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海南 李实 王小鲁 于建嵘等:收入分配与社会稳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80 次 更新时间:2014-01-01 09:59:22

苏海南   李实 (进入专栏)   王小鲁 (进入专栏)   于建嵘 (进入专栏)    

  

   【编者按】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居民收入大幅增长,但分配失衡的问题也日益凸显,并带来了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规范收入分配秩序,构建科学合理、公平公正的社会收入分配体系,关系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关系到全社会的和谐稳定。

   为了进一步深入分析当前我国收入分配存在问题及原因,探讨其对社会稳定的负面影响,研究构建合理分配制度和分配格局、促进社会和谐的对策措施,战略与管理杂志社与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于2010年6月11日在钓鱼台国宾馆联合举办“收入分配与社会稳定”内部研讨会。

   研讨会以闭门方式进行,议题得到了与会者不同视角的探讨。本期特选刊部分与会人员的发言,以期引起有识之士的探索和思考。会议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委员会会长苏海南研究员担任嘉宾主持。

  

   参会人员:苏海南 李实 王小鲁 于建嵘 王天夫 刘军胜 陈有安 郑秉文 谭临庄

  

   苏海南:

   各位嘉宾下午好,欢迎参与今天的研讨。

   现在收入分配问题是热点、焦点、难点,中央高度重视,老百姓极其关心。今天我们就围绕“收入分配与社会稳定”这一主题,进行探讨。我提议这次研讨会围绕这五个问题展开,第一是我国收入分配现状及主要原因分析,第二是收入分配对社会稳定负面影响的主要表现与途径,第三是如何控制和消除收入分配对社会稳定的负面影响,第四是国外在这方面有哪些可供我们借鉴的经验,最后谈谈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应对。首先有请李实教授介绍一下当前收入分配的基本状况。

  

   李实(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收入分配问题往往从两个角度看,第一个角度就是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第二个角度就是收入分配当中的收入分配不公问题。我一直认为这两个问题要加以区分。第一个问题就是要对收入分配的状态或者差距有一个测量,这是事实判断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规范判断的问题,就是怎么来看待收入分配,这么大的差距到底好还是不好,在收入分配差距变化过程中哪些合理哪些不合理。

   先讲一下收入差距的基本状况。在过去三十年以来,我们国家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不论农村还是从城市,全国收入差距都在不断扩大。这有几个数据。第一个就是基尼系数的变化。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收入差距不大,根据现在统计局以及我们课题组的测量,全国的基尼系数大概是0.3,现在是0.48。当时农村内部的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是0.24,现在是0.38左右,城镇内部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当时是0.16,现在是0.36。这是一个基本的状态,从可比的数据来看收入差距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可是对于现有的收入差距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学术界有争论,虽然测量出来的现在城镇内部的基尼系数是0.36。很多人认为实际收入差距可能不止这样,因为现在有很多的收入可能没有统计上来,包括隐性收入、非法收入、灰色收入等等;如果统计进来,有可能会进一步拉大差距。从大家现实生活的经验与感觉来说,实际差距确实要比我们测量的差距要大一些。另外城市内部的收入差距低估还有可能造成全国收入差距拉大,因为高收入人群基本都在城市,如果被低估,这样也会造成全国收入差距被低估。

   再来讨论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收入差距扩大,是相对于改革开放以前、相对于一个传统体制来说的;那时候收入差距不大,但不意味着当时的收入分配公平,就算是吃大锅饭,也有很多收入不公。在收入差距扩大的现实情况中,我们应该看到一些合理因素。例如企业按照效率与个人的贡献、能力进行工资分配,在一定程度上会扩大收入差距,但这种扩大收入差距是合理的。当然在整个收入差距当中确实存在不公平的现象,我把这种不公平的现象归为几个方面:

   第一个就是行业收入,特别是90年代行业之间的收入差距急剧扩大,这和市场不完善和市场扭曲有关的。如果一个市场是运行良好、相对充分竞争的,收入差距可能主要来自于人力资本上的差距,而人力资本上的差距在部门之间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差距。如果部门之间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其他的原因。特别是垄断部门,像金融、电信、电力这几个部门,

   90年代后期以后工资增长非常快,这导致行业间收入差距不断扩大。

   第二个方面,就是城乡差距的问题,讨论很少,一般都认为这是一个既定的现实,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没有把它上升到一个制度的层面来看待。实际上城乡的收入差距,很大程度上都是由各种各样不公平的经济和社会政策所造成的。过去轻视农村发展,对农村包括公共服务等,都做得太少,这样就导致城乡之间整体上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城乡收入差距反映了我们对农村歧视性政策的结果,从这个层面认识的话,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就显得重要。

   第三个方面,就是经常提到的所谓灰色收入和非法收入所带来的收入不公问题。

   还一个方面,就是劳动力市场存在着的歧视性政策。比如工资的性别差异性在不断扩大。我们不久前做了一个研究,从88年、95年、02年和07年的数据看,男性和女性工资比例在不断下降,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女性平均工资和男性工资这个比例大概是88%左右,就是女性工资相当于男性的88%,现在下降到74%。再比如农民工和城市居民的差别。

   以上几个层面应该归结为收入不公带来的问题。虽然在整个收入差距扩大当中,里面到底多少是由于分配不公造成的,从技术说是没有办法估计出来的,因为有很多因素交织在一起。但是从大家的感受来说,在收入差距扩大过程当中,可能不公平的因素所占的比重在不断增加,所以引起老百姓普遍反感。

   当然从老百姓的心理感觉来说,在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过程中,大家对不公平的东西关注越来越多。虽然不公平因素所带来的收入差距比例不一定会再上升,但是老百姓对不公平因素的重视程度越来越大。

  

   王小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我说点个人的看法,一是现在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二是造成收入分配有巨大差距的原因是什么。

   收入差距有多大,刚才李实说了,最近的数据显示基尼系数是0.48,这在世界上已经是高收入差距的国家了。从基尼系数来看毫无疑问,我们已经是属于世界上比较少数的收入差距相当大的国家。

   我们在2005年到2006年做了一项研究,做了一些调查,同时采取了一些方法来矫正统计数据,大致推算是这么一个结果,就是城镇居民收入实际上远远高于现在统计数据。差距特别大的就是10%的最高收入家庭这一组,我们推算的收入2005年是97000元,和28000元相比差了3倍多。如果接受这个数据的话,算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的家庭,人均收入之比就不止9倍,而是31倍。这样的话,如果计算基尼系数,那肯定还要高得多,恐怕不止现在的0.48、0.49了。

   接下来谈谈怎么会造成这么大的一个收入差距。比如说我们改革开放时期从过去的计划体制转向市场体制,原来是按劳分配,现在变成市场化的按报酬来分配,当然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这种由市场带来的收入差距扩大,它是在一定阶段、一定范围内扩大收入差距,不会导致收入差距的无限制扩大。

   再一个因素就是我们持续的二元经济结构,持续的农民工向城市转移,大量的农民进城。根据上世纪刘易斯的二元经济结构的模型,在二元经济的条件下,劳动力的充分供应会压低工资水平,导致工资水平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不变。尽管人均收入在增长,GDP在增长,但是工资水平可能长期压制在一个不变的水平上。这种现象在我们国家其实过去也发生,80年代、90年代包括本世纪最初几年都可以看到在珠三角、长三角一带,工资水平,特别是简单劳动力、农民工的工资水平长期没有明显提高。当然最近几年发生了很多变化。这种情况带来的结果就是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下降,而其他的报酬,比如资本报酬、人力资本的报酬和其他政府收入等相对增加。

   但是这个问题带来的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也是一定时期上的,而且有一定限度。我觉得现在还有一个更加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们体制上、政策上的问题:体制方面各种各样的漏洞、管理不健全,造成和权力相关的聚敛财富。比较突出的是同土地、资源、同权力相关的收入分配领域产生的问题比较多。这个可能是突出矛盾,而且可能是最近这些年造成收入差距急剧扩大的主要原因。当然还有其他的因素,比如刚才李实提到的行业之间的,比如一些资源性行业长期以来不用交资源税,资源收入的主要部分变成行业内部可以支配的收入,这些都是财税体制上存在的问题,导致收入差距持续扩大。这些情况的出现可能最主要都是因为现在的机制体制上的不健全。我们多年以来经济体制改革搞了三十年了,但是政治体制基本上在这方面的改革没有多大的进展,特别是政府管理体制包括财税体制方面,有很多需要亟待改革的地方,然而一直没有太多的进展。

  

   苏海南:

  

   刚才两位专家讲了收入分配问题的表现及其造成的原因,下面请有关专家讲一下收入分配问题对社会稳定造成的影响及其程度和表现、途径是什么?

  

   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收入差距不公对社会稳定造成很大影响,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现在的分配不公,和权力有关。权力主要是针对资源性的行业,表现在现在的工人、农民问题。农民问题主要是土地问题,而土地问题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征地问题,而不是农民之间的问题。当然其中也包括比如城市周边地区村支书等村干部对土地资源的掠夺。所以第一个方面对社会稳定影响是由于权力导致分配不公,它侵犯了农民的利益。农民最近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土地,市民的问题主要是拆迁,而工人问题比较复杂,其中很大的因素就是国有单位改制存在问题。

   第二个问题带来的影响,就是导致社会民众心理的失衡。比如殴打公安等泄愤事件。只要有人有钱有权,就有人对其不满。这种分配不公,它影响社会的心态。最近这个情况越来越严重,表面上他可能是公权力的问题,实际上它的确与分配不公有联系,最近几年发生的泄愤事件增加,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第三个原因,在最近表现得非常明显,就是分配不公导致社会贫富差距增大,从而形成一个底层人群。最近六起校园暴力事件的凶手主要都是40多岁的男人(其中一个广东籍男子31岁),什么原因?他越来越感到被社会抛开了,他们的生活来源不稳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实 的专栏 进入 王小鲁 的专栏 进入 于建嵘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0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