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谁应该为美国枪击案负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 次 更新时间:2012-07-23 12:25:17

进入专题: 美国枪击案  

宋鲁郑  

  

  科罗拉多州最大的城市、首府丹佛号称美国第二古老的城市,和中国四季如春的昆明是友好城市。尽管如此,在全美如林的“著名”城市中,它受关注的程度并不高。直到7月20日——全球期待的《蝙蝠侠前传3:黑暗骑士崛起》的首映式上,一位装扮成“蝙蝠侠”的白人青年来到现场大开杀戒(真不明白他是怎样进去的):最新数据是12人死亡,50余人受伤,据目击者称,还有一位婴儿也中弹(一想到荧幕中行侠仗义的蝙蝠侠在现实中大开杀戒,不禁令人唏嘘)。

  美国国力独步全球,拥有无数个全球第一:如军费第一、债务第一(能借的起这么多债,也是实力),但不幸的是其枪支暴力和枪支致死率也是发达国家当中的第一。这不由得使人想起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2011年美国的人权纪录》,美国将拥枪权置于公民生命和人身安全的保障之上,枪支管理松懈,枪支泛滥。美国民用枪支数量占全世界的35%至50%,平均100人拥有90支枪。仅据2011年1月9日美国《外交政策》披露,美国每年3万多人死于枪支暴力,20万人因枪支暴力受伤。要知道,美国在长达近十年的伊拉克战争中,阵亡的士兵仅四千余人。

  美国枪击案频率如此之高,全球(包括媒体)早已麻木而失去新闻点,这就如同印度的火车事故一样。但仍然还有一些有特殊原因的枪击案而受到关注。如一年多前发生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枪击事件,虽然伤亡人数并不多(6人死亡,13人受伤),但由于伤者包括一名国会众议员加布丽埃勒•吉福兹,而引发全球瞩目。当时奥巴马发表声明“这不只是那些被害人的悲剧,它也是亚利桑那州的悲剧,而且是我们整个国家的悲剧。”并慷慨激昂的宣称: “一个自由的社会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另一位高官众议院议长贝纳当时也说:“对一名在职立法人员的袭击是对全体在职立法人员的袭击。我们的社会是不能容忍这种行为的。” 美国政府则下半旗哀悼死难者。

  这一次枪击案能引起关注,显然和《蝙蝠侠前传3:黑暗骑士崛起》的首映有关。不过虽然这一次伤亡人数远远超过一年多前的议员枪击案,但奥巴马的定性却要低很多,仅声明对枪击案感到“震惊和悲痛”,“我们正处于黑暗和挑战并存的时刻,我们必须团结一心,成为一个美国大家庭。”。却没有上升到“整个国家悲剧”的高度上。至于是否会下半旗哀悼死难者,还有待观察(最新消息,奥巴马下令全美降半旗6天——编者)。 世人在悼念死伤者的同时,一个疑问自然会挥之不去:一个号称民主、自由、法治的国家何以频频发生此类悲剧?一个据认为拥有民意完善表达机制的国家,何以仍有如此之多的民众选择用枪和暴力来表达?发生一次,可以是偶然,但是如此高的频率,恐怕就是制度性的必然。

  法国的媒体认为,美国是一个持枪自由的国家,目前至少社会上有两亿支枪存在,应该为每年三万人的受害者负责。确实,纵观全球,实行持枪自由的国家是少数。而且持枪自由确实是和枪击案有着直接的关联度。欧洲特别是北欧极少发生严重的刑事案件,更别说枪击案了,但2007年和2008年,芬兰接连发生两起震惊欧洲、死伤惨重的校园枪击案(而且都是持枪一个月后就作案),就与芬兰是欧洲允许私人持枪的特例有关。(此次丹佛悲剧还有一名婴儿遇害,但这在法国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法律规定婴儿是不能进入电影院的。从这一点看,悲剧还是和制度有关)。

  显然以世界为鉴,有效保护民众和社会、避免枪击悲剧最有效的措施就是禁枪。但何以在全球绝大多数对国家对枪枝都严格管理的今天,美国面对如此频发的悲剧:上至总统、议员下至平民百姓,表现的如此“麻木和不作为”?

  黑格尔说过一句名言:“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其意无非是说,任何事物都不会无缘无故的产生,都有其必然性。当然这句话并不完整,如果再加上一句:合理的,未必是不应该改变的。就更为“合理”。如果用这句话来考察美国的持枪自由,则是再恰当不过。

  美国是一个移民组成的国家。移民之初,在一个陌生的大陆,既无国家,也无法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原始丛林法则大行其道之地。于是为了生存,为了自保,一群为躲避宗教迫害追寻自由的上帝信徒,不得不人人持有枪枝。等到美国独立之时,连正规军都没有的美国人民,就是凭借民间武装,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到后来奠 定美国今日版图的西部大开拓,枪枝更是扮演了重要角色。正是由于这一历史传统和历史贡献,持枪自由便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赋人权(当然也进行了各种的限 制,如持枪实名制,有精神问题或犯罪前科的群体不得拥有枪枝等。)。 所以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这样写道: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

  这不妨看作历史特定原因塑造而成的文化。不过,一旦成为文化,哪怕再有落后时代之处,也往往很难改变。像西班牙的斗牛,其血腥与残忍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社会也屡有取缔之论。然其生命力依然勃勃。东方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中国,燃放鞭炮欢度春节的习俗虽然有污染环境、易发火灾和造成人身伤害,整个社会却依然乐此 不彼。都说中国政府强大,但在文化面前仍然难以有所作为:各地纷纷立法但不久即便开禁。最典型的是南非的一夫多妻制。现任总统祖马在参加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峰会时,不讲环保,先讲它的文化一夫多妻制,并斥责西方无权就此指手划脚(不过他是民选总统,他的多妻是由政府承担费用的,每年接受的政府补助高达160万美元)。

  当然,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除了文化因素之外,对持枪自由影响最大的就是制度。

  主导美国内外决策的因素有二:一是选民,二是财团。选民有选票,财团有资本。任何一个候选人要想出线,赢得大选,这两者不可或缺,都必须要百般讨好。显然两亿多枝枪背后的选民是极其庞大的,是绝对多数。没有哪个政治人物会愚蠢到政治自杀般的挑战他们的利益。所以,哪怕总统遇刺(如大难不死的里根),甚至死成千古迷案(肯尼迪),他们自已或者继任者,也不敢拿此开刀。至于平民百姓成为枪下冤魂,更是无济于事(想想2007年4月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死亡32人的校园悲剧之后,美国可有任何改变?就在议员遇刺之前,美国还不是发生持枪袭警案?)。政治人物顶多会像奥巴马做秀般的讲讲:自由社会绝不允许此类事件发生。但也绝不会提出任何改变之策,尽管奥巴马的竞选主旨是改变!而且还是“yes, we can”。当然作秀的还有他的大选竞争对手麦凯恩:拥有枪械是宪法赋予的人权,唯一要注意的是不让枪械落入“坏人”之手。完全都是政治正确的废话。

  不过与一些议题不同的是,取消持枪自由,不仅不少选民不赞同,财团也一样。美国武器制造商和枪会组织拥有庞大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该组织拥有300万名会员,掌握大量选票和游说资源,任何一个政治人物都不可能视而不见。而这个协会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宪法和他们的口号:“杀人的是枪,而不是人”(非常奇特:好像和麦凯恩唱反调,但目的却一样)。当年戈尔角逐总统不敌布什,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倡议收紧枪械管制。利益集团对政治的影响在美国不是什么秘密。既非经济中心又非文化中心的华盛顿能够如此繁荣,就要归功于长驻此地的两万多家利益集团(实是美国的驻京办。中国的驻京办还是要为地方谋福利,美国的驻京办则 是百分之分的在为自己谋私利)。于是美国人自认自己拥有“金钱买来的最好的国会”。而且“金钱购买了沟通的途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财团对政治的影响力可从安然丑闻得知一二。当时71%的参议院、众议院能源委员会23名委员中的19名都接受安然的资助。联邦能源委员会的主席就是在安然的推荐下才获得任命。所以安然的问题才可以纸里包住火玩到最后。就是今天,奥巴马调整经济班子,摩根大通公司高管威廉・戴利成为白宫办公厅主任。美国前任财长保尔森则是高盛集团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当然,许多高官退出政坛后,便留在华盛顿(比如著名的K大道上的办公室)充当利益集团的说客,咨询费高达一小时五百美元。

  不过,放眼全球,实行持枪自由的国家并非美国一家。但枪击案如此突出和频发却是美国所独有。比如加拿大每年死于枪下的人只有一百多人,排除人口比率因素,也远远低于美国。显然,持枪自由和无法禁止持枪只是发生枪击案的前提条件之一,更重要的还是美国的社会问题。

  美国虽然号称世界上最发达和最富裕的民主国家,但却有两个突出的弱点:一是贫富差距,二是民意表达渠道形同虚设。

  美国一百多年以来都牢牢占据世界经济第一大国的地位。然而,其贫富差距却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甚至高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根据国际衡量贫富差距的指标基尼系数,超过0.4,就是警戒线,极易引发社会不稳定。而美国则长期处于警戒线以上。所以今天的美国已经被批评为“1%民有,1%民治,1%民享”。当然,中国也处于警戒线以上,但比竟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城市化仅50%,人口更是美国的四倍,人均GDP更是美国的十分之一,完全不具可比性。

  美国一向自认自己是民主国家的表率,拥有充分和多样的民意表达机制。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比如持续一年多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则戳穿了这一表象。矛头直指财团的占领运动兴起之时,美国媒体对之冷嘲热讽,大力封杀。有限的报道则突出运动中的负面事件:吸毒、性乱、盗窃、斗殴等各种犯罪事件。而警方则以各种理由进行打压,最后更是强行清场。如此抹黑、封杀、打压和不公正的处理方式,自然令希望在体制内表达诉求的百姓绝望。如果普通民众尚能忍气吞生,但却往往令一些极端群体选择诉诸暴力。后来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加拿大。持续近半年的魁北克之春(大规模的学潮运动),也同样被西方封杀。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组织者曾组织一次声援活动,其目的就是要打破这种封锁(想想二十多年前发生在中国的类似事件,西方国家长达五十多天都是头条啊!!)。

  其实西方的所谓新闻自由只不过是不同财团博弈的工具,和民众毫无关系。当年的水门事件之所以能够揭发出来,也是反对尼克松的财团利用它们所控制的媒体披露的。所以,假如民众的抗议运动指向财团,就会出现今天的占领运动和加拿大学潮被封杀和抹黑的现象。

  严重的贫富差距、虚设的民意表达机制,才是在持枪自由、制度困局的前提下造成悲剧的真正原因。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也同样重要,就是根深蒂固、无所不在的种族歧视。美国对黑人的歧视堪称这个国家的原罪和挥之不去的梦魇。美国历史上两次大的对抗和分裂都源于此:美国内战和上世纪六十年代风起云涌、遍布全国、激烈冲突的 黑人维权运动。

  到今天,法律上的歧视已然不存,美国也选出了首位黑人总统(不过奥巴马堪称美国历史上获得死亡威胁最多的总统),但整个社会对黑人的歧视仍然无所不在。屡见报端的白人警察殴打黑人并由于判决不公引发骚乱就是明证。美国社国家对黑人的态度,可从参议院通过的一个法案做为参考。美国出现第一位黑人总统后,参议院通过一个决议,向过去受黑奴制和种族隔离制度迫害的黑人道歉。但同时声明,这个决议不具法律效力,也不得作为赔偿的依据。其诚意如何,不言自明。 不过,年年月月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发生在现在的枪击案还是有其时代背景。

  2007年 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后,到今天为止,尽管美国投入上万亿资金救市,同时又不顾全球反对,大搞“量化宽松”,但直到今天,最重要的失业率仍然高居不降,一直逼近两位数。经济危机背景,一般会导致极右分子粉墨登场。造成人类历史上最大灾难的希特勒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跃上历史舞台。挪威战后最严重的爆炸枪击案、意大利发生的针对外籍人士的枪击案都是如此。2011年圣诞节发生的伤亡一百三十余人的比利时枪击案虽然“调查”不出动机,但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恐怕也与极右主义兴起有关。

  美国冷战后,其制度模式似乎成为全球唯一的选择,“华盛顿共识”甚嚣尘上。然而,从“911”至今,美国一直在走向全面的去合法性,特别是在它引发的全球经 济危机中达到顶峰。不仅如此,美国在其它国家发生经济危机时,其救助的条件是要求“紧缩开支、让经营不善的银行倒闭、充分市场化不得进行行政干预”等等, 而当美国发生同样的事情时,却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可谓软硬实力公信力的空前破产。

  美国枪击悲剧的无解,对于中国也同样富有启示。

  从第三者的角度看,美国避免枪击悲剧重演,既有治标也有治本之策。比如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样禁枪。或者利用其富甲天下的财富缩小贫富差距。但从外界看难度并不大的解决之道在美国却就是行不通。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其不可为之处,都有其难以化解的难题。美国另一个令人费解之处是它可以签署联合国《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却就是拒绝签署《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注:中国批准了后两个)。所以今日美国居然仍然对少年犯施用死刑,还对少年犯施用终生监禁。自1990年以来,全世界对少年犯仍然适用死刑的国家仅存6个,而美国就是其中之一,余下5国分别为伊朗、也门、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和尼日利亚。而没有签署《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也只有两个,另一个是长期以来没有政府的索马里。

  因此,中国虽然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各方面的条件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正常的。对于中国,我们是不是也同样不能苛求?

    进入专题: 美国枪击案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695.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