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国际金融危机现状、趋势及对策的相关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7 次 更新时间:2015-06-12 17:51:29

进入专题: 国际金融危机   经济全球化   国家安全  

李慎明 (进入专栏)  

  

   【摘要】我们只有首先把国际金融危机的现状及其发展趋势研究清楚,才有可能对客观存在的种种派生物——各种思潮研究清楚,并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思潮及应对的举措作出科学正确的预见与规划。研究我国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应对之策,一定要有坚定坚强的信心同时又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现在有"四大安全问题",如经济安全特别是金融安全、社会安全特别是就业与分配问题、周边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要高度重视党的理论工作;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加强对宏观性、战略性、全局性、前瞻性重大问题的研究。

   【关键词】国际金融危机|经济全球化|国家安全

   由美国次贷危机蔓延至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给世界各国人民造成巨大灾难,这是没有疑义的。但是,这场危机的直接和根本的原因是什么?答案依然是众说纷纭的。

   我个人认为,这场危机的直接和根本的原因,绝不仅仅是金融家的贪婪、银行监管制度的缺失和公众消费信心不足等,更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所说的美国消费方式和中国汇率与外贸政策的联姻。?

   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主导的以新自由主义为主要推力的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江泽民同志在2000年11月就明确指出,这一轮经济全球化是“发达国家的主导”[1]。以发达国家为主导的这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无疑是一柄“双刃剑”。它的正面效应是有力地推动了发展中国家GDP的高速增长等。但也要看到,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家独大,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才能够和敢于利用其在全球的经济、政治、文化以及军事、科技等强权,特别是其中的金融霸权,放手、放肆地掠夺他国财富,张着大嘴“巧吃”、“白吃”世界。正因为如是,美国国内生活必需品的价格才长期出奇的低廉,加上美国文化霸权的大肆渲染,其所谓“民主制度”才能够在美国国内得到较多数民众的认可并得到较为稳定地维系,在国际上才能得到更多人的追捧。这反过来又进一步助长新自由主义价值观念和一系列政策在全球范围内的泛滥和推行。从一定意义上说,目前这场正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不仅是对美国这种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特别是其中金融霸权肆意泛滥的绝地“报复”,是对新自由主义政策、理论的有力清算,更是对美国所谓“民主制度”的根本挑战。?

   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2]也正如列宁所说:“不是生产食物更加困难,而是工人取得食物更加困难了。”[3]这就是说,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生产社会化甚至生产全球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生产无限扩张与社会有限需求之间的矛盾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深入发展的必然结果。?

   如果说20世纪30年代的那场大危机和大萧条,迫使西方国家由自由放任的理论政策转向凯恩斯主义,推动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兴起,并由此显现了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制度及体制的优越性,促进了社会主义由一国到多国的发展;那么,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也必然对西方国家的思想理论产生巨大的冲击,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生存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如果我们对新的挑战应对得当,同时也必然会显现以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制度及体制的优越性,给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提供新的机遇。在国际金融危机仍未见底之时,我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从宏观、战略、全局、前瞻的高度,进一步加强对国际金融危机现状、发展趋势以及危机对西方思想理论的冲击与资本主义走向等问题的研究,探讨正确应对的战略、策略和相关政策,无疑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目前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已经给西方的经济社会生活造成巨大的困难,并对西方思想理论界以及资本主义走向和世界社会主义及左翼思潮都已经并正在产生着深刻的影响。可以说,从这次金融危机爆发直到21世纪前二三十年,乃至上半个世纪的世界格局,都可能处于一种激烈动荡、变动甚至跳跃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在国际还是在国内,我们都有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与世所罕见的挑战。抓住机遇、应对挑战,是时代赋予我们党、国家、民族的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我们可以着重从以下五个方面进行研究。?

一、国际金融危机的现状和发展的趋势

   这是我们研究的重中之重。因为,存在决定意识。我们只有首先把国际金融危机的现状及其发展趋势研究清楚,才有可能对客观存在的种种派生物——各种思潮研究清楚,并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思潮及应对的举措作出科学正确的预见与规划。关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发展趋势,国际国内的看法很不一致,甚至相左。国内外很多政要与学者认为,世界经济已开始出现复苏迹象;尽管复苏的步履缓慢,但其前景看好,不会出现第二次探底。也有人认为,目前国际金融危机已大体得到控制,受其涉及和拖累的世界经济也已经显露各种复苏的迹象;但断言世界经济全面摆脱衰退、进入周期性复苏还为时过早。我个人认为,经济全球化正在深入发展,当前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仍未见底,世界经济看似走出低谷,但新一轮更大的金融乃至经济危机极有可能就在这看似走出低谷中酝酿与积聚。这主要因为,世界各资本主义大国都在急遽降息、恶性增发货币,试图增加新的产能;而世界范围内的穷国穷人愈来愈穷、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的两极分化局面非但没有缩小,反呈日趋加大之势;穷国穷人的相对需求仍在急剧下降。因此,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生产无限扩张与社会有限需求之间的矛盾非但没有缓解,反而在加剧。从根本上说,这正是在为下一轮更大的金融乃至经济危机积蓄能量。2008年12月16日,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联邦基金利率降到0-0.25%的区间。至此,美联储的这一目标利率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现在世界各大国甚至各个国家仍都不敢轻言低利率退出政策,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当前世界经济复苏的脆弱性。因此,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更广阔的时空来看,从历史学和政治经济学的更广阔的视野来看,这场灾难并未结束,还在演进中,甚至极可能是刚刚开始,在世界范围内的更深刻更全面的经济社会危机极可能还在后头。正因为由“发达国家的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灾难还没有“终结”,甚至是刚刚开始,所以,我们才面临着进一步说明科学社会主义其中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着光辉灿烂的希望和前景的绝佳机遇。这就如同有了公元33年犹太历尼散月十四日耶稣殉难日,也才有了其后第三天耶稣的复活节一样。列宁所说的革命死了,革命才能万岁,也是同样的辩证法。?

   我们说,世界经济目前的这轮复苏是脆弱的,再看看以下两组数据与两则报道有助于加深对此问题的认识。两组数据:(1)美国高财政赤字、高额债务、高外贸逆差愈演愈烈。据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提供的数据,2010年美国前3个月的财政赤字达3886亿美元,全年可达1.55万亿美元,将占当年GDP的11%。从2007年9月底以来,美国国债以每天40亿美元的速度增加,2010年将达到15.67万亿美元,将占GDP的101%。现在美国国民人均财政赤字与国债均分别多达4万美元左右。而按照20世纪90年代欧共体成员国加入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的标准,即《欧洲联盟条约》规定,成员国财政不应有“过度赤字”,当年政府财政赤字不应超过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3%,政府债务总额不应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60%。这就是经常被有关人士称为政府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总额的“国际安全线”或“国际警戒线”。而美国2010年的财政赤字可能超出国际安全线的近4倍;政府债务总额可能超出国际安全线的近1倍。美国这两年的贸易赤字虽有所下降,但2009年仍为3807亿美元;现在的累计贸易赤字总额已达近10万亿美元。这是历史上任何时期任何国家从来没有过的。(2)现在全球共有黄金储备约2.4万吨,美、德、法、意、英五国的储备即占72%,而其他国家只占20%多。国际大宗商品的资源与价格也被西方大国和强国所控制。2007年,全球货币外汇储备约为6.5万亿美元,而日本、欧美发达国家的货币外汇储备仅占8.7%,发展中国家却占76.6%。两则报道:一则是2010年1月,美国锐联资产管理公司主席罗伯特·阿诺德对我国《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现在美国政府认为政府减少支出才是应对危机的办法。我非常担心的是政府通过过多地借债来应对经济的状况。如果我们要还,这需要数十年;如果我们违约,那可能造成巨大的地缘政治动荡。”他又说:“我认为从政治上可行的选择是通货再膨胀,这意味着那些借给我们钱的人只能得到部分的偿还,这实际上是一种盗窃的行为,而这可能成为事实。”[4]另一则是《文汇报》驻巴黎首席记者郑若麟在2010年3月6日的报道中称:曾成功预警次贷危机的位于法国尼斯的“欧洲政治预测实验室”的智库提出警告,2010年西方发达国家从家庭到企业,一直到国家,都面临巨额债务的偿还问题。而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主权国家债务违约现象的上升:目前西方发达国家正面临归还2005年至2007年债务的高峰期,当时世界各国认为存在着“免费的午餐”而大幅举债,到今天因利润不足(仅2%-5%,远非当年估计的10%),要归还本金的时候却资不抵债。美国国债已达到天文数字的14.3万亿美元。该报告在分析了美国目前房地产状况和经济现状后认为,美国很有可能在未来8个月中出现高达500家中等规模的银行倒闭(而2009年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也只有140家倒闭)[5]。当然,我们也应看到,在微观经济运行层面,美国经济也正在传来,今后仍会传来经济复苏的好消息;但是,美国这些微观经济运行层面的好消息根本上无助于宏观经济层面窘境的改善。全球经济在近三两年内稍有反弹之后有可能步入更大的低谷。此类情况在历史上并不鲜见。1920年,美国经济负增长达–8.7%,出现严重衰退,1921年7月曾出现复苏,但在1923年的6月即23个月之后,又再次步入新的衰退。美国在1980-1982年间又曾经历复发性衰退,日本亦在90年代有同一情况。?

   在世界格局中,一般来说,在两种情况下最危险:一是世界大国之间力量过分悬殊时,“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讲的就是此时的情势。二是超级大国处境极端困难时,“困兽犹斗”的“垂死挣扎”讲的就是这种情况。我个人认为,当前仍未见底的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为严重的国际金融危机,是被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强国推迟多年和推迟多次不得不爆发的经济危机。美国这个超级大国正面临着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正因为如此,在今后一些年内,各种国际力量特别是世界上一些大国和强国,将会围绕金融、能源、粮食与主权等根本性问题,既有合作与竞争,更有博弈和较量。世界的经济格局、政治格局和文化格局正处在波诡云谲的剧烈变动的前夜。实践已经并将继续证明,党的十七大报告关于“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对资本主义发展的总趋势,从战略上看,我们要坚定这样的信心:资本主义社会和其他社会形态一样,必然有一个从产生、发展到衰亡的历史过程,社会主义必然要取得最终的胜利。对目前这场仍未见底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要从战术上认真审慎研究对策。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情况下,资本主义为了延缓其灭亡的命运,总要不断调整其对内对外政策,从而使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剥削和统治形式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进而缓解其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冲突。这次金融危机,是不是美国式的资本主义模式的总危机呢?我还是原来的看法,有两种可能: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必将利用其在经济、政治、文化和科技、军事等方面的优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慎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际金融危机   经济全球化   国家安全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228.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0年0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