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景安:幸福社会主义论:解读中国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72 次 更新时间:2013-09-19 22:55:42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中国梦  

徐景安 (进入专栏)  

  

  

  在人类的语彙中,没有一个词能如此深刻地影响世界,又如此产生严重的歧义,这个词就是社会主义。

  1848年,一个被称作“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1917年这个“幽灵”引发“俄国十月革命”,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朿,东欧8个国家相继成为社会主义国家。1949年中国革命胜利加入社会主义阵营。

  世界上有多少主义,只是文人学士的意念或者是群体帮派的宗旨,而社会主义却在各种主义的博弈中脱颖而出成为影响世界的强大力量。但与此同时,社会主义神圣光环下各种问题不断涌现。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上,作了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揭露出骇人听闻的残害党与人民的事件。1958年中国发动了导致严重后果的三年大跃进,1966年又掀起了长达8年的文化大革命。1979年中国在国民经济面临崩溃的情况下开启改革。1991年苏联瓦解、东欧解体,社会主义阵营顷刻云消烟灭。现在,全世界只剩下几个国家还在坚持社会主义,但大都在改革中。社会主义能成为耀眼的新星以至后来又突然陨落,尽管有不同的解读,但不可否认都蕴含着内在的深刻的原因与根据。

  今天的中国,社会主义依然是执政党的目标与旗帜,但是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中国又有多少人把社会主义当真?老百姓如此,文人学者如此,共产党的党员如此,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也如此。自由主义的改革派们明确主张抛弃社会主义,唯有左派在论战中把社会主义作为克敌的武器显得似乎十分认真。

  

  

  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

  

  可以说,中国绝大多数人对此没有兴趣,源于它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它只存在于政府的文件、领导的讲话、文人的著作、学者的争论中。然而,社会主义真真切切地关系着中国的前途、世界的未来、人类的命运,社会主义实实在在地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相关联。

  今天首先需要搞明白、弄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的,不是民众百姓,而是在问题叠加、意见纷争、矛盾重重的当今中国肩负领导重任的中国共产党的核心。

  因此谨以此文献给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中共中央。

  我知道,您们公事繁忙,文件如山,编成千把字的报告建议都来不及看,哪有时间看这么长的文?但我还是建议,抽时间看一看,中国遇到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大都可以从中找到解释与答案。

  

  

  社会主义的诞生与异化

  

  社会主义是与资本主义相伴而生,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物而诞生、发展的。

  资本主义崇尚个人至上的价值理念,这是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

  几千年来的人类历史,崇尚的是族权至上、皇权至上、神权至上,人并没有当作人,被奴役、受屈辱、遭压廹。500多年前西方哲人掀起了一场新文化运动,呼减尊重人的权利、人的自由、人的平等。独立的个人是社会的本源或基础,满足个人的需要是社会的终极价值。经济、社会、政治、文化、道德、教育之存在,都是为了保障个人的权利,核心就是自由,行为选择的自由和思想信仰的自由。这就是自由主义,或称为人文主义、人个主义,成为西方文明的核心价值观。

  然而在资本主义的现实生活中,资产阶级凭借掌握的生产资料积聚财富、骄侈淫逸,而工人阶级遭受剝削,面临失业、贫困和死亡的威胁,进而不断发生捣毁机器、有组织的罢工甚至暴动。事实证明,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权利并没有得到尊重,从皇权、神权中解放出来又沦为资本的奴隶。资本主义崇尚的个人至上,实际是资本至上,资本操纵了经济、社会、政治、文化。

  恩格斯在1845年著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指出:

  “社会战争,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已经在这里公开宣告开始。……每一个人都把别人仅仅看做可以利用的东西;每一个人都在剥削别人,结果强者把弱者踏在脚下,一小撮强者即资本家握有一切,而大批弱者即穷人却只能勉强活命。”

  “因为这个社会战争中的武器是资本,即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直接或间接的占有,所以很显然,这个战争中的一切不利条件都落在穷人这一方面了。穷人是没有人关心的;他一旦被投入这个陷入的漩涡,就只好尽自己的能力往外挣扎。如果他侥幸找到工作,就是说,如果资产阶级发了慈悲,愿意利用他来发财,那末等待着他的是勉强够维持灵魂不离开躯体的工资;如果他找不到工作,那末他只有去做贼(如果不怕警察的话),或者饿死,而警察所关心的只是他悄悄地死去,不要打扰了资产阶级”

  1843年10月泰晤士报写道:

  “在集中了财富、欢乐和光彩的、邻近圣詹姆斯王府、紧靠着华丽的贝斯华特宫的地区,在新旧贵族区碰了头而现代精美的建筑艺术消灭了一切穷人的茅屋的地区,在似乎是专门给阔佬们享乐的地方,在这里竟存在着贫穷和饥饿、疾病和各种各样的恶习,以及这些东西所产生的一切惨状和一切既摧残身体又摧残灵魂的东西,这确实是骇人听闻的!”

  “一边是可以增进身体健康的最高尚的享乐,精神活动,无害身心的娱乐,一边却是极端的贫穷!财富,辉煌的客厅,欢乐的笑声,轻率而粗暴的笑声,近旁却是富人不能理解的那种由贫穷造成的苦难!欢乐无意识地但残酷地嘲笑着在底层呻吟的人们的苦难!”

  正是这种不平等、不人道的社会现实催生了社会主义。16世纪至19世纪产生了托马斯。莫尔、圣西门、傅立叶、欧文为代表的空想社会主义。他们的矛头直接指向资本主义,集中批判了资本主义私有制,认为它造成了经济的不平等,进而导致政治的不平等。他们对未来社会提出许多美妙的设想,认为生产目的不是为了资本家的利润,而是直接满足社会全体成员和社会的物质文化生活的需要,实行财产公有,按照需要,或者能力,或者劳动、资本、能力进分配。欧文还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建立了“新和谐公社”,公社全体成员共同劳动,共享劳动成果,但最终由于生产力低下、入不敷出而亏损破产。

  马克思主义应运而生,为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找到了实现的阶级力量即无产阶级,实现的路径就是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由此社会主义从空想被称为科学。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对未来社会的设想是:“由社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共同联合体来共同地和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结朿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状况;彻底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通过消除旧的分工,通过产业教育、变換工种、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通过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这就是废除私有制的主要结果。”

  显然,这都是目标与原则,没有具体的制度设计。为马克思与恩格斯所期待的工人阶级革命终于爆发,1871年3月18日,巴黎工人武装起义,建立了巴黎公社,虽然仅存72天,但她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人阶级自己的政府。对这次伟大的实践,马克思与恩格斯倾注了极大的热情。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指出:“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产物,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并且强调“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是消灭不了的;这些原则将一再凸显出来,直到工人阶级获得解放。”

  恩格斯将巴黎公社原则精辟的概括为:“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这种现象在至今所有的国家中都是不可避免的,——公社采取了两个正确的办法。第一,它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第二,它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马恩选集》第2卷335页)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对巴黎公社的这两条原则都作了非常详尽的论述。

  他充分肯定了巴黎公社实行的普选制,说:“普选权不是为了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由统治阶级中什么人在议会里当人民的假代表,而是为了服务于组织在公社里的人民,正如个人选择权服务于任何一个为自己企业招雇工人和管理人员的雇主一样……另一方面,如果用等级授职制去代替普选制,那是最违背公社精神不过的。”

  他高度赞尝公社颁发的《废除国家机关高薪法令》,说:“公社实现了所有资产阶级革命都提出的廉价政府这一口号。”“从前国家的高官显宦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公务津贴,都随着这些人物本身的消失而消失了。社会公职已不再是中央政府走卒们的私有物。”不仅如此,“公社在最初发表的一项公告里就已经宣布,战争的费用要让真正的战争发动者来偿付。公社能使农民免除血税,能给他们一个廉价政府,能把现今吸吮着他们鲜血的公证人、律师、法警和其他法庭吸血鬼,换成由他们自己选出并对他们负责的领工资的公社勤务员。”

  实行普选、随时撤换、给予低薪的巴黎公社原则,为马克思与恩格斯所肯定,就是为了消除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后可能产生的新的特权。然而,在此后诞生的社会主义国家中无一例外地产生了新的特权,并且冠冕堂皇地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甚至成为坚定不移的社会主义原则。

  改革开放的中国,特权不仅没能遏制,反而更加膨胀,成为当今中国的最大障碍与难题,而且至今没有找到克服与破解的路径。

  

  

  社会主义的认知分歧与误区

  

  资本主义从崇尚个人至上演变为资本至上,社会主义从反对资本至上演变为特权至上,这是社会主义发生的异化与癌变。于是很大一部分改革派认为,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都是错误的,并且根据资本主义的进步事实,中国的出路就是抛弃社会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

  2013年7月20日,前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長李洪林回答中国网站专访加的编者按说: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几乎贯穿着整个20世纪世界史,也贯穿着差不多百年中国史。直到现在,中国走的到底是什么路,应该往哪条路上走,分歧非常严重。前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長李洪林回答中国网站专访,明确指出:改革就是要告别社会主义道路,重新回到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

  李洪林是1946年入党的老党员,先后在延安大学、中央党校学习,后调中央政治研究室、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宣部、福建省社科院。1964年至1969年在马列主义研究院工作时,我刚从大学毕业,曾与他是同事。

  作为一个长期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工作的老党员怎么会如此决然反对社会主义呢?他说:

  “第一,社会主义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必须用公有制来代替。消灭不平等才能避免有产者剥削无产者。第二,社会主义认为商品生产必然因竞争而产生无政府状态,必须用计划经济来取代。

  谁来占有生产资料呢?社会。谁来制定计划呢?社会。所以这种思潮叫作‘社会主义’。在公有制基础上实行计划经济,这就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

  怎样实现社会主义呢?那就是实行无产阶级革命,用暴力打碎旧世界,在它的废墟上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消灭阶级,剥夺‘剥夺者’,实现公有制,按照社会主义蓝图把整个社会建成一架大机器,每个生产单位,每个劳动者,都是它的部件和螺丝钉,都必须严格按照统一的计划进行生产和工作。以上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思想。

  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在俄国实行的正是这种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在中国‘走俄国人的路‘,实行的也是这种原教旨社会主义。”

  应该说,李洪林对称之为原教旨社会主义的描述是正确的。然而,无论是执着的坚持者还是坚决的反对者,对社会主义都存在认知的误区。这可以说是当今中国和世界最大的理论难题,简单地肯定与抛弃社会主义都是错误的。中国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取决于对这个问题在多大程度上取得共识。

  中国对原教旨的社会主义进行了改革,以市场经济取代了计划经济,并且在所有制问题上作了策略上的妥协。一方面把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的原则,另一方面允许与鼓励发展非公经济。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这就把非公经济排除在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之外,从逻辑上讲,非公经济的发展就是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宪法接着说:“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出于改革开放的需要,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为由,为发展非公经济提供政策依据。今天就成了争论的焦点。由于认定公有制是社会主义,非公经济不是社会主义,所以把公有制为主体作为现阶段必须坚持的政治原则。这样,以马宾为首的一批左派,依据多种经济成份按产值计算已超过了公有制的事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景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中国梦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8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