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来茵:再论杜甫与道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5 次 更新时间:2015-01-08 21:18:36

进入专题: 杜甫   道教  

钟来茵  

   1981年我写了《论杜甫与道教》,刊于黄河文艺出版社《文学论丛》第六辑。十多年来,我的研究又深入了一步,也积累了不少新的资料,故作此文。

   郭沫若先生在《李白与杜甫》中告诉读者,李白虽领受《道箓》,成为真正的道士,并参加了道教迷信活动,但由于李白嗜酒,“酒是使他从迷信中觉醒的触媒”,“酒与诗的联合战线,打败了神仙丹液和功名富贵”,李白在临死那年,终于跟神仙迷信彻底“诀别”。而杜甫呢?他虽“不曾象李白那样,领受《道箓》成为真正的道士,但他信仰虔诚,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求仙访道的志愿,对于丹砂和灵芝的迷信,由壮到老,与年俱进,至死不衰”。杜甫“迷信道教,至死不变,更笃于李白”。“李白在去世前从迷信中觉醒了,而杜甫则一直没有觉醒,这是值得注意的。”〔1〕

   十多年来,尚未见有论文论及这个问题,而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李白与杜甫》立专章谈《杜甫的宗教信仰》,其总的立论是:杜甫对道教、佛教的信仰很深,在道教方面,信仰“老而愈笃,一直到他的辞世之年”;在佛教方面,却是禅宗信徒〔2〕。 本文就据郭先生全部论据作驳论,阐述我的观点。

     一、杜甫求仙访道是否受李白的影响

   郭沫若同志认为杜甫和李白认识前早就有求仙访道的志愿与实践,其根据之一是《壮游》:“东下姑苏台,已具浮海航。到今有遗恨,不得穷扶桑。”证明杜甫二十岁“南游吴越,已准备浮海,去寻海上仙山——扶桑三岛”。这里杜甫只是以“扶桑”作文学典故来用,表明自己的壮游之雄心,并无半点道教迷信成份。其根据之二是《已上人茅斋》,其实,此诗只与佛家有关。佛经认为崇信佛教,心不散乱,是名“上人”。杜甫笔下的“已公”是佛徒而非道士〔3〕。 其根据之三是《临邑苦雨,黄河泛滥》,杜甫在诗的结尾说:“吾衰同泛梗,利涉想蟠桃。却倚天涯钓,犹能掣巨鳌。”仇本引朱注:“言我虽泛梗无成,犹思垂钓东海,以施掣鳌之力,水患岂足忧耶?盖戏为大言以慰之耳。临邑近海,故用蟠桃巨鳌事。”〔4〕所谓“大言”,即文学上的夸张, 这与道教信仰不可等同。其证据之四是《题张氏隐居二首》之一,其实,此诗只是一般的歌颂隐士,“乘兴杳然迷出处,对君疑是泛虚舟”,适用《庄子》之典来表达诗人对隐居深山的向往之情。从总体来看,杜甫早年受过系统的儒家教育,杜甫决心“奉儒守官”,走通过科举考试的道路入仕。杜甫具有早期的先秦儒家的民本思想,与道教信仰根本不一致。而受时代的影响,杜甫也有求仙访道的雄心。具体来讲,杜甫的求仙访道,受李白影响更大。李白比杜甫大十一岁。杜甫见李白时,李白刚受《道箓》,成为名符其实的道士。当时的杜甫,“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本来就有几分狂热,而李白则正在道教崇拜的狂热中。两位对现实不满的诗人,自然一拍即合。这期间的杜甫,通过李白,对道教耳濡目染,受其影响是自然而然的。《赠李白》云:

   二年客东都,所历厌机巧。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

   野人对腥羶,蔬食常不饱。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

   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

   “青精饭”、“拾瑶草”,都是道士的专利品。李白有梁宋游,杜甫亦步亦趋,故用“亦”,杜甫受李白的影响太明显了。李白在东蒙附近入了道,成为东蒙一带道观的客人,杜甫说“余亦东蒙客”,也用一“亦”,都是针对李白说的。所以这一时期,杜甫把李白当作兄长,“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这只能作杜甫向道教靠拢的明证。另一首《赠李白》更明显: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这首小诗象为李白留下一幅素描一般。“未就丹砂愧葛洪”者,既是李白,也可自指。《冬日有怀李白》中说:“短褐风霜入,还丹日月迟。”杜甫怀念李白,常与李白的道士身分、诗人身分融合在一起。由此可见,传统的意见认为:杜甫的求仙访道是受李白的影响,完全是事实。郭沫若先生所举的相反的例证是无法成立的。其实,道教是唐王朝的国教,时代风气崇道,李白、杜甫生逢玄宗崇道时,受此影响很自然。而且,从全部杜诗来看,道家道教不可能使杜甫成为一名道士,却使杜诗增添了不少斑烂浪漫的色彩。集大成的杜诗,也吸取了道家道教中的许多营养。从这一点来说,杜甫受李白的影响,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二、关于《三大礼赋》

   天宝十载,四十岁的杜甫在长安进《三大礼赋》,玄宗奇之,命待制集贤院。郭沫若先生认为《三大礼赋》“都是十足地歌颂道教的东西,今天读起来,实在令人难受”。因为太清宫是唐王朝崇祀老子的地方,所以郭先生把《朝献太清宫赋》作为一个解剖对象。这里,也把此赋作为重点谈。

   《朝献太清宫赋》首段记叙唐玄宗前往太清宫,接着写入庙以后的景象,记载太清宫执事备物之虔诚,又写群臣所见老子(玄元皇帝)等塑象之虔诚,然后以两段代玄宗陈辞,显然是根据祝辞敷衍成文。因为是代皇帝立言,所以这两段洋洋洒洒的赋文可算是赋文的主要内容。观其内容,只在强调唐朝统一中国的重大意义。仇兆鳌概括:“自魏晋以诈力取国,故吴蜀方平,五胡竞起,十六国纷争,而四百余年之杀运炽矣!”杜甫歌颂了高祖、太宗“义旗爰入,既清国难,方覩家给。”唐兴致治,结束了四百年的分裂、混乱。杜甫说:“兹火土之相生,非符谶之备及。”《历代纪运图》中说:“隋以火德王,唐以土德王。”杜甫认为,唐代隋,统一中国,是“符谶”未曾料及的。仇兆鳌解释说:“乃陈隋以淫暴而亡,唐能以仁义而兴,彼符谶又安足信乎?”这里可见,杜甫以献赋这一特殊形式,解释中国唐以前中古四百年历史,以此作为一面镜子,让皇帝受到启示。

   皇帝献辞以后,道官要作答辞,这是当时的祭祀仪礼大典规定的,赋文作了真实的记录。于是杜甫写及“天师张道陵等”,代作答辞。郭沫若说杜甫“大捧而特捧其张道陵天师”,其实,郭沫若先生在此又搞错了,仇注说:“天师、玄君,指法官道士。”汉朝末年的道教创始人张道陵,怎么会带领道士在一千二百官吏面前向唐玄宗作答辞呢?道士的答辞,主旨在嘉奖唐玄宗能厘正祀典。在这一段中,郭沫若批评“列圣有差,夫子闻斯于老氏”句说:“以契稷自比的圣人之徒,为了谄媚皇家,在这里降身为张道陵的小徒孙了。”其实,“孔子问礼子老子”,是先秦儒、道两家典籍均有记载的(如《礼记》、《庄子》等),杜甫这样写,与“谄媚皇家”无缘!

   《朝献太清宫赋》最后一小段,是总括上文以收束的,可见出赋的主旨:

   万神开,八骏回,旗掩月,车奋雷,骞七曜,烛九垓。能事颖脱,清光大来。或曰:今太平之人,莫不优游以自得。况是蹴魏踏晋、批周抶隋之后,与夫更始者哉!

   “蹴魏踏晋、批周抶隋”,指李渊、李世民高举义旗、打平天下、建立唐朝。“更始”,指临淄王李隆基平定韦后之乱,使唐室复兴!这一段讲唐之世德,流庆弘长;玄宗继承高祖太宗的大业,功德无量。

   全文主要内容是描绘朝献太清宫的大典,阐述唐朝统一中国的历史意义,歌颂玄宗能继承太宗遗业。整篇赋文,继承汉赋的写法,以铺叙为主。这篇赋文并无道教迷信,相反,倒是十分清醒的。核心思想,仍然站在儒家正统思想立场,希望唐玄宗继承并发扬高祖、太宗的遗业。

   《朝享太庙赋》,性质与《朝献太清宫赋》相似,玄宗祭祀列祖列宗,更是应该大写特写祖宗创业之艰难。“初高祖、太宗之栉风沐雨,劳身焦思,用黄钺白旗者五年,而天下始一。”赋文一开头,高屋建瓴,叙述祖宗创业,此为朝享之本。接着写玄宗銮舆出宫,朝享太庙;太庙中音乐庄严肃穆,准备了丰盛的祭品;接着写到配享功臣,即初唐殷开山、刘文静、房玄龄、魏徵等济世英才;然后写虔诚祭祀;代丞相陈词,赞扬皇帝能以孝治天下,能效法祖宗,勤政敬业;末段写玄宗祭祀祖宗结束,引出《有事于南郊赋》。在代丞相立言一段,杜甫借丞相之口说:

   且如周宣之教亲不暇,孝武之淫祀相仍,诸侯敢于迫胁,方士奋其威稜。一则以微弱内侮,一则以轻举虚凭。又非陛下恢廓绪业,其琐细亦曷足称?赋文大意说周宣王未能以孝治国,违背了礼教。汉武帝迷信神仙,为招徕神仙而频频淫祀(《曲礼》:“非其所祭而祭之曰淫祀。”)于是,诸侯敢于欺侮周朝,导致周朝名存实亡。于是,各地方士奋其威稜,敢于欺骗汉武帝,使汉武迷信世有仙人,有长生不死之药。丞相劝告皇帝(玄宗)要吸取周宣王、汉武帝的教训,继承高祖、太宗的遗业,别忘了儒家孝道,别迷信神仙。这是典型的汉赋的讽谏写法。这里,杜甫以坚定的儒家思想反对唐玄宗崇道迷信。

   总之,《三大礼赋》的主要内容是讲唐的创业、唐玄宗的功绩,其核心思想是儒家思想。杜甫进《三大礼赋》的目的,无疑是希望引起皇帝注意,意在功名仕途,但这仍在“奉儒守官”的范围之内。赋中反对道教迷信的字句,证明了杜甫坚定的儒家思想。

     三、关于《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

   现录原诗如下:

   配极玄都閟,凭高禁御长。守祧严具礼,掌节镇非常。 碧瓦初寒外,金茎一气旁。山河扶绣户,日月近雕梁。

   仙李蟠根大,猗兰奕叶光。世家遗旧史,道德付今王。

   画手看前辈,吴生远擅场。森罗移地轴,妙绝动宫墙。五圣联龙衮,千官列雁行。冕旒俱秀发,旌旆尽飞扬。

   翠柏深留景,红梨迥得霜。风筝吹玉柱,露井冻银床。

   身退卑周室,经传拱汉皇。谷神如不死,养拙更何乡?

   此诗作于天宝八载冬,杜甫时年三十八岁。洛阳城北玄元庙,本是李隆基作临淄王的王府,天宝二年,玄宗亲祀玄元庙,改西京玄元庙为太清宫,东京洛阳庙为太微宫。杜甫去参观的实是太微宫,而题中犹用“玄元皇帝庙”,其无视唐玄宗改名的权威,已具讽刺意味。

   首段记玄元庙庙制之尊严,居高临下,往来进出要凭信符。碧瓦金茎,山河拱护,日月近梁。

   二段言祀庙之理由:因为李耳成了唐室远祖,而这是荒唐可笑的。“仙李”指老子李耳,因《神仙传》说李耳生下来就能说话,指李树曰:“以此为我姓。”“猗兰”,本指生于猗兰殿的汉武帝,此比唐玄宗。唐玄宗特别推重老子,占了蟠根仙李之光。杜甫诗意只是说,这一切是如此可笑,因为李耳其人在《史记》只是“列传”,连“世家”也没有资格,也许是太史公把李耳遗忘了吧!老子却未曾料到他的《道德经》由当今皇上来作注令天下人传习。

   第三段讲庙中吴道子的壁画。五圣,指唐玄宗前的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壁画虽然精工,但五圣之中,杜甫只赞扬过太宗。这首诗里并提“五圣”,不过就事论事而已。

   第四段叙冬日景象。

   末段言玄元皇帝庙如此隆重祭祀老子,完全违背老子本意。老子主张功成身退,主张清静无为,如若谷神不死,老子定会在山林隐居(养拙),更不喜欢热闹非凡的“玄元皇帝庙”。连仇兆鳌也说:“结含讽意。”

   关于此诗的主旨,多数杜诗专家都认为是杜甫讽刺李隆基崇道过分。有代表性的钱谦益笺注云:“唐自追祖老子,见像降符,告者不一。玄宗笃信而崇事之,公作此诗以讽谏也。”〔6〕

郭沫若从三个问题上批评杜甫。第一,他认为杜甫“谴责了司马迁,推崇了唐玄宗”。他认为“世家遗旧史”就是杜甫责怪司马迁把孔子列为《世家》,而把老子列于《列传》,尊孔子而贬老子,这是遗憾。“道德付今王”,就是称赞唐玄宗为《道德经》作注,传遍天下。其实,杜甫的意思只是说:玄元皇帝庙外表如此壮丽辉煌,可是其来源却如此滑稽可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杜甫   道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315.html
文章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京)1995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