷窃、不骂人、不欺骗等等,不是也可以提供这样的行为准则吗?对此,从直接作用的角度来讲,法律是有强制力的,至于道德律或伦理规范,很难强制人非要怎么做不可。例如一个人老是讲话伤害人,如果不是因为构成诽谤罪或侮辱罪要受法律制裁,别人就拿他没办法。至于一个人老是喜欢浪费食物,根本不会有法律责任的问题,别人更拿他没办法。不过接下来才是我要讲的重点问题:法律就是人应有的行为标准吗?有关这一个问题,可能大家都听过一句话就是,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标准。我想这一句话本身就已经回答了这一个问题;既然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标准,那么你要问法律是否就是人的行为标准,逻辑上最简单的答案就是,看你要把人的高度定位得高一点或低一点。我们知道,法律是国家处理人与人间现实冲突的法则,这一句话隐藏一个逻辑关系就是,如果人和人之间没有利益冲突,就不会有法律问题,就不需要法律。我们会想,人和人之间要如何没有利益冲突?对于这一个问题,逻辑上的回答是,如果人用爱心相对待,相包容,相退让,就不会有冲突,就好像妳们在追求男朋友女朋友的时候,爱来爱去,大概都不会计较什么利害关系的。不过大家也可以看到,最后现实问题是,即使人有爱心与耐心,人的爱心与耐心是有限的,是所谓“相爱容易相处难”。所以最后冲突台面化是无法避免的,社会也不能没有法律。

  

   不过要注意,对于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这一句话,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结果是,固然法律是国家处理人与人间现实冲突的法则,但是也不表示我们人就是要用冲突概念下的法律来处理人和人之间的问题,换句话说,人和人之间确实还可以保有相当程度的爱心、耐心与善心,这也就是道德规范或许多宗教教义所揭示人们的东西。因此对个人而言,法律原则不当然就是做人的法则,因为做人还有做人的道德法则。所谓做人的道德法则,简单讲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行为时要顾及“不可伤害别人”,进一步则是也要帮助别人。举例言之,父母亲养育自己的孩子固然是法律所规定的义务,但是事实上父母亲并不是因为法律的规定才养育孩子,并且父母亲通常给的一定比法律所规定的义务范围更多,对自己对小孩的付出也不会有所怨尤。我记得有一次,我女儿还小的时候,从德国打电话给我说要买大提琴,我说??好,会把钱准备给她买大提琴。我同时跟她开玩笑说“可是爸爸工作赚钱很辛苦”。结果她只回答我四个字的一句话。你们一定猜她回答我的四个字是“谢谢爸爸!”但是你们猜错了,我女儿回答我的四个字是“爸爸加油!”但是,我也是就这样心甘情愿的把钱汇过去,因为大家都说这是甜蜜的负担。我在这里不是要主张,父母亲要对小孩有多好,要照顾得多周到才对(这一点我们下面还会讲到),而只是要说,人与人之间并不是永远只讲法律关系,或是永远只应该讲法律关系。

  

   上面说,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其实我要告诉各位,以法律所规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为标准来做事,有时候甚至根本与道德原则相牴触。举例来说,所有法律问题在法院内做主张时的大问题就是证据,因为没有证据,打官司一定输。我们可以理解,证据原则有证据原则的必要性,因为如果不需要证据就可以被定罪或是被认定债务存在,我们任何人不知道哪一天都有可能会被看我们不顺眼的人诬陷入罪,或是被要求所谓欠债还钱。问题是,证据原则固然是法律上主张事实的基本原则,但是它是不是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与人相处的准则?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例如你借给好朋友五百块钱,既然是好朋友,你当然不会要朋友写收据,否则不信任人的态度不免会伤人的心。不过问题来了,一旦好朋友借钱没有写收据,如果你的所谓好朋友到了该还钱的时候却不诚实,不承认有借钱,你就打不赢官司,那么法律再怎么规定欠债还钱都没有用,你的钱于是有去无回。这时候你就会伤心了,这是所谓“爱我的人伤害我最深”。你一定会想,这世界这样对吗?公平吗?从这个例子你可以知道,人与人之间永远只讲法律关系,结果是不永远符合我们心中公平正义的想像,换句话说,法律没有什么正面作用,甚至可能还有负面作用。

  

   根本来讲,欠缺道德意识做为人际关系的基础,法律往往没有办法带来现实中的正面效应,反而纯粹变成人与人之间互相伤害的工具,至少每一个人的生活也都变得很辛苦。就像这两天的新闻所看到的,有人找不到机车(即中国大陆的摩托车)停车格位,就把别人停好的机车移到停车格外,把自己的机车停进去,结果害别人被警察开罚单却也只能哑巴吃黄莲。于是现在机车骑士停好停车格位以后,都要用手机拍照存证以求法律上自保,这不是大家都麻烦吗?我再讲一个例子,就是所谓的信用卡。特别是好些年前有一阵子,银行为了扩张业务、提高个人业绩,没有经过严格的信用审核就拼命发卡。许多人没有衡量自己的清偿能力,也大方的申卡和用卡。银行赌的是,你敢借钱,我就敢把钱借给你。申卡人赌的是,既然你敢把钱借给我,我不借白不借。问题是,卡债爆量以后,用卡人根本还不起卡债。于是固然有些人可以透过后来的修法和银行协商清偿条件,但是如果还是还不起,银行也时常直接把卡债转售给黑道讨债集团。有人可能会纳闷,要是银行亏损怎么办?当然银行打的是赚钱的算盘,不过即使银行经营亏损,可能最后承受亏损的是股东,也可能是全部人民的纳税钱。不管如何,承受亏损的并不是银行经理人与银行职员。像这样,你要讲法律,促销现金卡的银行和使用现金卡的人都是依照法律在做事,问题是大家都依照法律在做事,结局却是别人,甚至整个社会的人在受害。那么法律的意义是什么?

  

   从国家整体的执政来看,道理更是如此。执政阶层欠缺道德意识,对于国家责任没有诚意,那么不管法律怎么定和怎么做,法律体系本身只是一个无法解决社会问题,甚至是故意欺骗人民的虚幻工程。例如我们社会诟病已久的一个明规则,就是国营机构的高位被用来酬庸国家退休高官。其中设想的是国营机构可以在门神掩护下顺利徇私图利(大家最熟悉的例如年终奖金自肥等等),结果是高官们还在任上时就开始为自己铺陈后路,还在任上时就开始动用国家资源与国营机构徇私图利,以换取退休后的转任。这个图利结构牢固的程度是,尽管他们被国家人民批判、唾面数十载,结果依然谈笑自若而不为所动。你要说法律形式上合法,这一些都合法,问题是对人民好吗?说起来也就是柯文哲市长所说的,是“用刀叉吃人肉”。我再用身边经验小故事来说;大约两三年前一个下着小雨的冬天晚上,我走过台北市师大路和和平东路口,看到一部载满柳丁的小发财车。我看到发财车上的一块牌子写着“七斤一百元”,于是我就靠过去要买柳丁,因为我个人的习惯,如果柳丁不是六斤以上一百元,我是不会买的。就在我挑柳丁的时候,警察来开违规罚单了。对于发财车老板希望警察不要开单的哀求,警察只回了一句话,“我不开罚单,你不会怕。”于是就开了罚单。当然,如果要讲对错,我们不能说警察可以不开罚单,因为虽然讨不到生活的人很可怜,但是违规是事实,对于道路违规的行政罚,也是法律清楚的规定。只不过我一直在想警察说的“我不开罚单,你不会怕”那一句话;我在想,如果我是卖柳丁的老板,当我家里的小孩没有注册费,甚至家里的小孩没有奶粉钱,那么我要怕什么?那么这时候法律的意义是什么?另外一个例子是各位同学可能前几个月在新闻上也注意到的事件,就是有一个长期照顾脑麻儿子的父亲身心俱疲之余,有一天因为和儿子情绪上的冲突,在车子上回头问他儿子说“我把你掐死好不好?”也同样身心俱疲的儿子用清楚的意识说“好!”于是父亲就把儿子掐死了。这一件事情你说怎么办?法律文字上当然不容许这里的人杀人,但是我们感情上真的能看着法律判这个爸爸杀人罪而觉得心安吗?想一想,如果人民生活没有困难,为什么卖柳丁的老板必须在冬天的晚上老远载着一车柳丁到马路上去叫卖?如果国家不是把个别家庭根本负担不起的重担丢给个别家庭去处理,为什么一个已经照顾儿子几十年的父亲却又动手掐死自己的儿子?重点是,即使警察向柳丁摊贩开出罚单,或是法院把脑麻儿子的父亲判杀人罪,是否以后卖柳丁的老板就不必也不会再卖柳丁,脑麻儿子的父亲就不必也不会再掐死脑麻的儿子?简单讲,这时候的法律事实上对人民有用吗?我会想起我在德国念书的时候,学生宿舍里住了身障同学的情形。德国政府是怎么照顾这些身障同学呢?除了从身障同学所住的宿舍经过大小马路,一直到大学各教室或图书馆之间必然无障碍之外,三餐时间都会看到一位替代役男(替代役:替代役是军人服役的方式之一,系指其服役期间于政府或公共机关中服务)到宿舍楼层餐厅来为身障同学准备伙食。有时候身障同学想进城中心去看电影,我就看到一部轮椅小巴士来载他,也是由一位替代役男陪他一起到城中心去看电影。回想台湾的替代役男,可能会被用来服务企业家的研发或生产线,或者为公务员分忧解劳,却不可能被用来照顾弱势者。你会发现,如果不是依赖执政阶层对法律或政策的真诚态度,那么社会问题与人民痛苦在虚幻的法律工程或法律文字游戏底下并不会被解决。因此在结论上我要说,法律是社会的必要,但是道德是真正的行为准则。

  

   贰、追求卓越品质

  

其实我这里所要说的追求卓越品质,也就是我们在台湾社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法律人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1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