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汉昕:思想自由是立国的根本——张东荪思想自由原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0 次 更新时间:2013-06-05 20:33:05

进入专题: 思想自由   张东荪   知识   文化   社会  

浦汉昕  

  摘要:张东荪的多元交互主义知识论将知识与生命看作宇宙中的合一之流,人要“活着”,“必须以知识表现生命”。知识由概念构成,文化是知识在社会上的汇聚。文化又因社会组织而层创进化为超有机体的文化层。人类的社会制度是以结构为中心,在其上必与构成知识的概念和理论相对应。上世纪三十年代张东荪以此哲学理论体系为基础,提出 “思想自由是立国的根本”,探明了思想自由、知识积累、人性解放和社会进化的文明轨道。

  

  关键词:思想自由 张东荪 知识 文化 社会

  

  “思想自由是立国的根本”,(注1)上世纪三十年代我国著名哲学家张东荪先生如是说。这一命题将思想、自由和国家三个复杂概念相互关联,竟然一时都明白起来,它像几何定理一般真确,像物理公式一般简洁,何等精彩。这是一条建设现代社会的准则,理当称为张东荪思想自由原理。

  

  然而这样有价值的思想,竟然被长期尘埋,一直被国人忘却。理由看来是多方面的,但毕竟和中国百多年来的革命与动乱搅得人心浮躁,只知急功近利,以食为天有关。现在不仅这句话被国人忘却,事实上连张东荪本人也鲜为人知。

  

  张东荪(1886-1973)出生于清朝末年一个官宦之家。1904年官派留学日本,入东京帝国大学哲学系。1911年辛亥革命前夕回国,被清庭授予翰林院庶吉士。同年他以“圣心”为笔名在“东方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议政”文章:“论现今国民道德堕落之原因及其救治法”。从此开始了他自称“以哲学兴趣为主,而又不能忘情于政治”的学术生涯。他既成为深究学理的学者教授,又是办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政论时评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和民主主义活动家。他一生游走于哲学与政治、现实与理想、理论与实践之间,在学术与政见论战中磨砺思想,以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一方面建造自己的哲学理论体系,一方面不断探索改变中国贫穷愚昧的自由民主之路。

  

  张东荪是上世纪初我国最早系统介绍西方哲学的第一人。三十年代他已被公认为“中国新唯心论领袖”,“五四”以来第一个尝试创造中国现在哲学体系者。当年《国闻周版报》的“现代中国哲学界之解剖”一文中说“中国研究西洋哲学的人不可谓不多,说到能由西洋哲学中引申出来新的意见,建设新的哲学,恐怕只有张东荪先生一人”。他的论敌叶青甚至如此说:“中国在‘五四’时代才开始其古代哲学底否定,现在固没有坚强的近代体系,然而已在建设之中了。作这种企图的,首先要算张东荪了。所读欧洲过去和现在的哲学著作很多,不像五四胡适那样只读一点美国书,失之浅薄。如果我们说梁起超和陈独秀是中国近代哲学的启蒙运动者,那么张东荪就是中国近代哲学底系统建立人。”(注2)

  

  张东荪一生留下丰富的著述、专著近20部,文章350多篇。他学贯中西,建造的哲学体系,广泛涉及哲学、政治、文化、道德、科学、人生、宗教和逻辑等诸多领域,提出多元交互主义的知识论,社会文化层论以及“泛架构主义”和“层创进化”的宇宙观等卓有创见的哲学理论。

  

  然而张东荪的一生历经坎坷,屡遭磨难。国民党时代,他作为“学阀”被通缉。抗战时期被日军逮逋入狱。解放后50年代以“叛国罪”失去公民权,“文革”时期虽已八十高龄仍被投入监狱,直至1973年离世。他仰望星空,最终落入陷井,是新中国五十年代初第一批被彻底整倒的杰出学者。至此他的思想遭到批判,学术著作全部封杀。直到改革开放以后,他的著作才陆续再版,逐渐有人开始研究张东荪哲学思想,颇像一场学术思想领域的“考古挖掘”,虽然时间只过了几十年。

  

  二

  

  “思想自由是立国的根本”,这是1937年张东荪在一次青年会上演讲时讲的话。这篇以“思想自由问题”为题目的讲演最初发表在1937年1月出版的《文哲月刊》上,又作为附录收在张东荪的《知识与文化》一书中。

  

  为什么要讲思想自由问题?张东荪说:“中国人根本上即不了解思想自由是立国的根本,”(注3)“我的意思不但要使人民知道思想自由是什么并且想藉此表明我们根据什么理由把这件事视为十分重要。”

  

  他首先解释思想自由为何物?他说:“思想自由”并不是指思想如何发生,因为思想本身是有逻辑规则的,合乎逻辑是思想发生的条件,无自由不自由可言。“所以思想自由不是一个关于思想本身内容的问题,乃是一个思想在社会上势力的问题。”“这问题乃是起于思想的对外发表,就是思想的对外发表是否受外来力量的干涉。如果受干涉,乃有不自由。有不自由,然后才争自由。”由此观之,张东荪所说的思想自由主要涉及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但也涉及信仰自由、学术自由以及教育独立等社会政治问题。

  

  他指出这一问题所以重要,因为“欧美之所以成为今日之欧美,完全是思想自由的花而结成的果。”“一般人不明此理,以为思想自由不过是民主政治的条件而已。其实不然,须知民主政治不仅是一种制度,乃是一个生活。”

  

  从西方近代历史看,思想自由的第一阶段是对宗教争自由,达到了政教分离;第二阶段是在政治上争自由,向专制独裁争自由。至此宗教和政治都不再箝制思想,欧美百余年文化所以特别茂盛。“可见思想自由不啻是欧美近世文明的心核。”

  

  张东荪在文中概括了十九世纪英国穆勒(J.S. Mill )“自由论”中思想自由的数条原则。

  

  第一,无论何种思想决不会完全无可批评。世上从无绝对无争的思想。

  

  第二,凡是正当的思想是不怕批评的,凡一种思想须与其相反者由批评与驳难而后始见其中有无可信之点。

  

  第三,思想自由的要义在于使两种相反或二种以上相异之思想并呈与人们面前,以供选择;断乎不可使主持一种思想之当事人自作裁判官。拿思想以外的力量来维护思想,用以表明其思想的势力,则这个得势的思想必不是真正合理的思想。亦可曰:凡思想之得势而必须借助政权与武力,则这个思想便不是一个真能合乎人心的思想。

  

  第四,凡异说奇论皆不必禁,亦不当禁。因为谬论邪说的标准由何而定?既不能由政府定,亦不能由人民定。历史往往告诉我们,前一时代大多数人所坚持的思想,正是后一时代大多数人所反对的思想。

  

  第五,一种思想不健全,只能用思想去矫正之。惟思想可以矫正思想,而不劳外求。在自由思想的国家中,异说一兴,自有其相反的思想起而与之相抗。真理愈辩愈明。

  

  第六,思想有一个奇怪的性质,即它必须与相反者相磋磨,否则即必流于腐化。亦可曰:思想若定于一尊,便是思想的自杀。

  

  至此,张东荪指出穆勒关于思想自由有一最高的原则:“就是思想倘使不与行为直接相连,则任何危险思想都不含毒素。”也就是说思想与行为可以分开,与行为分开的思想自由只有益处而无其害。在这前提下,“思想自由的主张是根据一个人生观。这种人生观承认人人都有独立自尊的人格。”民主的国家坚持这种人生观,把国家视为“公器”,实行自由主义的教育,培养有独立人格的“人”。但是独裁的国家,建筑在一种相反的人生观上,不拿人当人,拿人当作工具。在这种独裁的国家中,诚如英人乔德(C. E. M. Joad)所说:“报纸是他的喉舌,教育是他的宣传,历史是他的辩护人,艺术是他的回声差遣。国家就只是他的专用工具。”所以民主国家是人格者的集团,独裁国家乃是奴隶的集团。张东荪指出,“总之,独裁与民主若单就政治制度而言,我们还可以说各有优劣,难有高下,而独于这两个的背后的人生观则以为断乎不能承认其同为真理。”

  

  张东荪指出,自由乃只是一种公共的规则,自由主义是保障一切主义的条件,一切主义必先赖有思想自由方能成立。“总之,自由(即思想自由)是一个国家能得治安与平和的基本条件。因为没有自由,势必各诉诸武力,斗争即起”“自由是国民道德养成的基本条件,没有自由必使民德堕落。因为一个民族必须其中的各个分子都有健全的独立精神,倘使把一国的人民教养成好像奴隶一样只知跟随,不知分辨,不敢批评,则这个民族必定会衰颓下去。所以自由乃是立国的根本。”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张东荪讲的这些话仍然震聋发聩。

  

  三

  

  张东荪提出“思想自由是立国的根本”是有深厚理论基础的。黑格尔认为真理是一个整体,很有道理。要理解“思想自由是立国的根本”这一原理的深刻内涵和意义,需进一步了解张东荪的哲学思想。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是张东荪哲学思想的成熟期,他创造的哲学包容贯通了知识文化、社会道德、人生和宇宙诸多领域,形成颇为完整的体系。这个体系以知识论为本位,从认识论为起点。他不赞成将人的认识看作照相机一样简单地反映物质世界。他的认识论打通主观与客观、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主张外在者、感觉、知觉、概念四个东西各有各的独立性质;却又四者混合在一起,不可分开;同时又是互相作用的,是互相影响的。”(注4)所以称之为多因交互主义的认识论。他认为外界是有条理的,内界(即心)亦是有立法的。内界与外界的沟通是条理、秩序(Order)的沟通。而“‘心’的作用是层层上升的综合;感觉是混合;知觉是配合;概念是凝合。”(注5)

  

  凝合的概念“自身同一”,固定化为符号,形成语言。概念既代表客观本有的性质又代表客观与人的“关系质”。可见概念即是条理,即是秩序(Order)。人用概念思维,表达为思想,构成知识。“我们的思想完全在概念世界内运用了。”(注6)没有概念就没有思维、没有思想、没有知识。“而所谓知识亦就是使用已有的概念以及造成新的概念。”(注7)

  

  张东荪将打通主客观的认识过程看作是宇宙间的自然之流,并将它与人的生命联系在一起。“即我相信宇宙确有一个自然之流,而个人生命亦即是这个流中之一流。”(注8)人要“活着”,“必须以知识表现生命。”(注9)“我们愈研究必愈知道思想的本身既是生命的作用。离了思想别无生命的表现。照这样说,生命与思想恰如水与流,离了水没有流,而离了流亦不见水”。(注10)人的求“知”是为了“用”,所以“知” 在“行”中,“行”即是“知”。“知”与“行”,生命和知识是合一之流,把握知识就是把握生命。生命现象归根到底是关于知识的,“生命就是知识的物理化身。”(注11)

  

  宇宙间生命与知识合流最终汇聚为文化与社会。张东荪将文化定义为:“文化者自有人类以来所有对于生活扩大之努力由共同堆积之结果也。”(注12)

  

  他又指出文化和知识的关系:“文化就是知识之客观化与定型化。”(注13)“大概知识由低级至高级,即由感觉而到概念,乃是逐渐由私而趋于公。我们可以把私即名为知识,而把公则名之曰文化。”(注14)知识由私到公,离不开语言,语言的形成离不开社会。反之社会也离不开语言,没有语言也就没有社会。张东荪指出:“从言语与概念之合一而观,即可说社会既然不能离开言语,则社会便是建筑在概念上。”(注15)

  

  知识、文化、语言和社会相互交织构成人类共同的生存环境。“在此我(张东荪)要把五个观念连合在一起,即一为知识、二为生命、三为社会、四为文化、五为价值。”(注16)

  

  那么何谓思想,它和知识的关系怎样?思想是思或想的内容。思或想,也就是思维,是流,思想是水。通过思维,运用知识,联系实践,融入意志,设定目标,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这就可称之为思想。思想是知识的活用,自由是思想的生命,智慧是思想的灵魂。新的有价值的知识由是从自由思想包蕴的智慧中诞生。自由茂盛的生命产生丰富自由的思想,丰富自由的思想,凝聚为有价值的知识。有社会价值的知识汇聚成文化。

  

  四

  

  从感觉到知觉,从知识到文化,这股宇宙间与生命合一之流,最终汇聚成为社会存在的根由与发展的动力。张东荪的“社会文化层”理论缘此而发。

  

  文化是一复杂的概念,从来不好定义。除了上述张东荪给出的文化定义外,他又认为“文化”可以从两方面界定。一是最低最广的定义“凡加于其素朴生活上的都是文化(关于这个人的)。” (注17)因此可以说非自然的都是文化。另一个最高的文化定义是指“人类既因为有社会组织乃自会造成一界,名曰文化界或文化层(Cultural Level)。这种界层说就是以为社会文化是个人以上的另一层界。学者名之曰超有机体界(Superorganism)。”(注18 )

  

  张东荪持有宇宙层创进化的宇宙观。他认为宇宙分物、生、心三级突创进化,文化是心这一级宇宙中最高一级的进化形态,因此说是超有机体界。

  

  社会文化层自身依然进化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思想自由   张东荪   知识   文化   社会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5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