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婉莹:中国媒体:拒绝悲情,回归专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09 次 更新时间:2014-01-08 22:43

进入专题: 媒体人  

陈婉莹  

 

新旧年之交,中国媒体人对过去一年的回顾,满眼“悲情”二字。诡谲的政治气氛, 纸媒的颓势如泰山压顶,让媒体人喘不过气来。悲情由来有自,岁末上海《新闻晚报》停刊,更添愁云。谈了多年纸媒末日,如今狼终于来了,甚至是狼群蜂拥而至, 新闻人情何以堪? 只是,客观地回顾旧年, 还是有媒体逆流而上,交出一份可算骄人的成绩单。

首先,胡舒立领导的财新团队没辜负众望。《新世纪》周刊推出了“石油腐败窝案”系列, 包括特稿如《拉古娜海滩的黄家》、《吴兵“中旭系”揭秘》、《白手套米晓东》等,用详实的公开商业记录和一手的采访报道剖析以中石油为核心向四周延伸的腐败利益网络。 环保系列报道更有佳作,如《自来水真相》关乎民众健康。《新世纪》周刊记者宫靖在2013年第二次获得“中国对话”的“最佳环境记者”荣誉。前年他因毒大米报道得奖,去年报道城市自来水污染问题,揭露了中国近一半城市的自来水不达标的真相。

同时获得“最佳调查报道奖”的还有《财经》的《毒地潜伏》报道。 记者通过明察暗访获得大量政府内部数据,以各大城市为样本,绘制出宏观的中国毒地图景,揭露大量有毒土地直接用于住宅地的内幕。

两刊有关有毒土地的报道,领先《纽约时报》半年有余。核查事实仍然是媒体赢得尊重的法宝。

为人称道的还有《财经》的姐妹刊《Lens》杂志,今年4月推出《走出马三家》两万字的报道,包括物证、文字材料、图片、劳教妇女的叙述、知情人士的采访和诉讼文书等大量细节,展现了女子劳教所的生活真相,还原劳教之恶,也成为国际瞩目的新闻。记者袁凌以扎实的采访不惧权力威胁。 他在微博上说,“双方当庭对质,出示人证物证。若我果然造谣污蔑,尽可追究刑责。若报导属实,也请法庭追究教养所虐待者以及包庇的司法厅官员刑责。 ” 报道发表后,《Lens》被停刊,直到四个月后才恢复出版。

《财经》的罗昌平多年来擅长法治和反腐新闻。今年初,他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副部级领导”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利益交换和作风问题。刘铁男最终落马被“双开”,并涉嫌受贿罪受到调查。这是媒体人首次通过微博反腐,实名举报省部级官员并成功的例子,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罗昌平“被杯葛”也是今年中国传媒的写照。他虽然不能具体负责采编业务,但依然活跃,使用个人微信公共账号推送文章,从去年六月以来,举报刘铁男的经历在网易平台连载《打铁记》二十二篇。

这些勇敢的新闻人是压不扁的玫瑰。

当然,2013也是中国媒体专业受到质疑的一年, 其中以广州的《新快报》事件最使人沮丧。记者陈永洲被捕,媒体人群起声援,却又因他在央视承认收受不法利益而深感被出卖;官方则成功地将社会议题转移到媒体腐败。媒体对中联重科的财务问题和央视让陈出镜认罪的做法鲜有讨论,只有夫妻档的传媒法专家魏永征和财经评论家贺宛男是例外。 魏的博客从法理观点,指出电视荧屏示众违反刑法,应该制止。贺的文章《我看中联重科三宗罪》间接地支持了陈永洲的指控,展示了中联重工高管持股高位套现和可能“财务造假”的关联。只可惜两位的真知被淹没在媒体和网民谴责媒体寻租的声浪中。

回归专业,是要把视野投在北斗星上 (“Keep the eye on the Prize”) , 超越噪音和烦嚣,以专业的历练排开政治的迷雾,做资料详实、有公信力、可读性高、人们关心的故事。故事在哪里? 发现故事、寻找故事,是新闻人终生的追求。

八十年代是思想启蒙的时代,星星画会、民主辩论,到“八九”中断。 1992年邓小平南巡,改革开放的号角再响,都市报涌现,开始了媒体迈向市场化的时期。进入新世纪,专业主义成为了新闻人的追求。2003年,中央电视台选出十大“中国记者风云人物“,上榜者有披露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的王克勤、揭露孙志刚案的陈峰。虽然央视宣称每年一次的“大盘点、大特写、大透视”未有实现, 但起码在那一年舞台的聚光灯下,新闻人得到了明星级的厚遇。孙志刚案的报道更促使人大废除收容遣送制度,至今为人乐道。 在那并不遥远,却又梦幻般的年代,追求卓越成为优秀媒体的共识,尽管党管媒体不变,“专业共同体”在挣扎中成长。

2008以来,社交媒体登场,微博开辟了新的话语场,到2013年因为官方严管和其他社交媒体的竞争而颓势凸显。现在,新闻人除了要在官方和市场间的夹缝中生存之外,还受到技术的挑战,可说三面受压。但是,技术也带来了希望,微信公共号华丽登场, 加上数字化出版平台的普及, 2013 成为新闻人的创业元年。新的独立媒体如《罗辑思维》、《钛媒体》、《拇指阅读》、《中国三明治》在各自领域探索,积聚力量,开始做出风格。成功不能确保, 但是实践出真知,只要起步,就有希望走出路来。

展望新的一年,新闻人没必要妄自菲薄,我们可以期待新闻“产品”的更趋成熟,新闻创新渐成气候,专业要求的光谱越为宽阔,从采写、视频制作、数据处理到创业和经营。 这是媒体人最灰暗、也是机会最多的时代。

新闻人的原乡在路上,悲情是种奢侈。1949年,大儒钱穆和同仁南来香港成立新亚书院,以创校校长的身份为校歌作词。我无缘受教,但对校歌中的几句话每思无不动容:

“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

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

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

仅以此与天下的新闻人共勉。

 

2014年1月8日香港大学

作者陈婉莹是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学教授,港大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总监。

    进入专题: 媒体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新闻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1297.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FT中文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