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为什么没有自由男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2 次 更新时间:2014-03-08 23:51:10

进入专题: 自由男神  

刘军宁  

  
孔子:为准备这次谈话,我预习了您的第六章。研读过程中有两点感受:一是我们在性别问题的看法可以说是针锋相对;二是不解在您的哲学中为什么给女神乃至女性那么高的地位。我是追求天道的,不是追求女神的。难道天道与女神就不能区隔开来吗?

   老子:确如所言,在男女问题上,我们的看法确有霄壤之别。我们先把这一系列大问题搁一边。等会再论。我也有个疑问:你为什么把男性抬的那么高,把女性置于绝对顺从的地位?

   孔子:我的确认为,女不如男。历史上哪一位圣明的君王,从远的三皇五帝到我们那个时代的文武二王,哪位不是男性?论学问思想,看看您和我哪个不是男性?您再看看,我三千弟子中哪个是女性?

   老子:我不否认有许多伟大的男性,但是同样也有很多伟大的女性。不过,令我困惑的是,你一方面把伟大的男性看成是全能的,但同时对于处理与女性的关系很头疼,甚至很无奈?既然像你这样的男性拿女性都没有办法,那男性的伟大能力又体现在什么地方?

   孔子:您真是一针见血呵!拿女人,我可真是没有多少办法。我是说过女子与小人难养,亲近不是,疏远也不是,可是生活又离不开他们。弄得我好生为难!请问您有什么高招?难道我应该把女性都奉若女神吗?

   老子:你真是苦大仇深,让人同情。为了讨论方便,不妨把你的对女性有无不成远近不成的处境称作“孔丘难题”吧!从后世对你的“女人论”抱有同感的人数来看,被“孔丘难题”难住的人可不是少数。我觉得造成孔丘难题的根本原因是你对男女问题的看法,解决孔丘难题的办法在于调整你的看法。另一方面,我可不是说女人都是女神。每个人女人身上也许都含有女神的因子,区别是在女神含量的多少之分上,也许你碰巧赶上的都是些女人含量比较低的,也你总是想以刚克柔,结果被反克。如果你要是像我一样,放弃以刚克柔的想法,也许你的处境不会那么惨。

   孔子:我到没有想到这一层面,请细细说来。

   老子:因为你处理男女关系问题的出发点是男性比女性绝对高明,所以女的应该绝对服从男的。如果这一出发点成立,就不会有孔丘难题。如果这一出发点不成立,你就会被孔丘难题所折磨。你不仅认为男胜女,而且认为刚胜柔,硬胜软,阳胜阴,雄胜雌,乾胜坤。再说,即使往往你能证明你比女性,她仍然就是对你不服,她行她素。你有理没人听,怎么办?

   孔子: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在人类社会,能力差的应该服从能力强的,女的应该服从男的,儿子应该服从父亲,臣民应该服从君王。

   老子:可是。我看到情形常常与你看的相反。至少,你太轻视了你不看好的那一面中所隐藏的更大却无形的力量。所以,面对女性,当你碰到软钉子、软力量时,你就没有办法了,却有不肯认输。

   孔子:在上面提到的几对范畴中,我的确坚定地站在前者一边。您是说,“孔丘难题”根子在我的宇宙观里。我还真的没想那么深。

   老子:如果让弗洛伊德来分析我们的主张。他一定会从与性有关的精神分析角度看。这也有一定的道理。人们对一切问题的看法,尤其是政治哲学,在一定程度上,是出自其对男女问题的看法。你的政治哲学和修身齐家哲学就是建立在男性本位男必胜女的看法之上。所以,你的政治体制是为圣贤的父权设计的。但是这种体制难题是它没法对付小人,而且会把最高统治者变成小人。你的修齐治平哲学没法对付女人,疏远也不成,亲近也不成,而且常酿成后宫之患。我的看法则大不相同:在阴与阳、柔与刚、女与男等类似的对应范畴中,我倾向于前者,你倾向于后者。由于后者与皇权的结合,你的学说完全占了上风,成了主流显学。我这一派的倾向完全被逐到了荒郊野岭。

   孔子:这种解释倒也新鲜,我要回去好好想想。我们再回到一开始的问题,那么女神与性与天道有什么关系?

   老子:既然我们都认为天人相通,甚至天人合一,那么,我认为,男女之事与天地宇宙也是相同的。我们不妨从人类的繁衍来反观万物的创生,从母亲来理解大地母亲。我在一定程度上是通过理解女性生殖力来观察整个宇宙的创生过程,于是形成了‘道’的概念。道与万物的关系是 “母”与“子”。 女性的身体本身就是人类通往自然的桥梁。母体把无生命之物转化成有生命之物。 道、水、女性之间的类似性。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人们可以从风月场上去理解,但是我更倾向从形而上的层面来理解。他们都是中空的,貌似空洞无物,却有无限的包容、造化能力。道是空的、阴的、柔的。水不是空的,但是却没有什么东西搁不进去。所以我乐于水、崇女神、敬天道。

   对女神及女性的尊重,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领略自然及其造物的美妙与神奇,更好地体悟宇宙中的阴与阳的力量。我是从宇宙、天道、万物创生的层面来看待女神、女性的。当我看清了之后,我不仅不敢轻视她们,而且崇敬她们。

   一切生命都是由母体孕育出来的,万物都是由天道造化出来的。所有的种族,所有的性别都是女神的子孙。所有世界各地的无不崇拜女神,把她当作我们的祖先,赞她为万物之母。在每个文明的遗迹中都可以找到女神的雕像、塑像或画像。各个文明的女神形象无不饱满、丰腴,象征着丰盛与自由。女神更被看作是天道的使者承载着自由与正义。我景仰女神,因为她就像天道一样。

   孔子:我们的文化传统中的确出现过不少女神,可惜,后来对几乎全部被湮没了。按您的解释,我的确负有一部分的责任。我在《论语》中就表明了自己不信神的态度,更不用说女神。这只是我的私人态度,没想到后人们拿着《论语》治天下,甚至竟有“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说法。

   老子:依我看,后面还应该有半句:半部《论语》毁天下。汉以后,每个统治者都按《论语》治天下,可是仍然有兴有亡。所以,治也《论语》,亡也《论语》。当然,你负不了那么多的责任。我们都只能对自己的文字负责,很难为思想的后果负责。

   孔子:谢谢您的谅解。就算是能从这个角度展示了天人相同之处,重建了人与大地母亲这个纽带,我们如何能够看到阴柔的内在力量?

   老子:你知道玄牡与玄牝是对应的。玄牡是外露的,充分展示的,给人感到阳刚的力量,是绝对外向的,其崛起与张扬,意味着其中目的导向的和行动导向。没有目的,没有行动便无所作为。其崛起,如果是有使命的和有行动的,那就不可能是和平的。如果是和平,那么是崛起徒劳的,没有使命的空炮,满足自己的幻觉而已。有目标,就有使命,有使命就有行动,有行动,就有碰撞。玄牝则不同,是含蓄内敛的,其能量是不可见的,柔不见骨,却能化阳刚与无为之中。其结果是无为而无不为,不战而屈人之兵。你崇尚玄牡,看重其突出而有形的能量,认为刚必克柔。你的阳刚论至今还是现行主流政治哲学的基础,认为自己的玄牡无所无能,到处用刚用强,总是以力服人,认为自己天生就是统治者,而不求得被统治者的同意,根本无视软力量的存在。历史上的专制者无不用刚用强,自以为不可一世,其结果又如何呢?阳刚论本质上是为暴政撑腰的政治哲学。

   孔子:这么说,对玄牝的软力量,不仅不能轻视,而且要膜拜? 难道我们大男子也要如此吗?

   老子:宇宙中有两种相生相成的力量。它们之间无所谓胜负。你只看到宇宙中的一种力量,即使看到另一方的存在,也不承认它的力量,而是认为一方绝对压服另一方。其结果是阴阳失衡,带来皇权之下父权独断的一统专制秩序。我的哲学是试图恢复阴阳平衡,重建天道之下男女相依的自由平等宽容多元秩序。

   我对女神的崇拜源自我对软力量的惊叹。我以为,对于女神,不仅女性崇拜,男性更崇拜。不信女神的国度是什么国度?是独裁的国度!不信女神的时代的是什么时代?是极权的时代。不能想象,某个专制者会把自由女神揣在心里。法国有幅名画叫“自由女神领导人们”。似乎不论男女,都愿意接受自由女神的领导。如果是自由男神,肯怕很多男性就不服了。所以,古今中外,我还没有听到有自由男神、正义男神一说。掌权者,尤其要敬重女神。自由的人们要追随自由女神!

   孔子:由您的这种理论来引申,眼下的中国正需要一个能够创生自由与正义的谷神,把天道转化成正义的政道,自由和谐的政治秩序由中产生?

   老子:这样的引申到也甚合吾意。对女神的崇敬是有深厚的政治哲学内涵的。如果我们都是女神的后裔,那就意味着我们生而平等,生而自由,自主且自立,享受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财产权和追求幸福权。如果我们崇敬女神,尊奉天道我们就反对用刚、用强,用强制,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你敬重女神,就是重新确认你的生命,你的世界,你的自信和你的未来。

   孔子:(喃喃自语)为什么就没有自由男神、正义男神呢?

   天道章句之六: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创生天地万物的道与繁衍人类的女神与是永恒长存的。天道就像一位玄妙的母性。其创生的能力绵绵不绝,悠悠不尽。

  

    进入专题: 自由男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844.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