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方政府抵触阳光化融资 或成资产证券化“拦路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 次 更新时间:2013-08-04 12:20:03

进入专题: 资产证券化  

谢衡  

  

  路透北京8月2日 - 如何化解债台高筑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堰塞湖”风险已成中国头等大事。尽管中央冀望资产证券化成为盘活地方平台存量债务,并拓宽其融资渠道的一把利器,但作为标准化产品,资产证券化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地方政府负债的阳光化和透明化,而这恰恰是最难、也恐怕是地方政府最不愿意做的。

  业内人士认为,资产证券化只是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压力的一个技术性手段,要从根本上解决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还是要靠放开准入、引入民间资本。正如国务院常务会议所指出的“凡社会能办好的,尽可能交给社会力量承担”。

  “做资产证券化,可以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阳光化、透明化的方式去拿到资金,资金成本可能还比较低,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地方债务问题的手段。”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罗毅说。

  不过,一位了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运作模式的业界人士指出,地方政府最喜欢的融资方式还是银行贷款,或信托、券商资管等各种非标的融资方式,因为不透明,“能拿到银行贷款是最好的了,因为要是真出了问题,也是体现在银行的坏账上,不会直接找到地方政府头上来。”

  总部在上海的一家大型券商债务融资部主管亦表示,资产证券化只是盘活地方政府资产的一种方式,对解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再融资问题作用有限。因目前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很大,而资产证券化对资产质量的要求也较高。

  “更重要的是,以现行法律制度框架内允许的资产证券化方式,政府还是要做最终还款人,压力并没有转出去,只是延后了一下而已。”他称。

  为应对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曾推出两年“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之后各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就风生水起、大干快上,并最终导致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引发风险忧虑。

  而中国政府近两年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并化解风险的成效将受到检验。国家审计署此前称,将全面开展政府性债务审计。审计署2011年对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担保责任和救助责任的债务进行了审计,公布2010年底为10.7万亿元人民币。但此后外界质疑声从未平息。

  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认为,这次审计署摸底就是为了地方政府负债的期限和架构问题,亦是为未来发行地方债、利用资产证券化、把不良资产转移到资产管理公司等做准备。

  上述债务融资部主管则表示,盘活地方政府债务存量的关键在于能够引入民间的、社会化的资金进来。“政府该退出的领域就彻底退出,这个其实是下一步应该解决的问题。不然怎么做都还在一个盘子里,无助于解决政府整体的负债压力。”

  中央高层显然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国务院此前召开常务会议研究推进政府向社会购买公共服务,并进一步明确,要将适合市场化方式提供的公共服务事项,交由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社会组织、机构和企业等承担;为此各地需要制定政府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并试点推广。

  

  标准化融资之路恐难行

  

  政府职能转变不可能一蹴而就,随着偿债高峰期的到来,政府的融资需求亦愈见迫切。资产证券化作为盘活存量的有效方式,亦应有用武之地。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存在优质资产政府不愿意拿出来做资产证券化,想要拿来做的资产,恐怕又无法达到相关要求,这样一个困局。

  “做资产证券化,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他们有这个迫切需要,对融资成本也不是那么计较,对中介机构也没有那么强势。(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证券化)这个口子如果打开了,我们希望能多做一些项目。”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的业务总监说。

  而如果地方政府要不计融资成本地做资产证券化,在上述那位大型券商的债务融资部主管看来,正是他们最担心的地方。

  另一家位于北京的中型券商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亦有此困扰,“想尝试资产证券化的地方政府啊,都是别的融资方式做不了了,才会想这种方法。”他说。

  比如,一个收费的高速公路项目,地方政府更愿意拿去做抵押贷款,因程序更简单,成本也合适。而做资产证券化反而程序更复杂,时间更长,最后算下来总成本恐怕更高。

  这位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表示,在实际操作中,证券化的基础资产质量很难保证是一个重要的风险点。“资产证券化要做信息披露,一说到这个,地方政府就要考虑现在这些收费的项目是不是都具合理性。所以就算历史上三到五年有稳定收入的收费权,未来是不是能保证,都很难说的。”

  罗毅亦认为,在资产证券化的运作过程中,个别地方政府存在潜在的道德风险,“就怕的是个别地方政府会故意作假,即使把资产剥离了,又通过各种手段对资金进行挪用。或者为了降低自己的融资成本把烂的变成好的,为了拿到更多的资金,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此外,资产证券化产品必须要做外部评级。如何为中国的地方政府做出一个公正、准确的评级也非易事。

  “目前,我国地方政府财政、债务等信息透明度较差,相关数据不够规范和统一。因此,获取充分的地方政府财政、债务等数据比较困难。”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霍志辉说。

  联讯证券宏观及固定收益高级分析师杨为(学+反文旁)认为,正是因为存在种种风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证券化产品必须得有充足的收益率补偿,才能引起足够的投资者兴趣。“如果是私募或定向发行的话,起码得要按目前城投债的标准,再加上一个流动性溢价。这至少10%以上,成本也是蛮高的。”

  罗毅在对华东地区的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做了实地考察之后,发现非常有意思的是,实际上,今年以来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成本是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竞争激烈了,外地的信托公司大举进入,包括券商资管、基金公司子公司,全部都进来抢业务,对业务风险更加容忍。

  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此前称,截至6月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9.7万亿元,同比增速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9个百分点。

  

  谁能享受到这块蛋糕

  

  近两年来,从监管层官员到市场人士都多次呼吁,资产证券化应成为化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的重要途径,应尽快开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证券化试点工作。但时至今日,仍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实际上,证监会此前出台的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管理办法已经把这项业务内容放在这里面了,如果直接做呢,并没有什么技术上的政策上的障碍。”上述大型券商的债务融资部主管指出,目前监管部门对地方融资平台资产证券化项目审批特别谨慎的原因,主要还是出于政府最后到底会不会兜底的风险考虑。

  而罗毅认为,目前的争议主要在由哪个监管部门来主导推进这项金融创新。

  “现在证监会和银监会都在支持资产证券化常规化发展,但银行本身又有很多贷款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如果最后又搞成银行主导,银行会不会为了赚钱,就把坏的项目包装成好的项目?会不会通过一些金融手段规避管制,这也是目前大家争议比较多的一个地方。”罗毅说。

  上述在北京的中型券商定收益部副总经理则认为,如果地方融资平台资产证券化产品仅可以在交易所交易的话,恐怕就将面临愿意投资的机构有限,对收益率要求比较高的问题。

  此前,有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银监会和证监会正牵头制定信贷资产证券化常规化发展方案,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将打通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的壁垒。

  “地方融资平台资产证券化是一个蛋糕,未来谁能分到手的更大一些,吃得更香一些,还是会有一个博弈的过程。”罗毅说。

    进入专题: 资产证券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42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