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李娜:社交网络与乌克兰抗议运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0 次 更新时间:2014-08-07 19:37:22

胡泳 (进入专栏)   李娜  

  

  

   一、从Maidan到Eruomaidan

   2013年11月起,乌克兰掀起了一场名为“Euromaidan”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

   抗议活动的起因是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同欧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数万民众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要求政府和欧盟签署协议、亚努科维奇下台、提前举行选举等。抗议活动期间民众和警察爆发多次大型冲突,造成数百人死亡。①

   “Euromaidan”中的“Euro”指欧洲,“Maidan”在乌克兰语里的意思是公共广场,是人们传统上聚集起来庆祝节日和参与公共活动的地方。②抗议者用“Euromaidan”作为标签表达自己的诉求,在Facebook 和Twitter等社交网站上,均有以此命名的主页或者标签。

   事实上,2004年,同样是11月,乌克兰人进行过一次名为“橙色革命”(因反对派“我们的乌克兰”政党联盟使用的代表色而得名)的反对选举舞弊的抗议活动。那次抗议活动中,有一个名为“Maidan”的组织。该组织成立于2000年12月20日,由数位精通技术、倡导民主的公民创立,他们使用互联网作为组织工具进行抗议活动。其网站的口号是:“你能够改变你所生活的世界。你现在就可以行动。在乌克兰。”③

   Maidan在“橙色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通过网络和组织成员以及海外捐赠者保持联系,该网站存档的20GB的资料也成为记录这场革命的重要资料来源。由于Maidan等网站的作用,橙色革命被称为“历史上第一次线上大规模组织起来的运动”④。

   然而,Maidan的建立者Andriy Ignatov却说:“仅有网站不能产生一个行动主义者组织(activist organization)。”Maidan更重要的工作是,在现实世界中组织针对选举的监察培训——他们一共组织了27场,几乎覆盖了乌克兰每个地区。该组织的成员有频繁的线下会议。对于Maidan来说,网络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但是“集中的、自上而下的领导,才是成功完成任务的关键”。⑤

   而2013年的Euromaidan抗议活动并没有自上而下的领导系统,更没有频繁的线下会面,但抗议者却举行了数万人参加、长达数月的抗议活动,并且在国际上引起了极大关注和支持。

   从Maidan到Euromaidan的变化是怎样发生的?答案可能就在十年间迅速发展起来的社交媒体中。

  

   二、社交媒体如何推动乌克兰的社会运动

   1.社交媒体的动员机制

   社会学家梯利(Tilly)提出过一个社会运动的“动员模型”。他认为,一个成功的社会运动由以下因素决定:运动参与者的利益驱动(interest)、运动参与者的组织能力(organization)、社会运动的动员能力(mobilization)、个体加入社会运动的阻碍或推动因素(repression/facilitation)、政治机会或威胁(opportunity/threat)、社会运动群体所具有的力量(power)。⑥

   在这些因素中,社交媒体首先在动员上扮演了重要角色。

   在乌克兰抗议活动初期,社交媒体使信息得以迅速传播。一项社会调查显示,大量抗议者第一次了解到抗议活动的信息都是在网络上,49%来自于Facebook,35% 来自于VKontakte(俄语版的类似Facebook的社交媒体),51%来自新闻网站。更重要的是,抗议者认为Facebook和网络新闻是比电视更为可靠的信息来源,更愿意接受来自社交网络的信息。⑦

   社交网站传递的信息是多元化的,有冲突中抗议者受伤的图片,有激动人心的文字,还有大量现场冲突的视频,这些都会在视觉和听觉上刺激使用者,影响他们的情绪,促使他们声援或者加入抗议活动。⑧

   从Web 1.0时代到Web 2.0时代,一个重要的变化在于人的主动性在不断增强,从被动的接收者转变为主动的内容提供者。他们既是街头抗议的示威者也是现场直播的记者,这使得传递和接受信息的门槛大大降低。在“Euromaidan”运动中,一位22岁乌克兰女性Olya Shatna就用智能手机直播她在独立广场的抗议行动。她认为,“一只手录像,另一只手拍照,然后和人们交谈、向他们提问,并且直播出去——这就是新型报道的最佳方式”。⑨Olya Shatna们是社交媒体时代社会运动动员的重要一环。在“Euromaidan”的Facebook 主页上的40多个视频中,很多视频甚至连一分钟都不到,使用手机拍摄的画面也十分粗糙(见图1)。但是这些来自普通人的现场报道(关于抗议者的诉求和政府对抗议者的暴力镇压等等)却增加了信息的可信性,让“一小部分情绪波动的人可以影响那些更为谨慎的人,让他们关注并且加入”。⑩

     图1 Euromaidan运动中来自公众的现场报道

  

  

   在社交网络上,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张贴自己所写的新闻故事,从而打破了传统媒体对于信息的垄断。一位参加过“橙色革命”的乌克兰记者认为,“社交媒体在事件形成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原因是:“过去的媒体提供一个过滤器。如果一件事出现在头版或者是晚间新闻上,会被认为是重要的,反之则不然。但是今天任何人都可以发声——不论是一个心烦意乱的母亲还是一个改革型的记者。甚至在一个腐败独裁的国家,也没有人需要获得许可。”[11]在一场风险极大的抗议运动中,信息的自由流通对于动员来说至关重要。极易被国家机器所控制的传统媒体垄断地位的丧失,“从根本上对国家的控制形成了挑战,国家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信息的流动,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国家镇压的能力”,[12]从而促进了社会运动的政治机遇的形成。[13]

   但是,动员机制并非仅止于此。十年前的“橙色革命”中,人们同样可以通过Maidan这样的网站、《乌克兰真理报》、电视频道5和手机短信等等获得信息,信息出口并不缺乏。[14]而在乌克兰抗议运动中,社交媒体在动员这一环节更重要的作用是完成了“公共话语”的构建,形成了“一般化信念”。[15]一个社会问题只有在它获得进入公共话语论坛的渠道时,才能激发抗议活动。研究发现,信息不是由孤立的个体而是由在非正式圈子里、在初级群体中以及在朋友网络中与他人互动的人们所加工的。为了证实信息的可靠性,尤其是在所涉及信息十分复杂时,人们倾向于和重要的人讨论并且比较自己的解释。人们也愿意与那些志趣相投的个体比较他们的观点。

   通常,在自己的社会网络——尤其是自己的友谊网络——中互动的一群个体,是相对较为同质性的,相互之间差别并不大。这些社会比较的过程产生了对情景的集体定义。[16]社交媒体提供的正是这样一个“公共话语论坛”。Facebook 就是一个典型的同质性强的友谊网络,当抗议活动发生,人们通过点赞、评论相互交流想法,最终产生了一个对于抗议活动的共同看法。

   看看Euromaidan页面上最受欢迎的Facebook帖子就可以证实这种判断:自创建以来,页面上有2000条更新的帖子,获得了将近5万条评论和超过100万的赞,这些内容被分享了超过23万次。许多帖子提供了对新闻的更新,并且产生了激烈的讨论,但页面同样也被用于为抗议者们提供重要的后勤信息。例如,有些帖子标有可以得到免费茶水以及可以进入温暖空间位置的地图,同样,也有一些是关于抗议者将会在哪里聚集的信息。最重要的是,人们通过这一信息进行互动。他们在这种互动当中获得了对抗议活动的阐释方式和描述社会运动的话语体系。比如,抗议者们表示,比起电视来说更相信社交网络,因为社交网络提供了“有关情绪和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的大体情况”。[17]图2显示了自创建以来每天评论,分享,点赞的数量。[18]

   图2 Facebook公共主页上与乌克兰抗议活动相关的用户活动

  

   数据来源:纽约大学社交媒体和政治参与实验室

   这样大量的互动最终形成了人们一套共同的话语体系。据调查,30岁以下的抗议者中,在解释参加抗议的理由时,他们经常会使用比如“自由”、“加入欧盟”、“全球人权”这类媒体语言,而且反复提到“独立的乌克兰不是苏联的孩子”,他们需要为了“民主”而奋斗。同时,反映在口号和标语上的抗议诉求也遵循着一定的模式:首先在Facebook上出现的标语或口号,之后也会在抗议人群中经常出现。在采访的过程中,抗议者承认是从Facebook上看到了一些标语或者口号,从而激发了他们的想法(比如著名的UKRAINEUKRAINE 标语)。

   对于获取抗议活动的最新信息,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站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包括上面提及的“抗议语言”。人们一旦加入他们的朋友和家人的抗议活动,走上街头,就会运用这些元素想出他们自己的“抗议语言”。[19]这种“一般化信念”和语言框架的形成至关重要,通过在社交网站的反复提及和放大,抗议者渐渐形成了统一的信念,形成了内聚力。

   过去的“maidan”,即公共广场,是人们散发传单、进行热情讨论,形成一致想法的场所。而现在,“maidan”正在被虚拟的社交网络所取代。

   2. 社交网络的组织功能

   乌克兰的“Euromaidan”抗议运动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还因为在这场社会运动中,社交媒体不仅仅承担了动员宣传的任务,还在社会运动的组织上大展拳脚。

   在“橙色革命”时代,不同抗议点的人们仅能通过手机短信了解双方的需求。而在Web 2.0和社交媒体的时代,用户从一对一变为多对多,这种交互性使得抗议活动在没有一个明确的组织机构和严密的层级制组织的情况下依然得以有序进行。

   Facebook是各种组织活动的主要地点。随着抗议事态的发展,官方的Facebook主页[20]会提供实时更新。2013年12月11日警察在基辅中心发动的整个清场夜里,Facebook主页每隔10到15分钟就会更新一次,详细叙述警察的行动、警察所在的地点,以及基辅独立广场的动态。[21]

Facebook的交互式地图是这次抗议运动组织的亮点。通过Facebook,抗议者创建了一个提供事无巨细的具体信息的交互式地图,包括去哪里领一碗汤、最近的流动厕所在哪里等。在地图上,人们使用图标标示临时医院的位置,指明食物领取处、问询处、有淋浴设施的浴室,以及休息区、教堂和路障。双击图标,一张图片、还有一个在这个特定站点所需物品的清单会弹出。例如,一个医院站点会弹出它需要水、遭受催泪弹之后冲洗眼睛的无菌生理盐水、消毒湿巾和护唇膏。点击厕所,会告诉你它们需要厕纸,(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胡泳 的专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87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