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寻找“女神探”与寻找正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7 次 更新时间:2013-05-05 09:11:23

进入专题: 正义  

鄢烈山 (进入专栏)  

  

  4·20雅安地震的伤痛正在平复,生活复归常态,舆论场又开始了娱乐、恶搞穷开心。网上自曝与衣局长情史的女博士常艳开微博诉苦,说被山西师大解职后,找个清洁工岗位都难如愿,她可怜不?衣局被撤职而以"正高"保留原待遇,这公平不,成了热门话题。重庆"不雅视频"案的女角赵红霞等人,涉嫌敲诈勒索罪,被重庆公安局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她果是"贪官床上的女流氓,人民心中的(反腐)好姑娘"?

  有网友发文"寻找(轮奸一女子后离奇失踪的)李天一":"天一你在哪里?大家很担心你。若有知情人能将天一送回……"云云。我不是很关心李天一,我更关心浙江那个"女神探"聂海芬在哪里?

  近日有报道说,被宣告无罪当庭释放的张高平、张辉叔侄提出国家赔偿和冤案补偿共计702万元人民币的要求。这个要求在我看来一点也不高,在杭州市也就一套大点的公寓房房价,哪够弥补叔侄二人这么多年的青春损失与精神痛苦?

  被处以重刑而侥幸死里逃生的张高平及张辉二人,即使得到了足够的补偿,若制造冤案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那也不能叫实现了公平正义!

  2013年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聂海芬这个草菅人命的"女神探",曾经2次立功嘉奖,被捧为省"刑侦专家",被树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欺世盗名享受了这么多荣誉;一旦露出马脚,却踪迹杳然无觅处,未受到应得的惩治,如何能够让世人感受这社会还有公正?

  什么叫公正?俗话说得好:"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如何让人们敬畏天理良心,敬畏法律制度?那就是前述信条的后半段:"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定要报。"这才叫天理昭彰,这才叫"违法必究"。只有这样才能鼓励世人向善,警醒世人不作恶。

  聂海芬作孽时是何等自负:办案号称"无懈可击",对犯罪嫌疑人声称"(说我)像你妈也没用!"经她手侦结,一审判处死刑的300余起,张高平叔侄能翻案实在是"奇迹",运气超好:如果张高平不是对中国的司法者还没有完全丧失信心,他要么自杀,要么与人拼命,要么认罪争取减刑少受苦,但他宁死不认罪坚持喊冤;他在监牢里又幸运遇到了张飙这样难得的检察官,不仅同情他,还坚持不懈为他辩白;又正巧真凶在别的案子中浮出,并留下可资比对的DNA;又正巧浙江警方用来栽诬二张的"狱侦耳目"马廷新,遇到了朱明勇这样正直勇敢的律师和东方早报记者鲍志恒的深查细究而真相败露……只要不具备上述一个条件,二张案就可能成了"铁案",沉冤莫白。换句话说,聂海芬是在用人血染红顶子,她所冒的风险极小。

  如今,天揭其奸,"恶有恶报"终有时,如果放过了她,还有天理吗?人间何世?

  轻易加人恶名与死罪,即使不让她"反坐"也判个死缓,起码也要追究她的渎职罪,判她15年有期徒刑,这才公平,这才正义,这才可以儆效尤。

  可惜,作恶者得不到问责与追惩的现象太普遍了。多少强征强拆血案,哪怕闹成的舆论热点,受害者得到了政府或公司的抚慰与补偿,施害的主谋者却毫发无损,好官照做,美酒照喝。花几个臭钱就能摆平,这不是西门庆大官人和呆霸王薛蟠的逻辑吗?甚或不用花自家的钱,用公款就可以摆平,就可以让作恶者逍遥法外,还有什么法治与公正可言? 2013/05/03

  

  附录:央视《看见》栏目制片人范铭的博文节选:

  关于浙江叔侄冤案的一些联想 (2013-04-11 10:31:40)

  2002年底,36岁的青铜峡铝厂女工付光秀被该厂劳动人事处处长杨玉奎以谈工作为名诱骗到家中并强奸。第二天中午,内心挣扎了许久的付将此事告诉了丈夫,并于当晚报了案。当地公安局的高队长经过侦查,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并将此案移交检察院。当时的青铜峡市检察院检察长名叫孙治祥,是2000年中国首届全国优秀公诉人之一。2003年2月9日,他经过审核,同意将犯罪嫌疑人批捕。

  这本是一宗简单明了、应按程序进入法院受理阶段的案子,却在中途被一股我们耳熟能详的"不可抗力"意外拦截了,随后案情发生了逆转。

  先是正月里,付光秀夫妇听说宁夏自治区检察院有某领导正在干预此案;然后是一个来源不详、面目鬼祟的传闻开始在3万多人的青铜峡铝厂蔓延,说付光秀并非被杨科长强奸,而是与其通奸;再然后,5月28日,出门买菜的付光秀冷不丁在大街上迎面遇到了本已被批捕的杨玉奎,而且言语中受到对方的嘲笑和羞辱;再之后,5月29日上午,付光秀的丈夫李清得知检察院已在5月27日对杨玉奎做出不起诉决定,杨被无罪释放;最后,5月29日下午,李清突然发现妻子留下了几本用铅笔写下密码的银行存折,人影全无。这个绝望的女子拿着一瓶浓度99%的敌敌畏来到市检察院办公室服毒自杀,最终抢救无效死亡。据说,她留下的遗言是,"申诉有用吗?能改变吗?"

  在柴静当年的采访中,孙治祥,这个还差几年就可以退休的检察官,顶着得罪整个司法系统的压力,说出了真相。

  在案子进行过程中,一天,宁夏回族自治区检察院公诉处的朱处长突然提出越级调卷(跳过了青铜峡市检察院上级的吴忠市检察院),且一调就是两个多月,5月21日,孙检亲自到自治区检察院催问调卷审查结果,得到的答复是:"案件已经检察委员会讨论,结论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孙治祥不服,又以受害人付光秀此前曾有过自杀倾向提醒上级务必"慎重考虑",但未受理会。在接到来自"上上级"检察院的批示后,青铜峡市检察院检委会开会认为"上级意见应该服从",孙治祥检察长只得违心签发了对嫌疑人杨玉奎"不予起诉"的决定书。这一软弱而无奈的决定,成为他几十年清正职业生涯的污点。上命难违,大错已铸,人命不可挽回。采访时他脸上深重难逆的内疚与痛苦我至今难忘。

  当年我们的节目因故未能播出,后来新华社驻宁夏的记者写了内参,在国家领导人的批示和最高检的介入下,杨玉奎被重新逮捕。孙检告慰死者的唯一方式是,他重新担任了此案的主诉公诉人,杨玉奎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我们当年调查得知,真正插手干预此案导致被害人绝望自杀的,是宁夏自治区检察院检察长师某,因为他早年曾在青铜峡铝厂任职,与铝厂中的人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暗访中,他也承认了这一点。被干预的孙检后来受到了行政降级降薪与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最终被调离了司法系统,但真正的干预者宁夏自治区师检察长直到退休,也没有因此事付出任何代价。

  有人事后评论说,这体现了官场的"逆淘汰"原则。

  十年来,我与被害人的丈夫李清再无联络,不知他现在是否已重新成家,我只记得他从妻子去世时开始蓄须,留了一脸的大胡子。我们在黄河边上的一块空地采访他时,他的胡须一根根地迎风颤抖,象水边的芦苇一样飘摇无依。

  ……如果法律无法让宁夏自治区检察院干预案件的高官在良心以外感到颤栗不安,那么,所有对于青天和清官的盼望,所有对于美好个体的感慨和赞美都是无意义的。来源: 作者博客

进入 鄢烈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正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613.html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