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2005年9月21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734 次 更新时间:2005-09-23 02:26:32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李敖  

  

   各位终于看到我了,主任,校长,总裁,各位贵宾,各位老师,各位小朋友!来演讲紧张不紧张,紧张,站在大庭广众面前,很多人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军队,可是你让他讲几句话,他就怂了,不敢讲话,什么原因,胆小,美国人打赢南北战争的将军格兰特,指挥千军万马打赢仗,林肯总统请他上台给他勋章,让他几句话,他讲不出口,为什么?怕这玩意,一讲演就紧张。

   前天晚上我编了一个故事,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进了一个小房间,突然看到一个男的在一个小房间里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来回走动,这个女孩子就问他,你在干吗,他说我在背讲演稿,她说你在哪儿讲演,他说我要在北京大学讲演,女孩子说,你紧张吗?他说我不紧张,女孩子说,如果你不紧张为什么你到女厕所来干什么。这个人就是连战。

   台湾有一位很有名的歌星,崔台青,崔是chui niu(吹牛),台是台湾人,青是青年,台湾要靠混,靠吹牛,又是青年人混,连战就是这种人。他可以糊弄别人,糊弄不到我们可以糊弄你们。至少前一阵子糊弄你们,今天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你们觉得任何人觉得连战讲演好的人,我就要警告你们,今天你们可能很失望,为什么呢?因为我无法花一个是小时把这个观念转过来,因为你们上了连战的当以后我很难把这个观念转过来。

   我在这儿埋怨一个人,埋怨我的老板,凤凰电视台的刘长乐先生,为什么要埋怨他,他把我箍囚到北京来,对不起,我一看到你们就讲很多乡音,箍囚到北京来,可是我已经在中国大陆,在凤凰电视台上讲了有400多场,你们对我相当的熟悉,用一个雄性的眼光来看我,我今天把这个讲演讲成功,这是高难度的,你们对连战完全不了解,你们看到他吗。所以对我熟悉,对我是个困难,这个困难是刘长乐老板造成的,所以我今天有所抱怨。

   现在开始讲正题了,罗马教皇,我那个时候叫罗马教宗,现在叫罗马教皇,讲了一句话,他说你演讲的时候不能用稿子,为什么不能用稿子,用稿子表示你记不住,如果你自己都记不住,你怎么样让听众记得住呢,你这个演讲就失败了,所以大家看好啊,没稿子。(鼓掌)也没有小抄,可是我带了一些证据是有的,等会会显示证据。

   我必须和大家说,接下来这个演讲的时候是刘长乐老板告诉我,一五一十地规格地告诉我,最后我问他一句话,把他问得愣住了,我说有没有铺红地毯,我进门的时候,他说你没有克林顿有,连战有,你没有,我说为什么我没有?(这时会场有人呼喊),他们是赞美我还是抗议啊,哈哈。他说,北大尊敬你,把你当成学术演讲,所以不铺红地毯,校长是不是这个意思,我说好,我做学术演讲,讲得好就是学术演讲,讲不好,讲一半,铺红地毯还来得及呀,哈哈哈。(鼓掌)为什么我要这样说,不然人家说北京大学势利眼啊,怎么不给李敖铺红地毯,怎么给当官的,或者说是政治人物铺红地毯。

   我在这儿有很多人眼睛看着我,说李敖骂过国民党、骂过民进党,骂过老美国,骂过小日本,今天你在北京,你敢不敢骂共产党,很多人不怀好意,你看幸灾乐祸看着我。我告诉你,我先不骂共产党,我先赞美共产党和国民党曾经打倒的一个势力,那个就是北洋军阀。

   为什么赞美北洋军阀,大家知道吗?北京大学怎么出来的,北洋军阀,什么人叫蔡元培校长做北京大学校长,那时候蔡元培他是国民党人的身份,是北洋军阀,北洋军阀有这个肚量把全国最好的大学交给和他敌对的一个政治势力的宿敌,那个就是黎元洪干的事情。我们现在骂北洋军阀,我们有什么资格骂北洋军阀呢?北洋军阀的肚量比我们宽大得不得了。今天,把我李敖放这儿,来做北大校长,对不起,好象是抢副校长的位置,哈哈,否则,我们就不要骂北洋军阀,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

   今天我在这儿和大家谈一些事情,我出发以前,各方友好都劝着我,拉着我,说这话别提,那话别说,我说我来北大有两类,一类是金刚怒目,一类是菩萨低眉,你们待我还不错,今天开始菩萨一点。

   我看这里有的人不笑,为什么不笑,放不开,为什么放不开,心里有顾忌。克林顿站在这里,很大胆地讲了一句话,他说以前的北大教授胡适,讲了一段话,他说,你要为国家牺牲你的自由,可是胡适说,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克林顿引用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引用完,那身边的顾问有了问题,下面还有一句话,还没引用到,就是说,胡适说,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所以克林顿的演讲引证有错误。

   后来又来了一个人,就是连战,他在讲演场里面提到了四个字,有点犯忌讳的,可是事实上他提到了,叫做“自由主义”。各位,连战对自由主义的解释完全错误,他轻描淡写地的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所以台湾有一股自由主义的学风,在学校里面流传下来了,我告诉各位,没这个事,没有人敢这样做,包括连战,他们都不敢这样做,所以自由主义这四个字虽然在连战的演讲里面,在北大的讲台上面出现了,我告诉你,没有这个东西,很多人说我李敖是自由主义者,说你自由主义者,你在大陆,你在共产党统治的地区,我们要看你讲什么话,你要不要宣传自由主义,我告诉大家,我要宣传,可是内容和你们所了解的有出入。

   什么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我们看到学理上来讲,你出一本书,他出一书,学理上非常的高深,对我而言,没有复杂,自由主义只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己的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宪法的部分。什么叫做反求诸己。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台湾在过去清朝统治之前是给郑成功来统治,这是了不起的中国民族英雄,郑成功的爸爸投降了,郑成功不肯投降,郑成功妈妈在福建被清朝的兵轮奸了,郑成功很痛苦,发现母亲被轮奸了,怎么办,我来告诉你他怎么办,他把他母亲身体切开,注意啊,用水冲洗他母亲的尸体,他认为他母亲被轮奸以后,脏,他母亲脏了,我们说奸污啊,奸是一个动作,污是一个结果,什么办法呢,用水冲可以解开郑成功自己心头的压力和痛苦。

   各位想象看,在五四时代,有一个问题只有胡适先生解决了,别人解决不了,就是有一个北大学生提出来,说他的一个朋友的姐姐被土匪抢走了,绑票了,当然,也发生了刚才我说的那种不幸的结果,问北大的这些思想家们,你们怎么样解释这个现象,大家解释不出来,胡适先生做出解释,他说,如果有男人要讨这个被害的女孩子做太太,我们要尊敬这个男的,这是胡先生的话,胡先生说,一个女生被强暴了,其实在生理上变化很小,手被割了一下,被撞了一下,心理上难过,所以如果有这个男的能够破除这种情节,这个男的很了不起,我们应该尊敬他。

   从郑成功的例子到胡适的例子,大家想想看,如果大家被困扰的时候,如何解开。

   俄国一个作家叫库布宁(音),他写过一本书叫《雅玛》,《雅玛》是个什么事故呢,在妓院里面,大家都有在接客,忽然来了一个女孩子,如花似玉,当然很多人愿意跟她上床,也赚了不少钱,红得不得了,一代名妓,有一天她跟其它妓女聊天,她说,我还是处女啊。其它姐妹们笑着说,你还是什么处女啊,我们整天卖的是什么啊,这个女孩说,你们知道我是什么啊,我是共产党,我们党需要钱,俄国要革命,我是在做一个伟大的卖身,可是在精神上,我还是处女。你们不了解我。

   大家注意啊,有人说是唯物主义,可你现在谈的全是唯心的,唯心主义,当我觉得我不是妓女,我就是处女,这是高度唯心的。有人问我,这是不是与马克思不同啊,我告诉大家,马克思就是典型的唯心论者,你们说为他唯物吗,我认为他很唯心,尤其他在抄别人的东西的时候,更唯心。

   你们说马克思,我们北大还有马克思学院,抄什么东西,大家核对核对,英国首相格莱斯顿演讲,马克思资本论里面捏造了格莱斯顿的话,马克思说亚当斯密的话,亚当斯密没说过这话。马克思说,工人无祖国,这句话不是马克思说的,这句话是法国大革命时候英雄马拉讲的话。为什么我们都被马克思骗了呢,最主要的是1895年,马克思的好朋友恩格斯,写封信给斯密特,说,马克思亲口告诉他,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自己都不信马克思主义,我们那么急干嘛。

   这句话说了大家都在笑,我告诉你,我感到难过的一点,演讲最怕的事情,是,演讲的时候没有人来听,第二,来听的人去小便,第三,去小便以后不回来,第四个,不鼓掌,(大家鼓掌)。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罗帝,里面有个大胖子,他跟我同岁,中间还有一个小胖子,一上来就是这个姿势,请你们鼓掌,为什么鼓掌,因为我讲话太传神了,你们都忘了鼓掌了。鼓一次掌吧,啊,(鼓掌),你们不习惯我这种讲话的方式,可是我必须说,我在讲这种方式。

   今天我站在这里,大家说,你要不要骂共产党,刚刚我说过,我先替北洋军阀讲了好话,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说,说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作了好事的时候,或者说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谁说共产党不许别人讲话,我抓一本书给你们看,谁说共产党不许人讲话,《毛泽东文集》,当然你们会笑我你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其实不是,我给你们看一段蛮有趣的,这一段可能你们都不看,念给你们听:我们有相反的意见,批评不得,这是很不对的,(鼓掌)有了错,一定要有自我批评,一定要让人家讲话。不让人批评,不负责任,怕负责任,不许人讲话,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十个就有十个要失败,人总是要讲的,你老虎屁股摸不得吗,偏要摸。今天我在这儿摸老虎屁股,但大家要记住,是老虎要我们摸它屁股的。

   这话你怎么讲啊,你们说我在这讲自由主义啊,我今天给大家做一个重大的宣誓,我李敖放弃自由主义,为什么,我告诉大家,从18世纪19世纪以来,人类所梦想的自由主义这种追思方法都是这个自由那个自由。可是大家忘了,自由主义最重要的第一个层面是你心灵能不能解放,如果你心灵是郑成功式的,那你就困死了,把你那个死了的妈也整死,所以我认为心灵开放是重要的,这一部分自由主义叫做反求诸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没有一个改革开放的自己,永远困扰自己。所以我说,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没有人想做,因为太痛苦了,因为太难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义者,所以自由主义这一段叫做反求诸己,成功了,我自己就知道,我不是郑成功。我可能是亚马里的卖东西的窑子,我是一个处女,这是自由主义的部分,

   另外一个部分就是政府有联系,我们人民和政府的联系有几种方式,你们说的北京话还好吗,有我好吗,大家说乡音未改,我没改,可是你们改了,为什么,北京变大了,很多三合院,地方的声音混到里面来了。你们讲的没有我讲的纯,我告诉你,人们和政府的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政府这么坏,我不要活了,我嗝了。什么人嗝了,屈原就是,政府不好,我嗝了,辛亥革命以前的杨度生在英国跳海,就是我嗝了,我不要活了。最有名的英国故事,英国有个议员,叫阿斯特,A S T E L,是个女的,她跟另外一个议员很有名的,就是丘吉尔吵架,阿斯特说,你太可恶,如果我是你太太,我就弄杯毒药给你。丘吉尔说,如果我是你丈夫,这个毒药我就喝。这就是,我不要活了,有你这种太太,我不要活了,政府与人民的这种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说,你政府太坏了,我不要活了,我嗝了,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就是嗝了。

   第二个感觉我颠了,什么是颠了,就是跑了,就是撒丫子就跑,为什么颠了,我玩不过你,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我去做美国人了,我不要和你们在一起,在座的,我的女儿,海蒂李,就是这种类型。

第三个是得(音)了,什么是得了,有一位台湾人,叫凌云,他住在北京很久,他住在雍和宫附近,讲了一口京片子,他到北京大学来作客,北京大学副校长还招待过他,他在答录机里面,通电话,他说,我是凌云,我不在家,待会儿电话“得”的一响,你就可以留言,这就是说,得了,得了就是说,你找不到我,我猫起来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48.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