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池:关于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法理界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6 次 更新时间:2013-11-22 15:15:19

进入专题: 统一多民族国家  

李金池  

  

   长期以来,对于“统一的中国”这个根本问题的表述,我们有“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两种称谓。而第一种称谓的公用频率,在日常口语中表达得最多。究竟哪种称谓更符合中国国情,人们并不多加探究。现在提及此事,并非小题大做,而是当前我国处在国内外纷繁、复杂、敏感、多变的政治斗争环境下,必须解决的这个紧迫重大的实际问题。

    

   “自古以来”定语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根

   中国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与“自古以来”这个根,早已构成最重要、最紧密、最关键、最牢靠的完整链接,环环相扣、须臾不可分离。一日分离,等于从源头上割断了中国大统一的理念,形同水无源,树无根,只能枯竭。

   这个“根”是什么?就是中国各族人民自古以来在神州大地上手足胼胝、开疆拓土,共同创造中国历史,共同构建中华文明,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铸就了辉煌灿烂的中国文明,使它能够在世界上长盛不衰、独树一帜。如此,华夏族群体与四方的夷、戎、蛮、狄等众多的族群体历经五千年互动、交融,兄弟阋墙,家里打架,有争斗,有分合,在争斗分合中又相互依存、联袂延衍,百川异源而归大海。终于形成当今中国以汉族为主体的56个兄弟民族和而不同、多元一体的大一统格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

   2011年4月29日笔者在《中国民族报》发文指出,中国作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如果在称谓上去掉“自古以来”的定语,会造成漏洞。漏洞易补,大洞难填。这个“漏洞”时下已给我国的内政外交带来困扰。为什么?因为它缺乏特定的时间与空间概念,不能准确界定中国的统一始于古代(1840年之前)、近代(1840年至1919年)还是现代(1919年之后),容易授人以柄,为藏独、疆独、台独和海外的敌对势力所利用,成为他们“去中国化”的口实。

   例如,达赖喇嘛多年来在国外的多个国家多种场合鼓吹:“西藏是被占领的国家。”并把西藏的和平解放诬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侵西藏”。达赖集团成员则叫嚣:“中国政府一直要求达赖喇嘛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不能接受的。”海外敌对分子也颠倒黑白地撰文呼应:“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再如,2009年热比娅在澳大利亚国际电影节上播放了以她为中心人物的纪录片,给新疆冠名“东突厥斯坦”,胡说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侵和吞并了新疆这个独立的国家”。2012年5月,热比娅趁“世维会”在东京召开之际,既参拜靖国神社,又给东京都知事捐款“购买”钓鱼岛,还“希望日本买下新疆”。无知又无理。

   2012年11月,达赖应日本政府之邀,与日右翼集团狼狈为奸,在国会发表演说,称钓鱼岛为尖阁岛,大搞出卖中国领土主权的分裂活动,令人嗤之以鼻。

   由此可知,藏独、疆独分子沆瀣一气,其要害是抹煞历史,否认西藏、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组成部分的史实。

    

   从所谓的“七块论”、“十二块论”到“新清史论”

   所谓“七块论”,是台独大佬李登辉10多年前在《台湾的主张》里表明的基本立场。他主张把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东北等七大块地盘从中国分割出去,美其名曰:“互相竞争,追求进步”。这早已尽人皆知。另一位台湾学者王世榕(笔名王文山)早于李登辉抛出《和平七雄论》,却鲜为内地人所知。他主张把中国分成七个小国,彼此“平等合作,营造未来”。此二人一个高唱“追求进步”,一个吹嘘“营造未来”。巧舌如簧,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眼人一目了然!

   值得警惕的是,当年“七块论”甫出,立即引起日本媒体高度注意。《日本时报》对李登辉的政治主张、哲学理念、心路历程和台湾的未来,作了全面介绍。《产经新闻》在显著位置推荐李登辉出版的新书,日本各右翼团体人士也纷纷出面捧场。右翼学者中岛岭雄趁机炮制了分裂中国的“十二块论”。极右翼分子石原慎太郎在鼓动日本政府同中国对抗的同时,也抛出“中国应分为若干个小国”的谬论。这些日本极右翼分子用心之险恶,比之“七块论”更胜一筹。国人不可等闲视之。

   世上的贪婪狂妄者,总是同恶相求、同欲相趋,干坏事互相帮衬,有利益拼命争抢。某些美国人亦不例外。近年,美国学者路康乐等四人分别撰写了四本号称“新清史”的代表作,被某些人视为研究满族的新《四书》。其内涵是反对“汉族中心论”,还原满族因素。它“认定”满洲对蒙古、西藏、新疆、东北等广大地区的征服以及最后完成对中国的统一大业,是清朝自身形成的历史,摆脱了清朝史等同于中原王朝史的定论。其外延是研究对象主体的转换,不仅仅就清朝论满族,还涉及蒙古族与元朝,同时囊括了在中国内陆空间曾经建立过“可汗体制”的若干少数民族王朝。这些“草原帝国”对清朝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应把他们与满族政权连在一起,重新定位。在这些美国学者眼里,所谓“重新定位”,就是把清朝、元朝连同那些大小不同的少数民族王朝都认定为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他们不属中国王朝的范畴;他们世居的地方不能划归中国版图;他们的历史也不是中国历史的组成部分。

   这些人不遗余力利用中国的民族问题做文章,在民族问题上又选择历史为突破口,目的是从源头上割断“自古以来”这一概念与当今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国家构建,撕裂少数民族同中国的渊源关系,把少数民族世居的地方一块一块地从中国版图上分割出去,妄图从领土主权、民族关系、历史问题上肢解、分化、颠覆中国。这就是此类谬论的核心。清代著名学者龚自珍说过:“史存则国存,史亡则国亡。”“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隳人之枋,败人之纲纪,必先去其史;绝人之才,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此话剥皮见笋,掷地作铿锵声。可谓洞心灵之奥区,极文章之骨髓。用它来揭示此类谬论的本质,再恰当不过。

    

   三步走:解决当前问题的新举措

   第一步 规范用语,统一称谓

   当前,我们同国内的分裂势力和国外的反华势力作斗争,涉及主权与领土安全完整,事关国家安危和社会稳定,是一个长期过程。这些重大问题,事事都与“自古以来”四个字肢体相连,息息相关。例如,台湾、西藏、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钓鱼岛、南海诸岛(涵盖200多个岛礁沙滩,分东沙、西沙、中沙、南沙四大群岛及黄岩岛等),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的领土。这是铁定的历史事实。那些妄图分裂中国的反华反共人士,最害怕的就是把“自古以来”四个字与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安全完整的事实连在一起,使他们阴谋败露,无机可乘。

   去年以来,日本政府及右翼集团变本加厉地在我国钓鱼岛上玩弄各种花招,挑衅中国的底线。其最卑鄙的就是偷梁换柱、以假乱真,跑到美国刊登广告,声称钓鱼岛“自古以来”属日本。越南也东施效颦,亦步亦趋,鼓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属越南。目的的卑鄙彰显了手段的卑鄙。卑鄙者的结局总是得不偿失,以损人害己告终。

   有鉴于此,我们应把“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称谓,列为规范用语,形成中国媒体网络和官方民间的共识,普及海内外,昭示全世界。打造历久不衰、真正代表中华民族话语权的国家强大软实力。这是落实新举措绕不开而又必须走的第一步。

   第二步 修正教材,沟通三地

   这里所指的教材,即民族团结教育教材。某种程度上,它是我国教育领域长期存在的一块短板。2009年初审定的全国中小学民族团结教育教材(人民出版社出版),虽姗姗来迟,毕竟付梓发行,是件大好事。这是国家历经多年的实践积累,综合国内外形势所作出的英明决策。对于我们这个多民族的古老泱泱大国,民族团结是基本国策,是硬任务,如同水和空气一样重要,不是可有可无。因而国家的统一和领土主权完整,是靠各民族大团结来维护的。民族团结教育应当从幼年抓起,这个理念必须代代相承,不断加以弘扬。

   经审定的民族团结教育教材第一课内容指出:“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句话无过错,但用语上有疏漏。民族团结,顾名思义,就是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全体成员讲团结、平等、友爱、和谐,反对压迫、歧视、排挤、分裂。而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全体成员,不仅包括大陆人民,同时还包括港、澳、台三地的同胞和海外中国人,它的大前提指的就是“中国”。无中国何来中华民族?从这个意义上讲,把课文内容修正为“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更加贴切。因为它符合大陆和港、澳、台地区的实际情况,能沟通两岸三地,延伸一条完整的链接,汇集两岸三地和平发展力量,永固中国主权与领土的安全完整,何乐而不为!

   众所周知,香港、澳门早就回归,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它们不是社会主义制度,但确是中国的领土。台湾虽未统一,但它仍然是自古以来中国版图内不可分割的一个宝岛。因此我们考虑问题不能限于大陆的局部范围,应该着眼于中国全局的大环境,正视复杂多变的社会现状。按国家既定政策,港、澳“一国两制”的时限是50年不变,现在已经过去15年。前些日子,香港特区政府拟开设国民教育课,对中小学生进行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课教育。此举却被某些人视为“洗脑”,拒不接受,还要求政府撤销教育科。极少数寡助者甚至上演了香港“独立”的闹剧。

   这恰恰凸显当前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的认知者,受不同历史与不同社会环境的影响,在互相交融碰撞中进发出的火花。这有一个磨合过程,并不奇怪。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不再是西方的藩属,相信香港的国民教育课迟早会得到开展普及。

   第三步 立法确定,一劳永逸

   完成第一、二步程序,就是从历史上正本清源和抢占话语权的制高点,为第三步立法夯实基础、铺平道路。因此,立法确定,势在必行。

   所谓立法确定,首先,针对当今中国依然存在各种分裂势力的频繁活动,国外反华势力气焰嚣张的情况,应与时俱进拓展《反分裂国家法》的内涵,剑锋不仅指向台独,还必须指向藏独、疆独和国外与之相互勾结的各种势力。因此建议把“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凡属中国主权下的领陆、领海、领空所管辖区域,决不允许任何国家、任何势力、任何人侵犯和割据分裂。违反这个规则,就是触犯中国宪法。必须接受中国法律的严厉制裁”纳入《反分裂国家法》第一条,原第一条改为第二条,其余各条顺延。这样做,好处是高屋建瓴,顺理成章地把国内的各种分裂势力和国外的反华反共势力囊括入彀,不仅增强《反分裂国家法》内容的宽泛性、完备性、科学性、权威性,同时使第一条、第二条内容相互紧密衔接,无懈可击,更有威慑力,达到举一反三、一劳永逸的效果。

   笔者注意到,我国政府2012年9月25日发布的《钓鱼岛白皮书》称,钓鱼岛是中国固有的领土。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多次的新闻发言中,提法如是。后来洪磊的新闻发言已明确提出钓鱼岛自古以来是中国固有的领土,补充了“自古以来”四字。这就从历史源头上完整无缺地向全世界传播了中国领土主权的声音。外交部副部长宋涛向欧洲民众介绍中国钓鱼岛问题时,也明确指出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的领土。再后来,国家海洋局组织编制的《中国钓鱼岛地名册》,以大量文献和史料再次明确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的领土。

   日本著名社会活动家、近现代史研究专家、京都大学名誉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名誉博士井上清先生,曾出版《钓鱼岛的历史与主权》一书,他运用大量翔实、可靠、生动的史料,论证“钓鱼岛自明朝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清代的记录也证实钓鱼岛是中国领土”,“日本的先知者也明确记载了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此书中的观点曾多次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直接或间接引用。这又从另—个层面,佐证了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这一不可动摇的事实。

   显而易见,立法确定“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对于我国的现在和未来,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总之,“自古以来”这个定语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根。形象地讲,就是56个民族56条根,大根小根根连根,中华民族是总根。总根是参天大树,分根是大树的支撑。

    进入专题: 统一多民族国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775.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