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博:朱令案:穿凿的意义与自嘲的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3 次 更新时间:2013-05-16 21:19:30

进入专题: 朱令  

桑博  

  

  最近的这些天里,"朱令事件"正在越来越像一件事儿。

  

  我是在说:一起多年前的普通的未能侦破的刑事案件,正在演变成一个公共事件。"多年前的"、"未能侦破的"、"刑事案"--对于朱令案,这样几个描述应该能被接受。至于"普通的",恐怕会有人不同意。不是恐怕,事实上,那些致力于把这起陈年旧案"推演"成一个公共事件的人们,正努力地在朱令案上推演出各式各样的"非普通"。

  

  然而,再多的被推演出来的"非普通",也不能改变朱令一案的普通本质。譬如一个孩子,你给他穿上五彩斑斑的龙袍,戴上金光灿灿的王冠,套上威仪凛凛的胡须……孩子,终究只是个孩子。

  

  在此,我以个人的名义,对朱令的不幸遭遇向她和她的家人表达恳切的同情,并对可能存在的冤情表示义愤。这是基本的人道,无关装逼,也不为讨好推演者。我也不反对公众舆论对朱令的遭遇进行关注,给予同情,以及藉此推动司法公正甚至政治民主进程。个体的遭遇,哪怕再普通,社会舆论也应当给予关心、关怀,并对司法不公(假如确实存在司法不公)进行申讨……但是,当这种关怀和申讨变成某种刻意的推演--对案情的推理演绎、对事件的推动演化、由人道关怀而推手演变,特别是推演变成表演,表演变成滑稽剧……滑稽剧穿帮之后,就有点恶搞演艺审美,令人看不下去了。(不仅如此,推演者一面凄风苦雨演唱着"言论自由"悲情,一面"怒不可遏"将不同观点一律斥之为"洗地派"。好吧,为示公平,不妨将推演者暂且命名为"推演党"。)

  

  首先,对于推演党为朱令一案推演出来的种种无限的"非普通性",也许连深陷伤痛的朱令父母亲友也未必认同;假使朱令本人思维清醒,恐怕连她本人亦不能同意,如果她是一个诚实而冷静的人。从"司法独立"到"言论自由",再从"国家公正"到"体制民主"--推演党一步步为朱令案推演出来的这个价值公式中,我们承认其中的结论部分成立,问题确实存在,但这个公式并不成立。在案件本身与被强行赋予的结论之间,等号并不存在。一起小小的普通刑案,并不能背负起如此沉重的价值。说到底,穿凿的意义,无论其多么宏大,本质乃是一种想象的虚构。

  

  若论能够更本质地揭示上述公式的内在关系,在普遍价值上更具典型性,有谁还记得一位叫杨元元的女研究生之死?2009年11月26日凌晨,两条绑起来的旧毛巾结束了这名曾经深信"知识改变命运"的女生的生命。若要推演,对于证实上述"结论",杨元元之死远比朱令案更有力也更直接:前者与国企改革、与就业困境、与救助体制、与教育伦理、与社会道德莫不相关,相比后者,它更具备成为一个公共事件的资格。杨元元可实实在在是在这个富强而崛起的国度里穷死的,却被这个社会果断而迅速地忽视了,从未有人认为它应当成为一个公共事件。还有人从朱令案中深挖出诸如"多才多艺"、"美少女"、"名校"这样一些"非普通性"元素,来证实它"注定要写进历史"的常识。可惜的是,推演党却遗忘了一个更为根本的常识:在生命这个元素面前,众生平等。何况,与杨元元之死相比,自杀比中毒更具象征意义:"自杀,是对个体生存意义和对个体所在社会的双重否定。"(加缪语)--不是吗,或许就在我们讨论这些的时候,在这个国度里,会有多少人正在自杀或者正在去往自杀的路上呢?

  

  再回过头来看,若是事情仅止于价值推演也就罢了,但稳步推进的推演党的心思并不在此处。果然,5月3日,"朱令事件"向着白宫请愿网进军了。果然,短短数日,"有中文字样"的签名如愿突破了十万人门槛……事情推演到这一步,就有了向滑稽剧种突变的味道,着实有些恶心人了。大概推演党过于专注于目标,演得太投入了,以致于剧情朝着荒诞的方向滑落:假若时光逆转回1999年5月,朱令换作朱颖,推演党会不会为另一位惨遭毒手的朱姓美少女向白宫请愿呢?再假如时光逆转回1946年12月,朱令换作沈崇,惯于独霸生命热爱权的推演党又将情何以堪?……今天的义愤汹涌的斗士们,今天的怒不可遏的推演党,大概都忘却了曾经的一幕:昨天,正是他们自己,曾多么深刻而激愤地嘲弄过中国人的愚昧、卑劣而顽固的"青天意识"。偏偏今天,又是这一群高歌"法治精神"的人,倒撅着屁股拜跪在白宫面前,向着洋青天大人喊冤了!--表演出这样的文明动作,需要多么惊人的自嘲精神?演到如此逼真的境界,需要何等样非人的反讽勇气!

  

  当然,推演党自有烂熟于心的唱词:"美之宪法可谓目前这个星球上架构最完美的立国之纲……"OK,不妨大家一起来围观,创作了"辛普森案神话"的国家,对于一个被自己的忠实伙伴国兼附庸国的士兵蓄意谋杀了的本国公民,曾主持了什么样的公道:若雪?柯利(Rachel Corrie),一位美国公民、国际和平志愿者,于2003年3月16日在第三国领土上被以色列士兵驱动六十吨重的推土机活活碾杀(遇难时,恰好与朱令中毒时年纪相仿)。若雪遇难之后,她的父母和姐姐为独立调查而寻求国家支持和协助,不懈奔波十余年,曾公开表态支持对事件展开完整调查的白宫不了了之了,曾承诺对调查提供协助的国会议员借故推脱了……直到2012年8月28日,以色列法庭驳回了若雪家人的诉讼请求、拒绝了柯利家1元美金的损害赔偿和诉讼费用之后,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说了句"以色列并未完成其9年前调查承诺",随即被大使馆出面指为"私人言论"而"不予置评"。--这就是被推演党称颂为拥有"这个星球上架构最完美的立国之纲"的神国度所主持的公道了!

  

  我不愿意相信在白宫请愿网上签名者皆是推演党,我不怀疑向着洋青天喊冤的中国人中有善意的糊涂蛋,有真诚的傻瓜--只是他们自己不曾明白:在热爱公平、追求正义的初衷下,善良的热情被导演成了一场向公平和正义泼污的集体狂欢。不止于此,这场集体狂欢泼出来的污水,同时也玷污了当事人朱令一家的清誉。--作出这样的结论,自然要被推演党的怒目视作"洗地派"。无妨,既然有人蓄意要泼,决意要污脏大地,终究是需要有人出来洗一洗的。

  

  最后,呼吁推演党:厚道些,给朱令和她的家人一份安宁吧,这个家庭已经够不幸了!

  

  原载观察者网

    进入专题: 朱令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0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