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Forbes:美国已变成一头反自由的妖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6 次 更新时间:2013-08-17 09:14:50

进入专题: 美国   反自由  

Steve   Forbes  

  

  明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也是美国经济大萧条爆发85周年。或许除了罗马帝国的衰落之外,一战堪称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一场灾难。

  如果不是爆发一战的话,那场大萧条就绝不会发生,而那一场全球经济衰退造成了骇人的后果。没有大萧条,就不会有德国的纳粹革命。而没有纳粹革命,也就不会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

  今天,那两场战争灾难所遗留下来的诸多经济问题正在危及我们的未来。其原因如下。

  一战恐怖的伤亡情况,深深地削弱了人们对看似不可阻挡且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这已成为上个世纪的典型特征),以及构成此类进步之基础的良性价值观的信心,尤其是因为人们扪心自问,一战的冲突点是什么。这场战争释放出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以及纳粹主义等极权主义意识形态,从而几乎摧毁了西方文明。它们遗留下来的有毒思想继续存在于激进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之中。在这杯思想的毒酒中,还混杂着部分马克思主义、纳粹主义和虚无主义。

  19世纪人类寿命获得了巨大的提高,而物质生活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其关键原因在于英国获得的成功及由此所发挥的榜样作用。英国当时比其他所有世界大国都更为自由(英吉利海峡将英国与欧洲大陆持久的安全威胁隔绝开来,这种威胁迫使欧陆国家在常备军方面花费巨资,以及因此向百姓横征暴敛),而且拥有长期坚定奉行法治的传统,尤其是在财产权方面更是如此。因此,这个实行君主制的岛国成为创新的温室。无数的发明家和企业家不断探索,试图发现进步之道,这便引发了工业革命。在蒸汽机诞生的数百年之前,英国就在纺织、造船和人类活动的其他领域不断实现技术突破。比如,当时英国农业的总产值是法国的三倍。

  从1694年成立英格兰银行开始,英国在创建各种金融机构、金融工具及培育经济发展的各种实践方面也独领风骚。因此伦敦才能够承受18世纪一系列成本高昂的战争,为反拿破仑的宏大斗争提供资金,并在1815年最终取得胜利。而这期间,英国并没有陷入到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的境地中,也没有面临导致法国大革命的那种财政破产困境。这其中的关键在于,英国在1717年决定实施金本位制,将英镑与黄金挂钩,这使得英镑成为全球货币,而伦敦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同时英国也在世界各个角倾注庞大的资本,从而刺激经济增长。这其中,从英国涌来的资本就令美国受益匪浅,并且在自由、创业和个人进步等范畴胜过了宗主国英国。

  这种令人瞠目的成功促使其他各国纷纷效仿。在19世纪后叶,其他国家纷纷将本币与黄金挂钩,而且由于英国起到的模范作用,各国知道,这样做的成功关键在于控制政府支出、维持低税率以及预算平衡。在所谓的经典金本位制时代(从1870年代到1914年),各国政府实施财政审慎的规模可谓是空前绝后。即使各欧洲国家拥有大规模的军事机构,但他们的军费开支占经济产出的比例仍然低得惊人。比如,在一战爆发之前的几年,为了与竞争对手法国和俄罗斯不断增强的军力抗衡,德国希望扩大自身的军力。虽然,从文献上来看,德国进行了普遍服兵役制,但实际上该国不到一半的年轻男子在其和平时期的军队中服役。然而,德国感觉自己在扩大军力方面受到了金本位制不成文的约束。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紧急情况吹散了这些财政约束。一战结束后,对于战争所赋予的那种令人陶醉且巨大无边的权力,政客们始终无法完全割舍对它的迷恋,他们也没有忘记,通过税收、通胀和资本管制,政府可以何等轻易地夺取一国的金融资产。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全球经济大萧条爆发让各国摆脱了所有残余的约束,因为凯恩斯等人成功传播了一种新的重商主义——重商主义是中世纪的一种思想体系,它要求政府发挥极度干预的作用,并且以提高国家财富的名义控制经济生活。荷兰、英国以及新崛起的美国等已抛弃重商主义令人窒息的约束的国家,与那些热衷于坚守此道的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并因此证明重商主义是失败的。但正如在怪物电影中所发生的那样,这个怪物又从沼泽中爬了回来。新重商主义者极具诱惑地承诺,通过合乎科学地操控政府开支和货币创造,经济可以在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实现平稳、平衡而且永续的增长。他们警告说,自由市场本质上是不稳定的,他们以三十年代大萧条为例对此加以证明。但每一场重大经济灾难(包括大萧条在内)都是由政府造成这个事实却被忽略了。这些新巫师表示,消费可以刺激经济增长,而不是浪费地夺走私营部门的资源——从而对投资和经济扩张造成损害。政客们喜欢这个启示。他们与生俱来通过加大开支来收买选票和权力的坏习惯现在成为一种美德,成为进步的一个推动力。

  在美国,八十多年以来政府规模不断地在扩大。要不是里根总统及其供应学派经济政策,加上他理智而稳健的外交政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会成为一个经济繁荣或技术突破层出不穷的时代,反而会像如今的美国一样陷入萎靡和停滞。

  大卫·马尔帕斯(Malpass)在本期《福布斯》杂志中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的收入危机:美联储可以制止这场危机》(The American Income Crisis: The FED Could Stop It)的文章。这篇文章详细说明了美联储不受约束的权力正如何在让那些受到优待的人愈加富裕的同时,逐步让大多数美国人日趋贫困。当然,正在伤害我们的还有不断增加的税率,以及监管权力的无休止扩张,让官僚们拥有前所未有地凌驾于个人之上的权力。如果有一种方法,能够让破坏性的政治冲突对美国的自由造成越来越大的削弱的话,那么这个便是。

  译 陈玮 校 李其奇

    进入专题: 美国   反自由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77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